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念仙成 第五十二章 绿袍大王的本事
    ..一念仙成

    绿袍大王向地乙喷出的那股蓝烟,充满了浓烈的香甜味。那蓝烟到达地乙处时,立马扩散开来,很快将地乙整个身子都笼罩起来。

    地乙随即感觉浑身发痒,就像全身上下都被痒痒虫咬过一般。特别是衣服没有护住的位置,更是痒的出奇。

    对付痒,地乙本来是有特效方法的,不过现在这种情况,特效方法就难起效果了。地乙的特效方法,就是一个字“挠”,哪里痒就挠哪里。

    可现在全身都痒,地乙都不知道怎么挠才好。

    现在的地乙,只想到了一个特效方法:“忍”,并且降下云头双足踏地的强忍!

    豆大的汗珠滴答滴答向下落,地乙强咬着牙关,道:“你这妖精,对我做了什么?”

    看地乙仍然保持着人形也就是绿袍大王口中的修成正果的样子,绿袍大王意识到自己之前判断错了,这位竟然不是哪棵树修成的正果,而是所谓的金丹修仙者。

    绿袍大王喷出的蓝烟,除了能让人奇痒无比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作用,若是妖精的话,就会被痒的逼出原形。

    现在看地乙很可能是痒,可竟然仍然没有显示出原形,绿袍大王就知道这位应该是来自遥远大陆的金丹修仙者。

    绿袍大王的岁数,不一定比灵兽之王小。以前灵兽之王带着几批紫青派金丹弟子来灵果岛,绿袍大王也是经历过的。

    有一次恰巧它没有沉睡,还亲自抓了几个金丹期弟子。绿袍大王还施展妖术,对金丹弟子进行了审问,知道那些都是金丹大圆满的修仙者,而金丹大圆满也是遥远大陆上的最高境界。

    灵兽之王挑选的弟子,都是金丹大圆满者,并且本身无法渡过四九天劫,只能靠五十年一次的门派组织的集体飞升。

    不管什么境界与实力,来到黑色海面后,能够施展的金丹之力都会十不存一,绿袍大王还真有些看不起这些所谓最高境界者。因为就它自己,都单独抓住了好几位金丹弟子。

    “你这小子,原来不是与本大王同族,说,是不是你偷走了本大王的蓝色钻果?”绿袍大王怒喝道。

    “本座在此之前都不知道什么是蓝色钻果,你这妖精到底施展了什么妖法?”地乙强忍着喊道。

    “哈哈,这是本大王的绝招还你原形含笑烟。只要中了本大王的还你原形含笑烟,就会哭笑不得、现出原形。不要绕圈子,到底有没有偷?”绿袍大王道

    “还你原形含笑烟?还说是绝招?还能哭笑不得、现出原形?你这妖精就会大言不惭,现在哪条做到了?”地乙继续忍着痒。

    哎?不应该啊?绿袍大王也觉着有些诧异。这位是金丹修仙者,所以没有原形,可怎么哭笑不得也没有呢?

    绿袍大王认为的哭笑不得,是中此烟者会全身又挠又抓,并且抓挠的又想哭又想笑。

    “难道这位已经吃过蓝色钻果?”绿袍大王随口小声嘟囔了一句。

    绿袍大王觉着它说的很小声了,并且还没有意识到自己随口说出了重要的一句话,可地乙却清晰的听到了。

    地乙心道,自己没有哭笑不得、现出原形,绿袍大王就怀疑自己吃了蓝色钻果,难道说吃下蓝色钻果就可以解决自己的状况?

    地乙费力的掏出之前摘的蓝色果实,挪动着向口中送。

    绿袍大王突然看到了地乙手中的蓝色果实,大叫道:“果然你就是那摘果实的,看法宝!”

    说完这话,绿袍大王不知从哪里抄起一把大斧头,就向地乙冲来。

    看绿袍大王举着斧头冲过来了,地乙顾不得本来打算的细嚼慢咽,费力的张开大口,直接将那蓝色果实投入到了口中,然后舌头一挽,就囫囵吞枣状直接将那果实咽了下去。

    这蓝色钻果,只要破了皮,无论是里面的果肉还是果汁,都是碰上就痒、沾上就刺挠,不过若是整个的直接到了肚子中,那就发挥不出痒与刺挠的作用。

    绿袍大王的斧头这就要到地乙的头顶了,地乙还在努力抗拒着身上的奇痒,并且这个时候连逃的力气都没有了。

    看着地乙在那里站着一动不动,绿袍大王心道,这位是不是没有见过如此威风的出招,是不是吓傻了啊?既然这样的话,就给这位留条小命。

    绿袍大王稍微调整了下斧头,奔着地乙的肩膀而来。

    当斧头还有半指就砍到地乙的肩膀时,地乙吞到肚子里的蓝色钻果起作用了。地乙突然发现痒感减轻了一些,于是连忙闪身躲避斧头。

    唰!

    斧头擦着地乙的肩膀而过,带走了一大片的肉。

    顾不得止血,地乙一错步,然后施展乘云之术就升到了空中。

    看这一斧头下去,只是砍掉了一片肉,绿袍大王对这战果相当的不满意。

    看到地乙后来还是躲了,原来这位金丹者并不是吓傻了,应该是自认为能够轻而易举的躲开本大王这斧头。谁曾想这位判断失误,还是被自己砍下来一块肉。

    绿袍大王心道,这位金丹者的实力果然也不是很高,连本大王的第一招都没能完全躲过。

    看地乙立在了空中,绿袍大王心道,这位也太嚣张了一些,之前就当着自己的面吃蓝色钻果,现在认识到本大王的厉害了竟然还不逃,难道还有什么依仗不成?

    若是有依仗的话,应该不会拼着受伤而不用出吧?还是说有帮手呢?

    想到这,绿袍大王道:“你这自称本座的还有名字啊?还有什么帮手就一并叫出来,本大王让你等见识一下不是人多就有用的!”

    地乙之所以在空中停顿,是因为当时还是有些痒,为了抵抗那奇痒,一口气只能施展那么远的乘云之术。

    在绿袍大王说话的功夫,地乙就感觉全身上下一点也不痒了。将距离稍微移动远一点,地乙施展了个小法术,将身上的汗水清掉,然后看向了胳膊处的伤口。

    只是掉了一片肉而已,地乙赶紧止住了血并快速包扎了一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