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念仙成 第六十一章 哪有那么多计谋
    绿袍大王在一收到黄果实灵果树传递过来发现地乙的信息后,就开始绞尽脑汁的想应该怎么做。

    它觉着上次自己的布局就相当的妙,只是没曾想地乙竟然会用火来威胁。这一次的布局,虽说地乙答应了不会再用火,可也要以防万一,一定要找一个不让地乙发挥出火作用的环境。

    绿袍大王安排了黄果实灵果树先拖延着时间,然后它们再向指定的地点逃离,要想法设法把地乙带到铺满树叶的区域。

    铺满树叶的区域,实际是一处湖面,绿袍大王安排了一些可以水生的树木在湖面上结出一层假地面,这也是鹰头妖跑上去感觉脚下有树枝的原因。

    若地乙来到这铺满树叶区域深处,就撤走枝叶来让地乙落水。只要地乙落入水中,水中的一些枝条、树根就会狠狠的教训他。

    万一地乙没有落水,由于此处的树木基本都是一些水生植物,它们的根都伸在水中,整棵树木都充满了水分,根本就没法靠几根树枝来点燃它们,到时候它们组成天罗地网加水网就都不怕地乙的火了。

    绿袍大王自认为盘算的很好,可是地乙根本就没有走入铺满树叶的区域。

    绿袍大王一方面因自己的灵机妙算被发现了而感到很失望,另一方面还很想弄明白为什么会被发现,就这样它才问地乙是不是耍诈。

    地乙哈哈一笑,道:“这还需要耍诈啊?别的不提,鹰头妖走在正真的平地上与这树叶装扮出的平地上声音会一样?”

    “难道就靠这声音就识破了本王的计谋?”绿袍大王觉着有些不可思议。不过它转念一想,这也不能怪自己,整天听各种树木被风吹出的声音,耳朵分辨力稍微不好一点,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绿袍妖精你想多了,你过来睁大眼睛看看本座这边脚下是什么情况吧。”地乙道。

    绿袍大王马上远望过来,地乙脚下这边是杂草啊,再向前现在是水面,之前是树叶,这不正好是自己设计的吗?

    看着绿袍大王一脸纳闷的表情,地乙道:“此处之前一边是杂草,一边是铺满树叶,向前一步是树叶,维持原地是杂草,泾渭分明,这正常吗?”

    “哦?原来是这样啊,这样是不太正常。”绿袍大王一边回着话,一边心道,难道是因为这杂草太杂了而树叶太满了吗?

    “绿袍妖精,你这准备的一番,应该是专门为了本座吧?那么还不把鹰头妖放出来?”地乙看到鹰头妖从水面下不停的向外冒水泡,于是喊道。

    “哼,特地为你准备的,只是你没有上当罢了。想让放出来鹰头妖?做梦吧!”绿袍大王举着斧头就向地乙走来。

    它觉着,虽然跟地乙战斗的几次自己都没有战上风,可是也没有明显的处于下风,既然计谋不起作用,自己就真刀真枪的给地乙个教训吧。

    水面上的气泡越来越急,看起来鹰头妖在不停的大口喝水,怎么也不能让鹰头妖在自己眼皮底下出事,地乙施展乘云之术,就飞到了鹰头妖落水处的上方。

    看了下水底下的情况,地乙右手一挥,向下发出一个“引风术”。地乙右手端出现一团旋转的小旋风,小旋风越转越快、越转越大向着水面而去。

    看着这向下的旋风,地乙心道,自己这引风术,由于来到黑色水面后的限制,现在也就只能起到一点辅助作用了。

    随着旋风向下转,下方的水就不停的向四周挤,很快就露出了缠着一堆枝条的鹰头妖。

    喝了大半肚子水的鹰头妖,早已在水下由被憋的脸色通红又变成了脸色苍白,现在无意识中突然感觉又能喘气了,从两个鼻孔中喷出长长的水柱。

    地乙一探身子,抓住了鹰头妖的肩膀,然后提到了离开水面的杂草上方,向下一扔,鹰头妖张开嘴巴就向外不停的吐水。

    绿袍大王看着地乙忙来忙去,心道,到时候是不是可以用鹰头妖来牵制地乙呢?

    过了好一会儿,鹰头妖才缓过气来,站起身形急忙向地道谢,并道给地乙前辈丢脸了。

    抬手止住鹰头妖,地乙道:“绿袍妖精你三番五次的针对本座,前两次暂且不提,这一次我可没有惹这灵果岛上任何一草一木,看来不给你点教训,你还真以为本座是吃素的!”

    “对啊,地乙前辈也吃肉的,特别是烤肉。”鹰头妖在旁边呐喊道。

    “鹰头妖你先闭嘴到空中等着,待我教训下这妖精。”地乙道。

    抽出腰间剑,地乙就走向了绿袍大王。绿袍大王自然不甘示弱,拿着斧头就迎了上来。

    人随剑走、剑随心动,地乙一剑就奔着绿袍大王的头顶而来。

    绿袍大王腰宽五尺、身高三丈,它低头看着地乙的动作就想笑,就算地乙这一剑刺来,也不会刺到自己的要害之处,因为地乙的身高加上臂长的长度有限。

    剑刺到自己身上,应该不会比挠痒痒的效果更大吧,绿袍大王心道。

    即使这样,绿袍大王也决定慎重对待,挥起斧头就来拦截地乙。

    地乙的剑,是奔着绿袍大王的头顶来的,在绿袍大王看来,根本不会刺到自己要害之处。哪曾想,地乙的整个身子与剑一起腾空向绿袍大王的头顶飞来。

    顾不得再想拦截的事,绿袍大王连忙低头闪躲,只感觉头顶一阵寒风吹过,然后听到了地乙落地的声音。

    绿袍大王急忙转身,看到了地乙右手持剑左手拿了一个蓝色猕猴状饰物,这个时候,它才感觉到头顶开始疼。

    之前绿袍大王头上有五个蓝色猕猴状饰物,这是它身上的五颗蓝色钻果所变,结果现在只剩下了四个。地乙的那一剑,把连接着一颗蓝色钻果的枝条给刺断了。

    “还我蓝色钻果!”绿袍大王大叫着向地乙冲来。

    看着手上的蓝色猕猴状饰物变成了一颗蓝色钻果,地乙心道自己的判断果然没错,这饰物的确是蓝色钻果所变。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