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念仙成 第一百五十五章 醉龙引
    ,精彩无弹窗免费!

    强弓硬弩,还真延缓了柳元两位前行的步伐,但也只是延缓了步伐而已。

    没太长时间,他们就冲到弓弩手的近前,并开始挥剑收割这些凡人的性命,很快就冲出了大厅。

    宁教主早就躲的远远的,并且还安排了上万名士兵将此处包围起来。

    “组长,现在怎么办?”不在房间里面了,选择的余地就多了起来,土金就问道。

    “本来没想着直接处死那宁教主的,我们现在就去杀他吧。”说完,柳元一边挥剑,一边升到了空中三丈多高。

    土金也跟着升到了空中,一起先寻找宁教主的位置。

    由于两位离地都要三丈多高,之前跟他们短兵交接的士兵也就只能干瞪眼而攻不到他们。

    “放箭!”宁教主下令道。

    箭如雨下,就奔着柳元与土金而来,不过这一声命令也暴露了宁教主的位置。

    柳元两位一边挥剑挡箭,一边就向宁教主的位置飞去。

    “快!护卫!护卫呢!”看到两位仙师向自己飞来,不仅不需要御剑,并且那飞行速度还比自己御剑飞行快很多,宁教主连忙召唤护卫。

    同时宁教主看向自己身边的侄子,道:“怎么醉龙还没有效果?”

    “叔父稍安勿躁,手段肯定会起作用的,您老放心,你侄儿我在呢,万一有事我也挡在叔父前面。”那大将唯唯诺诺的道。

    这时候,宁教主只能赌一把了,赌身边这些精锐可以保护到手段生效。

    那大将肉疼的从怀里掏出一小截粗香,抖抖索索的点燃。

    “干什么呢?现在烧香有什么用?并且仙界那些神仙也跟这些仙师近。”宁教主没好气的道。

    “这不是普通的香,里面有醉龙引,随身携带可以凝神醒目,并且能够促进武艺的发挥,更重要的是散发出的味道可以加快醉龙的发作,我可就剩这一小段了,还是从反将那里抄来的。”大将道。

    “有这好东西还不早点拿出来啊!”宁教主随手给了这大将一个嘴巴。

    大将心道,这么稀罕的宝贝,怎么能够轻易拿出来呢,只是现在没有想到两位仙师这么难对付,这不是没有其他办法了才拿出的吗?

    虽说闻到了一股奇怪的香味,柳元照样向前冲,已经飞到了宁教主的上方近前。他向下挥剑,就准备清理出落脚之处,同时看向了土金。

    土金跟在柳元的旁边,也在做同样的动作,但是仙剑一挥出,仙剑竟然直接向一名士兵飞去。

    柳元心道这是干什么呢,还没有来得及问,就发现土金直接坠了下去。他心道不好,连忙就准备飞走,结果才飞出去几丈,就觉着手脚发软浑身无力,先是抓不住仙剑,然后人也坠了下去。

    “好好好!赶快将手脚捆绑好,然后带到密室!”宁教主吩咐道。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那些士兵参与了,只要他的亲信弟子来做,当然了,还有他的侄子。

    抓住了柳元以及土金后,宁教主立马对那些所谓的仙师就完全失去了敬畏之心,原来所谓的上界仙师也不过如此啊?

    除了战力强一些,飞的快一些,不也是可以中招的吗?对了,那什么醉龙以及醉龙引的,一定要想办法多弄一些,并且自己一定不能中招,宁教主心道。

    现在他也不想着什么飞升成仙的事了,他在乎的就是能否长生不老,在甲子界永远有权有势的活着不比啥都好吗?

    至于说仙界再派仙师下来,哼,我有雄兵百万,还能怕那几个下界的仙师?

    地乙等避开了大路,向着国都前进,这样的话也可以避开那些官员。

    特别是不再一味的想着骑马而过,遇到没有桥的江河就弃马直接飞过去,等遇到合适的马匹再骑,这样速度果然快了很多。

    虽说宁教主也下达了命令要拦截地乙他们,可那些凡人还是以凡人的眼光来判断地乙等会怎样走,结果就没能碰到地乙等。

    这一天,地乙等就来到了国都外,发现城门外布置了大片的兵丁,对每一位入城者都要严格的检查。

    “等一等。”地乙道。

    “怎么了?”吴威问道。

    “大家没有感觉到不正常吗?”地乙指着城门处问道。

    “怎么不正常?城门口的检查?以前不就有吗?”铁牌弟子道。

    “之前我多次出入城门,也就是几名兵丁而已,现在有多少啊?那边挂着弓箭弯刀的就有四五百名,还有一堆架着弩箭的。”地乙道。

    “难道你怀疑是针对我们?”吴威道。

    “我们去旁边说,在这里太现显眼,并且也不差这一会儿时间。”地乙道。

    几位讨论了一下,决定要先弄明白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才使得城门处与以往不同。

    那铁牌弟子很擅长探查消息,就由他去探查。

    不到一个时辰,铁牌弟子就回来了,说问过好几个出城的人员,最近并没有发生异常的事,怕两位师兄等急了,就不再多问了。

    “没有异常,这本身就是一种异常啊。”地乙道。

    “会不会你多虑了啊?组长以及土金还在里面等着我们呢。”吴威道。

    玉牌、铁牌上都显示有一玉牌、一铁牌在国都内,而另外一路应该还没有到达,那自然就是组长与土金。

    “我们可以先找点地方吃饭,等到了夜里直接飞入城内,再谈找组长的事。”地乙道。

    吴威想了下,也同意了地乙的意见,因为不差这半天。

    至于吃饭,也在地乙的建议下三位都改变了装束,至少不会被一眼看出跟之前一样。

    三位找了个人多一些的酒楼,就走了过去。用吴威的话说,在吃上不能委屈了自己,这种人多的地方,饭菜一般不会太差。

    刚到门口,就有伙计迎了上来,并道:“哎吆,三位贵客,里面请。”

    “你怎么知道我们是贵客?”地乙道。

    “看三位贵客,这风度、这气质、这衣饰,肯定非富即贵,不用问就会选择雅座包间吧,小的给三位带路。”那伙计干净麻利的在头前带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