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念仙成 第一百七十三章 地乙获胜
    ,精彩无弹窗免费!

    看着大片的乌黑色阴阳断气水又向自己冲来,发出者心道,既然是可以收回,那么就给大家表演一个惊险的。

    乌黑色阴阳断气水马上就要到他的面前了,身后有知道阴阳断气水威力的还在喊着“躲开,快点躲开”,他回头摆了个放心的手势,然后转过头来,对着那阴阳断气水用右手就打了个响指。

    与此同时,他左手悄悄一抖,心中默念仙决“收”。

    呼啦啦,乌黑色阴阳断气水马上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一个小黑点,最终在大家眼里消失不见。

    发出者刚想比划个没事的手势,紧跟其后的旋风来了。

    发出者之前仅仅想着收走阴阳断气水的事,没注意到那阴阳断气水是风推过来的。旋风一下转到了发出者跟前,推着他的身形噔噔噔后退,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早在苍明大陆吃过大量的灵果后,地乙的引风术发出的旋风就能够受控制,现在地乙使用仙力,就让那旋风在发出者的上方不停的转,并且作势要向下拐。

    发出者早就知道了这旋风的威力,赶紧平躺在地,免得再被旋风旋到,同时高喊:“我认输。”

    旋风立马消失。

    发出者又等了一会,确定不会再有旋风来,才爬了起来,向李执事抛出了自己的玉牌。

    啊?

    那是什么手段?仅仅是风吗?

    围观的弟子都相当惊讶。

    地乙看了一圈那几个挑战者,道:“谁还想来?”

    聚在一起的那几名挑战者,也是将贡献值改为一千点的玉牌弟子,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愿意向前走出。

    “干脆我就认输好了?反正上去也打不过地乙。”一名挑战者道。

    “大丈夫头可断血可流,怎么能够轻易认输呢!我绝不认输!”另一名挑战者道,然后前行几步,看向李执事:“我放弃挑战。”

    其它几名挑战者一看,这放弃也就是比认输说的好听一些而已,也是不再比试,并且还要付出贡献值,于是也道:“我也放弃挑战。”

    “我也放弃挑战。”

    那几名弟子竟然没有一名愿意再跟地乙比试。

    “没问题,玉牌都交过来吧。”李执事道。

    唰唰唰!

    几个玉牌都抛向了李执事。

    李执事右手一转又一翻,将几个玉牌就都拦在了怀里。

    “厉害!师兄威武!”

    “师兄威武!”

    天一峰所属弟子纷纷叫了起来。

    “我是不是可以回天一峰了?”地乙看向李执事。

    “稍等,我看一下啊。”将一个个玉牌上一千贡献值划到地乙的金令牌上后,李执事道,“还不行,还有一位同门。”

    “见过地乙师兄。”这时候,从众多围观的弟子中走出来一名神闲气定的玉牌弟子。

    看到这名弟子,地乙想起来还有一位号称玉面飞龙的排名第一的玉牌弟子也向自己提出了挑战。

    地乙道:“客气了,我们早点比试吧,免得影响大家吃午饭,请。”

    玉面飞龙手持仙剑,不紧不慢的向着地乙方向走,一直走到两丈远处才停了下来。

    “听闻地乙师兄傲视苍明大陆五百多年,早就想会一会却没有机会,故趁着师兄成为天一峰主接受大家挑战之际,也过来凑个热闹,请。”玉面飞龙说完,挥剑就向地乙冲来。

    地乙已听土金讲过,玉面飞龙是最后一个提出挑战的同门。当时收到他的挑战书时,土金、柳元等都相当惊讶,因为没有想到他会参与进来。

    玉面飞龙这一剑,跟尹胜天的出剑方式乍一看差不多,但实际上更迅速也更灵活,地乙连多余思考的时间都没有,只能举剑就挡。

    尹胜天在后面看着两位的比斗,心里别提是什么滋味。既希望玉面飞龙获胜,这样能够替自己教训下地乙,又希望地乙能到获胜,这样可以显示说不是自己弱而是地乙太强。

    看到玉面飞龙跟自己出招差不多,尹胜天心道,这排名第一的是不是徒有虚名啊,明明自己就是这样落败的。

    可再看那速度,发现玉面飞龙不愧有飞龙二字,那速度竟然不比地乙慢上丝毫。

    加油,加油!尹胜天心里喊叫着,希望地乙一定要加油。

    玉牌第一就是玉牌第一,地乙发现比以前遇到的人仙对手都要强上很多。那仙剑一施展开,犹如行云流水,并且一招未尽后招又紧跟而来,首尾贯通、遥相呼应。

    更重要的是,玉面飞龙似乎越战越勇、越战越强,不过地乙也做到了他勇我也勇、他强我也强,三个时辰下去了,半点也没有落入下风。

    天一峰这边的土金、柳元等弟子,一个个眼睛睁的大大的,都满脸的惊讶。都只是听说玉面飞龙高居玉牌弟子第一位几十年了,从没有接触过此种高手,原来实力如此强悍啊。

    并且他不仅是不知道疲劳的问题,而且时间越长展现出的实力就越强,似乎一直都没有全力而为。

    柳元心里跟自己做了个对比,觉着自己连一招都没法应对玉面飞龙。

    战着战着,玉面飞龙突然一个撤身,喊了句“停”。

    看到玉面飞龙将仙剑收了起来,地乙也没有再进攻,问道:“怎么了?”

    “今天这场算平手如何?”玉面飞龙拱手道。

    “可以。”觉着肚子有些饿了,地乙就答应道。

    玉面飞龙腾空而去。

    平手?

    围观的弟子一片哗然。

    怎么就以平手收场了呢?还没有看够呢?

    抗议!

    有黑幕!

    有弟子喊道。

    地乙返回自己位置处,看向了土金。

    “应该是有弟子压了一些贡献值来赌挑战的结果,可能他们没有猜中结果吧。”土金知道地乙是啥意思,就解释道。

    “恭喜地乙师兄,想必以后这天一峰主的位子就不会有不开眼的来挑战了,不过那玉面飞龙师兄是怎么回事?”李执事将金令牌还给了地乙。

    “下次再见的话,人家就是准长老了。”地乙道。

    对于地仙,地乙只见过郭长老及白长老两位,但从那二位身上明显可以感觉到一种共同点,那就是有一种明显的压迫感。

    虽说跟玉面飞龙还没有分出胜负,可后来地乙也在他的身上感觉到了忽高忽低的那种压迫感,想必是要突破为地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