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念仙成 第一百八十一章 防守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仙门部队相当轻易的就杀败了城池的防守人员,根本就没有用到地乙再次出手。

    地乙也看到士兵在拦截一些逃走的手无寸铁的普通翼人,不过也不好说什么,因为这就是战争。

    很快,王乘九就安排手下防守城池,同时派士兵向后方传讯,需要将仙阵前移。做好相应的安排后,又飞到地乙旁边。

    “地乙师兄果然不凡,不然我们又要损失惨重,怪不得仙门下达如此命令呢。”王乘九施礼后说道。

    “客气了,都是我应该做的,接着要干什么?”地乙摆摆手道。

    “若师兄不劳累的话,麻烦师兄随我去城池的另一面,以防翼人的反攻。”王乘九道。

    地乙带着柳元等到达城池的另一面,发现外面是一马平川,除了一条宽阔的官道外,就是连绵不绝的各种庄稼。

    土金不知从哪里弄来一张椅子,来请地乙落座。

    “算了吧,王主将都没坐,我坐什么啊?”地乙道。

    “师兄之前灭掉那么多翼人,肯定有些劳累了,还是坐着稍微休息下吧,毕竟后面还可能会有硬仗呢。”土金道。

    “是啊,地乙师兄还是坐下来休息休息吧,反正现在也不需要站着。”王乘九道。

    “那我就不客气了,还真有点累。”地乙就坐了下来。

    实际上,他并不是感觉有多累,可毕竟是土金搬来了椅子,都已经搬来了,那就利用起来吧。

    “对于城池的普通翼人怎么处理?”地乙好奇的问道。

    “按惯例,要不然作为旷工,要不然就只能杀掉。”王乘九道。

    “有没有考虑过利用他们改善我们的伙食呢?”地乙道。

    “师兄想吃肉?我可以安排士兵去打猎,翼人肉不好吃的。”王乘九忙道。

    “你想到哪里去了,利用他们给我们种一些庄稼、蔬菜之类的,没法做到吗?”地乙心道,我像那么喜欢吃肉的吗?

    “嘿嘿,师兄之前的话,吓了我一大跳啊,总不至于凶残如斯吧?”王乘九挠了下头,“之前占领的区域比较少,没考虑那么多,等在师兄的带领下,疆域占的再多时,就要考虑了。”

    正谈着的时候,城外远处又飞来一百来位翼人,其中有一名深红色头发的翼人,其它都是白发翼人。

    “深红色头发的翼人表示什么意思?”地乙看着那群在飞的翼人道。

    “深红色头发的翼人啊,一般是翼人中的大统领,师兄怎么有此一问?”王乘九道。

    “正在飞过来的翼人,其中就有名深红色头发的翼人。”地乙一指道。

    王乘九瞪大了眼睛看了看,却没有看出哪个是深红色头发的,只是看到远处一个个的黑点在飞来。不过既然地乙有此一问,那说明应该是看清了那些翼人的头发。

    “准备战斗!”王乘九立马下令道。

    “师兄,翼人中的大统领,实力都很强,我们一般都是靠仙阵阻拦,即使是多对一,也难是其对手,这次又要麻烦师兄了,我们两个一起上。”王乘九转过来对地乙道。

    “没事,我先会一会这大统领,不行的话你再出手吧。”地乙站起身来,随手把椅子推到了靠墙的一边,“我们是在城头上交战,还是在城外?”

    “城外吧,免得对城池破坏过大。”王乘九稍微想了一下,“那样的话师兄要多加小心。”

    柳元等分别列在了地乙的左右。

    “没事,你们也不用出手,免得我分心。”地乙看看左右道。

    很快,翼人就飞的离城池才几百丈了,并且还停在了空中。王乘九一看,果然发现有一名深红色头发的翼人,不过幸好其它的都是普通白发翼人。

    “你们这些天外邪魔,哪个是带队的?赶快过来受死!”深红色头发翼人拿着一根黝黑锃亮的石棍喝道。

    “这是要跟我们单挑呢。”土金在一旁道。

    地乙施展乘云之术,手持斩空剑就飞了过去。

    王乘九一看,连忙招呼着自己带的那二十来个精锐也跟着向上飞。这并不是要存在多打一的意思,而是要给地乙压阵。

    柳元等也跟了上去。

    不紧不慢的停在深红色头发翼人的十丈外,地乙道:“我是本次仙门出动的地位最高者,奉劝你一句,还是带领手下投降吧。”

    “就是你杀了此城池的大城主、二城主?原来换了首领了啊,受死吧。”说完,深红色头发翼人举着黝黑锃亮的石棍就向地乙挥来。

    呼!

    那棍风,在刚抡起石棍的时候,地乙全身汗毛孔就感觉出一丝寒意,于是举剑就挡。

    砰!

    剑棍相交,一下就把地乙的斩空剑磕到了一边,地乙好悬没有握住斩空剑。

    虽说刚才出剑的时候,并没有调用仙力只用了身体本身的力量,可来丁未界用剑时就都没有调用过仙力,说明这深红色头发翼人力量果然很大。

    地乙身体本身的力量,在吃过那么多灵果后,在苍明大陆时就超过了许多金丹大圆满人员使用金丹之力的全力一击。

    飞升成仙后,身体本身的力量也是水涨船高,因此到目前为止,地乙很真没有出剑时调用过仙力。

    之前那一剑,地乙使出了七分劲,留了三分余力,不过不知道那深红色头发的翼人又使出了几分力。

    地乙将身子向旁边一错,挥手一剑就朝着这深红色头发的翼人刺来。

    深红色头发的翼人不躲不闪,举着黝黑锃亮的石棍就挡了过来。

    砰!

    这一次地乙用出了八分劲,剑与棍都各自弹开,不过地乙的剑弹回两尺,棍只弹回一尺。

    地乙偷眼观瞧,发现剑棍交接处,那棍上似乎没有异常。

    深红色头发的翼人道一声“好大的力气”,然后将黝黑锃亮的石棍一轮,又奔着地乙而来。

    地乙举剑又挡,这次使出了九分劲。

    砰!

    剑与棍各自弹开,剑弹回两尺,棍也弹回两尺。

    乒乒乓乓!

    剑棍相交,地乙就跟深红色头发的翼人拼起了力气。

    王乘九开始的时候还比较担心地乙,特别看到地乙的剑被弹回而翼人的棍没弹时,后来几招下来,就将心放在了肚子中,不用提心吊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