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念仙成 第两百章 地仙
    拔出了斩空剑,将其放在旁边,方一平就对着试剑石上留下的剑孔来看。

    看了一会儿后,他又拿着斩空剑向试剑石上轻轻一抹,试剑石立马出现一道很深的剑痕。再次放下斩空剑,对着剑痕观察起来。

    半个时辰后,方一平抬起了头,道:“从试剑石上剑痕来看,没有发现斩空剑增加了其它特性,可能就只有一个锋利吧。不过能将锋利达到极致的,我也就在这斩空剑上看到过。”

    听得这话,地乙还是相当开心的,因为方一平的评价是将锋利达到了极致。

    见地乙没有回话,方一平道:“地乙师兄也别太往心里去啊,虽说只有一个特性,可这也是一柄地级上品的仙剑了,并且也许比一些天级仙剑还要锋利。”

    “没事,我没有往心里去,只是想知道,现在可以拿回斩空剑了吧?”地乙忙道。

    “可以拿回了,尽管试剑,不过不要朝着实物出剑啊。”方一平忙道,“对了,由于斩空剑被师兄你炼化了,我没法用仙力催动,你可以用仙力催动再试一试。”

    “就在这里试剑?”地乙看了下这个房间,不确定的问道。

    “没问题!”方一平说完这话,一打眼看到了在试剑石上留下的那处深孔,忙道,“还是到外面空旷的地方吧,房间里还是空间太小了,可能不利于师兄的施展。”

    “好,听你传奇铸师的。”地乙自然不会反对。

    拿过来斩空剑,虽说方一平没说有其它特性,但地乙却觉着它明显更顺眼了一些。提在手里,他就感觉斩空剑似乎活过来了一般,跟自己同呼吸、共命运似的。

    方一平将房间的东西稍微收拾了一下,就带着地乙向外走。

    已是傍晚,走出院落的大门,地乙觉着远处似乎有身形扫过,不过也没有放在心上。

    方一平道:“旁边有个山坡,也不算远,地乙师兄就去那里试剑吧。”

    “好。”地乙点头道。

    这一次,方一平没有拿出仙门高层提供的飞行专用仙器,而是自己在前面飞,地乙施展乘云之术在后面跟着。

    没多长时间,就到了一座山坡下,那山坡,不过几十丈高,方圆一百来丈,山坡上有几棵大树以及乱石。

    “好,地乙师兄就在这边试一试吧,这山坡上的东西随便破坏,反正也不珍贵。”方一平道。

    地乙将斩空剑照着一颗大树的树干轻轻一挥,犹如斩入了空中一般,然后对方一平道:“赶快后退一下。”

    说完,地乙就先后退了三丈多。

    方一平下意识的跟着后退,同时道:“为什么退啊?难道有危险?没看出什么变化啊?对了,地乙师兄你那一剑砍到哪里去了啊?怎么没有反应啊?”

    一阵风吹过,那棵大树的树冠以及上面的树干“噗通”一下落了下去,带起了一片尘土与树叶。

    待尘土、树叶都回落地面上,仍竖着的树干处留下了光滑如镜面的截面。

    “哇!好快啊!”方一平感叹道,“这一剑是用仙力催动的吧?”

    “没有,我只是一挥而已。”地乙道。

    “那赶紧用仙力再试验几下呢?这边随便破坏的,我经常带同门来这边试剑。”方一平道。

    “好,马上。”一个撤身,然后再一抬手,地乙对着那山坡就施展出了“风卷残云”这一招。斩空剑向前一划,“唰”的一道金色剑光转着圈就向山坡扫去。

    既然是可以随便破坏,他就选择了一招攻击力大的。

    轰轰隆隆!

    尘土飞扬并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

    一刻钟之后,山坡的方向才可以看清,不过却看不到山坡了。

    “啊?”方一平惊讶的嘴巴都合不上了,“这只是一剑的威力?”

    “是的,方铸师不是说可以随便破坏的吗?”地乙也很惊讶这一剑的破坏程度。

    “我是说的可以随便破坏山坡,可现在连山坡都不见了啊!”方一平连忙升到一百来丈高,飞到之前山坡的上方,就看到下面只是一些早已倾倒到旁边的碎石、断木、树叶。

    他又连忙飞到地乙附近,道:“斩空剑以往肯定没有这么大的破坏力吧?”

    “没有,这一剑超出了我的想象。”地乙道,“要不然我们再重新找一个地方试一试?”

    “算了,还是不用找了,哪个地方也难撑得住这种破坏啊。”方一平连连摇头。

    “没事,我用仙力催动斩空剑随便出一剑看看呢?”地乙道。

    “还是算了吧,以后师兄可以回天一峰慢慢试验,天一峰也有专门的演练场所。”方一平道。

    “好吧,以后再试验。这边就这样子了吧,应该不需要我们赔偿吧?”地乙现在越看这斩空剑越觉着顺眼。

    “怎么会需要我赔偿呢,即使要的话也是只需要师兄你赔偿,并且何况不要呢,我们回去吧,请师兄吃完晚饭再走。”方一平道。

    先是要原路返回,由于不像过来时那样急着来看斩空剑的威力,方一平就选择了在地面上走。

    刚走几十丈,突然从一侧的树林里跳出来两个身影。

    地乙一瞧,前面那位非常陌生,右手拿金色浮尘,随意的搭在了左肩膀上,腰间也没有挂铜派、玉牌之类的身份牌。

    后面那位,则是已经见过几次找方一平来插队的那名玉牌弟子。

    “请问可是方铸师当面?”前面陌生者拱手问道。

    “是我,请问你是哪位?”方一平回道。

    “这是刘义准长老,还不赶快行礼?”后面那玉牌弟子嚷道。

    “休得无礼,座下弟子疏于管教,还请方铸师见谅。还不赶快过来给方铸师赔罪!”刘义回头喝道。

    那玉牌弟子满脸的不情愿,却又赶快走过来,深施一礼,道:“刘散见过方铸师,给方铸师赔罪了。”

    地乙在后面跟着,心道,这又是要闹哪一出呢?对了,那就是地仙刘义准长老啊,这是自己遇到的第一位准长老呢!

    “哦,没事。刘准长老不会特意在这边等我的吧?”方一平道。

    “是不是方铸师带着后面那位去试剑了?”刘义并没有回答,而是问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