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佬从养猪开始〕〔三国从忽悠刘备开〕〔抗战之开局让少帅〕〔武映三千道〕〔重生九零神医福妻〕〔大侠等一等〕〔穿书之奶狗别过来〕〔我以阴府镇阳间〕〔我真不是亮剑头号〕〔带着书店去西游〕〔尘封的酒酿〕〔漫威的公主终成王〕〔猛卒〕〔寒爷老是扒我马甲〕〔这个皇子真无敌〕〔开局从相亲开始〕〔有四十八件帝具的〕〔修炼从万界直播卖〕〔穿成异能大佬后我〕〔明朝狠人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从火影开始交易诸天 1:生命【新书求下票】
    . ,最快更新从火影开始交易诸天最新章节!

    “啊,真是枯燥的行程啊。”

    火之国北部。

    靠近霜之国区域。

    一名披着黑袍的青年双手背在脑后,漫步在森林间,神色略带几分慵懒,此时却难免发出了怨念声。

    “为什么要选这么一个地方交易呢?我可是从水之国跑到这边来的啊,等见面了应该让那家伙把路费也给报销一下,等等,难道那家伙是想黑吃黑?”夏树摸着下巴嘀咕着,眼中不由闪烁着精芒。“如果是的话,倒是忽然期待起来了呢。”

    “算了,加快速度好了,应该也快到了。”

    嘟囔一声,夏树两腿跃动,跳至一颗大树树枝上,身影在林间蹿动着,速度比之先前要提升了许多。

    一直到森林深处,在一颗古树粗壮的树枝上,夏树停了下来,手里也不知何时抓住了一只像是迷你小球一样的虫子把玩着。

    确定了一下周围,夏树注意到视线中一颗大树树干上有着一道被利刃划出来的交叉符号,淡然道。“既然到了,出来吧。”

    “咯咯,小家伙还真是心切呢。”一道银铃般的悦耳笑声响起,伴随着声音,那被刻画有‘交叉符号’的古树后方,一道高挑身影走出。

    这是一名女子,身材性感,有着一头黑色及腰的长发,披着黑色马甲与长裤,脚上则是踩着一双忍者鞋。

    “东西呢?”女子注视夏树媚笑问道,红唇间有着粉舌划过,好似在挑逗着夏树一般。

    “东西的话,当然是到手了。”夏树从黑袍下的包裹当中掏出一份卷轴,黑色的瞳孔闪过一缕精光,咧嘴笑道。“不过,你得先把钱拿来。”

    “十万两,对吗?”女子不急不缓。

    “没错。”夏树轻轻点头。

    女子脸上扬起一抹魅惑笑容,从腿上的包裹当中掏出一份卷轴,夏树认出那是储物卷轴。

    卷轴被女子丢在了面前不远处的空地上,说道。“拿去吧,你可以点一下价格对不对。”

    看着那储物卷轴,夏树嘴角上扬,隐隐带着许些不屑。“真是...简陋的布置。”

    听到夏树的话,女子脸色一白,内心闪过一抹惊慌,但却强行镇定道。“你在说什么?”

    夏树微微蹲下身子,右手撑着下巴,微笑说道。“我在说啊...”

    嗖。

    破空声响起。

    夏树那把玩虫子的左手将虫子当作飞弹一般猛然弹射出去,落在储物卷轴前十余厘米的地面上,激起淡淡的尘埃。

    但下一刻。

    轰。

    那被虫子击打到的地方一道猛烈的爆炸响起,有冲天的火光。

    “没想到你真的有胆子想黑吃黑呢。”夏树语气淡然,注视着那爆炸符所产生威能的地方,目光平静。

    右手往背后一拔,一把笔直长刀被紧握手中,往身旁一挥。

    锵。

    火花四溅。

    女子不知何时出现在夏树身侧,紧握苦无,感受上面传来的力道,以及夏树那握着刀挡住自己偷袭的一击而依旧纹丝不动的手,脸色苍白。“你怎么发现的?”

    夏树扭头,看向女子,脸上神色已然冷漠下来。“你违背了合同,你应该知道违背我的合同的后果。”

    “哼。”女子冷哼一声,没有言语,只是轻轻一跃落在远处的树干上,收起苦无双手迅速结印。“火遁龙火之术!”

    女子张开嘴,一道火焰笔直喷射而来,带着炽热滚烫的气息。

    夏树左手拿出一张纸,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文字,念叨道。“玉置隆美,波之国人,流浪忍者,曾因与草忍村做交易而黑吃黑被草忍村在黑市悬赏,一个星期前因为太久没有人接取任务,草忍村因为黑市手续费过高原因而撤销任务。”

    “虽然料想到你会黑吃黑,但没想到惊喜来的这么猝不及防啊。”

    声音落下。

    一缕风袭来。

    夏树手中的纸张被吹飞,被火焰吞没化作灰烬。

    唰。

    一道寒芒闪过,那是一道恐怖的刀芒,伴随着一股极致的杀意。

    一刀劈斩,可怕的刀芒爆发,袭来的火焰居然在夏树的一刀之下,硬生生的分开,消散于空气当中。

    “什么?”玉置隆美睁大眼睛,死死盯着夏树的刀,脸上满是震撼,这家伙是从铁之国出来的吗?就算是铁之国那群腐朽的武士,也不可能有这么强的剑术吧?

    震撼之后,玉置隆美发现夏树的身影不知何时居然消失了,顿时暗道一声‘不好’,急忙双手抬起想要结印。

    噗嗤。

    血液溅射。

    “啊!”

    玉置隆美脸色苍白的发出惨叫声,夏树的身影出现在了玉置隆美的身后,随着一刀斩下,玉置隆美那一条白嫩的右手胳膊被直接斩下,掉落地面。

    剧烈的痛感,让玉置隆美的脸上肌肉都忍不住抽搐。

    “真是的,为什么要违约呢,我可是一个很重视契约精神的商人啊。”夏树平静道。

    冰冷的刀刃架在玉置隆美的脖颈上,冰凉的触感如死神一般让玉置隆美哪怕遭受剧痛此时也咬牙忍受下来,声音带着许些惊恐道。“放、放过我!”

    “可以哦。”

    面对求饶的话语,夏树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就像阳光一般,但此时却让玉置隆美莫名的打了个寒颤。

    啪。

    夏树打了个响指。

    左手上忽然浮现出了一张纸,纸上有一行行的文字,算不上密密麻麻,但百来个字还是有的。

    ...

    将契约放在女子眼前晃了晃,夏树微笑道。“在这份新的契约上,签下你的名字,哦不,你现在没有右手了应该不会写字,不过你可以用左手摁下手印。这是你违背契约后想要活命,所需要付出的代价。”

    “摁下手印。”

    “或者死。”

    “选择吧。”

    说完,夏树将契约放在地面上,神色平静。

    “咕噜...”

    不知道为什么,夏树那平静的脸庞让玉置隆美感到恐惧,但剧痛感袭来,提醒了她要尽快做出选择,否则可能会失血过多而死。

    身为女子,她很细致,哪怕只是一份看起来不值得在意的废纸,她也忍着剧痛看着上面的文字,当看完上面的内容后,有些难以置信。

    就这?

    这么简单?

    在她看来,这上面的内容很简单,生命?她不在乎,因为在她看来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难道自己在一张纸上签下名字,摁一个手印,自己的生命就会离自己而去吗?

    这根本不可能。

    也没人有这种能力。

    玉置隆美甚至有些想笑,当然,她现在很痛,痛的笑不出来,也只能想想。

    咬着牙,玉置隆美抬起头认真的看着面前的青年,想要从对方脸上看出一些什么,但可惜的是她什么都看不出来。

    犹豫间,最终她还是用左手大拇指沾染着自己的鲜血,在契约上摁下了自己的手印。

    “我...可以走了吗?”玉置隆美咬着嘴唇,紧张的看着夏树。

    闻言。

    夏树没有言语,只是收起契约放进自己的背包里,随后缓缓起身,收起刀刃,静静的注视着玉置隆美。

    “你要、要做什么?”被夏树注视,玉置隆美忍不住后退了一步,以为对方要反悔。

    “不用紧张。”

    夏树轻笑一声,上前一步轻轻挑起玉置隆美精致的下巴,似是欣赏般缓缓说道。“青春年华的美丽,当真让人沉迷。”

    啵。

    低下头去,夏树在玉置隆美额头上轻轻一吻。

    随后转身毫不犹豫的离去,漫步离开。

    同时背对着玉置隆美挥了挥手,道。“再见!”

    “呃...”

    “呃...”

    玉置隆美想要回应,却惊恐的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

    好累...

    浑身都好累。

    没有力气。

    就像是生病了一样,一些地方都开始酸痛起来,查克拉也开始流失,这是为什么?

    玉置隆美不明白的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瞳孔顿时猛缩,好似看到了什么恐怖之物一般,眼中有极致的恐惧神色浮现。

    她的身体,她那漂亮的脸蛋,高挑的身材,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苍老下去,一头长发开始变得灰白。

    高挑身躯开始慢慢变得驼背,弯曲。

    脸上是密密麻麻的皱纹。

    砰。

    她倒在了地上,眼中神色涣散,即将失去生机。

    从一个原本青春靓丽的魅力女子,在几秒时间内变成了满头灰白,像是年岁过百的老人。

    视线中那随着风而微微摇晃的树叶,将是她人生中最后所看到的风景。

    慢慢的,她的眼睛缓缓闭上。

    彻底的停止呼吸。

    而在夏树的耳边,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

    “五十七年的寿命?不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仙人来此〕〔不灭亡者〕〔灵核战纪〕〔我的爱情在奔跑〕〔半吊子的道士〕〔乾定天启〕〔绝世替少〕〔我只想低调〕〔酒剑四方〕〔源生之主〕〔我在天庭做主播〕〔凌依然易谨离小说〕〔战血王座〕〔天降小妻霸道宠〕〔不凡神医李不凡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