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谨言〕〔儒道诸天〕〔快穿之专业打脸指〕〔我穿成了极品婆婆〕〔我家个个是霸总〕〔花都天才医圣〕〔万古第一龙〕〔重生之农门娇女〕〔我在绝地求生捡碎〕〔数风流人物〕〔异界烽火录贰烽云〕〔洪荒之鲲鹏绝不让〕〔从神格开始进化〕〔都市妙手医尊〕〔原始文明:提前登〕〔大唐逍遥驸马爷〕〔证道从遮天开始〕〔肉装法爷会挂机〕〔我的异能是完美复〕〔从渡劫开始无限盗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从火影开始交易诸天 28:二选一
    极乐之箱的能力并没有人清楚。

    夏树唯一所知晓的,便是被这箱子吞噬的人,有很大的可能会成为怪物,不说强于尾兽,但也只弱于尾兽。

    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大型储物卷轴,夏树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便是双手迅速结印。

    “封!”

    嘭。

    极乐之箱顿时被封入了储物卷轴当中,随后卷轴合上,夏树将其拿起看向无为。“接下来,还有囚犯的事情。”

    “我知道。”无为点头,问道。“几名?”

    “一名,下忍。”

    “一刻钟后,罪犯会擅自逃脱,跑到监狱外。”无为平静道。

    夏树点头,转身直接离开。“走了,伢子。”

    “是。”

    两人一前一后,离开监狱。

    来到了监狱外的好似广场的地方,这里极为宽广。

    带着毒岛伢子,夏树来到一处监狱顶部坐下,脸上带着笑意道。“等着吧,你的对手很快就会来了,这里的忍者基本上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对杀人的技巧可是非常精通,到时候希望你不会死了。”

    毒岛伢子点了点头,问道。“大人,刚刚那个人没有你强,既然这世界实力为尊,为何不用实力使其称尊?”

    “没有那个必要。”夏树摇头,语气淡然。“这里对我来说是一个磨砺新人的地方,或许会付出寿命,但对我来说并不算太大的损失。更何况,无为也不是会屈服他人实力的人,既然如此,何不如与他进行交易?”

    “现在还用得到他,用不到了,吃下去的也总会给我吐出来。”

    夏树嘴角扬起一抹冷笑。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这里算是一个稳定的交易点。

    与无为进行的大部分交易,都能够完成契约,得到交易点。

    扫了一眼自己的面板,夏树倒是心中不由呢喃起来。“过段时间,可以考虑再进行一次交易了。”

    目前所有的交易点不多。

    夏树打算将其再分为两次。

    一次进行诸天交易。

    一次进行门户的开启。

    高武世界目前夏树并不感兴趣,他们的实力虽然不错,但不知是否有时间限制,如果有,如果去了海贼世界,呵呵哒,一周时间可能还不够从这个岛去另一个岛上的。

    夏树思索时。

    监狱内。

    一扇门被打开。

    一道身影冲了出来,眼中带着疯狂的神色,还有求生的渴望。

    夏树嘴角上扬,道。“来了,去吧。”

    “是。”

    毒岛伢子点头,轻轻一跃落在了广场上。

    那囚犯,也第一时间发现了毒岛伢子。

    “杀了我,你可以离开,不能只能死在这里。”毒岛伢子沉声道,缓缓拔出了腰间的长刀,寒芒闪烁,伢子眼中闪烁着几分兴奋。

    “土遁,土龙弹!”

    囚犯没有回应的想法,只是双手毫不犹豫的结印,一头土龙在身旁凝聚,吐出了一颗巨大的泥弹轰向毒岛伢子。

    一个闪身。

    毒岛伢子便是避开,然后猛然一跃突进而去。

    夏树注视着战斗,对毒岛伢子的实力并没有担忧,或许会受伤,但不会死。

    嗖。

    破空声响起。

    无为的身影出现在夏树身旁。

    “下次再来,记得带些忍术来。”无为静静矗立,开口说道。

    “可以。”

    夏树点头,右手摸着下巴问道。“草忍村,是不是有当初涡之国里逃出来的人?”

    闻言,无为看向夏树,眉头微皱。“你指的是涡忍村?”

    整个忍界的剧情发展,就是一部家庭伦理剧,而涡隐村,也是这部‘家庭伦理剧’当中的一员,属于千手一族的远方血亲。

    擅长使用封印术,木叶村内的九尾人柱力基本上都是来自于涡隐村。

    不过在许久之前,涡隐村便是被各大忍村联手毁灭。

    涡隐村当中不少人都流离失所,逃亡各国。

    “不然你以为我指的是涡之国的那些普通人吗?”夏树冷笑道。

    无为思索片刻,随后点头。“的确有,不过数量并不多,在草忍村的待遇不算太好,他们在草忍村居住在角落区域,你对涡之国遗民有兴趣?”

    “当然。”夏树点头,笑道。“毕竟对比寻常之人,涡之国的忍者大多数都体质特殊。”

    涡隐村之人,不少忍者都有着与常人相比更多的查克拉量,以及生命力。

    想到此,夏树嘴角扬起,眸子里闪烁着精光,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般,露出一抹冰冷的笑意来。

    察觉到夏树脸上的笑容,无为叹息一声,平静道。“希望你不会杀太多人,毕竟那是我的忍村。”

    “你要阻止我吗?”夏树笑问道,目光注视着无为。

    平静的目光,让无为却是感觉到一股致命的危机感。

    “不。”无为摇了摇头,说道。“只是一个小小的请求罢了,要如何做依旧是你的事情。”

    “呵呵。”夏树带着深意的轻笑一声,没有多言。

    监狱外的广场上。

    战斗依旧在继续。

    毒岛伢子的身上经过战斗,倒是有了许些伤势,鲜血在蔓延。

    但对面的囚犯,状态明显比她要更差,许多足以致命的地方边上都有着伤口痕迹,有鲜血弥漫,可见毒岛伢子的每一次出击都是抱着一击击杀的想法。

    “她的实力不错。”无为眼里非凡,此时眉头却是再次微皱。“但体内似乎没有查克拉。”

    “不需要那东西。”夏树轻声道。“想要得到力量,查克拉并非唯一。”

    闻言,无为倒是不由看了一眼夏树。

    他能够察觉到夏树体内的查克拉,和当初没有太大的变化。

    记得第一次夏树来找自己的时候,身上有着不少结咖的伤口,而且当时的夏树实力也远没有现在这么强大。

    而即便如此,这个人却是在杀了几名狱卒后,找到他和他做交易。

    那之后的每三个月,夏树都会来一次。

    每一次,夏树体内的查克拉,都没有太大变化。

    但实力,却愈发可怕。

    因此,夏树的这话,倒是让他很赞同,事实上他自己也是精英上忍级别,但若是战斗起来,他不是夏树的对手。

    故此他曾经也想过与夏树一样专修体术,但最后放弃了。

    夏树抬头,目光看向广场上的战斗,随后起身道。“结束了,该走了。”

    “那就下次见吧。”无为淡然道,也看出了下面的战斗即将结束,身影一闪直接消失。

    广场上。

    毒岛伢子单手握刀,摆出拔刀姿势。

    眸子中疯狂的神色陡然间锐利无比。

    “居合!”

    一刀拔出,只见一道刀光闪过。

    下一刻,毒岛伢子身影赫然出现那囚犯身后,刀刃上有着丝丝血迹沾染。

    在囚犯脖颈处,更是有着一道深深的伤口呈现,血液溅射而出,囚犯直接倒在地上,失去了生机。

    “不错。”夏树声音响起,身影出现在毒岛伢子身后,淡笑道。“不过下一次来,就要同时面对好几名了。”

    “我会全部杀掉的。”毒岛伢子嘴角扬起病态般的笑容,低沉说道。

    “这种自信不错,保持下去。”夏树轻笑道,转身朝着远处而去。

    “走了,接下来,去草忍村,到时候你还要杀人。”

    “是。”

    ...

    雨隐。

    位于雨之国,位置处于风之国与火之国的中间。

    雨隐由半藏所建立,而半藏曾经是被视为忍界的顶点,被称之为半神,实力强大。

    更是在与木叶三忍的战斗当中赐予三忍名号,让三人以此扬名。

    可惜,因年老、意志力丧失导致实力变弱,被佩恩六道所杀。

    如今,雨隐被晓组织统治,半藏政权被佩恩所取代,而佩恩,以神自居。

    事实上曾经有两个雨隐村,一个位于雨之国,一个则是位于邻国的川之国,只不过在佩恩接手后,两个雨隐村被合二为一。

    此时。

    雨隐村某处。

    一名穿着绣着红云的黑色风衣蓝发女子来到一处密室当中,手里拿着一份文件递给面前身形枯瘦的红发男子,开口说道。“长门,这是黑金商会的一些资料。”

    蓝发女子,雨隐村,被称之为天使。

    而红发男子,是雨隐村的统治者,长门,漩涡一族,晓组织首领。

    双眸当中,更是有着一双紫色的波纹眼,若是有熟悉这双眼睛的人或许会清楚这是轮回眼,当初的六道仙人所拥有的眼睛,号称是掌控生死的强大瞳术,具备着极其强大的神秘能力,但长门本身骨瘦嶙峋如枯骨一般的身子,也是因为使用这双眼睛所造成的。

    看着面前的文件资料,长门神色没有丝毫的波澜,平静道。“疯子?”

    “的确是疯子。”

    蓝发女子,小南,长门在雨隐村的代言人。

    此时微皱着眉头,道。“一群莫名其妙的疯子,喜好做交易,任何交易都可以,只要拿得出报酬,而且在做任何交易前,都会签下一份契约,标注交易的内容与报酬。不违背契约,他们会认认真真的去完成交易,十分具备诚意。但违背契约,就会遭到疯狂的报复,而且是不计损失、不计时间的报复,直到违背契约的人被杀死为止。”

    “而且就目前的资料来看,一旦违背契约的话,这些人就会彻底的沦落为疯子,像是解放天性了一样,甚至是称之为变态也不为过。”

    “四天前一名流浪忍者违背了黑金商会的契约,死的很惨,全身皮肉都消失了,有的被吃了,有的被扔了。”

    “吃了?”长门眉头紧皱。

    “是的。”小南点头,沉声道。“被黑金商会的商人吃了。”

    “实力呢?”长门问道。

    “很强。”

    小南说道。“目前忍界各处都有黑金商人的踪迹,实力最弱为精英中忍,战力却堪比上忍,除此之外也有不少上忍,影级,目前没有发现,但不代表没有。这个势力,出现的过于突然,但很显然是早就成立,只不过目前才出现。”

    “能联系上吗?”长门问道。

    “你想掌握他们?”小南眉头紧皱。

    “不。”长门很自傲,他自称为神,由此可见内心的自负,这是长久以来这双眼睛所带给他强大力量的后遗症。

    但他不认为自己可以掌控连死都不惧的疯子。

    他掌控任何人,都是通过实力。

    不臣服,就死。

    晓组织有着重要的任务,得罪一群疯子,弊大于利。

    “找他们做个交易。”长门平静道。“九大尾兽,有的我们清楚位置,有的则是不知所踪,我们需要时刻掌控尾兽的踪迹,现如今组织还有其他的任务要做,人手也不够,不适合去调查尾兽位置,不如借此机会让这些疯子帮我们。”

    “而且...”

    “也算是留个后手吧...”

    他的眸子里闪烁着精芒,道。“我虽然掌控的晓组织,但组织里的一些人,终究不可信,一些人,我也看不穿。”

    “但说到底,一些我看不穿的人,是为了我的这双眼睛,避免意外,这些疯子,或许日后会有用处。”

    闻言。

    小南眼中有着担忧神色浮现,说道。“你的身体越来越差了,实在不行,我们可以...”

    “不行。”

    长门知道小南要说什么,几乎毫不犹豫的拒绝,沉声道。“弥彦不在,但我要完成他的梦想,这也是我们当初的梦想。”

    “而且,我看不穿他们,但不代表他们能够对我做什么。”长门语气中有着极致的自信。

    小南眼中依旧有着担忧,嘴唇微动,最后还是点头。

    紧接着,小南转移了话题,道。“木叶那边,大蛇丸似乎准备逃离木叶村,我们要去接触一下吗?”

    “木叶三忍...”

    长门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一般,眼中闪过追忆,随后摇了摇头。“现在还不到时候,再等等吧。”

    “嗯,那我先走了。”

    “好。”

    小南离开了。

    密室的门被关上,融入黑暗。

    ...

    此时。

    草忍村。

    草隐与鬼灯城都在草之国,因此距离并不算太远。

    在急速前行下,夜色到来后,夏树与毒岛伢子也来到了草忍村外。

    噗嗤。

    鲜血洒落。

    夏树随手斩杀一名草隐巡视的下忍,用尸体上的衣服擦拭着雷切上的鲜血,目光看向村子内的一处方向,道。“那里应该就是草隐村内漩涡一族遗民的住处了。”

    “这些人,生活并不好,甚至非常糟糕,为什么...不逃呢?”毒岛伢子皱眉问道。

    虽然还没有靠近。

    但她却是能够听到那里时不时传来的女性悲鸣之声。

    “逃?”

    夏树嘴角扬起冷笑,道。“能逃到哪里去呢?”

    “他们没有实力,这就是罪!”

    “逃了,就会死!”

    “而现在,他们至少还可以苟活,保存血脉。”

    忍界看上去祥和,但那是对于五大忍村而言,而且所谓的祥和,哪怕是五大忍村也都是表面上的祥和。

    暗地里的黑暗,才是真实的忍界。

    与毒岛伢子一步步走向漩涡一族遗民所居住的区域。

    这里的环境并不好,而且房屋也极其老旧,所居住的漩涡一族移民数量只有十余名,有从涡隐村逃出来的忍者,也有涡之国的普通人。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刚刚到来。

    一处房屋门被打开,一名草隐中忍走了出来,脸上是愉悦的笑容。

    但下一刻。

    他脸上的笑容便是凝固。

    脑袋更是赫然分离,掉落地面滚动。

    越过尸体,夏树踏入屋子当中,只有橘黄且略显昏暗的灯火照明,杂乱的床上一名女子裹着被子哭泣着。

    身上有着不少伤痕。

    一头红发,倒也算是别具魅力。

    似乎是听到了声音,女子脸上顿时露出恐惧神色,不过当抬起头来时,眼中却是闪过疑惑。

    “你、你们是谁?”

    “漩涡一族的?”夏树问道。

    被夏树目光的注视着,女子缩了缩身子,点头应了一声。

    “我不是草忍,不用担心。”夏树神色平静,道。“做个交易吗?”

    “什么?”女子脸上神色错愕,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双手紧紧抓着被子,颤抖的身躯表明了这个女人极度缺乏安全感。

    “一个交易。”

    夏树嘴角上扬,示意了一下屋子外的草忍村,语气阴冷道。“帮你杀了那些忍者。”

    “我来自黑金商会,你或许没听说过,不过不重...”

    “我知道你们。”夏树话还没有说完,女子却是急忙开口,眼中神色激动也有仇恨闪过,咬牙道。“我、我从他们的闲聊中听说过,你们真、真的什么交易都做吗?”

    “当然。”

    夏树脸上扬起微笑。“只要你的付得起报酬,任何交易,都可以,哪怕是要这个村子从此消失。”

    如果是五大忍村,夏树不敢夸下海口。

    但草忍,他能够做到。

    草忍,并没有想象中的强大,只不过因为地理位置才没有被五大国给灭掉。

    这里,毕竟处于火之国与风之国之间,而灭掉这里,火之国与风之国都需要争夺这里的地盘归属。

    到时候,难免会发动战争。

    “报、报酬?”

    女子缩了缩身子,脸上神色凄惨。“我、我没有拿得出手的报酬。”

    “不,你有。”

    夏树脸上笑容渐起,道。“你的生命,或是灵魂,二选一。”

    “另外,你的命,只能换两名忍者的性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不灭亡者〕〔仙人来此〕〔灵核战纪〕〔我的爱情在奔跑〕〔酒剑四方〕〔半吊子的道士〕〔绝世替少〕〔我只想低调〕〔乾定天启〕〔我在天庭做主播〕〔源生之主〕〔战血王座〕〔凌依然易谨离小说〕〔极品捡漏王〕〔这样的口袋妖怪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