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谪仙〕〔大魔王娇养指南〕〔秘密的森林〕〔绝地求生之明星狙〕〔神龙狂婿〕〔战巫传奇〕〔第一宠婚:总裁的〕〔我在电影世界当神〕〔我穿越到了发老婆〕〔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医路坦途〕〔战神无双九重天〕〔侯府小哑女〕〔至道学宫〕〔三界劳改局〕〔盛世狂妃:傻女惊〕〔反派天天想和离〕〔旧日盗火者〕〔万界仙王〕〔现在我想做个好人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取我匣中斩仙剑 第十四章 平平无奇方小年 (四千)
    对方一袭紫衣,身材修长,清癯挺立,长发束起,插有玉簪,只留两绺鬓发随风飘动,仅留给姐弟二人一个背影,便已尽显神仙风姿,不愧是能够沟通天地的筑基修士。

    修行如登山,炼气和筑基之间,隔着一片直岩险壁,攀过去了,才能站在更高处,继续登山。

    炼气期,是引天地灵气入体,缓缓拓宽体内经脉的一个过程,如同通渠开路。炼气六层后,在丹田开辟气海,有了力量源泉,就可灵气外放,凌空杀敌。而待炼气十层后,体内经脉驿路全部打通,再无阻塞,炼气期便算圆满。

    然到达炼气十层,渠道虽然通肠无阻,却依然脆弱,只能承受少许灵气的,如小溪一般缓缓流淌,且与外界天地没有关联,只是在自己体内循环往复。

    若想再进一步,就得彻底强化拓宽经脉,使之能够承受大江大河的冲击,这样才能与外界宛如大海般磅礴的灵气沟通相连,时刻都能与天地循环补给,拥有源源不断的力量源泉。

    这一过程,便为筑基,筑基成功后,体内灵气愈发浓郁,会液化成真元流淌全身,拥有更为精粹强大的力量。

    可此关非常凶险,一旦经脉网筑造得稍有不济,届时海水倒灌,脆弱的经脉必然承受不住,便会身死道消。故而倒在筑基这一关的修者,不计其数。而一旦筑基成功,就是另一番风景了,与炼气期可谓天差地别。

    紫衣男子转身面向姐弟二人,只见其眉眼端正,神采奕奕,散发着一股逍遥出尘的意味。

    “一个平平无奇的普通人。”

    他视线落在方小年身上,仅看了一眼便又看向付盈月,淡淡一笑道:“一个炼气九层,就是你们杀了徐世慈?”

    “徐世慈?”

    方小年皱眉,看了看付盈月,又一脸不解看向男子,摊手问道:“徐世慈是谁?我们不认识啊?”

    “不用装了。”男子冷笑道:“徐世慈曾传讯于我,他派出的手下死于深藏不露的一男一女手中,一个俊逸少年,一个背匣少女,不是你们还会是谁?”

    “是这样啊。”方小年对着清澈如镜的溪面,手抚头发,自我欣赏道:“徐世慈的眼睛倒不瞎,不过我觉得吧,还是用玉树临风来形容我比较贴切。”

    方小年转头问道:“所以你是来替徐世慈报仇的?”

    “一个徐世慈,死了便死了,还不至于有那么大的脸面,让我来替他报仇。”男子笑道:“其实不管他死不死,我都会来找你们。”

    他指着付盈月,眼中闪过一丝与逍遥气态截然相悖的阴鸷和贪婪:“确切来说,是找她。”

    方小年顿时了然,眯了眯眼道:“徐世慈这些年抓了这么多鼎炉,自己身边却才那么几个,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多数极品鼎炉,应该都孝敬你了吧?”

    男子眼中露出嘉许之色,拍手点头:“你很聪明。”

    松原城隶属县安义县,安义县城往南数百里外,有山名为奉阳山,在整个宁远府都赫赫有名的奉阳宗便在此间,而眼前男子便是奉阳山的主人,亦是奉阳宗的宗主,杜枫。

    杜枫深谙双修之道,年过古稀,却依然面如少年,宛如翩翩少年,徐世慈这些年,主要也都在为他办事,每每遇到资质上品的鼎炉,都会偷偷运至奉阳山,而作为回报,杜枫便会赏赐徐世慈修行功法和修炼资源。

    这回徐世慈想抓付盈月,本就是想献给杜枫,讨好求赏,而在他手下被杀后,为了保险起见,他第一时间传讯杜枫,请他亲自出手,这样既能邀功,自己也不会有危险,可谓万全之策,只是没想到,最终还是先死在方小年和付盈月手上。

    杜枫听闻有仙品鼎炉,很快赶来松原城,却发现徐世慈已死,于是出城追寻,在此拦住姐弟二人。而此时此刻,他亲眼见到付盈月后,更是觉得不虚此行,付盈月不仅绝世倾城,更有炼气九层的修为,简直就是仙品中的仙品,倘若与之夜夜双修,对他修行绝对是一大助力,他志在必得。

    方小年没有再和杜枫说什么,转头笑问付盈月道:“姐,这可是筑基修士,打得过吗?”

    拢月剑飞出剑匣。

    这便是她的回答。

    杜枫抬头看去,眼神一亮,他活了七十余载,眼光独到,自能看出此剑不凡,心中愈发暗喜,看来此行不仅能收取仙品鼎炉,还会有意外收获。

    付盈月悍然出手,挥剑上撩,一抹匹练般的剑光掠过地面,斩向杜枫,剑气凛然,一路摧枯拉朽,犁出一条深深沟壑,两边碎石乱飞。

    杜枫依旧双手负背,云淡风轻,似乎没有接招的意思,待剑光闪至他近前后,他微微一笑,真元透体而出,身前亮起光毫,结成一片紫色光穹。剑光斩在光穹上,没有斩出凹痕,亦无法令光穹震颤,而自身却瞬间溃散,化作一股股剑气乱流四散乱窜。

    付盈月刚要再挥剑,却见杜枫散去光穹,一步踏出,便瞬间来到付盈月近前,原地还留有他的残影。付盈月一剑递出,刺向杜枫咽喉。

    杜枫脸上依旧带着笑容,不紧不慢地扣起中指,轻轻一弹,一声清脆悦耳的剑鸣响起,拢月剑剑身震颤,巨大的力量传至付盈月手中,令她五指一松,差点握不住剑。她单脚点地,身形后掠而去,在地上拖出一条直线。

    杜枫没有急着追,而是停在原地,看着弹剑的指背,上面有血流溢,且在微微颤抖。他心中震惊,万没想到付盈月的剑竟会是一件法器。

    异常锋利的武器被称为宝器,只是凡物,江湖中人使用的兵器皆为此列。而能够承载灵气,挥出剑芒刀罡的便为灵器,而比灵器更高品级的便为法器,至于法器之上,便是只有飞升仙人借助天劫才能炼制的仙器了。

    杜枫的奉阳宗几十年底蕴,也只有一件上品灵器罢了,足见法器珍贵,拢月剑方才出鞘时他便看出是把好剑,却也不曾想会好到这种地步。幸好少女只是炼气期修为,无法发挥法器的真正威力,若和他一样是筑基境界,凭借此剑,一剑就能取他性命。

    此时,杜枫心中隐隐担忧起来,年纪轻轻便有炼气九层的修为,且有法器傍身,眼前少女定然出身不凡,万一背后是哪个大家族或者大宗门,那后果……

    一转念的功夫,他眼中的犹豫便被狠狠戾取代,心中那份担忧更是被他粉碎,开弓没有回头箭,若少女真来历不凡,那就更得将她带回奉阳山,以免后患,他对自己的房中术很有把握,定会把少女驯服得妥妥帖帖,乐不思蜀。

    杜枫垂手一挥,身前碎石次第飞起,就像一条地毯被掀开,更像一片越来越高的巨浪,向付盈月压去,而地面已然成为一片黄土,仿佛被扒了一层皮。

    巨浪坍塌而下,声势骇人,付盈月退行间朝前刺剑,手腕飞速抖动,拢月剑搅动空气,形成一个漩涡,漩涡极速旋转,剑气萦绕,密密麻麻的碎石卷入这个漩涡中,直接化为齑粉,往外流溢,烟尘铺天盖地。

    付盈月高高跃起,好似明月升于夜幕,拢月剑挥舞,更如孔雀开屏一般,在空中留下一道道绚烂无比的剑影。而随着剑招挥洒,剑气倾泻狂涌,空中烟尘碎屑被一路裹挟,形成一股滔滔洪流,外面烟尘弥漫,内里剑光跃动,威势浩瀚,直扑杜枫。

    杜枫朝旁边溪面探掌,一抓一引,一道水柱自溪面冲天而起,迅猛湍急,水声轰鸣,宛如一条横飞的瀑布,迎面撞向付盈月的剑气洪流。

    轰隆一声巨响,剑气溃散,烟尘消无,水柱亦碎成万千水珠,哗啦啦如雨落下。

    付盈月被强大的劲气震得踉跄后退,体内气血翻涌,真气紊乱,反观杜枫傲立原地,云淡风轻,两者高下立判。她与杜枫之间,虽只隔了一个炼气十层,可实力差距却比普通武者与炼气期修士之间的差距还要大,毕竟她无法与天地沟通,体内灵气的质与量,都无法与筑基修士体内的真元相提并论,拢月剑再强,剑招再精妙,也无法完全弥补力量本源上的差距。

    杜枫手掌一旋,漫天雨珠飘旋而来,在他掌心汇聚,化作一颗啵啵作响的巨大水球,他翻掌一推,水球砸向付盈月。

    付盈月手腕如同蝴蝶翻飞,舞成一片虚影,白色剑光如花朵般绽放,将水球切得重新变成漫天雨水。其中一滴雨水恰好落回杜枫身前,他屈指一弹,这滴雨珠变细拉长,化作一柄水箭,穿透重重雨幕,眨眼来到付盈月身前。

    付盈月仰头闪躲,水箭擦脸而过,付盈月刚一直身,又是一把水箭飞来,付盈月仓皇间只能横剑于胸,水箭击中拢月剑剑身,强大的力量将剑身压出一个弧度,继而弹在付盈月胸口。付盈月身形顿时倒飞而去,拢月剑亦脱手飞空。

    杜枫冷冷一笑,一跃蹈空,按掌抓向身形未稳的付盈月,却见拢月剑当空一旋,以比杜枫更快的速度,出现在付盈月脚下,载着她呼啸破空,躲开杜枫,落在远处。

    付盈月落地后拢月剑重回手中,她一手握剑,一手捂着胸口,刚才那一击显然已令她受伤,幸好有拢月剑泻大部分力量,只是轻伤。

    杜枫飘然落地,看着付盈月微笑道:“姑娘,你不会是我对手的,你听我一言,其实双修之道对修行大有裨益,你随我回奉阳山没有什么不好,我保证你以后会过上神仙一般的日子,我亦会全力助你筑基,如何?”

    今天之前,杜枫从来没想过,一个炼气九层的修者竟能强到这种地步,虽始终处于下风,却能与他这个筑基修士打得有来有回,要知道他以前镇杀炼气十层的修行者,都无需第二招。此刻再打下去,最终固然能擒下,却难免会伤到她,他可不忍心自己的仙品鼎炉受伤,故试图言语引诱。

    而付盈月的回答依然是出剑。

    她人随剑走,身形飘忽,来到杜枫近前后,莲步如幻,绕着他周旋,留下一道道残影剑光,一时间,仿佛有无数个付盈月同时出现在杜枫周身。

    付盈月剑招挥洒,淋漓尽致,短短瞬间便刺出无数剑,可杜枫却始终不动如山,付盈月在他周身哪个部位出剑,那部位就会荡起一个紫色涟漪,令剑尖不得寸进。

    “不识好歹?”

    杜枫摇头冷笑道:“那就别怪我不怜香惜玉了,只能先打伤你,再带回去治好了。”

    他并指往脑后一夹,便夹住了剑锋,拖手一旋,付盈月连人带剑旋转着飞出去,足足越过十几丈远后,付盈月才控制住自己身体,沉身落地,剑尖刺入脚下地面,拄着剑柄才能勉强站稳。

    与此同时,杜枫出现在她身前,探掌抓去。而付盈月已然力竭,再无力抵挡。

    可她眼中却没有一丝慌乱,更没有一丝恐惧,仿佛很确定,在自己无力招架的情况下,杜枫还是不会得逞。

    一道身影忽然站在付盈月身前。

    此人骤然握拳,拳心金光四溢,仿佛捏碎了一颗太阳,拳锋拖着一条金色光尾,砸向杜枫。

    杜枫微微皱眉,却不以为意,双掌交叠按在金色拳锋上。

    轰隆一声,仿佛天雷炸响,杜枫身形如弓,倒飞出去,落地后双掌控制不住的颤抖,惊骇欲绝地看着付盈月身前那道身影。

    只见那人一步未退,此时还转过了身,面向付盈月,认真道:“修为境界不如对方,一个用真元,一个用真气,力量本就吃亏,故不能与之硬拼,你消耗不过他的,应该利用身法周旋,消耗对方,自己则在蓄力的同时找准时机,看能否伤到他。”

    付盈月就像一个学生般,点了点头。

    他拍拍付盈月肩膀,笑着安慰道:“好了姐,不用灰心,炼气九层打不过筑基很正常,如果我把修为压在炼气九层,也大概只有九成的把握能打赢他。”

    他笑容灿烂,桃花眼狭长。

    正是被杜枫视为平平无奇普通人的方小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不灭亡者〕〔仙人来此〕〔灵核战纪〕〔我的爱情在奔跑〕〔绝世替少〕〔我只想低调〕〔酒剑四方〕〔半吊子的道士〕〔我在天庭做主播〕〔乾定天启〕〔源生之主〕〔凌依然易谨离小说〕〔战血王座〕〔极品捡漏王〕〔不凡神医李不凡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