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谪仙〕〔大魔王娇养指南〕〔秘密的森林〕〔绝地求生之明星狙〕〔神龙狂婿〕〔战巫传奇〕〔第一宠婚:总裁的〕〔我在电影世界当神〕〔我穿越到了发老婆〕〔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医路坦途〕〔战神无双九重天〕〔侯府小哑女〕〔至道学宫〕〔三界劳改局〕〔盛世狂妃:傻女惊〕〔反派天天想和离〕〔旧日盗火者〕〔万界仙王〕〔现在我想做个好人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取我匣中斩仙剑 第十七章 狠人(四千)
    那个白白胖胖的少年,明明长着一张人畜无害的娃娃脸,却又一副色眯眯的模样,他已然沉浸在两座玉峰山沟间,看得出了神,就连自己流了鼻血都不知道,令人忍俊不禁。

    “周公子,怎么流血了?”

    血滴到了那位姑娘衣服上,姑娘关切问道,姓周的小胖子这才发现自己流血了,接过女子给的丝帕,擦了擦鼻子。

    没等周姓胖子说话,女子媚眼如丝,道:“周公子丹术精湛,一定是给自己补过头了,以至于上了火,今晚就让欢儿帮周公子降降火可好?不过你可得答应人家,必须多送人家几颗驻容丹。”

    周姓少年那对浑圆的眼睛顿时一亮,紧紧搂住欢儿的肩膀,又拿出一颗白色丹药在她面前晃了晃,笑道:“一共才两颗,都给你了。”

    “欢儿谢谢周公子。”

    女子大喜,一把接过,依偎在周姓少年怀中,柔声撒娇道:“周公子,这驻容丹真有那么神奇的效果吗?你可不能骗欢儿。”

    周姓少年拍了拍胸挺起的胸脯,道:“我周辕丹道通神,又岂会有假,服下一颗驻容丹,起码在三年内,容貌不会有一丝一毫的衰老,况且这还是我受限于材料随意炼制,若有足量上等的羽溪白芷,我可以炼制出更好的驻容丹,只服一颗,容颜便能十年不衰。”

    欢儿鼓掌道:“周公子真厉害。”

    “那是自然。”周辕得意道:“除丹道外,我周辕更精通医术,可谓是千年难遇的医道天才。”

    “周公子还是大夫?”欢儿将信将疑。

    “不相信我?”周辕笑道:“那小爷我就让你开开眼,把我手给我,我来替你把一把脉。”

    欢儿撸起袖子,周辕按指切脉,他摇头晃脑,一会后便送开手指,摸着欢儿的手臂笑道:“你近年来天葵时来时不来,即便来了量也极少,还会伴有宫疼,对与不对?”

    欢儿点了点头,眼中满是惊讶和佩服,周辕拍了拍欢儿的手,笑道:“先别急着佩服,这些内气失调的病症,寻常大夫也能看出来,我若只能看出这些,那又岂敢自称医道天才?”

    他招了招手,让欢儿耳朵凑过来后,悄声说了几句话。欢儿听到后,眼睛猛然睁大,充满震惊之色。

    说完后周辕饮了杯酒,问向还未从震撼中回神的欢儿:“欢儿姑娘觉得我本事如何?”

    “这……”欢儿看了眼自己下腹裆处,脸色变红,羞赧道:“这也能靠把脉看出来……”

    “都说了我是医道天才嘛。”周辕笑道:“现在该信我了吧?”

    欢儿重重点头,信得不能再信。

    周辕叹道:“普天之下,任何疑难杂症,到了我周辕面前,就只有药到病除的份,我周辕所到之处,就连阎王爷都要退避三舍。枯骨生肉,着手回春,这天下有我周辕,简直是天下人的一大幸事啊!”

    周辕的声音很大,隔着几桌的方小年听得清清楚楚,他露出赞许之色,显然很欣赏这个不要脸的白胖少年。

    可其他人并不欣赏周辕,只见周辕后面桌的一个大汉拍桌起身,震得桌上碗碟一跳,他朝周辕吼道:“喂!小子!你有完没完?吹牛也要有个限度好吗?”

    周欢说话特别大声,大汉本就不满,而他听着周辕的狂妄吹嘘,更是忍无可忍,他自问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气得他连酒都喝不下了。

    周辕回头,只见大汉浓眉髯须,身材高大雄阔,投下一片阴影,可他却并不惧怕,笑道:“小爷我行走江湖,从来没吹过牛,不知你怒从何来?”

    大汉指着欢儿手里的丹药,冷笑道:“拿两颗糖丸来冒充什么驻容丹,也就骗骗姑娘无知罢了,还枯骨生肉,着手回春,你若是个白发苍苍的老头,我还能信几分,就你这乳臭未干的样子,何人能信?”

    周辕笑道:“刚才欢儿姑娘不信,我随便展露一手,她便信服,你若不信我的本事,也不妨一试,真金不怕火炼嘛。”

    欢儿在一旁点头,大汉冷哼道:“你说,怎么试?”

    周辕道:“我给你喝毒药,等你毒发了再将你救活,如何?”

    “你当老子是傻子?”

    大汉破口大骂,口水喷溅在周辕圆圆白白的脸上。

    周辕抹了把自己的脸,眼珠子骨碌一转,立马有了主意,他拿出一个小瓷瓶放在桌上,笑道:“既然你不敢,那这样吧,这瓶是我闲暇时用荆芥炼制的百手粉,对人没有伤害,但只要闻上一闻,浑身就会奇痒难耐,再硬骨头的人,都会痒得翻滚求饶,眼泪直流,恨不得自己有一百双手可以挠痒,且唯有我的解药可解,你可敢一试?”

    周辕扬了扬眉,挑衅道:“只要你能坚持我数十个数的时间,就算你赢,但你若坚持不住,就得向我道歉,承认小爷我的本事,另外还得赔我一百金。”

    大汉问道:“我若赢了呢?”

    周辕道:“我也给你一百金,再向你磕头认错,如何?”

    大汉哈哈大笑,意气风发,大手一挥道:“区区痒粉罢了,老子江湖里游了几十年,割肉刮骨都不带吭一声的,有何不敢?别说坚持十个数,就算你数到天亮,老子都不会皱一下眉头,就这么定了!”

    越来越多的酒客搂着姑娘们围上来凑热闹,嗜财如命的周辕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向周围人拱手道:“大家今日有缘相聚,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不如我来做庄,大伙一起下注玩玩,就当助酒兴了,诸位觉得如何?”

    酒客们纷纷叫好,很快掏钱买定,大部分人都压大汉赢,毕竟大汉身型魁梧,彪悍无比,一看就是个刀口舔血的硬茬,压他赢准没错。周辕见状,心中狂喜,这么多钱很快便全都是他的了。

    他狡黠一笑,拔开百手粉的瓶塞,递给大汉,道:“请。”

    大汉接过瓷瓶,看向瓶内,里面有一个底的白色粉末,隐隐散发着一股清香,他凑近瓷瓶,耸鼻一闻,除了香味浓郁外,也并无其它特别之处。

    大汉摇了摇头,仿佛很失望的样子,将瓷瓶还给周辕后,坐在椅子上,悠哉悠哉地拿起酒壶倒了杯酒,端起酒杯,冷笑道:“你开始数吧,我倒要看看,这痒粉到底有几分劲道,更要看看,怎么让老子满地打……”

    滚字还没出口,也没等到周辕开始报数,大汉就脸色一变,握在手中的杯子嘭嗵掉落在桌,整个人更是向后翻倒在地,大喊道:“啊!痒死老子了!”

    众人视线中,大汉在地上打滚,时而抓肩挠背,时而撕扯自己的衣物,仿佛身上有无数只蚂蚁在爬一般,他脸部扭曲狰狞,痛苦不堪,求饶道:“快!快给我解药!我受不了了!”

    刚才压大汉赢的那些酒客顿时傻了眼,这都还没开始报数呢,就成这样了?

    周辕俯瞰大汉,摇头叹道:“你现在服了没?”

    大汉满地打滚,抓耳挠腮,真如百手粉的名字一般,恨不得长出千百只手来挠痒,他大声哀求道:“服!服!我认输!快给我解药!求你了!啊!”

    众人连连摇头,眼中满是鄙夷,心中更是狂骂不止,看上去长得那么彪悍,一副气概不凡的样子,却没想到竟是如此不堪的软蛋,害得他们输了钱,痒死算了。

    周辕又拿出一个瓷瓶,取出一颗棕色丹药,蹲身塞入大汉口中。数息时间,大汉便安静下来,不再抓痒,却还是躺在地上大口喘气,对这痒粉的威力心有余悸。

    缓了好一会后,他才撑地起身,注意到周围人对自己的目光,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他拿出一百金,放在周辕面前,拱手道:“我愿赌服输,阁下本领,在下算见识了,就此告辞!”

    大汉低头快步离去,没有脸面再留下来。

    看着大汉离去的背影,那些输钱的酒客们呸声四起,周辕的嘴角则扯出一个弧度,他的这瓶百手粉,别说一个江湖武者了,就算炼气期的修士都要头疼。

    他出自百家之中的医家,本身也是炼气三层的修士,可他对修行并无多大兴趣,只喜欢炼丹炼药,这些丹药稀奇古怪,不止拥有奇效,还能作为他对敌自保的手段,就拿百手粉来说,一旦遇敌,只要洒出此粉,对方定会奇痒难耐,失去战力。

    周辕收起赢来的赌注,笑得合不拢嘴,对周围人拱手道:“多谢诸位捧场!”

    一名醉醺醺的男子输了钱不服气,喊道:“我怀疑你和刚才那个汉子根本就是串通好的,故意来骗我们的钱!什么狗屁痒粉,我才不信能让人痒成这个样子!”

    此言一出,输钱懊恼的人顿时找到出口,纷纷声援,趁机让周辕把钱还给他们。

    周辕高举百手粉,道:“诸位若谁不信,可亲自上来试一下,谁能坚持十个数,我把全部家当都给他又如何?”

    那个出声质疑的男子第一个上前,但很快,一阵比刚才大汉动静更大的鬼哭狼嚎响起,周辕又多赢了一百金。

    此后,又有一名炼气二层的乡野散修,仗着自己炼气,认为能用真气抵御药力,于是拿出与一百金等值的一颗灵石,要博周辕的全部身家。

    这名散修不愧是炼气士,比前二人好得多,大汉和醉汉都没等到周辕报数,便缴械投降,可这散修却等到了。

    他坚持到周辕报了一个数才倒。

    周辕赚得盆满钵满,而后也才没有人去叫嚣着要试这种可怕的百手粉,就在围观酒客们就要散去时,方小年举着酒杯走到周辕桌前,笑道:“我也来赌一把。”

    周辕见又有肥羊送上门来,眉开眼笑,心想今日真乃财运亨通,他问道:“不知阁下要赌多大?”

    方小年笑道:“你刚才共赢了多少,我就赌多少。”

    周辕笑道:“我刚才一共赢了数千金,你确定要和我赌这么多钱?”

    方小年拿出一块灵玉,笑道:“我确定。”

    周辕双目放光,一百金能换到一块灵石,而一百颗灵石才可换得一块灵玉,故一灵玉便是价值万金,且灵玉稀有,灵玉铁定能换到灵石和金银,后者却不一定能兑换到一块灵玉。他定了定神,看了眼已经视为己物的灵玉,对方小年笑道:“一言为定!这么多人看着,可不许反悔啊!”

    “不反悔。”方小年坐在椅子上,笑着点点头,接过周辕递来的百手粉,阖眼深深一闻,之后看向周辕,笑了笑,示意他可以报数了。举手投足间,尽显风流,围观的姑娘们都看直了眼。

    “长得俊了不起啊?待会看你怎么向我求饶!”

    周辕心中冷笑,嘴上开始报数。

    可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从一数到九,方小年始终不吭一声,只是静静坐在那里,手里依旧握着带来的酒杯,却也没有喝。

    周辕开始耍小伎俩,将九的尾音拖了很长之后,才不情不愿报了十,而方小年依然没有吭一声,没有动一下,已然取胜。

    “好!”

    刚才那些输钱给周辕的人拍手叫好,固然有出了一口恶气的原因,更多的还是佩服方小年。

    “这不对啊!”

    周辕眼神狐疑,他对百手粉有信心,不可能有人闻了之后像方小年这般什么事都没有,莫非是百手粉失效了?

    他走近方小年,细细打量,当他看到方小年手中,那杯微晃的酒水,以及被汗水浸湿的后背,这才明白原来不是自己的药粉失效,而是方小年在死扛硬熬。

    “好狠的人……”

    周辕目瞪口呆,能熬得住百手粉药力的,方小年是他见过的第一个。

    方小年还在坚持,确如周辕所说,他是在死扛硬熬,这百手粉的药力之强,远远超出方小年的预估,他在不调用真元抵御药力的情况下,也强忍得很辛苦,只能静止不动,连酒都不喝,一旦分心,就会溃败决堤,支撑不住。

    周辕从未见过这样的硬种,心中暗暗佩服方小年的同时,亦在冷哼道:“我倒要看看,在没有解药的情况下,你究竟能抗到几时。”

    他虽然输了,但不相信方小年能一直坚持下去,他很期待方小年最终受不了,向他讨要解药的情形。

    可惜他没有等到。

    一炷香之后,方小年动了,他轻呼一口气,端起酒杯满饮,还伸了个懒腰,转头看向周辕,灿然一笑。

    周辕心中震撼,眼前之人,竟然硬生生撑到药力散去……

    这是怪物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不灭亡者〕〔仙人来此〕〔灵核战纪〕〔我的爱情在奔跑〕〔绝世替少〕〔我只想低调〕〔酒剑四方〕〔半吊子的道士〕〔我在天庭做主播〕〔乾定天启〕〔源生之主〕〔凌依然易谨离小说〕〔战血王座〕〔极品捡漏王〕〔不凡神医李不凡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