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谨言〕〔儒道诸天〕〔快穿之专业打脸指〕〔我穿成了极品婆婆〕〔我家个个是霸总〕〔花都天才医圣〕〔万古第一龙〕〔重生之农门娇女〕〔我在绝地求生捡碎〕〔数风流人物〕〔异界烽火录贰烽云〕〔洪荒之鲲鹏绝不让〕〔从神格开始进化〕〔都市妙手医尊〕〔原始文明:提前登〕〔大唐逍遥驸马爷〕〔证道从遮天开始〕〔肉装法爷会挂机〕〔我的异能是完美复〕〔从渡劫开始无限盗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取我匣中斩仙剑 第二十二章 吾身所立,便是巅峰
    所有程家人都感慨于程文山的强大,没人注意到,挥出这一拳后,程文山不为人觉得咳嗽了一声,喉结一动,强行咽下了什么。

    倒地后的林宏阳见到邱长兴被拳杀后,心中闪过一丝畅快,却很快被恐惧淹没,显然下一个就要轮到他,爬起来后竭力跃向墙外。

    程文山强行压下身体不适,脚尖在树枝上轻轻一点,凌空旋身,跃向奔逃的林宏阳,身后树枝轻轻晃荡。

    他必须抓紧时间,今夜彻底解决林家之患,因为他没有多少时间了。

    程文山很清楚自己大限将至,却又胆心林家人在他死后向程家报复,他一生刚直,堂堂正正,不会诛心行事。故才多此一举,借此机会装病设局,一旦林家灭程家之心不死,他就要永除后患。

    而林宏阳老谋深算,只因变起肘腋,来不及多想,只要他冷静下来稍一深思,便能察觉其中端倪,明白程文山只是油尽灯枯前的最后辉煌罢了。

    程文山凌空虚步,双臂虚搂,邱长兴掉落在地的断剑腾空,其余护卫散落在地的刀剑亦纷纷飞起,向着程文山盘旋汇聚,最后悬于程文山周身,剑尖齐齐指向远处的林宏阳。

    程文山剑指一点,所有刀剑电射而去,一时间,在空拖出无数道亮光,浩浩荡荡,璀璨夺目。

    林宏阳回头一看,满目剑光,不可直视,无数把飞剑仿佛横飞的雨,令他避无可避。

    眼看就要被万剑穿身而过时,一道身影忽然从天,挡在林宏阳身前,双臂一展,身前空间仿佛一张纸般扭曲抖动,那些锋锐难当的刀剑刺入其中,陡然停顿,无法再前,好似陷入沼泽中一般。

    “桐儿!”

    本以为自己命丧于此的林宏阳惊喜出声。

    林宏阳身前之人没有回答,双掌陡然成拳,磅礴真气狂涌而出,宛若一股洪流般,那些停驻他身前的刀剑尽数断成数截,叮叮当当掉落在地。

    程文山又轻咳一声,望着挡在林宏阳身前之人,脸色凝重。

    这是一名少年,身材修长,气度不烦,面貌与林宏阳长得有几分相似,一身修为赫然炼气十层,他转身问道:“爹,你没事吧?”

    “爹没事!”林宏阳神色振奋,道:“桐儿,你最终还是来了!快替爹杀了程文山!”

    此人正是林宏阳的独子,林远桐。

    李峥脸色一变,林远桐多年未回安义县城,可有关他的事迹却人尽皆知,当年林远桐虽没有被选入书院,却最终被奉阳宗收为弟子,凭借自己努力,从外门弟子进入内门,又从内门弟子成为掌门的亲传弟子,被誉为奉阳宗下一代掌门的不二人选,炼气十层的修为,已然超过他们老一辈,今夜若他出手,结局难料。

    可出乎所有人意料,林远桐竟没有听林宏阳的,反而对他父亲摇了摇头。

    林宏阳瞪大眼睛道:“你爹我被人打成重伤,你竟然全然不顾?”

    “我若不顾你,又岂会出手相救。”

    林远桐叹道:“而爹你若肯听我劝,今夜不来程家,又岂会如此?”

    林远桐修炼有成,今日刚回安义县城,他这些年刻苦学艺,目的便是要为父亲报当年的断指之仇,可或许是从小不在林宏阳身边的缘故,父子俩性情完全不同,林远桐为人正直,只想公平挑战程文山,光明正大复仇,故当他听到程文山病危的消息后,不愿乘人之危,打消了报仇之念,还劝林宏阳不要去找程家麻烦,只可惜林宏阳不听。

    林远桐虽看不惯此事,但林宏阳终究是他父亲,林远桐阻拦不了,故准备就此回行奉阳山,不再去管程林两家的恩怨,却还是担心自己父亲做得太过,怕他把程家逼上绝路,故暗中前来一看,却不曾想反而救了林宏阳。

    林宏阳指着程文山怒道:“你说你不愿乘人之危,可程分明就是装病诈我,你现在出手,总归不算乘人之危了吧?”

    林远桐抬手,示意林宏阳不要多言,他转身面向程文山,拱手道:“晚辈见过程前辈。”

    程文山问道:“你就那个拜入奉阳宗的林远桐?”

    林远桐点头道:“正是晚辈。”

    程文山问道:“你为何不愿向我出手?”

    “前辈能瞒过别人,却瞒不过晚辈。”林远桐道:“刚才与前辈交手,前辈气息虽然勇猛旺盛,却不过只是表象罢了,其实只是在强撑一口气,实则大限将至。若我没猜过,前辈装病设局,就是为在临走之前替程家扫除后患。不过前辈你人为磊落,没有主动出手,而是装病设局,愿者上勾,晚辈佩服。”

    “好眼力。”程文山大大方方承认,又对林宏阳道:“林宏阳,你儿子可比你强多了。”

    程文山一脸云淡风轻,可程康和程夫人却脸色煞白。

    林远桐道:“前辈,你虽与我林家有仇,可你人为刚正,早些年完全可以趁势将我们林家连根拔起,可你并没有,我敬重你是个人物,这些年我刻苦修炼,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堂堂正正打败你。可以你如今状态,我若向你出手,必然胜之不武,我也会看不起自己。”

    程文山爽朗大笑,对林宏阳道:“林宏阳,没想到你一个宵小之辈,竟能生出如此气象不凡的儿子,算你林家祖上积德了。”

    林宏阳眼角抽搐,林远桐看了眼不远处邱长兴的尸体,再度向程文山拱手,道:“程前辈,今夜我林家上门挑衅,实属不该,却也已然付出惨痛代价,晚辈希望此事到此为止,与当年之事一起揭过。我保证林家以后不会再犯程家,无论前辈生前死后。”

    林远桐转身搀着林宏阳,道:“爹,我们走吧。”

    “慢着!”

    程文山叫住林远桐,林远桐回头,程文山笑道:“年轻人,你有你的骄傲,老夫亦有老夫的骄傲所在,你可以带走你爹,但必须赢过我。你刚才那句话说错了,我来告诉你,纵然我下一刻就会死,可只要我还能站着,状态便永远都是巅峰!”

    “至于你说胜之不武,更是大错特错,因为……”

    程文山意气风发,眼中神采飞扬,大声道:“因为你根本胜不了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不灭亡者〕〔仙人来此〕〔灵核战纪〕〔我的爱情在奔跑〕〔酒剑四方〕〔半吊子的道士〕〔绝世替少〕〔我只想低调〕〔乾定天启〕〔我在天庭做主播〕〔源生之主〕〔战血王座〕〔凌依然易谨离小说〕〔极品捡漏王〕〔这样的口袋妖怪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