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谪仙〕〔大魔王娇养指南〕〔秘密的森林〕〔绝地求生之明星狙〕〔神龙狂婿〕〔战巫传奇〕〔第一宠婚:总裁的〕〔我在电影世界当神〕〔我穿越到了发老婆〕〔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医路坦途〕〔战神无双九重天〕〔侯府小哑女〕〔至道学宫〕〔三界劳改局〕〔盛世狂妃:傻女惊〕〔反派天天想和离〕〔旧日盗火者〕〔万界仙王〕〔现在我想做个好人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取我匣中斩仙剑 第二十四章 是我杀的
    然最终林宏阳刺了个空,程文山被一股柔风裹挟,落在程家人那边,被程康和程夫人扶住。

    林宏阳皱眉看向不远处、缓缓放下手臂的方小年,鼓了鼓腮,咬牙怒目。他在一旁好不容易等到的机会,就差一丁点,就能要了程文山的命,了却心愿,可惜被方小年破坏,功亏一篑。

    方小年看都不看林宏阳,转头看向程文山,程文山亦正好朝方小年看来,两人视线交汇,点头致意,程文山眼中有充满好奇,心想这少年究竟是何人。

    “爹你做什么!”

    林远桐夺回林宏阳手中的剑,怒声喝问:“程老饶我一命,你竟然暗施杀手?”

    “哼,反正这老东西也活不了多久了,我不过是送他一程罢了。”林宏阳不以为意道:“再者,他不杀你,并非他手下留情,而是不敢杀你,你可是奉阳宗未来掌门人选,借他一万个胆子都不敢!”

    林远桐则连连摇头,眼中满是失望,羞愤道:“我林远桐怎会有你这么卑劣的爹?”

    “我卑劣?“程文山装病设局就不卑劣了吗?”林宏阳竖起那只少了小拇指的手掌,怒道:“我只是报我断指之仇,又有什么错?”

    “你错了。”程文山冷哼道:“当年是你先欺我程家,我才会断你一指,而我本可以取你性命的,这些年来,我也始终未对你林家实行任何报复。然你心胸狭隘,一直不忘旧恨,今夜闻我病重,便迫不及待上门耀武扬威,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罢了。还有…..”

    程文山咳了咳,继续道:“我在南疆之时,见过无数上宗神仙,区区一个奉阳宗,我还真不放在眼里,我刚才留手,只是惜才。你儿无论修为和品性,皆为上乘,将来必定鹏程万里,就你林宏阳的这副德行,还真不配有这样的儿子。”

    林宏阳被戳到痛处,气得睚眦欲裂,不过他忽然想到了什么,瞬间平复下来,阴笑道:“程文山,你有什么好得意的?你这辈子都以替皇帝扛过纛为荣,但这所谓的这份荣耀,终究只是个笑话。你的主子,不过是个叛徒罢了!”

    “你住口!”

    程文山大怒,欲冲向林宏阳,却连连咳嗽,被李峥等人劝拦住。程文山刚才与林远桐一战,已然用尽全部气力,不可再动。

    林宏阳见状,仿佛斗胜的公鸡一般,更加得意,他往地上吐了口唾沫,慢慢走向程文山,继续道:“前任淳皇方玉珩,色迷心窍,与南疆妖女狼狈为奸,猫鼠同眠,实在罪大恶极,可以称之为人间败类。所幸最后伏诛于真武山,简直大快人心!哈哈哈!”

    “噗!”

    程文山吐出一口逆血,这件事本就是他的心病所在,林宏阳极尽侮辱,他一时气急攻心,已然站立不稳。

    林宏阳一脸畅快,正欲再言语相激,忽然脸色一变,他的身前,不知何时多了一道身影,不止是他,包括程文山和林远桐,都没有看清楚。

    立于林宏阳身前的方小年抬手虚握,林宏阳仿佛被一双无形大手扼住喉咙,他双手掐住自己脖子,想要挣脱,却发现就连调运真气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双脚渐渐腾空,像一只小鸡般,被缓缓被提起。

    “爹!”

    林远桐跃至近前,喝道:“放了我爹!”

    他刚要出手,方小年就像赶苍蝇一般随手一挥,林远桐顿时倒飞出去,重重撞院墙上,直接破墙而去,倒在一堆碎石中。

    所有人都望向方小年,眼神尽皆骇然,一个炼气十层,就这样被随手扇飞了?

    就连程文山都瞪大眼睛,刚才他打量方小年时,直觉便告诉他这个少年深不可测,可他却也没想到深不可测到这种地步,竟是筑基修士。

    他为炼气十层,与筑基期看似一步之遥,实则差之千里,两者之间的距离,比炼气一层至十层都大,他这一生,就只能卡在炼气十层,无法再上一层楼。林远桐二十多岁的年纪,修至炼气十层,已经让程文山刮目相看,而方小年年纪更小,却已然站在他可望而不可及的地方,实在瞠目结舌。方才他还觉得林远桐英雄出少年,可与方小年一比,宛如萤火与皓月的差距。

    而趁着方小年不在之际,偷偷靠近付盈月的周辕,见到方小年一袖扇飞林远桐后,又连忙站得与付盈月分开了些。

    方小年手缓缓握紧,林宏阳老脸变红,开始喘不过气来,他双手捂住自己脖子,双脚乱蹬,用沙哑沉闷的声音嘶吼道:“快放了我!我儿子是奉阳宗未来掌门!你敢杀我,就是与奉阳宗不死不休!”

    林宏阳此生最大的骄傲,便是自己儿子入了奉阳宗,且被培养成下一代掌门,以后定然筑基可期,光宗耀祖。

    “奉阳宗?”

    方小年手停止捏紧,笑问道:“就是掌门叫杜枫的那个奉阳宗吧?”

    林宏阳急促喘了口气,问道:“你认识杜真人?”

    “认识啊。”方小年想了想道:“他身材修长,穿着一袭紫衣,还把头发梳起,插着一根玉簪,对吧?”

    林宏阳没见过杜枫,不明所以,但刚从乱石中爬起来的林远桐却愣在那里,方小年所描述的,正是他的师尊。他压下浑身疼痛,问道:“既然阁下认识家师,还请高抬贵手。”

    刚才方小年挥手时,他只感觉一片惊涛骇浪扑来,而他只是巨浪下的小小船只,根本毫无抵抗之力,俨然是筑基境界,心中震撼之余,更加清楚自己绝非敌手,心想既然对方认识他师傅,或许事情还能转圜。

    方小年笑问道:“你师父上回出门,是不是已有很多天没回来了?”

    “确实如此,莫非阁下见过家师?”林远桐道。

    “嗯,是见过。不过你师傅他永远都回不去了。”方小年叹道:“若没有豺狼虎豹叼走他的尸体,他现在应该还躺在松原城外的山林间。哦对了,忘了说了……”

    方小年看着林远桐,笑容灿烂道:“是我杀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不灭亡者〕〔仙人来此〕〔灵核战纪〕〔我的爱情在奔跑〕〔绝世替少〕〔我只想低调〕〔酒剑四方〕〔半吊子的道士〕〔我在天庭做主播〕〔乾定天启〕〔源生之主〕〔凌依然易谨离小说〕〔战血王座〕〔极品捡漏王〕〔不凡神医李不凡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