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谨言〕〔儒道诸天〕〔快穿之专业打脸指〕〔我穿成了极品婆婆〕〔我家个个是霸总〕〔花都天才医圣〕〔万古第一龙〕〔重生之农门娇女〕〔我在绝地求生捡碎〕〔数风流人物〕〔异界烽火录贰烽云〕〔洪荒之鲲鹏绝不让〕〔从神格开始进化〕〔都市妙手医尊〕〔原始文明:提前登〕〔大唐逍遥驸马爷〕〔证道从遮天开始〕〔肉装法爷会挂机〕〔我的异能是完美复〕〔从渡劫开始无限盗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取我匣中斩仙剑 第二十七章 男儿到死心如铁
    程康和程夫人没有办法,缓缓扶起程文山,程文山看向窗外,窗外阳光明媚,蓝天白云,他摇头叹道:“只可惜,见不到陛下沉冤昭雪的那一天了啊!咳咳……”

    先皇被指与南疆勾结,最终殁于真武山,此乃程文山心病所在,他始终坚信先皇是被冤枉的,却奈何自己力微,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希冀于天理昭昭,望有朝一日,先皇能够沉冤,但他这辈子终究是等不到了。

    程文山咳嗽连连,程夫人揉着他的背道:“文山……别说了……”

    方小年与付盈月看了彼此一眼,方小年走上前,拱手道:“程老爷注意身体,切勿激动。”

    程文山见到方小年,暂时息怒,拱手还礼,道:“程某惭愧,还未谢过阁下昨夜出手相助之恩。阁下少年英雄,世所罕见,程某敬佩之至。敢问阁下高姓大名,程某大限已至,这辈子算是没机会了,下辈子我定好好报答还恩。”

    方小年笑道:“程老客气了,若真要谢我,只需屏退所有人,让在下与程老单独相聊几句就行。”

    “这有何不可?”程文山道:“淑仪,你和康儿先出去。”

    程夫人和程康面露难色。

    “别愁眉苦脸了,快退下。”程文山道。

    二人还是有所犹豫,生怕这一出去,便是诀别了。

    程文山笑道:“是怕我突然死了,你们却不能陪在身边吗?放心吧,还没那么快。”

    程文山摆摆手,程夫人和程康这才带着其余人离开房间,方小年给周辕递了个眼神,让他也出去,房间内只剩下程文山和方小年姐弟二人。付盈月随手布了个隔音阵,确保房间内的声音不会被外面听到。

    “不知阁下想聊什么?”程文山问道。

    方小年道:“我曾听人说起过先皇陛下,心生敬佩,知道程老曾帮先皇扛过纛,想多听听他的英雄事迹。”

    “陛下的英雄事迹,可三天三夜都说不完呐!”

    程文山眼神一亮,顿时来了精神,他清了清嗓子,眼中带着崇敬,正色道:“想当年,陛下在南疆,那是何等风采?一朝帝王,打仗首当其冲,一把玉流剑,杀的舒云国众神将胆战心惊,就连军神赫连神武都不敢缨其锋芒!实乃天下最顶级的人物!”

    他竖了竖大拇指,接着道:“而陛下在战场上虽雄风万丈,神勇无敌,可平日里却温文如玉,和声和气,没有一点架子,还会常去营中与兵卒一起吃喝,说笑逗乐,令人如沐春风。”

    程文山笑了笑,道:“至于容貌气度,那就更不用说了,必当属天下一等一的风流,我为陛下抗纛那会,常见到那些舒云国的贵族娘们,在那痴痴盯着陛下看,一副要流口水的样子,实在有趣。”

    说到这里,程文山猛然握拳捶腿,话锋一转,恨道:“可老天不长眼啊!此等人物,却被人冤枉与南疆勾结,真是放他们娘的狗屁!陛下何等英豪,又岂屑与南疆勾结?更何况他已是地位高到通天的大淳帝王,和南疆勾结又有何益处?莫非是要颠覆自己的王朝不成?那些冤枉陛下之人,真是该死!老夫生前没本事找她们麻烦,可死后做了鬼,定要做那最凶恶的鬼,去缠着那些狗贼孽障!”

    他神色黯然,喃喃摇头:“可那又如何,终究是没人能还陛下清白了啊……”

    “会有人的。”

    方小年眼神幽幽道。

    “不可能了。”程文山摇头道:“真要还陛下清白,那必须翻过真武山那座高山,那可是真武山啊……谁能去翻?又有谁敢去翻?”

    方小年不说话,默默从剑匣中取出一把剑,递给程文山。

    不是付盈月的拢月剑,此剑剑身如玉,晶莹剔透,神华潋滟,仿佛玉液在缓缓流转一般。

    程文山低头一看,惊愕地瞪大眼睛,他颤抖的双手轻轻抚过剑身,声音更是愈加颤抖:“这……这是……”

    他头脑嗡鸣,一片空白。

    他曾远远见过这把剑,见过这把剑冲霄而起,见过这把剑斩下过舒云国神将的头颅,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有朝一日能有幸亲手摸一摸这把剑。

    “这是玉流剑。”

    方小年道:“还有,程老刚才问我姓名,我没回答。”

    程老缓缓转头,看向方小年,方小年笑道:“程老可以叫我小年,至于姓的话,我姓方,方玉珩的方。”

    程老那已是弥留的残躯,不知从哪里来的力量,猛然起身,嘴唇颤抖道:“你……你是……”

    陛下当年确实有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孩子不知所踪,此时身边少年姓方,又手持玉流剑,身份不言而喻。

    程老屈膝下跪,埋首痛哭,哽咽到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些年来,他的心病便为方玉珩鸣不平,却一点都做不了什么,如今陛下有后,且英姿风采俨然承继于陛下,他程文山悲喜交加,只觉死而无憾。

    方小年扶起程文山,程文山坐在床边,抹了把眼泪,感慨道:“好,好啊!真是老天有眼呐!至于我程文山,老天爷对我也真是不薄!”

    他重复道:“不薄啊!”

    ……

    在门外等候的程康众人什么都听不到,正好奇里面究竟在讲什么时,房门开了,方小年和付盈月一左一右搀扶着程文山,缓步走出屋子,程文山摆了摆手指,示意围上来的程康等人让开。

    按程文山要求,方小年和付盈月将他扶到廊阶,便撤身退后,只留程文山一人站在廊阶前。

    程文山手扶着廊柱借力,抬头迎着阳光,眺望南方。

    那里有座山,叫南山。

    南山以南,有座城,还有一片沙漠。

    此时虽与程文山相隔千山万水,然老人却仿佛身处其中,耳边是热血沸腾的战鼓轰鸣,眼前是漫天飞扬的黄沙,和杀不完的南蛮仇寇!

    此刻,廊阶后方的众人视线中,身形已然伛偻的白发老人,脊背竟渐渐挺直,挺胸昂首。

    最后,他缓缓闭上双眼。

    虽死仍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不灭亡者〕〔仙人来此〕〔灵核战纪〕〔我的爱情在奔跑〕〔酒剑四方〕〔半吊子的道士〕〔绝世替少〕〔我只想低调〕〔乾定天启〕〔我在天庭做主播〕〔源生之主〕〔战血王座〕〔凌依然易谨离小说〕〔极品捡漏王〕〔这样的口袋妖怪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