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谨言〕〔儒道诸天〕〔快穿之专业打脸指〕〔我穿成了极品婆婆〕〔我家个个是霸总〕〔花都天才医圣〕〔万古第一龙〕〔重生之农门娇女〕〔我在绝地求生捡碎〕〔数风流人物〕〔异界烽火录贰烽云〕〔洪荒之鲲鹏绝不让〕〔从神格开始进化〕〔都市妙手医尊〕〔原始文明:提前登〕〔大唐逍遥驸马爷〕〔证道从遮天开始〕〔肉装法爷会挂机〕〔我的异能是完美复〕〔从渡劫开始无限盗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取我匣中斩仙剑 第三十二章 丑八怪 (上)
    稻花乡的招牌菜有两道,水晶肴肉和黄焖鹿筋,堪称下酒珍品,可比起说书先生的这张嘴,却是远远不如。他的一番评说,令客人们豪情万丈,即便是不胜酒力之人,也变得量如江海,要酒一壶又一壶。

    酒客们意犹未尽,放歌纵酒,大部分人都在嚷嚷,要在九月初九之前赶去南檐州,一睹神仙风采。还有很多人则在讨论这场约战的最终胜负,纵然对付经年神往之至,绝大多数却都不觉得他能撼动真武剑宗这个庞然大物,毕竟那里有九位举世无敌的大剑仙。

    但有人依然站在付经年那边,与不看好付经年的人激烈争论,相持不下,最终有人问说书先生道:“小老儿,你来说说,一边是绝世刀客,一边是九位大剑仙,一刀轮战九剑,付经年究竟能敌否?”

    “能不能敌,老夫又怎知啊。”说书老人喝了口酒,摇头笑道。

    一酒客起身道:“刀剑刀剑,刀在前,剑在后,在我看来刀本来就该比剑强,我认为付经年届时一定会力压九剑,为我辈刀修正名!”

    他脸色通红,已然醉的站都站不稳,却紧紧握着桌上的一把带鞘长刀,俨然是用刀的修者。

    作为刀修,这些年他无论走到哪,皆被剑修瞧不起,实力也被同等境界的剑修碾压,他心中自卑阴郁,一直有弃刀习剑的想法,却又始终下不了决心。今日听闻付经年的事迹后,心中阴霾一扫而空,弃刀习剑的念头粉碎无踪,今后将再无犹疑。

    闻听此言,许多酒客纷纷朝此人投来敌视目光。剑修终究是大多数,哪能听得刀比剑强这种话,甚至就连寻常百姓,都觉得剑比刀厉害,原因无它,再贫穷的百姓家里,家里有有几把菜刀,至于剑这种稀缺玩意,那自要厉害多了。

    说书先生作为控场之人,见场面紧张,于是道:“这刀剑之争嘛,自古就有,不过两者根本就是不同路数,剑行轻灵,刀走勇猛,各有优势和劣势,故而兵器本身并无高下之分,刀剑孰强孰弱,还得看是谁用。”

    “小老儿,你倒是说说,这刀与剑,各自优劣是什么?”有人起身问道。

    “行,那老夫便与你们说道说道。”老人笑道:“先说这剑吧,剑有双刃,相比只有一刃的刀,更难铸造,代价更高,也正因多了一刃,运剑时可有更多变化和可能,不像使刀那般,一刀挥出后,需要反刃后才可续招。这是剑的优点,至于缺点,便是剑招虽然精妙多变,却也更难习练,更需要天赋和苦工。”

    刚才那名刀修,不满道:“小老儿,你意思是说剑修皆资质聪颖,而我等练刀者皆是平庸之辈了?”

    “非也非也,我只是说对寻常人而言,刀招相对简单,的确更易上手罢了,这是优点。”老人饮了口酒,笑道:“而刀招上手易,入精难,毕竟刀法太过简单,直来直去,大开大阖,同等实力之间,只要一击不中便会落入下风,不像剑那般,可以灵活转圜。当然,像付经年那般返璞归真,对谁都是一刀的神仙人物,另当别论。”

    老人继续道:“总而言之,刀剑本身没有高低之分,只有技法之别,剑如君子,轻灵潇洒,敏捷飘然。而刀则宛如猛士,要点在于刚猛沉重,势大力沉,没有什么花招,追求一刀两断。”

    老人各捧一遍,两边不得罪,且有理有据,两边都还算满意,眼看这场争论便要止息,而那位一直不忿的刀修也都坐了下去。

    可此人酒劲上头,偏偏在坐下后又碎嘴了一句:“呸,剑招弯弯绕绕,用剑的都是娘们!”

    一言激起千层浪。

    他说得并不如何轻声,却被旁桌的一人听到了,那人本就看这名刀客不顺眼,这句话则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那名剑修拍桌起身,指着刀客怒道:“你再说一遍?”

    刀客见对方与自己同为炼气四层修为,浑然无惧,同样起身,目光挑衅,一字一顿,嘴形夸张地重复道:“我说,用剑的都是娘们。而你,更是个娘们。”

    剑客双手分握剑鞘剑柄,便要出剑教训这名刀客,刀客亦抓起桌上刀,准备随时接招,气氛剑拔弩张之际,却听惊堂木一拍,说书老人道:“江湖规矩,祸不及旁人,二位英雄若要比斗,还请移步酒楼外,也好腾出手脚,施展刀术剑法,大伙说是不是?”

    酒客们纷纷应声,那些剑修则纷纷声援剑客,让他去外面好好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刀客。剑客松开剑柄,抱着胸,对刀客冷笑道:“你敢和我去外面比划比划吗?”

    “有何不敢?”刀客不屑道:“我倒要看看,待会你剑身上下全是豁口的时候,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在众人哄闹声中,剑客和刀客出了稻花乡,来到大街上,宁远府城街道宽可跑马,纵是被跟出酒楼的酒客们围了很大一圈,还有多余空间,不影响旁人通行,还有不少酒客没有出酒楼,只是打开窗户俯瞰,一如方小年三人。

    刀客将长刀高高抛起,手一伸,刀身自动脱鞘,扯出一抹银寒光澜。刀柄准确无误地落入他掌心,刀鞘还未落地,刀客已奔至剑客近前,高高跃起,刀从头顶上方悍然劈下!

    势大力沉,勇猛无匹,仿佛可以开山碎乐一般,却可惜劈了个空,或者说劈中了剑客留在原地的残影。

    旋身而起的剑客宛如飞燕掠空,越过刀客头顶时,一声剑鸣响起,一抹惊鸿出鞘,羚羊挂角般刺向刀客。刀客后颈一寒,反身提刀上撩,刀剑碰撞,清脆的金属交鸣声中,一抹寒光自两人之间飞出,插入不远处的地面,竟是一片断了的刀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不灭亡者〕〔仙人来此〕〔灵核战纪〕〔我的爱情在奔跑〕〔酒剑四方〕〔半吊子的道士〕〔绝世替少〕〔我只想低调〕〔乾定天启〕〔我在天庭做主播〕〔源生之主〕〔战血王座〕〔凌依然易谨离小说〕〔极品捡漏王〕〔这样的口袋妖怪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