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谪仙〕〔大魔王娇养指南〕〔秘密的森林〕〔绝地求生之明星狙〕〔神龙狂婿〕〔战巫传奇〕〔第一宠婚:总裁的〕〔我在电影世界当神〕〔我穿越到了发老婆〕〔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医路坦途〕〔战神无双九重天〕〔侯府小哑女〕〔至道学宫〕〔三界劳改局〕〔盛世狂妃:傻女惊〕〔反派天天想和离〕〔旧日盗火者〕〔万界仙王〕〔现在我想做个好人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取我匣中斩仙剑 第三十八章 一直喝
    “马棚?”

    方小年愕然道:“那不就是马厩?”

    周辕嘴里的酒也差点喷出来,看了马棚一眼,心想人长得其貌不扬,名字更是奇怪,该不会还有兄弟叫猪圈或牛栏吧?

    马棚徐徐道:“我一出生就被丢弃在一个马棚之中,幸好我师父路过时听到哭声,将我捡起收养。师父后来说捡到我时正逢寒冬腊月,若非马棚温暖,我一个襁褓中的婴儿早就被冻死了,这才给我取名叫作马棚。”

    周辕听到马棚的身世,脸色讪讪,为自己刚才腹诽马棚而心生惭愧,他为马棚鸣不平道:“你爹娘也太狠心了。”

    马棚道:“可能我一生下来,便容貌骇人,吓到了亲生父母,亦或许是他们有什么不得已的难处吧,总之我不怪他们。”

    周辕忿忿不平,方小年却道:“你师父一定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方小年欣赏马棚,是因其明辨是非对错,行事正直侠义,即使受人歧视,亦不会自轻自贱,偏激狭隘,如此品性,实在难得,而从他所述身世来看,他乃其师父抚养长大,这自是他师父的功劳。

    马棚摇摇头道:“我师父只是个修为平平的无名散修,只不过除了教我修行之外,还教我做人的道理,我记得最深的,便是他告诉我容貌天生,无法改变,与其陷入其中自我哀怜,不如坦然受之,毕竟这并非我的过错,他还说丑则丑矣,只要心里干净,就无须低头见人。”

    “不是说本事大,就能算作人物,一个老头曾和我说,若品性不端,纵然境界修为再高,那也只能算是鼠辈匹夫。就如刚才那邵氏兄妹来说,他们两人又算个什么东西?”方小年道:“你师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在我方小年看来,他就是个人物。”

    马棚望向桌上的刀,道:“可惜师父在我十岁那年便死了,只给我留下这把刀。”

    方小年道:“对了,刚才观你使刀,我有一言相赠。”

    马棚道:“请指教。”

    “刀者,看似挥刀,实则挥气,不是真气,而是你心胸间的那口意气,无需任何花架子,只需一气呵成,只为一鸣惊人,只求一刀两断。”

    方小年笑道:“所以刀与剑不同,刀不可随意出鞘。另外一旦出鞘,便要一往无前,不可落入守势,你刚才与邵云之斗,便是犯了这两个大忌,焉能不败。”

    方小年的话对马棚而言犹如醍醐灌顶,令他茅塞顿开,他愣了片刻,连忙起身作揖道:“多谢指点。”

    方小年连忙让他坐下,马棚问道:“阁下对刀道造诣如此精深,莫非你也用刀。”

    方小年捻起一粒花生,丢入口中,边嚼边笑道:“我刀剑双绝,都厉害。”

    马棚点了点头,方小年举杯道:“来,喝酒,喝了这杯酒,就是朋友了。”

    “朋友?”

    马棚一脸愕然,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方小年笑道:“怎么,不交我这个朋友?”

    马棚摇了摇头,道:“只是……从来没人愿意和我做朋友的。”

    因长相丑陋,从小到大马棚备受歧视排挤,一般人见到他都唯恐避之不及,不敢靠近五步之内,更别说和他做朋友了。不止如此,在他师父死后,马棚游历江湖,期间行侠仗义之事做了不少,可即便是那些被马棚所救之人,都因马棚的容貌,对他避而远之,保持距离。他这一生,从来没有过朋友,方小年是第一个愿意与他做朋友之人。

    “今天不就有了?”方小年指了指周辕和付盈月,笑道:“还有周辕和我姐,都交你这个朋友。”

    周辕和付盈月亦向马棚举起酒杯。

    马棚看着三人,缓缓举起酒杯,重重点了点头道:“朋友。”

    他饮了口酒,方小年笑道:“酒量不行啊你,一口就喝这么一点点?”

    马棚道:“我酒量还可以的。”

    方小年问道:“不用真气化去酒劲,你能喝多少?”

    马棚竖起一根手指,方小年问道:“一斤?酒量也太差了吧?周辕都能喝不止一斤。”

    一旁的周辕傲然点头。

    马棚道:“不是一斤,是一直喝。”

    方小年一愣,旋即道:“真是看错你了啊,你小子看上去一本正经的,谁知道吹起牛来这么不要脸?”

    “就是。”周辕也鄙夷道。

    马棚道:“我没有吹牛,我师父曾说我是个奇人,因为酒劲对我无效,我喝酒就跟喝水一样,没有感觉。我师父喜好喝酒,酒量甚大,可他十次里九次喝不过我,唯一能赢的一次,是我喝太饱喝不下了。”

    方小年捋了捋袖子,一脸不服气的样子,道:“还在吹牛是吧?来来来,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个厉害法,不把你喝趴下,我方小年三个字倒过来写!”

    马棚淡淡一笑,道:“那便喝喝看吧。”

    方小年道:“先说好,都不许运气化掉酒劲。”

    “好。”马棚道。

    两人就这样喝了起来,一坛又一坛的稻花酒送过来,之后又都变成了空坛,方小年牟足劲了喝,而马棚则不紧不慢,真就像喝水一般轻松写意。

    很快,两人便喝了十几坛酒,虽然稻花酒烈度很低,却也架不住喝的多,完全不用真气化解酒劲的方小年脸色已然开始发红,流露出些许醉意,反观马棚依然面不改色,毫无醉意,从头到尾,仅仅只是打了个饱嗝儿。

    方小年这才意识到马棚没有吹牛,可他狠劲一上来,哪管那么多,心想就算你真的喝酒如喝水,我也要拼到你喝不下为止,于是继续笑着豪饮。

    周辕见状,开始担心起来。

    那回与方小年第一次见面,方小年硬生生熬过了他的百手粉药效,他清楚很方小年对他自己有多狠,一定会死喝下去,到时万一真醉倒了不省人事……叫他付酒钱可怎么办才好?

    于是周辕假装关心道:“够了年哥,别再喝了,这马棚当真喝酒跟喝水一样,你就别再硬撑了,可得注意身体,千万别喝坏了啊,吃口菜歇歇也好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不灭亡者〕〔仙人来此〕〔灵核战纪〕〔我的爱情在奔跑〕〔绝世替少〕〔我只想低调〕〔酒剑四方〕〔半吊子的道士〕〔我在天庭做主播〕〔乾定天启〕〔源生之主〕〔凌依然易谨离小说〕〔战血王座〕〔极品捡漏王〕〔不凡神医李不凡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