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校花的贴身狂医 第十一章 怎么舍得?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夏可可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儿,抬起脑袋,仔细看了眼表露着一脸傻笑的林宝先,深吸一口气,一改自己冷漠的模样,做出一副笑脸道:“既然来了,那就进屋说吧,在这门口站着多累。”

    “好,好。”林宝先点着郎木脑袋,跟着夏可可就要进屋,却被陈雪晴一把推开,抢先进去。

    林宝先也不恼怒,讪笑着进入到这间文学部活动室内。

    “哇……好大!”

    这是林宝先第三次发出这样的感叹。

    第一次是感叹青文市,第二次是感叹青文大学,第三次则是感叹这间活动室!

    这活动室的占地面积起码得有三个教室那么大!

    足足将近一千平的地面。

    话说文学部用得了那么多地方吗?

    “坐吧。”

    夏可可带着林宝先来到活动室的前台,三人坐到了客桌旁边。

    林宝先坐下之后,一个劲儿的对着夏可可傻笑,陈雪晴看的很是不爽,伸出腿便在课桌下踢了他一脚。

    “呃……陈大美女,你干什么?”林宝先被这一脚踢得回过神来,一脸呆萌的问道。

    夏可可听见他这句话,也是扭过头朝陈雪晴看去。

    陈雪晴微微一咬牙齿。

    “你专心点!不要在那摆出那张可恶的笑脸了!夏可可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说!”

    “哦哦。”

    林宝先端正自己的身子,看着陈雪晴,做出一脸微笑问道:“大老婆,你想跟我说什么啊?”

    大……老……婆!?

    夏可可的眉头冷地一蹙。

    陈雪晴惊得不知道该说什么。

    “林先生,请你自重。我夏可可,并不是你的什么大老婆。”夏可可大美女脸上的笑容再次消失,声音冰冷而又充满威严的说道。

    “可是……夏老爷子已经和我家的老爷子订了亲。你就是我林宝先未娶过门的大老婆啊。”林宝先并不气馁,反而还有条有理的笑说道。

    “林先生!现在,是二十一世纪。生活在现代的人们,都崇尚着自由恋爱。你想要单凭着一句口头言论,就想把我娶回去,是不是有些过于儿戏了?”夏可可据理力争,没有丝毫任何退让。

    林宝先嘿嘿笑道:“这就不对了大老婆。”

    “林先生,我不是你的大老婆!”

    眼见夏可可怒声呛出,即将发飙,林宝先赶忙伸手道:“好好。那……我叫你,可可,可以吗?”

    “你还是叫我夏小姐,或者夏女士吧。我跟你没那么熟。”夏可可冷声道。

    林宝先嘿嘿笑道:“一回生,二回不就熟了吗。我和陈大美女就是这么交往来的啊。”

    “你们……交往?”夏可可稍稍一愣,看了眼陈雪晴,眼色古怪的道。

    陈雪晴匆忙一拍桌子,站起身子道:“林……林宝先!你别乱说!我……我哪里跟你交往了!你乱说,我也生气了啊!”

    “呵呵,本来就是这样啊。我们都亲过……”

    “林宝先,你闭嘴啊!”

    陈雪晴听到林宝先要把之前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说出来,吓得脸色通红,拿起旁边的书本便是丢向他身上,林宝先左闪右闪,不亦乐乎。

    夏可可看到他们胡闹的这一幕,不免翻了翻白眼,同样拍起桌子,厉声呵斥道:“够了!别闹了!都给我坐下!”

    陈雪晴扔书的动作这才停下,林宝先也跟着坐回到自己的位置。

    夏可可深吸一口气,缓平自己不满的心情,神态严峻的看向林宝先,语气认真道:“林先生,我们不是小孩子,用成年人的方式解决如何?”

    成年人的方式?

    林宝先眼中闪着亮光,口干舌燥的问:“那……那大美女你想怎么解决?”

    “你先说说,为什么你觉得我刚刚说的不对。”夏可可并没有直接甩出自己的解决方案,而是先问林宝先他的想法如何。

    “这个嘛……嘿嘿。”林宝先笑了笑,打开自己的背包,不知道在找什么东西。

    夏可可和陈雪晴相互一望,都不知道林宝先想干什么。

    不一会儿后。

    “有了!找到了!”

    林宝先笑说着,从背包里面,拿出一张信纸。

    “喏,夏可可大美女,你自己看这是什么吧。”

    夏可可接过林宝先的这张信纸,打开信纸,与陈雪晴大美女一起观看信封上的内容。

    看了一会儿,夏可可的脸色一黑,陈雪晴大美女双眼猛地一缩,震惊无比道:“这……婚纸信?”

    “林宝先……这是你写的?”夏可可眼眸冰冷的问道。

    “这字写的那么好,肯定不是我写的啊,话说夏大美女你是文学部的成员,对笔迹肯定有所研究,应该知道这是谁写的吧。”林宝先一如既往的笑着道。

    夏可可的脸色变得更加冷漠,陈雪晴见她这副模样,不免好奇问道:“可可,这是谁写的?”

    “我……爷爷!”

    “什么?夏老爷子?”

    陈雪晴为之一愕,再度惊呼道:“你不是说夏老爷子把你指腹为婚给林宝先,是因为喝醉了酒,口头做出来的承诺。为……为什么现在连婚纸都出现可?”

    “咯……”夏可可看着手里这张纸,一咬红唇,双手一使劲,想要将它撕毁,可攥紧了这张纸,怎么都下不去手。

    从小到大,最疼爱夏可可的人不是她在外努力工作的父亲母亲,而是她的爷爷夏秦雄。

    她是真的不敢忤逆爷爷的命令,可也不甘心就这么丢失了自己的幸福……

    夏可可深吸一口气,将这手里的婚纸一把拍在桌上,怒意十足的道:“林宝先!你别以为拿出一张纸就能让我屈服你,嫁给你!我夏可可,只会嫁给我喜欢的人,绝不会因为长辈的口头承诺,就嫁给你的!”

    林宝先深深的看了眼夏可可,然后再往着桌上的婚纸看去,想了想,微笑着道:“我明白了,那你把婚纸还给我吧。”

    “林宝先,你还想要用它威胁我!?”夏可可气的眼中含泪,委屈至极。

    林宝先哑然一笑:“怎么,你敢违背长辈的承诺啊?”

    “你……”夏可可咬牙切齿,狠攥手掌,最终还是将这婚纸扔还给林宝先。

    “嘿嘿,这才对嘛。”林宝先拿回婚纸,将它放到桌面,从口袋里找到一个打火机把玩在手里。

    夏可可愤怒之后,深吸一口气,恢复了冷静,眼眸死死的看着林宝先,瞧着他那张人畜无害的笑脸,便道:“说吧,林宝先,你有什么要求?只要你跟我爷爷把这件婚事退了,无论是一百万,两百万,三百万,甚至一千万华夏币!我都能满足你。你想要找女朋友,我也可以帮你介绍。我认识不少不比我差得女同学。”

    她这句话一说完,坐在她身边的陈雪晴就不免一愣,下意识的脸色一红。还以为夏可可说的那个女同学就是她呢。

    “呵呵。”林宝先轻轻一笑,靠坐在板凳上,双眼四下打量着夏可可,眼中的欣赏之光,毫无遮拦。

    他都看的夏可可大美女很是不好意思了。

    “林宝先,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夏可可脸色微红,咬着红唇冷声质问道。

    “没什么。大美女,我就问你一个问题……你觉得,你能价值多少钱?”林宝先寓意深长笑着说道。

    “我……”夏可可眉头一蹙,很是高傲的回答道:“我当然是无价之宝!”

    “那不就行了。”林宝先嘴角微微扬起,坐正身子,“大美女你都说了,你是无价之宝,区区的什么一百万、两百万、三百万,一千万,一亿万华夏币又怎么能够买的了你?你是独一无二的存在,谁又能够代替你,成为我林宝先的大老婆呢。”

    “你……”夏可可被林宝先这个答复搞得一愣再愣。

    他说的好像还真是那么一回事!

    自己的确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金钱根本权衡不了她的价值。

    夏可可又是苦恼又是洋洋自得。

    为什么老天要给她一副这么美丽的外表?

    既然给了她这么美丽的外表,又为什么要让她遇到林宝先这种“厚颜无耻”的人啊!

    陈雪晴则对林宝先有些刮目相看了。

    这说话的水平不像是从山里面来的小山民啊?

    可以啊林宝先。

    咳咳……

    陈雪晴干咳一声,摇了摇头。

    不对不对。

    夏可可是自己的好闺蜜,怎么能去夸赞闺蜜的敌人?

    林宝先太可恶了!

    应该强烈谴责他才对!

    夏可可深吸一口气。

    既然软的没用,那没办法,只能用硬的了!

    “林宝先。我承认,你的嘴皮子有些本事。不过我还是那句话,我崇尚的是自由恋爱,你如果敢依靠着手里那张婚纸威胁我,我保证,你会死的非常难看!你……别逼我!”夏可可眼眸狠桀的凝视林宝先,声音冰冷无比的说道。

    林宝先与之四目相望,片刻后,嘿嘿一笑。

    “你是我林宝先的大老婆,我又怎么舍得逼你威胁你,让你为难呢?”

    这句话刚一说完,不等陈大美女和夏大美女反应过来,就用那个把玩在他手里的打火机,点着了桌上的婚约纸张。

    夏可可和陈雪晴两个美若天仙的女子,看到这一幕,怔在座位上呆若木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