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校花的贴身狂医 第四十一章 与岳父大人交谈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夏天霸前辈真的客气了。咱们两个刚刚纯属于讨论有关古武术的问题,我算不上指点。其实我也从夏天霸前辈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受益良多呢。”林宝先客气说道。

    “呵呵呵。为人懂礼貌有本事,又谦逊不孤高。林小兄弟,我总算明白为什么老家主会让你跟可可订婚了。”

    夏天霸笑着说出这一句话,想了想,犹豫了下,拉了拉林宝先的手臂,带他走向一边,小声叮嘱道:“林小兄弟,我兄长夏正孟也就是夏可可的父亲,他找你来恐怕会为难你,你最好提前做好思想准备。他和夏家绝大多数人一样,都不希望你娶了可可。”

    “这样啊……”林宝先点点脑袋,微笑着拱了拱手:“还是多谢夏天霸前辈的提醒,我会做好心理准备的。”

    “那好。你去吧。我兄长还在家宅中等着你,我就不一起去了。”

    “好的。”

    林宝先刚与夏天霸分开,来到豪宅内部,坐在豪宅客厅休息的夏可可就与他碰了面。

    “林宝先,你怎么会在这里?”夏可可好奇问道。

    “是你爸爸夏正孟伯父找人带我来的。”林宝先回答道。

    “我爸?”

    夏可可为之一愣,这个时候,一名穿着唐装中气十足,有着国字脸,样貌威武不屈,身材健硕的男子从一边房间走来。

    “没错,就是我让人带林小兄弟来到我们家做客的。”

    “爸?”夏可可看到他,脸上带着很是不解的表情问道:“爸,你让人带他来我们家干嘛?”

    “林宝先是你名义上的未婚夫,这里也相当于是他的家,我让人带他来家里看看,有什么不对吗?”夏正孟底气十足的道。

    “可……可是……”夏可可咬了咬红唇,看了眼林宝先,总觉得很是别扭。

    夏正孟摆摆手道:“好了。你和他之间的事情待会儿再说,林宝先你跟我来我的办公室坐坐?”

    “好的。”林宝先点点脑袋,跟随夏正孟去了他的书房里面。

    来到书房,书房内格局颇为古朴,许多书籍整整齐齐的摆放在书架上,桌子凳椅都是用上等的木材制作而成,从这里能够看出夏家当代家主夏正孟是个极度重视修养的人。

    在这屋里面看似只有他和夏正孟两个人,但林宝先知道,其实还有一名古武高手隐藏于此。

    他虽然隐藏的很好,却仍旧躲不过林宝先的感知。

    通过习练《龙行诀》林宝先对于古武内息的感知能力已经非常敏锐,方圆百米之内,只要是内息强大的存在,即便刻意隐藏了自己的古武气息,他依旧能够清晰的察觉到那个人在哪里。

    更别说这个古武高手在他进入房间的时候就一直冷冰冰地盯着他了。

    夏正孟坐到古木制作成的老板椅上,看向林宝先道:“,你也坐。”

    “好。”林宝先点点头,坐到了一旁的软沙发上。

    等到他刚坐下没一会儿,夏正孟便开口说道:“林宝先,你是林乾枫林老爷子的外孙对吧。”

    “是的我爷爷就是林乾枫。”

    “想当年,林老爷子靠着一杆长枪,打遍大江南北,帮助我华夏国抵御了外敌,以他老人家为首的‘龙行团’那是何等的威风,何等的霸气?可惜,后来华夏国重新建国,林老爷子隐退,选择了隐世生活。谁也没有再见到过他老人家,龙行团也因此解散。”

    夏正孟赞扬着,看了林宝先一眼,继续道:“我小的时候也见过你爷爷一面,那时候我爷爷犯了一些事情,被夏家逐出家门,他带着我和我母亲从江南一直逃到东北,但最后还是被仇敌追上。原以为我们会丧命于那里,却没想到遇到了林老前辈,也就是你的爷爷林乾坤。他出手解救了我们。也就是说,要不是他的出面,我和我的父母就已经死于非命……”

    说到这,夏正孟站起身子,深深凝望林宝先。

    “我父亲,也就是当今的夏老爷子,或许是因为感激那段过往恩情,才会将我女儿可可许配给你。咱们华夏国有句古话,叫做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现在毕竟是二十一世纪了。可可是我唯一的血脉,唯一的女儿。我不可能把她的幸福当做报恩的筹码下嫁给你。所以……你与我女儿的婚事,我不想答应。”

    林宝先在来这里之前通过夏天霸的告知已经有所准备,对夏正孟说出来的这句话没有一点意外。

    他坐在沙发上沉静一会儿,然后也跟着站起了身子。

    林宝先面目泰然的看向夏正孟,微笑着道:“夏家主,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换位思考一下,假如我是你,让我把自己心肝宝贝嫁给一个不知底细的陌生男人我也肯定不会答应。”

    夏正孟听到林宝先这么说,问道:“这么说,林小兄弟你不会娶我女儿了?”

    “不。”林宝先微微一笑,笑着看向夏正孟。

    “不?那你是什么意思?”夏正孟眉头冷蹙,语气不满的问道。

    “夏家主。夏可可是我认定的大老婆,在我看来没有任何事情能够改变这一事实。我不会拿着长辈们的命令来威迫您或是您女儿可可。但我会依靠着自己的本事把我大老婆给娶回来!”林宝先认真说道。

    夏正孟表情古怪的仔细看了眼林宝先:“你是说即便没有长辈做出来的约定,你依旧要娶我女儿可可?”

    “当然!”

    “哈哈哈。好……有意思的年轻人。那你跟我女儿的婚约可以作废了?”

    “不。不是作废,是延期。”林宝先纠正道。

    “好好好。有趣。”夏正孟为之一愣,然后脸上洋溢出开怀的笑脸,重新坐回到老板椅上,端起杯子抿了一口茶水:“好,你既然想要依靠着自己的本事追求我女儿,那我也不阻止你。但话可说在前头,无论你追没追到我女儿,我决不允许你用长辈的命令来威胁她,否则……”

    “不用否则了伯父。我爷爷给我的婚纸我都给撕了,哪里还有啥否则的。”林宝先笑着道。

    “什么?你……居然撕了?”夏正孟立刻一惊,难以置信的看向林宝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