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校花的贴身狂医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一切的真相!(六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苏魅停在小溪旁边,拔出刺在胳膊上的那枚弓箭,简单的清洗了一下伤口,便顺着小溪继续前进。

    她现在不想思考为什么她会活下来,只想着怎么才能够活下去!

    只有经历过生和死,才知道生命的可贵。

    小溪连着的是一个坐落于山腰之间的小乡镇。

    她捂着伤口,来到小乡镇里面。

    热情的乡里人见到她受伤,赶紧把她送到了一家小药堂里面。

    药堂中的老师傅用酒精帮助苏魅清理完伤口,便让妻子给她包扎绷带。

    老师傅的妻子看着她浑身伤势,唏嘘不已的问道:“小姑娘,你这是怎么了?身上居然出现那么多划痕伤口?”

    苏魅不能牵连他们,于是撒谎道:“我是一名外出旅游爱好者,登山的时候出了一点意外,这些伤口都是从山上掉下来时划伤的。”

    “哎哟!我的天啊……你从青龙山掉下来?那可是三百多米高的大山!你能活下来真是命大了!”老师傅的妻子更加唏嘘的道。

    苏魅无奈的笑了笑,突然道:“阿姨,我借您的手机用一用可以吗?我的东西都在掉下来时弄丢了。”

    “好,你等一下。”

    老师傅的妻子拿来一款老式的小灵通手机,交给苏魅。

    苏魅看到她这个手机为之一怔。

    这都一八年了,还有人有小灵通这种老古董手机?

    话说它……它能用吗?

    “小姑娘,你放心。我这个手机虽然老了点,但是打电话通话什么的肯定没问题。你随便用。”老师傅的妻子道。

    “好。那谢谢您了。”

    苏魅点点头,接过这部小灵通,走出了房外,给着某个人打去一个电话。

    “喂?哪位。”电话那头传来男人的声音。

    “部长,我是苏魅,我的身份曝光了。”苏魅低沉着声音说道。

    “曝光了!?为什么会曝光?”电话那头的部长很是惊愕的问道。

    苏魅道:“他们一直都知道我是卧底的身份,之所以不说出来,是为了利用我对于基因方面的知识。”

    “还有这种事?”部长沉静了一会儿,说道:“好,我明白了。那你现在安全吗?”

    “不安全。我从悬崖跳下来,死里逃生。他们应该很快就会找过来,我必须尽快离开这里……只是,我现在身上除了身份证外什么东西都没有了。”苏魅焦虑的道。

    “你先别急。”部长思考着,道:“这样……你去找个银行号码,我给你转去一笔钱,你先从危险地带离开,回到青文市再说。”

    “好……我知道了。”

    “对了,你记得买个新的手机,这个手机我无法定位你在哪里。”部长叮嘱道。

    “是!”

    ……

    苏魅借了药方老师傅的银行卡,从银行里取出一万块钱华夏币。

    其中三千块钱送给老师傅,以此表达她的谢意。

    然后又用了三千块钱买了个新手机,办了张新卡,来跟部长联络。

    剩下的钱,买了一套新衣服穿上之后,苏魅便坐上了通往护林城的大巴车。

    在这车上,苏魅看着流动的风景线,内心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林宝先。

    她很愧疚,也很无奈。

    早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她就不会去捅林宝先那一刀了。

    她的手是不干净的。

    但她一直都很坚信着,她所做的那些坏事都是为了保护更好的未来。

    现在……也是一样。

    只不过对于没有林宝先这个一直欠扁的傻弟弟。

    她真的非常愧疚,非常心痛。

    到达护林城后,她买了去往青文市的火车票,坐上火车。

    晚间,苏魅躺在软卧床上,看着空无一人的上卧铺,眼角流下了一丝泪水。

    或许是听到了她的抽噎声,另一间软卧室里的人拿出一张卫生纸通过隔层底下的缝隙交给了她。

    “谢谢……”看到卫生纸,苏魅先是一愣,然后接过这纸张道了声谢。

    “你为啥那么伤心呢?”另一间软卧室的那个人用夹杂着土方言的普通话,询问道。

    “我……做了坏事。”苏魅本来不想搭理他,可不知道为什么,听着他的声音总有一种听到林宝先说话的感觉,不由自主的说道。

    “你做了啥坏事啊?”另一间软卧室的人继续问道。

    “我,伤害了一个人。甚至,他可能因为我的伤害,已经死了……”苏魅语气沉重的道。

    “啊?那个被你伤害的人是谁啊?”

    “我弟弟……非常欠扁的一个弟弟……”

    苏魅说着,苦颜一笑,两眼流着泪水,自责不已的道:“不……我对不起他,骗了他。没资格叫他弟弟,我不配做他姐姐。我是一个坏女人。”

    “那你为啥骗他呢?”房间里的人沉默了会儿,再度询问。

    “因为我要完成我的任务。我的任务很重要很重要,甚至牺牲我的生命都可以。但,现在不行了……我掌握着非常重要的秘密,我不能死。至少,现在还不能。”苏魅眼眸闪烁着水光,极为认真的道。

    “那你觉得,你为了完成你的任务,害死了你那个弟弟。这么做,到底值不值得?”

    “值不值得?没有谁的性命可以随便牺牲,除了我自己。”苏魅痛彻心扉的道。

    “好吧……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苏魅小姐姐,我原谅你了。”

    听到这个声音,苏魅立刻一怔。

    她赶忙推开门,去往那个房里面。

    只见到林宝先此刻,正躺在软卧上面带笑意的看着她。

    “宝……宝先你……怎么会?”苏魅又惊又喜,错愕至极的捂着嘴巴询问。

    “我怎么会没有死?”林宝先轻轻一笑,从床上下来,站起了身子,“这件事情说来话长。我们去你屋子里说吧,这可不是我的位置。我是偷渡上车的。”

    进了苏魅的软卧房内,她赶忙着急的问道:“林宝先,你快说,你为什么会没事啊?”

    “呵呵,小姐姐别急,听我慢慢道来……这件事情,还得从冯源带着杀手攻占科研室的时候说起。你还记得当时我在医务室救助小凤姐的事情吗?那个时候,你拿着手术刀,想要刺杀我,其实小凤姐已经醒了。我从她的恐慌眼神中察觉到了你的举动,这才出口让你把那个手术刀给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