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校花的贴身狂医 第二百一十四章 陈老爷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林宝先张了张嘴,本想问为什么真禅子会离开隐宗,可话到嘴边就不再询问下去。

    真禅道人是稀世罕见的绝世天才。

    他所决定的事情一定有他自己的理由,至于这个理由是什么……恐怕就连他的大师傅也不得而知。

    林宝先的大师傅灵方子叹息一声,站起身子,看着林宝先道:“你有龙行真元护体,在被龙姑娘和无芳师妹送回来的时候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不过以后遇到真禅道人,还是小心为妙。他……不同于任何人。连我都不敢说能够战胜他。他是你真正的敌人,当然……你如果小心对待,想必他也不会是你的敌手。”

    “我知道了。”林宝先微笑说着,灵方子继续问道:“小宝,现在已经快九月,你跟那位夏可可姑娘的婚事……”

    “呃……这件事情大师傅不用操心,尽在掌握!”林宝先道。

    “哈哈,那就好。对了,据说你下山要先去北文市一趟?”灵方子问。

    “是的。我有位朋友的爷爷要过生日,我答应她要去祝贺她爷爷,不能失约。”林宝先道。

    “那好。你去了北文市也帮我们青龙山带一份厚礼送往郭家。这次因为你的事情,导致郭家的小女郭芙芙受到牵连,你可得好好地给郭家长辈与郭小姑娘陪个不是。”灵方子叮嘱道。

    “好的大师傅,我知道了。”

    “行了。我要交代的事情就这么多。你下山吧。”

    “好。大师傅,我们来日再见。”

    “嗯。”

    拜别了大师傅,林宝先拿着自己的小背包,再度从青龙山下山。

    这一次,他的目的地从青文市,变成了北文市!

    北文市是甄夏国的首都,更是甄夏国最大的城市之一,素有“帝都”的别称。

    能够去“帝都”见识见识,也是好事。

    下了火车,又是陈雪晴在火车站前接他。

    “咦,陈大美女,好久不见,你怎么样了?”

    林宝先笑着问道。

    “我晕……我爷爷今天就要开始过寿宴了,你怎么穿成这副模样?受不了你,跟我走!”

    陈雪晴眼见林宝先的邋遢装束,就是气打一处来。

    暴躁无比的拉着林宝先的手掌,进了豪车,在晚间来临之际,去往了高档服装店。

    ……

    “林小姐慢走,下次再来,欢迎您再次光临本店。”

    换好了衣服,林宝先跟随陈雪晴进入这家高档服装店正对面的那个五星级大酒店当中。

    一路上,各种目光瞩目而来,认识陈雪晴的那些人全都瞠目结舌。

    “陈氏财团的大小姐居然会亲自带着一个男人来到这里参加陈老爷子的寿宴?嘶……他们是什么关系?那个男的又是谁啊!?”

    “哇塞,大新闻!这可是超级大新闻哎!!”

    “你们说那个人会不会是陈大小姐的男朋友?”

    “不是吧……他长得还没我帅,没我高,我不服!”

    无视这些人的讨论,林宝先和脸色微微发红的陈雪晴一起登上电梯,来到酒店的二十层高楼区。

    这一层已经被陈氏财团所包场,来到这里参加寿宴的人,都是北文市一等一的商业精英。

    “爸,我带林宝先来了。”陈雪晴带着林宝先来到陈玄正的身边。

    陈玄正微笑着对林宝先说道:“你就是救了我闺女一命的林宝先林神医?我听说过你的名号,也在新闻报道里见过你。宝石基金会非常不错,我很欣赏你的慈善之心。”

    “陈先生过奖了”林宝先同样微笑的道。

    “距离生日宴会还有一段时间,雪晴,你带林先生去见见祖父吧。他老人家也很想见识一下,能够拿出那么多钱捐助慈善事业的林老板的风姿。”陈玄正提议道。

    “好。林老板,你跟我来吧。”陈雪晴调笑的说着,带着面带无奈笑容的林宝先进入一间高雅别致的房间里面。

    雅房中,布局古朴,时不时的还能闻到一股禅香味。

    走了没多久,来到雅房的中心地带,就能看到一位须发苍白的年迈老者正在与一个身穿甄丽一扇的二十五六岁青年对弈棋局。

    青年执黑子,棋力刚猛,锋芒毕露。

    从他下棋的方式就能看出,此人绝对是一位年轻辈的佼佼者。

    而年迈老者,棋力海纳百川,无论青年如何布局进攻,都会被一一瓦解。

    两人已经下了半个小时,青年的进攻颓势已显。

    陈雪晴和林宝先包括周边围观的几个人都不敢发出声音,生怕打扰了他们。

    看到青年执黑子强行进攻,林宝先不由摇了摇头,小声对着陈雪晴说道:“黑子过于在意算计,以至于忘了本心,最多到100手,就会投子认负。”

    林宝先刻意压低了声音,以防干扰对弈棋局的青年与前辈。

    但还是被那位年迈苍老的前辈听到了这句话,他的耳朵微微一动,朝着林宝先看去一眼,不知在想些什么。

    陈雪晴同样小声的回问道:“宝先,你也会下围棋?”

    “嘿嘿,下棋是我的乐趣之一,以前在山上闲来无事,专门和老家伙们一起下呢。”

    到了黑子100手的时候,果真如林宝先断定的那番,青年的脸上充满纠结神色,最终无奈的叹出一口气,拱手说道:“老前辈的棋艺之高晚辈佩服!没想到老前辈让了我三个子,我还是输的那么快,晚辈心服口服!”

    “你的棋艺着实不凡,奈何太过于计较算计,以至于失去了下棋的本质。要享受棋局,方能够更进一步。明白吗?”须发苍白的老者指点说道。

    青年若有所思的品味这句话,片刻后点点头若有所思的道:“是老前辈,晚辈受教了。”

    陈雪晴听到她们老爷子所言,便是极度震惊的看了林宝先一眼。

    老爷子所说的话居然和林宝先所言一模一样!

    难道林宝先的棋力和她老爷子不相上下?

    不可能吧……

    “雪晴妹妹,你来了。”

    那个青年回过头,见到了陈雪晴,脸上洋溢起自信的笑容,走过去问好。

    “你好甄白玉表哥。”陈雪晴回礼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