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校花的贴身狂医 第二百二十章 你也会医术?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找死!!”甄白玉作势又要拿出匕首。

    陈老爷子此刻声音威严道:“够了,甄家的小辈!你莫不是以为我陈家真能容你放肆!?”

    陈老爷子这一句话说出来,甄白玉双眸猛地一缩。

    他甄白玉深深的看了陈老爷子一眼,狠握双拳。

    要真让他忤逆了甄白玉的意思跟林宝先大打出手,那这件事情反倒变成他不对了。

    不能动手……至少在这不能。

    甄白玉收收,极为不甘的冷哼声一声,走到一边。

    一边走着一边疑惑……

    为什么他刚刚会问林宝先要字画?

    这也太奇怪了吧?

    他却不知道,他之所以想要,是因为林宝先给他下了一点小小的幻术。

    林宝先看着他走去,很是不屑的轻蔑一笑。

    对付这种人呢,他可有千万种方法让他丢脸。

    这一次只不过是个小小的教训,希望他以后能够不要再那么嚣横跋扈了。

    陈老爷子见甄白玉很识趣的没有再做什么,便环视众多宾客道:“诸位都请入席吧,雪晴、玄正,你们好生招待一会儿林宝先小友。我去找个东西,好好把这幅字画收藏起来。”

    “好。”

    陈老爷子招呼完,便重新进入到那间高雅的卧室里面。

    陈玄正道:“林宝先小先生,你先入席吧?”

    “嗯。”林宝先点点头,微笑道:“陈伯父不用那么客气,叫我宝先就行。不用先生先生的叫,太生分了。”

    “行。那……我就叫你宝先好了。雪晴,你要招待好宝先,不要怠慢他了。”陈玄正叮嘱道。

    “好好,爸,我知道了!您去忙吧,这里有我陪着他就行。”陈雪晴道。

    “呵呵,好。”

    陈玄正笑着离开了这里。

    ……

    寿宴举行到十点,已经过半。

    甄白玉暗中盯着林宝先,那双眼里充满了妒忌之火。

    他发誓,今天在林宝先身上吃的亏,以后一定要千倍万倍还之!

    寿宴举行到一半,陈雪晴身为陈家长女也得跟其他家族商会的精英分子交流一番,于是喝了不少酒。

    林宝先看到陈雪晴一杯杯酒喝入肚子,眉头稍显一蹙。

    找了个机会,拉了拉脸色红晕的陈雪晴,对她说道:“陈大美女,你身体才刚好没多久,这么喝下去,会出事的。”

    “呃……谢谢你宝先。我尽量控制吧。不过这些人都是我陈家需要结交的商业同伴,我不好拒绝她们。”话音刚落,就有一名胖子女人端着酒杯走到这里。

    “陈小姐,我听说你在青文大学中的论文获得了青文市二级甲奖。年轻有为啊!来,我敬你一杯。”这名胖子女人端起酒杯称赞道。

    “向女士哪里的话,我跟您比起来还差远了。”陈雪晴果没有拒绝,端起酒杯,将里面的酒水一饮而尽。

    看到这一幕,林宝先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是干嘛,为啥不听劝呢……

    不过也没办法。

    谁让她是陈家的大小姐,陈家没有嫡系男子,只能让她出来撑门面。

    陈雪晴刚喝完这杯酒,突然觉得肚子有点不舒服。

    “呃……嗯!!”

    噼里啪啦。

    陈雪晴的酒杯倒在了地上。

    “雪晴,你怎么了!?”林宝先眼眸一缩,赶紧搀扶住了她。

    “我的……我的肚子好痛!”陈雪晴咬着贝齿,面色苍白的说道。

    “肚子痛!?”林宝先眉头冷蹙,这时候,甄白玉也走了过来,他看到林宝先在抱着陈雪晴,极为愤怒的道:“别在那给我乱碰我表妹,你给我滚开!”

    林宝先脸上凝聚起无尽冷意,赫然道:“滚开的人是你才对!”

    甄白玉当即怒喝道:“臭小子,你说什么?”

    眼见两人要大打出手,陈家之主陈玄正赶忙站出身来,阻止他们。

    “甄白玉,宝先,你们别乱来!甄白玉,这位林宝先小先生其实也是一位医生。你让他给雪晴看病吧。”陈玄正匆忙说道。

    “呵呵,医生?他就算是个医生,医术能有我好?我可是医王孙华景的关门弟子!”甄白玉冷然道。

    “我的医术有没有你的好,我不管。我只知道,你再在这里说一句多余的话,阻扰我治疗雪晴,我会让你立刻滚蛋!”林宝先杀意凌然道。

    “滚蛋?你让我滚蛋?哈哈哈……你算什么东西,敢这么说我!?好好好,你说你医术比我强,那我问你。我表妹她这是怎么了?”甄白玉冷冷质问道。

    “陈大美女是由于身体虚弱,又在近期过度劳累,晚上喝的酒饮过多,导致胃部无法承受,所以才会那么疼痛难忍,感到胃胀。”

    听到林宝先所言,甄白玉眼眸稍稍一颤。

    林宝先所说完全正确。

    他真会医术?

    但甄白玉才不会承认林宝先的医术。

    “你胡说八道!这是哪门子胃痛?胃痛能那么难受?我看你根本就不会医术!”甄白玉冷然道。

    “呵呵,具体怎样我也不想跟你多说。陈伯父,请您让我带雪晴去包房里单独救治。这里闲人太多,太过吵闹了。”林宝先道。

    “你说谁是闲杂人等?”甄白玉厉声怒说道。

    林宝先没有搭理他,双手抬起陈雪晴,用公主抱抱住了她。

    “这……好吧。我相信你的医术。请跟我来。”

    在林宝先和甄白玉之间,陈玄正肯定选择相信林宝先。

    他带着甄白玉进入到,一间包房之中。

    “伯父,麻烦您帮我挡住那些闲杂人等,别让他们进来捣乱。”林宝先道。

    他口中的闲杂人等毫无疑问,就是甄白玉。

    “好。”

    陈玄正点点头,走出了房间,伸手挡住甄白玉。

    “甄白玉贤侄,稍安勿躁。让我们静待林宝先小先生吧。”

    “陈伯父你!!”

    甄白玉咬咬牙齿,面露不甘,可有陈玄正阻拦他,也没办法进去,只能停在房间前,死死的盯着房门,祈祷林宝先出错,救不好陈雪晴。

    却说屋内。

    林宝先轻轻解开了陈雪晴的外衣。

    “你……你干什么!”陈雪晴虽然疼痛可也保持着意识,看到林宝先这个动作,脸色羞红的质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