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校花的贴身狂医 第二百七十六章 天胡
    他这个举动,让坐在他身边的白青花都觉得有些脸红害臊,不禁翻起白眼瞪了瞪他。

    围在周边的其他观众也都小声讨论,对林宝先指指点点起来。

    林宝先倒是无所谓,依旧是大大咧咧的样子。

    世俗人怎么看他,他是一点都不在乎。

    抬头看了眼挂在房内的钟表,发现距离十点还有半个小时,林宝先拿出自己的智能手机,居然还玩开了游戏……

    司徒公城将林宝先的种种举动全都记在了心里。

    这简直就是对他的藐视!

    司徒公城发誓,等赌局开始,一定会让林宝先付出极为严重的代价!

    想他司徒公城好歹也是名声在外的赌王!

    你一个尚未出道的晚辈,胆敢这么目中无闻,不好好教训你一顿岂不是让其他同行都看不起我了?

    至于司徒公城怎么想,林宝先是一点都不在意。

    因为在他看来,司徒公城根本没有资格让他正眼对待。

    他来这,就没打算输。

    十点整,赌局即将开始。

    跟赌局无关的人都已经坐到了一旁,白青花本来也打算站起身子离开,却被林宝先一把拉住,对着一边的外国裁判长询问道:“裁判,我让我的青花姐姐替我打牌,没有问题吧?”

    “啊,啊?”白青花一脸错愕的看向林宝先。“宝先,你让我替你打?”

    在赌桌另一侧的司徒公城立刻恼羞成怒,拍案站起,怒指林宝先道:“混账小辈!我见你眼力不凡,颇有点手段,对你很是尊重,你却处处找机会羞辱我。臭小子,你真以为自己有点本事,就可以如此目中无人,目空一切了!?”

    林宝先听着他的质问声,挠挠自己的耳朵,颇为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你如果不服,也可以叫人替你打牌啊。我是无所谓。反正结果都一样,还不如怎么轻松怎么来。”

    “你——好……很好!林宝先,你有种!来,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赢!”

    司徒公城此刻内心已经暴怒一片,不过盛怒之余还有一丝窃喜讽笑。

    像他这种等级的职业赌徒,一举一动都能影响胜负。

    林宝先让人代替出牌,直接失去了利用手速、眼力,加以“作弊”的机会。

    你要装x让你装,待会儿输死你!

    裁判朝着袁在天看去一眼,见到袁在天给他送来一个眼色,也就不管赌场的规则,点头应许道:“白青花小姐可以代替林先生洗麻将,出牌。但是输赢结果不能改变。林宝先先生,您确定要这么做吗?”

    不等林宝先答应,白青花先有些胆怯了。

    “宝先……我以前虽然打过麻将,可……那毕竟都是小打小闹。我从来没有赌过钱,我怕……”

    不等白青花说完,林宝先轻轻一笑:“青花姐就安安心心的坐在这里,就算输了也无所谓,大不了就是将我前些日子赢来的钱重新送回去,没什么的。”

    “这……好吧。那我就试一试。如果输了,还是你来啊。”白青花看见林宝先那张极为轻松的表情,深呼一口气,最终答应了他的提议,坐到了林宝先旁边,替他洗麻将摸麻将。

    司徒公城虽然不满,但碍于袁在天的面子,也不得不开始了这场让他非常不爽的赌局。

    “哼。洗麻将的手法那么生疏,说到底也就是个门外汉。林宝先,你让一个非职业赌徒跟我赌,无非就是想侮辱我,那我就让你自取其辱!”

    司徒公城瞧着白青花搓洗麻将的手法,眼眸闪烁出一抹冷厉精芒,不屑冷笑。

    在清洗麻将的时刻,他的眼力、听力、记忆力、手速一同使用。

    普通人甚至是古武修炼者都无法看穿他的手法。

    很快他就将自己需要的麻将牌,整齐排列。

    待会儿,他只需要投掷到最大的点数,他这盘就是随时都能赢的大牌!

    “你是客,让你先掷骰子。”司徒公城让白青花率先投掷。

    白青花略显紧张的拿过骰子,往之桌上一扔,却是六六六,最大点数!

    司徒公城双眸猛地一缩,不由惊奇的看了白青花一眼。

    “这娘们的手气也太好了吧?!不行,如果让她先摸牌,那我做给自己的牌岂不是要落到她手里?”

    “等等,我要求过三张!”

    司徒公城这句话一说出,脸色就是显得有些涨红。

    在场稍微懂点赌术的人全都对他投去鄙夷的目光。

    你一个赌场赌王,对一个小姑娘还要求过三张,这明摆着就是心里有鬼啊。

    司徒公城可管不了那么多,如果他输给白青花,那才叫真正的颜面扫地。

    过三张的意思,就是将头三张牌,放到最后面,以防有人出老千。

    这也是司徒公城给自己留下的一个底牌。

    身为赌王,需得算无遗策。

    不然稍不留神,那就是身败名裂,堕入万丈深渊。

    从这一点来看,司徒公城固然无耻了些,但是他的确有资格称之为一代赌王。

    可惜……他今天遇到的人是林宝先,注定要悲剧了。

    过完三张麻将,双方开始摸牌。

    司徒公城摸牌的时候运用手速,在其他人难以察觉的情况下进行换牌,将自己的手牌换成各种字牌,一旦胡牌,必定是超级大胡!

    他这是想要一把赢下这场赌局的意思。

    而白青花的牌自然全都变成了各种序数万字牌,看到自己摸到的各种万字牌,白青花不由大吃一惊。

    “我的天啊,我的牌怎么这么好!”

    整理完以后,白青花是庄家,摸下第一手牌。

    等她看到自己摸得那张牌后,随即便目瞪口呆的愣在那里,傻傻的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司徒公城等了一会儿,见白青花还没出牌,眉头一蹙,看着白青花道:“这位女士,你倒是打牌啊。”

    白青花将手里的那张牌放下,声音抖擞的吃吃呜呜道:“我……我胡了。天……天胡……而且是一条龙万字天胡……”

    说完,便将桌上的牌全部亮出。

    一万两张,二万两张,三万两张,四万两张,五万两张,六万两张,七万两张!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