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校花的贴身狂医 第二百八十四章 制裁?
    ,精彩无弹窗免费!

    “让我吃不了兜着走?你……威胁我啊?”林宝先眯着眼睛仔细看了眼于陆成,“你之前还说,现在这片区域就只有你和我,就算发生一些事情,也不会有人赶过来打搅我们。还有……你都不怕在这乱来,我怕什么?我这个人,向来就喜欢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袁在天也好,你也罢。都是个蠢货白痴!”

    说完,不等于陆成反应,林宝先往着于陆成那只抬起的手臂随意一捏,嘎巴一声脆响。

    剧烈无比的疼痛感立刻涌入了于陆成的脑海当中。

    “啊——啊啊啊!!”

    于陆成歇斯里地的痛喊出声。

    他的身体虽然被林宝先的定身咒束缚,但大脑依然能够感知到身体上的痛处。

    一时间,极为悲惨的声音从这间重点询问室中不断传出。

    那些刚走没多久的人听到这些呐喊,全都稍显一滞,随后,袁富城回过头朝着询问室的那条道路看去一眼,冷冷哼出一声。

    “敢让我儿子受到那种惨痛伤害,我必让你千百倍还之!”

    他却不知道,在那间询问室中惨遭“酷刑”哀嚎出声的不是林宝先,而是他候以众望的于陆成于局长!

    ……

    “这才断了一只手臂而已,于局长你表露出这种反应是不是有点过了?”林宝先看着面色苍白,双瞳散漫,虚汗淋漓的于陆成,语气万分调侃的说道。

    “你……你……饶了我吧……林宝先小先生,孙大少爷!我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您,还请您高抬贵手,放了我!冤有头债有主,您要报复就去报复袁富城副市长!跟我没关系啊!”于陆成一边痛的牙齿打颤,一边苦苦说道。

    林宝先冷冷笑道:“放心吧。袁富城一定也会受到他应有的惩罚。只不过,我现在先要对付你。你和他就是一丘之貉,我若是个平常人,落在你手里,你会这么轻而易举的放了我?还有一条腿!”

    林宝先说罢,抬起脚来凌厉一踹,正中于陆成的左腿,紧接着,于陆成的身体就被踹到墙边,嘭的一声巨响,都将整个墙踹出一点凹陷。

    “噗——啊啊!!”

    于陆成口吐一嘴精血,与此同时林宝先也解除掉束缚他的定身咒法。

    一刹间,痛到极致的感觉接连冲撞到于陆成的大脑,甚至都让他痛的陷入昏迷。

    林宝先就这么靠在大椅上,也不离开,看着于陆成的狼狈身体,脸上洋溢着无比开怀的笑容,静静等待警局的其他人到来……

    没过一会儿,也就半个小时,警局内的一群人缓缓归来。

    刚一打开审问室的门,看到林宝先安然无恙的坐在大椅上,甚至还一脸悠哉悠哉的抽着烟,为首的那名警官就是一愣,跟着走进屋内的人们也是一愣。

    紧接着,他们就看到瘫倒在一边的于陆成,顿时哗然一片。

    “于局长!!”

    “妈的!戒备、戒备!这小子的手铐没了!他打伤了于局长!”

    唰唰唰!

    一群人掏出手qiang,直指向林宝先。

    那名袁富城副市长,被他们团团围住,保护在人群之中。

    林宝先看到那么多人举着qiang威胁自己,不禁哑然一笑,吐掉嘴里的烟,伸出两只手道:“各位,你们用得着那么大惊小怪吗?我如果真想跟你们过意不去,离开这里,那是分分钟的事情。我还在这待着,是想跟你们身后的那位袁富城副市长说句话。”

    袁富城眼中闪过一丝寒芒,冷冷道:“林宝先!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已经是罪上加罪!你打伤了于局长,那是袭警,重罪!”

    “哈哈哈。袭警……”

    林宝先大笑一声,站起身子。

    唰唰唰!

    周边人群立刻戒备一片。

    林宝先眉头稍显一簇,十分不喜的道:“我都说了,我不喜欢被人拿qiang指着,让你们收回手qiang,你们……听不懂吗!给我放下!”

    轰——

    强大的威势瞬间爆发,震慑的周边那些人全都浑身一颤。

    啪啪啪。

    手qiang立刻掉落一地。

    “这!?”

    一群人当即震惊万分。

    这是什么手段?

    他们都好像看到了一个凶神恶煞的魔鬼出现在眼前,手上的qiang械全都被蛇虫覆盖。

    一个个惊慌失措的将手qiang扔在了地上。

    “你……”

    袁富城见到这一幕,也是心惊不已。

    他现在也和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于局长一样,觉得自己太过小觑了林宝先。

    他怎么都不可能想到,林宝先居然还会有这种本领!

    “这样不就对了。”林宝先淡漠说罢,直视袁富城,缓缓朝着人群那边走去。

    袁富城心中一颤,却也故作硬气,不去后退,瞪向林宝先道:“你想对我做什么?我可是北文市的副市长!”

    林宝先闻言,不由便是哑然无语的笑出声来。

    “副市长……哈哈哈。别说你一个区区的副市长,就算你是冀州域的省域长,我都不会怕你!你说我有罪我就有罪?我打你儿子,那是你儿子罪有应得!他活该!”

    “放肆!光天化日之下,我华夏国怎么能够容忍你这种狂妄之辈,你以为……你懂点邪术,懂点古武术,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么?我堂堂华夏圣地,岂能容你玷污!”袁富城颇为大义凌然的说道。

    “我呸!”林宝先听到他所说的话,即刻嘲弄反驳道:“我尊重华夏国的法律,也认可它存在的意义。但,有些人不配值得法律保护。况且我再给你重申一遍。我打你儿子,是正当防卫,根本没有触犯任何法律!你想用大道理来压我,很抱歉,我林宝先根本不怕!”

    袁富城眼眸中闪烁着阴毒之光,再次提问:“那……你这么说,是不是觉得自己已经凌驾我华夏国的法律之上?不用接受法律的制裁?”

    林宝先毫不在意的傲然说道:“只要我愿意,这世上就没有人能够管的住我。”

    “好,好好!诸位都听到了!这就是年轻一代的佼佼者。如此狂妄,如此胆大包天,如此目无袁法!这样桀骜不驯的小辈还请诸位前辈出面亲自制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