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校花的贴身狂医 第三百六十三章 得了重病
    ,精彩无弹窗免费!

    “哦?什么话?”太史度然很是好奇的询问林宝先道。

    “老爷子身上有病,必须得尽快治疗,放着不管,怕过不了数日您就会病入膏肓了。”林宝先面容认真,不可置疑的严肃说道。

    这句话一说出口,就让得屋内寂静一片。

    “木宪!你说什么!?我们收留你,救了你,你不带感恩之情也就罢了,居然还敢咒我爹爹病入膏肓!?你简直就是狼心狗肺!”太史梦清直指着林宝先,愤怒到极致,怒然喝骂道。

    饶是以林宝先的心性在听到这句话后,也不免一怒。

    “太史梦清小姐,我并没有找茬的意思。你们救了我,收留我在此居住,我自然是带着感恩的心来告诉你们这个信息。你们若是不信我,大可不必在意我说的话。太史度然老爷告辞了。”

    林宝先说着,就打算离去。

    太史梦清却一个纵身上前,拔出自己的凌厉佩剑,抵在林宝先身躯前方,嗔怒道:“臭小子,你无缘无故咒骂我爹,这件事情还没结束,你就想走?当我太史家是什么地方!?”

    “梦清,别放肆胡闹!放下你的剑!”太史度然厉声呵斥道。

    “爹!?”

    “放下!”

    “咯!!”太史梦清虽是骄横,却也不敢忤逆她爹,只能愤恨不甘的走到一边。

    太史度然对着林宝先好奇问道:“我想木宪公子应该不会是那种随意轻浮之人。不知公子从哪里看出,我有疾病缠身?”

    林宝先仔细看了眼太史度然,声音语气平淡的道:“如果我观察的不错,太史度然老爷应该是修炼到古武宗师阶段的高阶修炼者。宗师级的强者其体质将会远超常人数倍乃至数十上百倍。但我观老爷子眉宇间却隐藏着一丝虚弱,如果猜的不错,太史老爷子应该时常会感到身体虚寒,并且偶尔会有力不从心的无奈感,是也不是?”

    林宝先这句话一说出口,太史梦清的面色就是猛的一变。

    太史婉柔则是惊奇问道:“木宪,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

    太史度然老爷子也是一脸好奇的看着林宝先。

    他们的反应说明林宝先所言完全正确。

    林宝先轻笑了声道:“我在医术方面略有小成。行医之道讲究的就是一个望、闻、问、切。我观太史度然老爷面相有所异常,这才出口告知。如果我说的这些症状都为不错,那么这些病症足以证明一件个事实……”

    “什么事实?”太史梦清也不免好奇的问。

    “太史度然老爷曾在不久前受到了不可治愈的致命伤害。那个致命伤只是在表面上被治愈,实际上却仍旧损害着太史度然老爷的身体。如果不加以根治,太史老爷子最多只能再活一百天。一百天后神仙也救不了太史老爷子了。”林宝先缓缓道。

    “这!?”

    太史婉柔极度震惊的看向太史度然,完全相信了林宝先的话语,声音焦急道:“爹爹!?这可怎么办?”

    太史梦清也是大惊失色。

    林宝先所言一点没错,她的父亲太史度然的确在一年前遭受中南海岛上,太史族的强敌重创,被那人打的丹田破裂。

    原以为家族内部的医师已经救治好她的父亲,却没想到事情的真相却会是这样子!

    太史度然眉头冷蹙,不知在思考些什么,片刻后苦颜一笑:“现在,我总算明白为什么族中长老会让我在这个偏僻小镇中做这太史家分支的家主……原来他们早已把我抛弃。”

    “爹……”太史婉柔眼中含泪,拉住了太史度然的手臂,显得极为悲伤。

    “呵呵,婉柔不用哭。人生在世谁人无死?或许,这就是我太史度然的命吧……”太史度然落寞的叹息一声,看向林宝先轻笑道:“多谢木宪小公子告诉我这个事情,你若不告诉我,只怕我还蒙在鼓里,到时连遗嘱都无法书写。”

    “呃……”

    林宝先挠了挠脸上的面具,忽而说道:“其实太史度然老爷的病并不是什么绝症,我能治好太史老爷。”

    此言一出,语惊四座!

    太史婉柔当即小步跑下,抓住林宝先的胳膊,满脸激动认真的问道:“木宪公子,你……你真能救我爹爹?”

    太史度然也是满脸惊喜的望向林宝先。

    “当然。”林宝先自信笑道。

    太史梦清却是一脸将信将疑的道:“你有那个本事?要知道,连我太史族本部的医师都无法治愈我爹,你才多大,怎敢说出这种大话?”

    “姐姐!事到如此你怎么还要挤兑木宪公子?难道你不希望爹爹健康痊愈?”太史婉柔不满道。

    “这……我只是怕这个木宪瞎逞能,胡乱医治,就怕坏了爹的身子,我当然希望爹能健康了。”太史梦清赶忙道。

    “好了。梦清你少说一点。我的身体已经即将不行,木宪小公子既然说他能医治我,那我便相信他。你也应该相信林宝先小公子。”太史度然道。

    “爹你……哎,算了……”太史梦清叹息一声,朝着林宝先怒瞪一眼,威胁道:“小子,你若敢把我爹治坏了身子,我保证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林宝先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道:“我若无法治愈太史度然老爷,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好,你有种!我记住你这句话了。”太史梦清说着不再为难林宝先。

    太史婉柔问道:“木宪公子,你需要什么灵草灵药吗?你什么时候可以救治我爹爹啊?”

    “呵呵,随时随地,现在就可以了。”林宝先笑道。

    “现在!?”太史婉柔惊奇道:“现在怎么救?”

    “简单。”

    林宝先轻笑一声,从口袋中拿出银针套具,走上前去,说道:“太史度然老爷,得罪了。我在为您施针时,切记不要抵抗进入体内的真气,否则会造成真气反噬,让您的伤势更加严重。”

    “银针治病,针灸之法……看来石小公子的确有些本领。”太史度然点点头,深吸一口气正色道:“好,那就有劳小公子了。”

    林宝先得到准许,便是将手中银针极为熟练的扎入太史度然背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