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校花的贴身狂医 第四百零七章 中了邪
    ,精彩无弹窗免费!

    林宝先听说自己便宜女朋友的老爸身体不太对劲,秉承着男友应该尽到的职务,便坐着车子与越青青一同去往成川市靠北的那座前龙山。

    不多时就来到了坐落于前龙山周边的豪华古制别院前。

    外方,已经有很多仆人等候在门前。

    众多人的为首者,是一个坐在医用椅上,头发苍白,年龄大概在四五十岁左右的男子。

    这名中年男子穿着一袭灰白唐装,左手的大拇指上佩戴着一枚价值不菲的玲珑翠玉扳指,样貌堂堂,一举一动间都透露只有上位者才有的势气,显然就是前龙山聚宝门的现任门主,越青青的爸爸越凌南。

    轿车上三人一同走下。

    越青青一溜烟的跑过去,神态焦急的问道:“爸,你这是怎么了?才几天不见,你怎么都坐上轮椅了?”

    越凌南苦涩一笑,摇摇头,略显有气无力的道:“人老了,不行了,病倒也很正常。先不说我,你失踪的这几天没受到什么委屈吧?有没有受伤?肚子饿不饿?我已经让厨师给你做好你喜欢吃的菜了,快进去吃吧。”

    越青青见他老爸都病成这样,还一心只想着自己,一把搂住越凌南的身子,哇的一声就是哭了出来。

    “爸,我以后再也不任性出去了,呜呜呜。”

    越凌南无奈笑着,轻轻拍打越青青的后背安抚她。

    猛然间,越凌南那张和蔼可亲的面色突兀一变,仿佛承受了莫大的痛苦,一把推开了越青青,捂着胸口大口喘息,犹如犯了羊癫疯一般极为疯狂!

    “爸!?爸!你怎么了?!安伯伯,快,快找医生,快啊!”

    老管事安同叶和一众仆人被吓得浑身一震,手忙脚乱。

    林宝先那双眼睛,泛出一点璀璨金芒,一眼就看出了问题所在。

    “有点意思……”

    嘴角微微上扬,就朝着越凌南那边走去。

    从口袋里拿出几枚银针,精准而又快速的扎在越凌南的几个穴道上。

    紧接着,越凌南那张狰狞癫狂的面容徒然一变,四肢一瘫,彻底昏睡下去。

    “小子,你做了什么!?”

    安同叶管家见到林宝先拿那足有一寸长的银针扎入越凌南老爷的天灵盖内,顿时就是倒吸一口凉气,心中猛地一颤,还以为林宝先把他们的老爷给扎死了!

    “安伯伯,你别冲动。越前辈现在只是昏睡过去,没有大事。”

    林宝先赶忙摆手道。

    “昏睡过去?”

    安同叶管家朝着他老爷那边看去,果然就见到他们老爷正酣睡在轮椅上,神态平和,好像没有那么难受……

    “奇了!老爷自从三天前开始发病后,从来就没有像现在这么平稳安详的睡过觉。小兄弟……你的医术好高明!”安同叶不免惊呼道。

    林宝先微笑道:“嘿嘿,医术一道略懂略懂。不过,要想根治越前辈的病,并不简单。现在,先把越前辈安置好,在这睡觉总不是个说法。”

    “对对,来人,快把老爷送进屋里。”

    “是。”

    一众仆人上前,小心伺候着越凌南。

    “宝先……我爸这是怎么了?他身体本来非常健康,每天早上都会围着这前龙山慢跑,不可能突然发病就会成了这幅模样啊……”

    越青青的脸上充满了不安,林宝先见她这么担忧,轻轻一笑,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脑袋道:“放心好了。他是你爸,就是我的越前辈,我怎么可能看着我越前辈遭受折磨?你爸的病因我已知道,不过先让我卖个关子,过一会儿再告诉你。”

    “你知道我爸为得病的病因?那我爸得的又是什么病啊?”

    “越前辈本来身体那么健康,却突然变得这么虚弱,只有一个原因可以解释。那就是……他中邪了。”林宝先淡然道。

    中邪!?

    越青青听到林宝先所言,顿时瞪大了双眼,浑身不由一颤,捂着嘴巴道:“我……我爸怎么可能会中邪?而且我爸还特别信佛、信神,生活区还祭拜着菩萨,怎么可能会突然中邪?”

    “为什么中邪我也不知道,但越前辈中邪这一点毋庸置疑。任何诡异道术都逃不过我这双眼睛。越前辈怕是最近遇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啊。”

    林宝先说着,脸上洋溢出自信的微笑:“青青你就放心吧,有我在,越前辈不会有事。我的本领,你还不知道嘛。”

    “嗯……我相信你宝先,谢谢你。”

    看到林宝先那张笑脸,内心慌乱不安的越青青渐渐恢复了平静。

    林宝先除了个别时候让她无语外,其实还是很可靠的。

    ……

    家园内,林宝先目前对越家来说还是个外人,不能进入越凌南的私人卧室。

    林宝先也没闲着,在长长的走廊里四处逛了逛,不多时就被一个画有古色古香的美女图案所吸引住。

    “原来如此。”

    看着这张美女图,林宝先嘴角微微上扬,似乎已经找到了祸根。

    与此同时,两个人从门外走来,却是段一柏和一个穿着中医白大褂的老年人。

    “你小子怎么会在这里!?”

    那个自诩不凡的年轻人见到林宝先在这,立刻倒吸一口凉气,眉头微蹙,语气冰冷的充满敌意问道。

    “你是……哦!对对,你是那位段家的二少爷,段一柏对吧?你怎么又为什么会来到这?”

    林宝先脸上洋溢着那张人畜无害的笑脸,反而问道。

    “这是我未来岳父大人的家,他生病了我当然得过来。倒是你,你小子是什么东西?穿着打扮跟个乞丐一样,这也是你能进的?”段一柏出言讽刺道。

    “你未来岳父大人的家?呵呵,我怎么没听说过这件事?”林宝先淡然说着,又道:“至于你说我穿的像个乞丐邋遢了点我不否认,不过我至少也不像某人,表面上衣冠楚楚,实际上本质却和狗差不了多少。”

    林宝先也不恼怒,神态平静的说道。

    “臭小子,你骂谁是狗!?”段一柏顿时怒喝道。

    “哎,这位衣冠楚楚的少爷你可不要对号入座。我又没说你……你干嘛那么着急?你可不要以为自己和狗一样啊。”林宝先寓意深长的调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