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校花的贴身狂医 第四百一十一四章 一切真相!
    ,精彩无弹窗免费!

    林宝先紧蹙双眉,似乎真的陷入到什么麻烦当中,他被一击刺入腹中反应能力都好像变慢许多,身躯一个踉跄,靠在一旁的桌上,堪堪躲过这一击。

    他冷视文婆婆,质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在越伯父的家中做出这种事情?”

    “啧啧。这个问题,你就不需要知道了吧?”文婆婆戏谑道。

    “怎么?我都已经落到你手上,即将身亡,你都不肯告诉我这件事情,好让我死个瞑目么?”林先生脸色苍白道。

    文婆婆深深的看了林宝先一眼,轻轻笑道:“好吧好吧。告诉你也无妨。我主正在筹备一个大计划!华北省域的军政高层都有我主上的人监管,时机一到,我主必将一鸣惊人!”

    林宝先仔细思考了下,又问:“你的主上究竟是何方神圣?”

    “呵呵,这个你就不用知道了……去死吧!”文婆婆一声轻笑,单手一扬,插在林宝先后背。

    林宝先闷哼一声,倒在了地上,生命气息全无。

    文骆嫂收回匕首,看了眼瘫躺在地已经“死去”的林宝先,不屑一笑。

    “不自量力的小家伙,就这点能耐,也敢坏我主的好事?活该受死!不过他现在死了,我也不好交代什么,倒不如……”

    文骆嫂这么想着,眼珠子一转,拿出一张人皮面具,走出了房门外。

    忙完这一事,文婆婆重新走向了三层楼,打开房间大门,将面具交给了另外一个人,他们两个就此,离开三层楼,回到楼下。

    等到他们离开,瘫在地上的林宝先逐渐化为一道光点,消失不见。

    此时此刻,林宝先居然完好无损的站在一边。

    他将手上点燃的一根独特烟竹熄灭,嘴角微微上扬起来。

    “呵呵,还是五师傅的幻术好用。这个文婆婆还以为我真的中招身亡了?跟上去瞧瞧,看她打算怎么做。”

    林宝先笑说着,再次施展千面之术,变成其他人的模样走出了这里。

    却说楼下正厅。

    “越前辈,我刚刚已经仔细勘察过,好像是因为这个东西引发的诡异戾气。”被冒名顶替的林宝先,拿着一个古董瓷器,指着它说道。

    “的确……光是明眼瞧着都觉这个东西很是邪乎。”越青青说着,转身看向越凌南,问道:“爹爹这件物品您是从哪里得到的?”

    “这个东西?”越凌南皱起眉头思考了片刻,好像有些记不起来是从哪里来的。

    文婆婆这时候便出声提醒道:“老爷,您难道忘了?小半年前有位僧人上门讨个斋饭,您不仅给了他斋饭,还送了他一大袋干粮,那位僧人感激您,就将他得到的这个古董瓷器送给了您。”

    “哦!对对对!我想起来,是有这么回事。”越前辈脑海中回想起先前的事情,跟着说道:“是了是了,那位僧人说我家中有些不祥之气,念在我送给他那么多粮食的份上,将这个古董瓷器送给了我,当做镇宅之宝。可谁知道……这个瓷器却是充满戾气的存在!我原以为那位僧侣是个心怀慈悲的大善人,谁曾想……他居然会想要害我!哎,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被冒名顶替的林宝先装模作样的仔细瞧了眼这个古董瓷器,说道:“越前辈,此物既然沾染了邪性戾气,就属于邪物,您是否可以将它交给我们?让我们来处理这件事情。”

    “可以,当然可以!若是贤侄能帮我,那自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越前辈赶忙将这古董瓷器,转交给了林宝先。

    文婆婆递给被冒名顶替的林宝先一个眼神,那个林宝先心领神会,干咳一声道:“好了,先不管那么多了。既然富有戾气加持的物品已经被我找到,我也该告辞了。晚辈在外还有一些事情要做。”

    “这样啊?那无论如何,还是得感谢林贤侄的帮忙,否则放任这个邪恶法器在这,我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那就让青青送你离开吧。”越前辈说着,便起身,让越青青出门送客。

    “林贤侄,有空的话随时欢迎来玩,我越家的大门,随时恭候你的到来!”越凌南道。

    被冒名顶替的林宝先讪笑道:“越前辈客气了。那……我走了。”

    “好,再见!”

    “告辞,再会!”

    目送林宝先离去,越凌南呼出一口气,坐到沙发上,打开电视观看。

    看了电视没多久,忽而眉头稍显一蹙,脑袋里似乎回想起,那个被带走的东西是什么了。

    那日……那个僧人曾道,着与那僧人交谈时的内容……

    “越门主对我有一饭之恩,又赠与了贫僧一袋干粮。贫僧受之有愧,今日与门主有缘,贫僧特赠您护符宝物一枚,可帮您驱迫世间邪念幻术。倘若有一天,市长您觉得四周有些不对劲,深陷迷幻之中,不知真假,到时候,贫僧的护符,可帮您看穿一切妖魔,或许也可以救您一命,阿弥陀佛……”

    这段记忆一经回想,越凌南便猛地窜起身子。

    不对劲!

    太不对劲了!

    那个东西明明是镇宅法宝,为什么会被林宝先带走?

    轰隆——!

    刹那之间,凌南只觉得双眼有些模糊,眨巴了下眼睛,顿时,看到了一些,平常无法看清的事情!

    他这间别墅豪宅……从屋顶到地板,全都沾染着一丝莫名其妙的紫黑邪气。

    这么一看上去,只令人惊恐万分!

    “老爷,您怎么了?为什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文婆婆此刻从房门外回归,看见越凌南的动作,很是好奇的问道。

    “文婆婆啊……我觉得咱们这个房子不干净!”

    越凌南一边说着,一边转过身子,当他看到文婆婆的身体后,立刻惊得喊叫出声:“我的天啊——你怎么成了这副模样?你是谁,是妖怪吗!!”

    文骆嫂听到越凌南这句话,那眉头瞬间冷蹙,整张脸,都仿佛扭曲在了一块,从一个看似和蔼平静的老人,变成了一个面目狰狞的恶毒妇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