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校花的贴身狂医 第四百三十六章 打了小来了老
    ,精彩无弹窗免费!

    郭怀宁仔细看了这个丹药一眼,也没任何怀疑,直接拿在了手里面。

    “谢谢你宝先,我会小心对待他的。”

    林宝先想了想,又从随身携带的小提包里拿出一本书籍。

    “怀宁,这是剑术总要。一个前辈赠与我的东西。里面有我个人的详解,我知道,现在给你这些你恐怕无法吸收,不过能进步一些总比没有好。你拿它去参悟吧。”

    郭怀宁接过《剑术总要》书籍,深深的看了林宝先一眼,那双眼中满是感激与青睐。

    “宝先,我……”

    “啥都别说了,距离比赛开始就那么一点时间,你赶紧去修炼吧。”林宝先推了推她笑道。

    “嗯!”郭怀宁深吸一口气,“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等着我获胜吧,宝先!”

    “呵呵。”

    林宝先和郭芙芙一起目送郭怀宁离开,这时候郑文朝走了过来。

    “林少,你交代的事情我已经办妥了。我辞去了这里的职位,跟家里的人说了一声,现在就能离开,去往您所说的那个青龙山了。”

    林宝先点点头,看了眼郭芙芙,道:“芙芙妹,我和文朝去一边有点事情做,你稍微等我一会儿哈。”

    “嗯,好的。宝先哥你们去吧。”郭芙芙微笑道。

    林宝先带着郑文朝走向一边,将一枚木制令牌递给了他。

    “这是我隐宗的令牌。”

    郑文朝立刻一愕,浑身都跟着一颤。

    “隐……隐宗!?林少您!?”

    “嘘……”林宝先给他一个眼神示意他不要声张:“你去了青龙山,山下有个经常打水的老爷爷,你把这个令牌交出来,他就会带你去隐宗当中深修。”

    林宝先说着,又将一封书信交予郑文朝。

    “这是我给你的举荐信。山上那些老家伙看到这信里面的内容,会好好教导你。你一定要学有所成,不要辜负了我的期望。”

    郑文朝深吸一口气,双眼凝重的看向林宝先,双手作揖,认真无比的道:“郑文朝一定不会辜负林少的举荐!林少您放心,我定会努力学习,等待您的检验。”

    “这样就好。对了,你先告诉我,你打造这把剑的原矿石,是从哪里得来的?”林宝先问道。

    “这把剑的原矿石?”郑文朝想了想道:“好像是从成川市与海上市临界的那座白羽山峦中获得的,只是我是侥幸获得的它,只有那么一小块。”

    “这样啊……”林宝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好了,我没有其他事情跟你说了,你赶紧动身走吧。”

    “是!”文朝生拱起手极为恭敬的鞠了一躬,“林少,保重。”

    “你也保重。”林宝先道。

    “告辞!”

    文朝生转过身子,离开了这里。

    看着他的背影,林宝先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

    文朝生剑中蕴含的力量,毫无疑问是木之灵器之力,不然绝不可能祝他瞬间突破,弄伤瞿动天。

    “他说这剑的原矿石是从白羽山峦所得,那里……好像也是王龙翔的老家吧?看来,木之灵器,果然在这个地方。等武比会结束,去白羽山峦好好地瞧一瞧。”

    林宝先刚这么想着,突然间察觉到一股杀意,猛地而至!

    “林大哥小心!”

    郭芙芙居然提前挡在了林宝先身前,释放出自己隐藏的真气形成一道无形的屏障。

    然而这突如其来的剑招太过威猛,只听嘭的一声啐响,郭芙芙双眸一缩,喷出一口鲜血!

    在她就要倒地,林宝先赶紧出手将她抱在怀中。

    “郭家的二女儿郭芙芙?我这一剑虽然只使出了五成力量,可其中蕴含的杀意却为真实。你能抵挡这一剑不被斩杀,的确能证明你天赋极高。”

    一名身穿西服的中年男子缓缓走出,傲视林宝先和郭芙芙。

    这一击来的虽说突然,但林宝先还是提前预判到了攻势,但让人没想到的是郭芙芙的反应竟然也那么快!

    在他动手前替他挡住了这一击。

    md……敢让芙芙妹受伤,这个中年男人不管他是谁,都要受到惩罚!

    林宝先看着他,那双波澜不惊的眼眸中,闪烁出无尽的寒意,淡漠问道:“你是谁。”

    “哼!我乃是海上市白家之主,白国端!臭小子,你废了我儿子白远青,我今天特意来找你算账!”

    “白远青的父亲?呵呵,这可真是有趣,打了小的来了老的。看来你们白家人,真的是不知道我的底蕴如何,还敢来找我麻烦,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林宝先眼眸冰冷的说着,搀扶起郭芙芙,将一颗修补内伤的丹药喂给她吃。

    郭芙芙服下这枚丹药,严重的伤势即刻恢复,缓了一会儿,眼眸忌惮的问道:“林大哥,这个人是谁,为什么要突然袭击你?”

    “没什么,跳梁小丑而已,不必在意。芙芙妹你好好休息,在旁边看着就行。”林宝先神情平淡的微笑说道。

    与此同时,走出拍卖会场的群众们看到这一幕,全都遥遥围观。

    “那不是白家的家主,白国端?他怎么和那位看起来不到二十岁的少年公子对峙起来了?”

    “他叫林宝先!我知道他们为什么在这里对峙!”

    “哦?这是为什么?”

    “先前白家的二少爷,也就是白国端的二儿子白远青,在上午的修炼密室前被林宝先公子打得修为尽失,所以下午白国端才会来此,偷袭林宝先!”

    “还有这种事情!?”

    “不对吧?我看这个林宝先浑身上下好像就没有半点真气存在,他是怎么战胜白远青白公子的?”一名围观者狐疑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了。不过你可不能小觑林公子,连百里无痕吕过金都被败在他手里了呢!”

    “吕过金居然也败了!?嘶……你确定吗!?”围观者顿时惊呼。

    “亲眼所见!无比确定!”

    一群人议论纷纷,不断惊呼出声。

    瞿动天也在这时候走到了人群里面,看到这一幕,饶有兴趣的站在一旁,冷冷发笑。

    “林宝先原来得罪了那么多人?啧啧,如果这个白家家主白国端能把林宝先废了最好!省的我去动手找他麻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