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校花的贴身狂医 第五百零七章 古怪的反应
    ,精彩无弹窗免费!

    “恩穗,这只大狗以前不对你喊叫的吗?”夏可可很是好奇的问道。

    “是啊,我收养大黑的时候是在三年前,它从小就跟我生活在一块,从来没有像这些日子对我喊叫过,哎……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朴恩穗说着,声音都有些哽咽起来。

    自从十天前开始,这只大狗开始对她咆哮后,她都没有办法抚摸它,跟它玩耍。

    这种感觉真的是让她太过难以忍受了。

    真的好孤单!

    林宝先则是若有所思的看了这只大狗一眼,那双眼中闪烁出一丝透析之光,再仔仔细细的看了这个豪宅一眼,好像是明白了一些事情。

    “两位,请你们跟我进屋吧。”

    朴恩穗打开房门,邀请林宝先和夏可可进入到了屋中。

    打开屋内的灯光,朴恩穗道:“两位请坐吧,我给你们泡一杯茶水。”

    朴恩穗说着,便去往厨房开始忙活起来。

    林宝先和夏可可一同坐到软沙发上,夏可可开始询问林宝先道:“宝先,你说这件事情是不是太奇怪了?既然外面那只大狗从小就跟恩穗生活在一起,不可能突然就对她发飙啊。”

    “呵呵。”林宝先笑了一笑,道:“可可大老婆你思考的这件事情不错。狼狗绝不会对从小跟自己长大的主人咆哮。”

    “是啊。那你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夏可可好奇的问。

    林宝先只是寓意深长的发笑,并没有继续回答这件事情,他之前说的那句话,已经透露了狼狗为何会对朴恩穗不断狂吠的原因。

    ……

    不一会儿,朴恩穗就将茶水端来,随后又打开了液晶电视机。

    三人就这样坐在软沙发上,看着电视内容,喝着茶水,相继无事……

    眼见氛围有些沉寂下去,朴恩穗率先询问道:“夏小姐,这位大师是你的男朋友吧?他很出色呢。”

    夏可可听到这句话,脸色微微一红,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要说两人不是男女朋友的话,其实也说不过去。

    夏可可现在挺喜欢跟林宝先在一起的。

    她发现在林宝先的身上,有着太多秘密值得追查了。

    这很刺激,也很有趣。

    不过想让她承认林宝先是他男朋友,也有点接受不能,只能尴尬的看了林宝先一眼,咳嗽一声,转移话题道:“对了,恩穗,你说的那个一直纠缠你的恶鬼是长什么样子的?”

    “长什么样子?”朴恩穗皱眉思考了一下,摇了摇头道:“我记不起来他的模样,但是我能记住他的手。”

    “他的手?”夏可可为之一愣。

    “是的,他的手!他那只手,在我躺在床上,睡觉的时候,就好似无时无刻的在那触碰着我,将我全身上下摸了个遍。那种感觉,太恶心,太让人毛骨悚然了!”朴恩穗说着,脸上的面容逐渐变得有些苍白,声音都跟着颤抖起来。

    夏可可很是腻歪的抖了抖身子,一想到身体会被一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恶鬼不断摸索,就让她心中几欲作吐。

    “宝先!你一定要帮帮这位恩穗小姐,帮她解决这件事情。每天晚上被莫名其妙的东西摸下身躯,真的是太可怜了!”夏可可拉了拉林宝先的胳膊,很是认真的道。

    “呵呵,放心,我肯定会帮助这位恩穗小姐姐的。”

    林宝先笑了笑,抿了一口茶水,靠在软沙发上,环视了眼这小别墅中的布景,颇为调侃一笑,道:“朴恩穗小姐,你既然能住得起这么豪气的别墅房,为什么还会去咖啡厅工作?”

    “呃……”朴恩穗苦颜一笑,道:“其实这间房子不是我的,而是我去世的父母留给我的遗产。我的父母在前年的十月份因为车祸去世,我成为了她们财产的继承人,所以这间房子就归我所有了。”

    “怎么了宝先,难道这间房子有古怪?”夏可可问道。

    朴恩穗听到夏可可这句话,不免浑身一颤,声音又是跟着抖擞起来,道:“这……我这间房子应该不会有古怪吧?我住的前一年还没有什么问题啊……”

    “呵呵呵,朴恩穗小姐不用那么紧张。可可大老婆,你别乱猜啊。我只是看到这么大个别墅感到好奇而已,又没说朴恩穗小姐遇到鬼怪的事情跟她这间房子有关系。”林宝先无语道。

    “呃……”夏可可嘟起嘴巴不满道:“这不是怪你说话不说完整。真是的!”

    “好好好,怪我,怪我。都怪我,可可大老婆你别生气嘛。”林宝先赶忙道。

    “哼,我不高兴了。”夏可可插着腰,做出满脸生气的模样道。

    林宝先干巴巴一笑,只能做出鬼脸,来逗弄夏可可重新开心……

    见到夏可可和林宝先在那亲昵无间的逗弄玩耍,朴恩穗一直抑郁的心情总算是轻松了许多,不免笑出了声来,叹息一声道:“其实啊,有些时候,有另一半陪着,真是一件好事情呢。”

    听到她这句话,夏可可停下和林宝先打闹的心思,颇为好奇的问道:“恩穗小姐,难道你没有男朋友?”

    朴恩穗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以前上大学的时候交过一个,后来因为理念不同分了手。”

    “啊?这样啊?”夏可可又问:“那恩穗小姐为什么现在不交男朋友了?就像你说的,有个伴陪着肯定是一件好事情啊。”

    朴恩穗继续摇摇头道:“其实父母去世对我打击还是挺大的,暂时我是不想去交男女朋友了。”

    朴恩穗说完后,就打了个哈气,看看挂在墙上的钟表道:“现在已经晚上十一点了,过得真快。林宝先先生,请问我应该在哪里睡觉,是不是应该躺在沙发上睡?”

    林宝先点点头道:“睡在沙发这更轻松一点,不过朴恩穗小姐睡在卧室也没关系,你今天放心大胆的去睡,我保证你会睡的安安稳稳,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再来伤害你。”

    “呵呵,那就好。不过,我还是在沙发上睡吧。这样有你们陪在我身边,我还有一些安全感。”朴恩穗说着,就走到自己的卧室,将她的被褥全都拿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