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校花的贴身狂医 第五百八十一章扒了
    嗙——

    只听到一声啐响,这长剑打在林宝先的肩膀上,如同打在坚硬无比的铁石,根本寸步难进!

    “这!?”长孙舞柔双眸一颤,有些难以置信,要知道,她这一剑,虽然并没有施展全力,可放在任何声名赫赫的高手上都不敢轻易抵挡!

    而眼前这个华夏国的男子……居然用自己的(身shen)躯抵挡住了!?

    “嘿嘿。”林宝先很是淡然的一笑,环视众人一眼,道:“好啦,我不跟你们玩啦,都给我定!”

    嗡——!

    随着林宝先一个定字,这些包围他的女士兵们立时动弹不得!

    “这?!这是怎么回事?”

    “我……我动不了了!”

    “妖法?邪术!?”

    褐发女子将军也是动弹不得,任由她怎么使劲挣扎都无法脱离出定(身shen)束缚,她双眸猛缩,面色震惊的看着林宝先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对我们做了什么。”

    “妖法?邪术?不不不,这才不是什么妖法邪术,这是精神压制之术。”林宝先说着,轻轻一笑。

    “精神压制之术?难道是传闻中的精神武技!?不可能!精神武技是只有亿万无一的”

    他可没有说谎。

    为什么这些女人们动不了?正是因为她们受到了林宝先的精神幻术!

    此时此刻,褐发女子将军仍旧在使足着力道想要挣脱束缚,奈何她的力量在林宝先面前简直无用。

    林宝先察觉到她的举动,轻轻一笑道:“不用浪费力气了。光靠你自己的力量是无法挣脱我给你们下达的束缚的。现在你唯一能够做到的就是乖乖听话,好好地回答我接下来提出的问题。”

    “你做梦!”褐发女子将军怒瞪林宝先道。

    “你别急着回答。待会儿可有你受的。现在我问问题,你回答,不说或者胆敢欺骗我,你们所有人都会受到惩罚,明白吗?”林宝先缓缓道。

    “哼!”

    褐发女子将军将头瞥向一边,显然不想回答。

    林宝先也不在意她的举动,问到第一个问题:“首先,你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这些女子士兵又是什么人。”褐发女子冷冷一笑,一言不发,那张面容充满了倔意坚定,而且还有一丝不屑笑容,似乎是在嘲讽林宝先,奈何不了她。

    “嘢呵?还真不说话啊?”林宝先哑然一笑,看到她那张傲慢冷艳的表(情qing)后,摇了摇头道:“你真以为,我不会对你们动手吗?”

    “哼!你有本事杀了我们,我长孙一族,宁死勿屈!”褐发女子冷然道。

    “长孙一族,宁死勿屈!”

    “长孙一族,宁死勿屈!”

    “长孙一族,宁死勿屈!”

    其他女士兵们也跟着呐喊出来。

    这声音之响亮,都震得林宝先耳朵有点难受。

    “都住嘴!”

    单手一扬,那些女子士兵在呐喊,也呐喊不出什么声音来了。

    林宝先仔细的瞅了褐发女子一眼,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

    特么至于这样吗?

    好歹也是你们先袭击我的啊,干嘛搞得像是我欺负了你们一样?

    “你刚刚说你们长孙一族,那你应该就是长孙舞柔吧?我再问你一次,你叫什么,你们这群士兵来到这干什么。如果再不说的话,我可真要对你使用手段了啊。”林宝先故作出冷脸道。

    “华夏国人,你休想!你就算是杀了我,我也不会对你透露出半个字!”褐发女子冷厉说道。

    “好好好。你厉害,你厉害啊!你别以为我真不敢对你动手!”林宝先说着,上下打量了下这位褐发女子将军的(身shen)体。

    不得不说,这位女子将军的(身shen)材比例非常完美!

    一米七的个头,前凸后圆,哪怕是(身shen)穿甲胄,都挡不住她那**的(身shen)材。

    尤其是她那张中外混血的面孔。

    她的面容跟夏可可相比,完全就是两个极端。

    夏可可是柔美的极端,这位女子将军则是英气的极端!

    这位女子将军,是个不可忽视的女强人。

    林宝先忽而眼珠子一转,邪邪一笑:“呵呵,将军不愧是将军,不怕我的威胁。不过……我照样有办法让你说出我想知道的事(情qing)。将军,你说……如果我把你(身shen)上的衣服全部扒掉,再让你在你的部下面前当众出丑,你会不会说出我想知道的信息啊?”

    “你——你说什么!?”褐发女子将军面色一变,神色慌张的怒瞪林宝先:“你敢对我乱来!?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呵呵。”林宝先无言一笑,耸着肩道:“我这不是在确认将军你的(身shen)份吗,可你不告诉我啊。”

    “你……哼!”褐发女子将军眉头一蹙,将头瞥向一边。

    见到她又要沉默,林宝先砸吧下嘴道:“喂喂,我刚刚说的话应该很清楚了啊?你怎么又选择沉默了?你要是不回答,我可就真的要扒了你了啊!”

    “你敢!!”

    褐发女子将军怒然一斥。

    林宝先邪笑着,挤眉弄眼,摩拳擦掌道:“嘿嘿嘿,你说我敢不敢呢!”

    见到林宝先表露出的那张充满邪恶面容,褐发女子将军心中就是猛地一颤。

    不(禁jin)想到,难道……难道这个男人真的要对她做出什么无礼的事(情qing),要在在自己的部下面前,强行占有她?

    不、不行!

    她可是月王城的骄傲,怎能屈服在这个男子的y威之下?

    “你休要羞ru与我,你若敢对我无礼,你绝对会吃不了兜着走!杀了我吧!”褐发女子将军冷然道。

    “杀你?杀你多可惜啊。你那么漂亮,死了就一点都不好玩咯。不过你既然不说,那就真的别怪我不客气了啊。”林宝先干巴巴的说着,伸出手来,向着褐发女子将军的傲然双峦袭去。

    眼见到林宝先的那只罪恶之手越来越近,褐发女子将军瞪大了双眼。

    如果可能,她一定会选择跟林宝先拼了!

    哪怕拼不过,她也会选择立刻自尽(身shen)亡,不被人侮ru。

    可她受限于林宝先的精神摄术,根本动弹不得!

    眼见林宝先的手即将靠近自己,褐发女子将军那双英武的眼中流下两行屈ru的泪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