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校花的贴身狂医 第六百一十五章 可笑的家族
    ..校花的贴身狂医

    “这!?”

    “嘶——!!”

    “早就听说林宝先的炼体强度极为强悍,可没想到,居然强到了这种地步!!”

    越江南的刀极为大力的戳在林宝先胸膛,当即发生弯折,眨眼断裂崩坏,碎裂一地……

    此时此刻,越江南已然吓呆了神。

    他望着手中碎掉的武器,面色苍白,惊恐不已。

    讲师席那边。

    很多讲师睁大了双眼,哪怕是他们这些修炼已久的高手,都没见过谁能将肉体塑造成这般模样。

    这简直就是金钢铁骨,无法毁灭了啊!

    夏侯真龙眉头冷蹙,低下头思绪片刻,凝望林宝先的傲然之身,冷冷一哼。

    “这个家伙果然底蕴十足,单凭这个肉身强度倒也足以让他心高气盛,狂妄傲慢。不过!我可不怕你,我等着你明天跟我决一胜负!!”

    先不管其他人怎么说。

    越江南已经完全没了继续比武的心情。

    他就算修炼成了古武宗师之境,也未必是眼前之人的对手,那还在这上面干什么?丢人现眼吗!?

    “我选择弃……”

    弃权的权字还没说出。

    就听林宝先冷冷出声。

    “等等。”

    轰——!

    无穷无尽的精神压力直逼越江南的脑海,让其整个人怔在原地,无法动弹分豪。

    林宝先冰冷至极的看着越江南,冷冷说道:“我这个人,最喜欢用以彼之道还治彼身的方法来针对那些对我不好的人。我之前已经给过你机会,让你主动投降认输,可你不但不领情,还想用偷鸡摸狗的招式来杀我。那不好意思,我这个人不会放过同一个人第二次。你捅我的一刀,我就要捅回去。”

    说着,林宝先转而握住越江南的刀刃,在众目睽睽之下,对准了越江南的胸膛。

    这时候,林宝先已经收回自己的精神摄力,让越江南的意识恢复。

    其目的,就是想让越江南尝一尝,被刀刃贯穿胸膛的滋味如何。

    “你……不要,乱来……我,我可是越家的人,你——”

    噗嗤——!

    越江南还想威胁林宝先,就见林宝先凶狠一桶,白刀由胸膛进,红刀自他后背出!

    越江南立刻瞪大了双眼,震惊万分。

    旋即——噗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瘫软在这个比斗大台上……

    众多人都被这一幕吓得目瞪口呆。

    林宝先居然真的动手了!!

    “你——!!放肆!!”

    一名须发苍白的老者惊怒出声,冲上擂台,就想要攻击林宝先。

    与此同时,又有一道白色身影迅猛而至,挡在这老者行径的路上,将其阻拦。

    “住手,青龙学院的武比大会,容不得你在此放肆。”

    看到眼前之人的装扮,那老者双眸猛缩,神色忌惮道:“你是青龙学院的裁判长,诸葛正龙?”

    “不错,正是鄙人。阁下还请退去,不要插手此中之事。”诸葛正龙冷冷道。

    “我家少爷都被那个贼子杀害,你身为青龙学院的裁判长,不去制止,反而还来阻拦我,你什么意思?”

    “杀你家少爷?”

    老者话音刚落,比斗台上,林宝先就是淡漠一笑,满脸轻蔑道:“不好意思,越江南还没有那个资格死在我手上。再说,你是哪只眼睛看到我杀他了?我捅了他一刀是没错,可我不像越江南那样下手不知轻重。”

    林宝先冷然道:“这一刀我不过是将他丹田斩断,废了他的武学修为罢了,哪里杀了他?裁判长都不来制止我,说明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合情合理的。倒是你啊,哼,为老不尊,愚蠢至极!没有实力没有眼见,就来破坏规矩打算替你这个什么少爷出头?不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能耐。可笑,愚昧!”

    “你——!噗咳咳咳!”

    老者被林宝先这几句话呛得几近喷血,还想多说什么,就见青龙学院的裁判长诸葛正龙伸出一只手,打断他道:“林宝先同学说的没错。越家的老管事,学生之间的事情就该让他们自己解决,你如果再在这里胡闹,就不要怪我依法办事。”

    话音刚落,一道浓郁的武道气势便自诸葛正龙的身上爆发而出,直冲老者而来。

    “巅……巅峰的古武王者!?”

    诸葛正龙释放出自身古武威势,直接吓坏了越家管事。

    其余人全都用着一脸钦佩的目光看向诸葛正龙。

    巅峰的古武王者!

    年仅不到四十五岁!

    这才是真正的超级强者啊!

    在整个华夏国内,古武修为能够达古武王者的高手屈指可数!

    只怕不过十数位!

    他越家管事不过是巅峰古武宗师,拿什么跟真正的古武王者诸葛正龙讲条件?

    最终无奈落寞的叹出一口气,询问道:“好吧,我们认了!诸葛裁判长,既然事情已了,我能不能带走我家少爷?”

    “当然可以,请。”诸葛正龙拱手道。

    “好!”

    嗖——

    越家管事一个闪身,来至瘫倒在血泊之上的越江南身旁,看了眼越江南的情况,脸皮一抽又抽,极为怨毒的怒视林宝先一眼。

    “小子,你知不知道,你已经犯下了弥天大罪,我家少爷可是海上市越家之主的儿子!你废了他等同于抽打我越家主人的脸!你等着吧,我们越家绝对不会放过你!”

    嗖!

    说完,越家管事就带着越江南,消失离去。

    林宝先神情淡漠,表露出满脸的无所谓。

    他既然做出废掉越江南的事情,又怎么会在意越家的报复?

    无论是之前的袁家也好,现在的越家也罢,只要敢惹恼自己,一律以彼之道还治彼身!

    打脸,礼尚往来,就这么简单!

    林宝先想罢轻轻一笑,朝着裁判长诸葛正龙礼貌的施了一礼,走下比武台。

    诸葛正龙凝视林宝先身躯,那双眼中扫过一道精亮之光,嘴角微微扬起,同样离开了比斗大台。

    长江后浪推前浪……今后的世界,势必会精彩绝伦。

    等到林宝先获得四强优胜名额,已是下午四五点钟,这时候太阳都已经渐渐落下。

    “宝先哥!不好了!我……我不知道怎么的,释放出了一抹寒气,失手把我姐给弄晕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