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修神医圣〕〔战国万人敌〕〔僵尸邪皇〕〔死亡骑士的归来〕〔冰魂王座〕〔港岛时空〕〔萌妻太甜:总裁不〕〔最强小白领〕〔非人邀请〕〔玄天武帝〕〔万界最强狂帝〕〔我不小心复活了神〕〔流年沉醉忆盛夏权〕〔全能仙师〕〔热力学主宰〕〔长宁帝军〕〔阎王相思谱〕〔扶明〕〔诸天万界神龙系统〕〔女战神的黑包群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三界供应商 第938章 大帝郁垒
    第938章  大帝郁垒

    然而北阴大帝却像是根本没有听到沈万屠的话,一道道无形的利剑,纵横穿梭于沈腾的躯体。

    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被打出十几个窟窿。

    一声声惨叫,在半空中不停的传回。

    已经死掉了一个儿子的沈雾,直看得揪心无比,却又无可奈何。

    北阴大帝,这种近乎传说中的人物,除了他们的始祖之外,即便是沈雾是族长,也是不敢搭话的。

    眼看沈雾就要被废,沈万屠不得不飞上了天空,凝视着北阴大帝,沉声道:“沈腾日后还要代表我阴山族参与仙缘之战,郁垒,给我一个面子如何,今日之事,就此作罢。后生不懂规矩,日后我会严加惩罚。”

    北阴大帝悠悠地反问了一句:“你的面子?”

    沈万屠眉宇间闪过一抹寒意,颇有些怒意的瞥了沈腾一眼,然后才咬牙道:“就当是我沈万屠今日欠你一个人情,沈腾是我族倾力培养的希望,他日必将征战仙殿,我这么说,郁垒你应该明白他的重要性。”

    “好,那今日便留你一命,他日仙缘之战,自有人来取。”北阴大帝淡淡道。

    当周围的束缚一松,浑身鲜血淋淋的沈腾,便如那断了线的风筝,直直的往下落。

    沈万屠轻轻打出一指,将其平缓地放到了沈雾面前。

    而刚刚被张峰甩开的敖雨,本来还想飞回来,但是见张峰已经没有什么危险后,心底一松,默默地离开了。

    等张峰看过去的的时候,早已不见人影。

    见敖雨心中,因为他哥哥姐姐的原因,对自己的那一层隔阂始终无法散去,不由得轻叹了一声,没有再追上去。

    或许再过段时间,她的想法就会改变也说不一定。

    回过神来, 见到北阴大帝如此惩罚沈腾,其中也多半有为自己出气的意思,在恢复了片刻后,便飞到了十殿阎王和北阴大帝面前,拱手道:“诸位前辈又救了我一次,晚辈感激不尽。”

    北阴大帝见他这么快便恢复了大半的修为,欣慰地点了点头,“无须客气。”

    张峰再次道谢后,便默默地退到了一旁,不在说话。

    因为接下来的事情,已经不是他能够掺和进去得了。

    周围的气氛,再一次变得紧张起来。

    三方对峙,谁也没有率先开口。

    至于他们先前还想着喊打喊杀的张峰,在北阴大帝出手后,两方的人,便已经不再抱有能将其斩杀的希望了。

    没有谁想和北阴大帝撕破脸皮。

    而在场的每一个人,皆是心惊胆战,就像是一步已经踏入了鬼门关。

    不止是十殿阎王所散发出来的森然寒意,还有若是三方大战,他们将如何自处的担忧。

    不管是谁先动手,整个崇明岛,很有可能会不复存在。

    到了他们那种层次,一旦交手,绝对是毁天灭地的存在。

    良久后,北阴大帝率先开口:“此番前来,本想让地狱妖魔,重归幽冥,以免遗祸人界,徒生事端,但既然魔帝出世,魔族已有共主,此事就此作罢,希望魔帝能够约束手下,少造杀戮。而今时值大劫,无论人族,魔族,还是妖族,皆应共争天命,而非自相残杀。”

    无天魔帝淡淡道:“郁垒,这些冠冕堂皇的话,对你自己手下的人说说也就罢了,在我面前,就不要提了,我自己的手下,不用别人来教。”

    “魔帝可是还在记恨着当年仙殿之事?”北阴大帝问道。

    提及仙殿二字,无天魔帝波澜不惊的脸上,一丝愤懑一闪而过,旋即冷笑道:“恨?我为什么要恨?他们自作自受,弄得世界到了这个地步,我看他们的笑话还来不及,我又怎么可能恨他们!”

    “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啊!哈哈哈哈……”

    痛快的笑声,回荡在天空中。

    仿似在释放着本镇压百万年的怒气。

    北阴大帝道:“其实他们也没有料到,事情会弄到如今这个地步。成住坏空的灾劫,终有来临的一天,他们的本意,其实是想让这个世界的末日,来的更晚一些,只是没想到选错了人。”

    “你不必和我提这些,当年你被他忽悠地永镇幽冥,心中又何尝没有怨气?何必还要来宽慰我。大家彼此彼此罢了。”

    无天魔帝淡淡道,“不过对你而言,却是别人想到命里,都羡慕不来的好处,你也算是多年坚持,终有收获。”

    众人听着两人的对话,每个字他们都认识,但连在一起,他们就不明白了。

    那些陈年往事,也没有几个人能听得出一个所以然来。

    “当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

    北阴大帝嘴角扬起一丝无奈的笑容,这叶无良虽然一直被镇压在阴山古楼,但看人却是及其的准。

    六藏王的事情,还是没能逃出他的眼睛。

    而且也正如魔帝所言,执念所化的六藏王,自有一番际遇,比起本体丝毫不差,甚至已经超过了本体。

    他日若能合二为一,即便是已经站在了巅峰的魔帝等人,对此也无比向往。

    不是每个人,都能有如此的际遇。

    就算他们想要分化元神,在没有六道轮回这种逆天级的功法,合在一起的意义也并不大,反而会伤了根基。

    “今天我既然站在了这里,就没有你郁垒什么事情,回你的幽冥去吧,他日仙缘之战,我倒是期待你酆都,能有什么人才。”无天魔帝淡淡道。

    “人才?”

    北阴大帝回头看了一眼默默站着的张峰,忽然道,“他日代表我酆都参加仙缘之战的人,除了他,还能有谁?”

    说着,直接将目光指向了张峰。

    而这,也是他一直以来的想法。

    也正是如此,这些年来,冥界对于张峰,才会格外关照,每当出现不可解决的危机时,都会适时的出现,但是又不会过度的出现,扰乱了张峰自身成长该有的经历和磨难。

    原本这件事情,北阴大帝是想过一段时间再提的,至少要等仙殿真正出世,才将此事说出。

    但现在四方豪强林立,而且多与天门有仇有怨,比如魔族,阴山族,还有随时都有可能动手的邪神谷这些,都不是张峰目前能够抗衡的。

    现在只能放出天门乃是酆都一部分的消息,让其他势力,碍于酆都势力,而不敢去乱动天门。

    张峰正在原地默默施展八门化伤神通,给自己治疗体内断裂的经脉,陡然听到北阴大帝竟然要让自己代表酆都参加仙缘之战,当即吓了一跳。

    正要拒绝这件事情,毕竟当年金乌族族长楚轩也是希望自己代表金乌族参加仙缘之战,总不能两边应付。

    但一看到北阴大帝期待的眼神,还有那一道灼灼的目光,不得不头皮发麻的应承了下来。

    “晚辈,定当不负前辈期望。”

    在阴山族,和上百万的妖魔,还有两大绝世强者的面前,公然打北阴大帝的脸,张峰也没这么大的胆子。

    加上这些年冥界对他确实是照顾有加,就算是报恩,这件事情无论如何也是要答应的。

    无天魔帝嘴角扬起一丝冰冷的浅笑:“这倒是有点意思了。”

    而正躺在地上,浑身是伤的沈腾,见竟然是张峰要参加仙缘之战,强忍着身上的剧痛,一边吐血一边大笑道:“好,好啊!我还在想怎么能将你斩杀,没想到你自己送上门来!他日仙缘之战,我沈腾发誓,必斩你头颅,祭我三弟!”

    张峰目光一凝,斜睨了沈腾一眼,“我也希望你能活到那一天,今日一拳之仇,他日定当十倍奉还。”

    “连我一拳都接不下,还敢大言不惭,蝼蚁之言,总是这么可笑!”沈腾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回去好好享受人生吧,你的日子,不多了!”

    张峰淡淡道:“这话,如数奉还,希望那一天,你依然如此傲气。”

    说这话的时候,他又传音给北阴大帝道,“前辈,仙缘之战还有多久。”

    他虽然有信心将沈腾打成狗,但那是在有足够的修炼时间的前提下,要是只有十年来,他还真的只有被暴打的份儿。

    毕竟对方已经是七转至尊了。

    “安心修炼便是,仙缘之战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快,至少也要在通天古路重现时间之后,他们才有可能出现。”北阴大帝宽慰道。

    闻言,张峰松了口气,那就是还有一百多年的时间,虽然不算是太长,但总算是有一个缓冲的时间。

    两方交谈之际,无天魔帝忽然道:“沈万屠,现在是不是该来算算我们的旧账了?”

    “怕你不成?当年青帝能关你第一次,我便能关你第二次。”沈万屠不甘示弱道。

    毫无征兆的,两股强大地气息,冲天而起,直让周围的人,连连后退,望而生畏,眼眸中迸发阵阵恐惧之色。

    无天魔帝叶无良冷哼一声:“还想关我?”

    话落之间,只见他猛地直上青云,穿过重重云霄,站在了阴山古楼的巅峰之处。

    “这东西,早就不该存在于时间了!”

    无天魔帝低喝一声,手掌犹如泰山般,顺着阴山古楼楼顶碾压落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苏求仙记〕〔雷电秩序掌控者〕〔万鬼吞噬系统〕〔空间商城之农女翻〕〔最佳女婿林羽江颜〕〔我成了失控者〕〔都市第一战王〕〔未两清〕〔会穿越的流浪星球〕〔重生商纣王〕〔快穿之带猫嚯嚯钱〕〔虚空极变〕〔求活在金朝末年〕〔闪点系统〕〔宇宙最强星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