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修神医圣〕〔战国万人敌〕〔僵尸邪皇〕〔死亡骑士的归来〕〔冰魂王座〕〔港岛时空〕〔萌妻太甜:总裁不〕〔最强小白领〕〔非人邀请〕〔玄天武帝〕〔万界最强狂帝〕〔我不小心复活了神〕〔流年沉醉忆盛夏权〕〔全能仙师〕〔热力学主宰〕〔长宁帝军〕〔阎王相思谱〕〔扶明〕〔诸天万界神龙系统〕〔女战神的黑包群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强婚蜜爱 第343章 这里做
    第343章  这里做

    “秦风。”

    秦风?

    这个男人,当初就是因为他的原因,她才得已让皇甫璟匆匆回来,让兰美欣更痛恨苏羽儿,让苏羽儿最终……

    嘴角扬起一抹笑,于倩倩抬手白龙阳台上的花草,“他?他去干什么?”

    “没做什么,在杨慧珍的家里呆了两个小时就走了。”

    “嗯,我知道了,不用管他。”

    “是。”

    秦风,他去杨慧珍那估计也是为苏羽儿吧。

    现在苏羽儿已死,他去了也没用。

    放下手机,于倩倩抚上手里的花朵,这个季节,兰花开的正好。

    与此同时,另一边。

    桔色灯光下,黑皮沙发似铺了层暖绒的光,一个人坐在里面,手上拿着一份资料。

    上面密密麻麻的黑色字体,偶尔附带一张照片,清楚详尽的陈述了他想知道的事。

    皇甫夙寒,人人畏惧的二爷,他怎么就没想到呢?

    当时苏羽儿失踪,‘死掉’,皇甫璟和兰美欣反目成仇,一气之下离开京都,远走他国。

    皇甫夙寒也离开s国,去了z国。

    他当时没细想,毕竟苏羽儿的失踪他清楚的知道来龙去脉,也知道兰美欣的手段。

    但同时,这里面有他的推波助澜在。

    不然,兰美欣不会认为苏羽儿是水性杨花的女人,不会对付苏羽儿,置苏羽儿于死地。

    这是他愿意看到的,虽然他心里不舍。

    但当后面知道皇甫海在外面搞女人,皇甫璟和兰美欣反目,里面有二爷的功劳在,他就知道,二爷会报复。

    把这些都报复在兰美欣身上。

    这种不用自己动手就可以得到满意答案的事不是很好?

    所以,那点不舍烟消云散。

    而现在,苏羽儿没死,一直都好好的。

    那就是说,皇甫夙寒早就找到了苏羽儿,或者说在苏羽儿失踪的时候就故意制造那场假死,然后和苏羽儿在一起,免了所有纷争?

    手一点点握紧文件,平整的纸面被他捏出道道痕迹,竟像刀锋一样冽。

    很好,只有在得到后再失去,那才叫人痛彻心扉。

    皇甫夙寒放下手机,看着电脑上的邮件,凤眸深凝。

    夙寒,皇甫璟是你侄子吧?

    这小子,狠角色啊!

    刚来两个月就把这里的两大富商逼上绝路,一点都不输当初的你!

    哈哈……你们皇甫家的男人还真不能小觑!

    皇甫夙寒,我去整容吧。

    我整容了,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那别人就不认识我了,我们也就不用躲着别人了。

    皇甫璟有可能去找我了,他这么坚持,我担心就算以后……

    脑海里浮起柔柔的声音,急切又担心。

    他怎么会不知道她的意思?

    但如果因为这样,就让她去受这种痛,他不允许!

    绝不允许!

    手缓缓屈起,一双黑眸沉窒阴霾。

    哐当!

    突然的声音响起,在此刻安静的夜色中显的尤为清晰。

    脸色一变,皇甫夙寒大步出去,不消半秒便来到客厅。

    客厅里,暖黄的灯光下,一抹娇小的身影正低头弯身把地上的东西捡起来。

    苏羽儿已经沐浴,身上穿着白色浴袍,头发随意用吹风机吹干,都没来得急整理就下来了。

    实在是她想起一件事,不得不做。

    今天在商场买了大包小包,时间不够,也就把它放到那就没收拾,后面吃完饭想收拾,皇甫夙寒却让她不用收拾,明天再弄。

    她想想也是,不差这么一晚上。

    可当沐浴出来,她吹头发时想到一件事。

    晚上,夜深人静,又是两个情侣,难免那啥。

    而皇甫夙寒在那方面素来不是个节制的人,对她的需求也大,她必须把今天买的那玩意儿拿上去。

    不然明天又要吃避孕药。

    只是刚把刚滚到地上的酱油瓶拿起来,心里庆幸还好没摔碎,一双黑色的拖鞋就出现在视线里。

    苏羽儿一愣,抬头看去,一双深黑的眸锁着她,凌厉的眉峰微拧,似乎因为她没听她的话而不悦。

    她眨眨眼,“忙完了吗?”

    说着,把酱油放到桌上,继续去袋子里翻,“你去洗漱,我一会儿就上去。”

    皇甫夙寒看着她白皙细嫩的小手在购物袋里翻找,大掌伸过去,包裹住她的小手,“找什么?”

    干燥温热的掌心包裹住她,她微凉的手指便暖和了些,心也跟着暖暖的。

    脸上扬起甜甜的笑,很快想到自己要找的东西,唇一抿,脸微红,挣脱他的手,背靠着他,“没什么,一个小东西,你快上去洗漱吧,好晚了。”

    皇甫夙寒眯眸,看着苏羽儿因为不自在的撩耳发,这是她紧张不好意思时的小动作。

    眼眸微动,视线落在购物袋里琳琅满目的东西里。

    忽的,袋子角落里深蓝色的一个包装盒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瞬间,眸变的深邃。

    他不是十几岁的毛头小子,是个正常的男人。

    那个东西他看一眼便知晓。

    适时,脑海里浮起一个画面。

    她在他怀里,大眼半眯,睫毛颤动,小手抓着他的肩胛,呼吸紊乱,“皇甫夙寒,你那个……”

    她细软的声音,不似白日里的清脆细腻,而是柔软缱绻,似羽毛在他心尖挠过,让他恨不得把她吞进肚子里。

    她知道他想做什么,指甲嵌进他的肌理,急切的很,“不要,不要在……”

    她很羞涩,话没说完,他却知道她什么意思,撑在她两边的手瞬间青筋暴涨。

    下一刻,他释放。

    她颤栗,他抱紧她。

    然而,缓过劲来的她一把推开他,很是愤怒,“你怎么……怎么这么过分!”

    好像找不到骂他的话,她就那么气愤的瞪着他,眼里夹着愤怒,激、情后的余韵,看的他心口颤动。

    但随之而来的是冷凝,他捏紧她的下巴,“我哪里过分了?”

    她和他在一起,他们会有孩子,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而且,他总有种感觉。

    没有孩子,她总能轻易飞走似的。

    而明明,她就在自己的身边。

    到现在他都还记得她当初的神色,是怔愣,随之反应过来,咬唇,一副想说什么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模样,矛盾至极。

    他心里生出不耐,为她这抹矛盾,怒气也伸出,手上力道加大。

    她低叫出声,一把拿掉他的手,“皇甫夙寒,你怎么这么暴力!”

    话是这么说,却嗔怪的瞪了他一眼,把他刚腾起的火消下。

    他软下语气,让自己的声音听着不那么冷,“不想要孩子?”

    这句话让她小脸一红,她也不生气了,一下埋进他怀里,脸贴着他胸膛,一股股的热气从她脸上传进他心里,那点微末的怒火便烟消云散。

    然后他听见她呢哝细语,“我想啊,我怎么不想?但是我们现在还不稳定。”

    她抬起小巧的下巴,小脸越发红了,大眼却是灼灼,“皇甫夙寒,跟最爱的人生孩子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

    那一刻,他胸腔里生出无尽的满足,似乎这么多年的恨,漫长的寻找得到慰藉,他再也控制不住,再次占有她。

    狠狠占有。

    苏羽儿不知道皇甫夙寒在想什么,只知道贴着她脊背的胸膛越发滚烫。

    心跳控制不住加快,苏羽儿紧了紧手,更快的在袋子里翻找起来。

    但她想的是自己赶紧把东西找出来,手上动作却和自己的想法背道而驰,把购物袋里的东西翻的乱七八糟,却硬是没把自己想要的东西找出来。

    忽的,一直骨节分明的手拿起那个深蓝盒子。

    苏羽儿一愣,张开嘴,低低的声音便落在耳廓,“是这个?”

    如梦初醒,苏羽儿赶紧接过,“对,就是这个!”

    刚拿到手里便要抽走,却抽不动,苏羽儿忍不住朝皇甫夙寒看去。

    看见一双幽深且促狭的眸。

    这一眼苏羽儿恍然想起自己在做什么,小脸腾的红了个彻底。

    赶紧放开,别过耳发,转头,便露出她红的滴血的耳朵。

    “你……”

    沉重的身躯一下朝她压来,手臂也撑在她两边,把她圈在怀里。

    苏羽儿察觉,赶紧仰身,结巴道,“你……你干什么?”

    两人也不是第一次认识,但被他用这种看似深不可测,实则调戏她的眼睛看着,苏羽儿还是忍不住紧张。

    赶忙别头,避免自己被他耍的团团转。

    别看皇甫夙寒平时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但其实坏的很。

    经常逗她,像逗宠物似的。

    想到这,苏羽儿赶紧推他,“皇甫夙寒,好晚了,我们去……”

    “这里做。”突然打断她,苏羽儿一下子没听懂皇甫夙寒的意思,大眼愣愣看着他。

    嘴角微勾,眼眸的黑变深变暗,一丝丝*也从里面漫出。

    苏羽儿心里咯噔一声,未得及说话,薄唇便贴在她耳廓,低低出声,“东西都准备好了,不做,似乎太可惜了。”

    “……”苏羽儿瞬间有种自己挖坑把自己埋了的感觉。

    一室旖旎。

    月落西斜,大地铺上了一层清冷光辉,偌大的卧室也染上了细碎的光晕。

    皇甫夙寒看着怀里的人儿,指腹在她小脸上划过。

    她呼吸细细,眼角带着泪痕,眉头颦蹙,染了疼痛。

    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苏求仙记〕〔雷电秩序掌控者〕〔万鬼吞噬系统〕〔空间商城之农女翻〕〔最佳女婿林羽江颜〕〔我成了失控者〕〔都市第一战王〕〔未两清〕〔会穿越的流浪星球〕〔重生商纣王〕〔快穿之带猫嚯嚯钱〕〔虚空极变〕〔求活在金朝末年〕〔闪点系统〕〔宇宙最强星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