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成小可怜后我被〕〔兵王弃少〕〔隐婚蜜爱:墨少,〕〔甜蜜婚宠:总裁老〕〔大唐不良人〕〔绝世兵王〕〔弃少归来〕〔我的英雄熟练度无〕〔史上第一快剑〕〔纨绔仙医〕〔从秽土转生走出来〕〔穿越从武当开始〕〔开局就是小学生〕〔从直播被困异界开〕〔巨星从顶流偶像开〕〔反派崛起从签到开〕〔猎魔人不是我〕〔沈清辞 全文阅读〕〔舌尖上的克苏鲁〕〔异语奇谭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强婚蜜爱 第618章 突然的怒火
    手腕被捏住,身体被撞到墙上,但在和墙相贴的时候,他还有理智,手贴在了墙壁上。

    可即便如此,苏羽儿的身体还是受到了冲击。

    她惶惶然的看向皇甫夙寒,心跳瞬间停住。

    这已经不是对她温和的人了,他脸绷紧,脸上呈现极致的冷寒,眼里漆黑更是风起云涌,极度骇人。

    这样的皇甫夙寒苏羽儿已经很久没见过了,甚至她已经忘记他曾有过这么摄人的眼神,这么的可怖的气场。

    “我……”

    “不愿意了?”沉哑的声音带着寒冽,像要把人冻死。

    苏羽儿摇头,下意识的摇头,脸上浮起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燥乱神色。

    她做梦都想着嫁给他,怎么可能不愿意嫁?

    只是……

    她只是……

    苏羽儿张嘴,想说什么,一时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脑子里乱的不成样,让她不知道该从哪里说的好。

    皇甫夙寒眼里滔天的怒火并没有因为她的摇头而消弭,反而越发凶猛。

    他看见了她的迟疑!

    周遭的气息紧张压抑,苏羽惶惶抬头,看见皇甫夙寒这模样,脑子瞬间就空白了。

    她想表达什么,想解释什么,这些当即消失不见,唯独她张着的唇吞吐着不成句的话。

    “皇甫夙寒,我……你让我冷静下好不好,我……唔……”

    唇被堵住,话被封,那狂猛的怒气全部从唇瓣落在她嘴里,吞噬她的情绪,占据她的感官,风卷残云……

    她敢走,她竟然敢走。

    脑中叫嚣着这句话,来来回回,一点点吞噬皇甫夙寒的理智。

    他只恨不得把苏羽儿吞进肚子里!

    苏羽儿脑子懵了,彻底浆糊了,直到一股痛传来。

    苏羽儿瞬间睁大眼,指甲掐进皇甫夙寒的肩胛,唇张开,“呃!”

    皇甫夙寒僵住,动作也在这一刻停止。

    苏羽儿混乱的脑子清醒了,她意识到现在两人在做什么,却也知道她阻止不了,只得说:“皇甫夙寒,小心……小心孩子……”

    那双如着了魔般变得漆黑一片的眸子划过微弱的暗光,下一瞬,墨色铺染,苏羽儿只觉眼前瞬间变白,而身体已然不是她的了……

    卧室外,皇甫隶汤站在门口,眼睛看着紧闭的卧室门,身体僵硬,保持着要前进的姿势,如雕塑般。

    好一会,他转身离开。

    走下楼梯,转过偌大的屏风,一道邪魅的声音传来,“怎么?难受了?”

    皇甫隶汤停住,皇甫轩烈从屏风后圆形琉璃柱后走出。

    他已经脱了西装,穿着件白衬衫,看着有模有样。

    皇甫隶汤没看他,在停顿两秒后抬步朝前走。

    皇甫轩烈嘴角的弧度放大,单手插兜,脚步一转,面对皇甫隶汤的背影说:“你得不到她的。”

    皇甫隶汤顿停,这次他没转身,眼帘微抬,视线落在外面山头皎洁的月光上,淡淡出声,“你也得不到。”

    皇甫轩烈唇角的弧度瞬间下拉,等他要再说什么的时候,皇甫隶汤已经离开。

    他沉了脸,像明亮的灯突然阴暗。

    好久,他抬头看一眼楼上卧室的方向,眼里一瞬划过许多神色,但最终都被深深的一道波诡的光取代。

    皇甫隶汤,我就看你能忍多久。

    书房里,苏源看着皇甫正雄,眼里有不赞同,“你这么高调的把股份给她,可不是好事。”

    他没想到皇甫正雄还有这么一出。

    先不说皇甫正雄是否偏袒,但这么高调的把股份给苏羽儿,他另一个儿子怎么想?大儿媳怎么想?

    简单的家庭都会因为财产而发生争执,闹的不可开交,更何况是豪门贵族?

    皇甫正雄没回答,他眼里是时间积淀的锐利,沉敛。

    他不再如毛头小子般直接往前冲,不顾虑后果。

    他已经一只脚踏进棺材,自然知道自己这么做的结果。

    但他必须这么做。

    他亏欠小寒,股份他早晚也会给小寒,现在给一部分给苏羽儿,也是不轻贱了她,代表着她在皇甫家的身份,地位。

    同时,他要这么做,也是引出那个人。

    那个一直在背后搅的皇甫家不安生的人。

    “你还记得海儿的母亲吗?”皇甫正雄好一会开口。

    苏源惊讶的看着他,本来想问皇甫正雄怎么突然提起了她,但在看皇甫正雄眼里压到山脉般是透彻,心中一惊,问:“你,什么意思?”

    杜月兰他大概知道些,一个危险的女人,当年就是因为她,皇甫正雄和秦心柔才会分开,也就是因为这样,两人再见就是一个阴一个阳。

    皇甫正雄恨杜月兰。

    可当年,皇甫正雄和秦心柔分开后,杜月兰也失踪了,像人间蒸发了般,怎么找都找不到。

    现在突然提起杜月兰,难道……

    皇甫正雄浑浊的眼睛动了下,声音浑厚,带着沉沉的压迫,“她出现了。”

    “什么?”

    ……

    卧室里,皇甫夙寒看着床上的人,苏羽儿已经睡着了。

    只是这睡相有点可怜兮兮的。

    两人好久没在一起,他过于激动,她忍不住哭了起来。

    怀着孩子的她敏感的很,亦脆弱,让他心疼,但也控制不住自己。

    好在,理智还有,并没有过多的索求。

    她还怀着孩子,他不能让她身处危险。

    停了下来,没有像以往一样带着她去浴室,而是痴痴看着她满是泪痕的小脸。

    妆花了,看着狼狈,但五官依旧精致,这么看着,还有些滑稽。

    可皇甫夙寒笑不出来,他手指落在苏羽儿落满他痕迹的身体上,眼眸浮起两人争执前的画面。

    一幕幕,异常清晰。

    卧室里炙热的温度褪去,只留下那缠绵后的余韵,在空气里轻柔飘荡。

    好久,皇甫夙寒凝黑的眸动了下,看向苏羽儿,眼眸中的怒火不见,已经恢复以往的平静。

    他给她盖上被子,起身去浴室。

    苏羽儿嘤呤了一声,小脸埋进枕头,继续睡。

    只是像有意识似的,她没有继续睡下去,反而一点点从睡梦中醒来。

    所以在皇甫夙寒洗漱完回来抱着她去浴室,温热的水落在她身上时,她睁开了眼睛。

    皇甫夙寒一直抱着她,自然感觉到她清楚的变化,眼眸落在她浓密颤动的睫毛上,看着她睁开眼睛。

    那一瞬如蝴蝶展翅般,他的力道紧了两分。

    苏羽儿一睁开眼睛便看见皇甫夙寒,有些怔愣,傻傻的样子。

    “醒了。”沙哑的声音沉磁般,苏羽儿陡然回神。

    “皇甫夙寒,我……”苏羽儿想起了,想起之前发生的事,但思绪还有些混乱,所以话到嘴边反而卡住了,不知道该怎么说。

    皇甫夙寒亲了下她的眼睛,“洗澡,洗了澡吃晚餐。”

    虽然晚餐时间已经过去。

    但他这像往常般,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模样,苏羽儿心动了下,便要说话。

    只是话还没张口,苏羽儿便意识到皇甫夙寒的动作。

    小脸腾的红了。

    他在给自己洗澡。

    这种事他经常做,以前每每亲热后,他都会带着她去浴室清洗。

    她知道的。

    但以前自己没看见,现在看见了,感觉就不一样了。

    “我,我自己来。”

    苏羽儿去抢毛巾,皇甫夙寒却没放,并且把她的手一拉,苏羽儿就撞到他怀里。

    苏羽儿这才发现自己在皇甫夙寒的怀里,而皇甫夙寒坐在浴缸里。

    两人的姿势有些……

    气息一下安静,苏羽儿全身僵硬,小脸上的红瞬间落满身体。

    突然,苏羽儿转身,捂住皇甫夙寒的唇,祈求的说:“皇甫夙寒,别,孩子会受不了的。”

    他刚刚在吻她。

    她知道男人的需求,也知道他的忍耐,今天他这般,也怪自己。

    是她刺激了他。

    还好,他冲动,她理智还在,她赶紧遏制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

    皇甫夙寒没说话,也没再动,只一双黑眸锁着她,眸里的*清晰落进她眼里,像散不开的雾,层层叠叠的把她包裹。

    苏羽儿心跳瞬间就加快,脑子里鬼使神差般想起两人纠缠的画面,她不好意思的转头,“那个,我……”

    话没来得急说完,腰身猛然被搂住,苏羽儿未来得及反应,唇便被堵住。

    “唔!”苏羽儿瞪大眼看皇甫夙寒,他眼里的欲火烧的极旺,像要把她给吞了。

    这种眼神让她身子一下变得敏感,手也跟着推拒起来。

    皇甫夙寒,不能,不能再这样了,会伤害孩子的。

    苏羽儿不断推,大眼祈求的看着他。

    但不知道是她的祈求起了作用还是他没失去理智,在一记冗长的烈焰之吻后,皇甫夙寒放开她,拿过毛巾给她洗漱。

    这快速的转变让苏羽儿完全反应不过来,直到皇甫夙寒把她放到床上,她才有了点思绪。

    躺在床上,苏羽儿看着再次走进浴室里,很快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听着这声音,她混乱的脑子一点点冷静。

    苏家,那个老人,那个中年男人,还有皇甫正雄,皇甫夙寒。当思绪清晰明了的时候,一些紧要的东西便自动变成中心点,串成一条线,让她很快得出一个结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在天庭做主播〕〔这样的口袋妖怪未〕〔我的爱情在奔跑〕〔仙人来此〕〔夜行手记〕〔巅峰武道〕〔创世圣战〕〔奶爸成神之路〕〔煞妃归来之绝杀天〕〔绝世医帝云墨〕〔红腰破阵行〕〔文明序列密码〕〔我的岁月待你回首〕〔戏精王妃〕〔农家小丑妇,王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