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修神医圣〕〔战国万人敌〕〔僵尸邪皇〕〔死亡骑士的归来〕〔冰魂王座〕〔港岛时空〕〔萌妻太甜:总裁不〕〔最强小白领〕〔非人邀请〕〔玄天武帝〕〔万界最强狂帝〕〔我不小心复活了神〕〔流年沉醉忆盛夏权〕〔全能仙师〕〔热力学主宰〕〔长宁帝军〕〔阎王相思谱〕〔扶明〕〔诸天万界神龙系统〕〔女战神的黑包群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强婚蜜爱 第619章 都是算计
    皇甫夙寒要给她惊喜,一个让她能正大光明和他在一起的惊喜。

    同时,也在告诉她,他们不仅要在一起,还要结婚,在所有人的见证下结婚。

    心猛烈跳动,苏羽儿捂住心口,依旧抑制不住心里的激动。

    这样的筹划,这样的费尽心思,他不累吗?

    以前,她会想要和他正大光明的在一起,甚至是结婚,生孩子。

    但在遇到后面的一系列事后,她没再想。

    可他记下来了,并且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把她所想的一一做到。

    当意识到这一点时,她的心情有些崩溃。

    不是愤怒,不是生气,而是激动,激动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把自己搞的这么累,这么危险?

    他难道就不害怕做这些事带来的后果吗?

    比如说皇甫璟?

    一想到那些潜在的危险,她就无法平复情绪。

    她急匆匆的想要冷静一会,让自己平复那些情绪。

    所以有了几个小时前的一幕。

    苏羽儿闭眼,清晰的思绪在她脑中穿梭,她清楚的理清了自己当时的情绪,也清楚的知道皇甫夙寒今晚这么做的目的。

    皇甫夙寒,你这样,知不知道我好担心?

    皇甫夙寒走出来,视线落在床上。

    苏羽儿盖着被子平躺在床上,她一只手搭在被子上,一只手抓着被角,从被子的弧度看,可以看出她身体的紧绷。

    不仅如此,那精致的小脸上,抿紧的唇,皱着的眉,微颤的睫毛,无不在告诉他,她没睡。

    眼眸微动,皇甫夙寒走过去。

    当床明显的下陷,苏羽儿一下就睁开眼睛。

    不可意料的,是皇甫夙寒。

    皇甫夙寒直接揭开被子躺在去,手臂也自然的搂过她,好似几个小时前两人并没有发生争执。

    苏羽儿顺势靠进他胸膛。

    他没穿衣服,就腰间围了条浴巾,她现在靠在他胸膛上,能明显的感受到他的肌理,以及他沐浴后的香味。

    苏羽儿闭眼,手圈上他精瘦的腰。

    “皇甫夙寒,我和你在一起,只想和你在一起。”所以,不要去做一些危险的事。

    我无法想象,你如果出了事,我会怎么样。

    身子微僵,不过一秒便恢复,皇甫夙寒低头,下巴搁在她发顶,好久,‘嗯’了声。

    苏羽儿一下抬头,“答应我。”

    他给过她很多‘嗯’,但真正做到的没几个。

    小事她可以不说,但大事,关乎到他的生命安全,她必须要肯定的答案。

    而不是善意的谎言。

    温柔的人突然变得严肃,前后不过几秒。

    皇甫夙寒看着苏羽儿,大掌掌住她的小脸,拇指指腹在她脸蛋上一下下摩擦。

    苏羽儿眼神特别坚定,看着他说:“我知道你很多事都不告诉我,我就算问了,你也不会说真话。但这些我不在乎,我只希望你在做任何事的时候想想我,想想孩子。”

    当心中有了牵挂,那就不允许这个牵挂受到任何伤害。

    皇甫夙寒没说话,唯有眸中的黑在变,变的浓稠,变的黑暗。

    苏羽儿抓住他的手,迫切的说:“答应我,皇甫夙寒,不管做什么事,都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她说着,声音因为激动而变了音,眼中更是控制不住的浮起泪光。

    在苏羽儿的眼泪要落下来时,皇甫夙寒回答了,“好。”

    苏羽儿唇一下张开,脸埋进皇甫夙寒怀里,呜咽着说:“答应了我就要做到,否则我会很生气。”

    唇落在她发顶,眸中幽光闪动,“不会。”

    楼下草坪,皇甫正雄看着二楼熄了的灯,身形始终不动。

    季伯拿着件外套走过来,给他披上,“老爷,晚了,该歇息了。”

    本来是准备今晚就回去的,但少爷没走,老爷也就不走了。

    他知道皇甫正雄的心情,儿子终于要娶自己千辛万苦的女人,做父亲的自然开心。

    但如果不是自己的阻挠,孙子早就有了。

    他现在心情很复杂,各种情绪都有。

    所以,他说了这句话后,便没再催促,站到一旁,等着皇甫正雄一起离开。

    的确,皇甫正雄现在心情很复杂。

    但不管如何复杂,他现在最多也是开心,庆幸。

    开心的小寒终于要成家了,庆幸的是他犯的错还好能改正。

    好,很好。

    一个星期后就是小寒的婚礼,到时候,他就可以好好等着孙子出生,看着孙子长大。

    越想心情越好,皇甫正雄转身对季伯说:“走,去喝两杯。”

    今儿他高兴。

    季伯看出了他的心情,笑道,“老爷,喝一杯可以,两杯可不行。”

    皇甫正雄瞪他,“老东西,我今天就要喝两杯,你要怎的?”

    季伯笑笑,“我能把您怎的?”

    皇甫正雄‘哼’了声,朝前走。

    季伯跟上去,慢悠悠的说:“医生说尽量少饮酒,也许还能看着少爷的孩子长大。”

    得,这话说到点子上了。

    皇甫正雄停住,脸鼓起来,虎着他。

    季伯低头,忍俊不禁。

    突然,远处传来慌乱的脚步声,两人一顿,看过去。

    张惠披头散发的从远处跑过来,她不停的跑还不断往后看。

    像后面有洪水猛兽在追赶着她似的。

    “那是谁?”皇甫正雄皱眉,看着跑的跌跌撞撞的张惠。

    季伯也是疑惑,这人隔的远,又是晚上,从她跑过来的地方背光,他们都看不大清她的脸。

    但张惠却发现了他们,看见两人站在这边,快速朝他们跑过来,边跑边说:“救我,救我……”

    这声音季伯是听过的,但听的不多,所以一下子没响起,倒是皇甫正雄想了起来,沉着脸看着越跑越近的张惠说:“叫老宋来。”

    本来这事儿该叫苏源的,但现在很晚了,估摸着苏源已经睡了,皇甫正雄不好再叫他。

    季伯已经想起来这个人是谁,看一眼张惠,拿起手机。

    “救我,后面,后面有人要杀我。”张惠一跑过来便躲到皇甫正雄身后,指着她刚刚来的那条路。

    皇甫正雄随着她的视线看去,脸上没有任何慌乱,一派波澜不惊。

    史博走过来,后面带着人。

    看见皇甫正雄,看见躲在皇甫正雄身后的张惠,脸上的神色没有任何变化。

    张惠却是大惊失色,“是他,就是他!报警,你们现在就报警!”

    皇甫正雄没动,史博也没再看张惠,走过来停在皇甫正雄面前。

    然后,弯腰,“老爷子。”

    “嗯,回去吧,老宋很快就来。”

    史博看一眼张惠,张惠已经愕然的瞪大眼,难以置信的看着两人。

    史博看她这表情,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弧度,随后对皇甫正雄说:“二爷让我提醒下,对待不安分的人,不要手软。”

    “你,你们……”张惠反应过来,指着史博,嘴唇颤抖。

    史博没理她,转身离开。

    宋成和匆匆走过来,正好看见史博离开的身影。

    他没见过史博,却大概猜出了他是谁的人。

    “你,是你对不对?你们合伙的,合伙把我抓起来的!”张惠崩溃了。

    她以为自己是被皇甫夙寒的人抓起来,她只要去告诉爸,是皇甫夙寒要杀了她,她不相信爸还会再向着皇甫家。

    却没想到,这皇甫正雄竟然是和皇甫夙寒一伙的!

    皇甫正雄皱眉,脸上瞬间浮起威严,“那是我儿子,你想要破坏我儿子的好事,你以为我会纵容?”

    张惠这失去理智的尖利模样在皇甫正雄眼里就是个泼妇。

    对这种女人,他没有多的话要说,转身就走。

    张惠被皇甫正雄的威严吓到,现在见皇甫正雄要走,反应过来,朝皇甫正雄追去,“什么叫我破坏你儿子的好事?明明就是他,他拆散了我们幸福的家庭,是……”

    宋成和猛然挡在张惠跟前。

    张惠一愣,像看见救星,赶紧抓住宋成和的手说:“宋伯,快,快告诉爸,是皇甫正雄,是他伙同皇甫夙寒要杀了我,刚刚如果不是我跑的快,我已经被他们杀死了!”

    宋成和眉头拧紧,嘴唇张开,说:“太太,太晚了,你该回去休息了。”

    “……”张惠愣了。

    宋成和朝后面跟来的人使眼色,几个保镖就立刻走过来。

    张惠看见,下意识后退,“你,你要做什么?”

    宋成和脸上神色不变,低头,“太太可能精神不好,需要好好休息。”

    说着,保镖便抓住张惠。

    张惠瞬间炸毛,“我不需要休息,我很精神,我要见爸,我要告诉他,你们都是一伙的,一伙的!”

    这她都看不出来,那她就傻了。

    宋成和没理她,对保镖抬手,保镖立刻把她带走。

    张惠挣扎,叫喊,“宋成和,你为什么要帮皇甫家,苏家才是你的根,才是你该守着的主子,我告诉你,你这么做爸一定会知道的,他一定会知道的!”

    声音逐渐远去,宋成和站在原地,看着逐渐消失的人,脸上浮起无奈。

    老爷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张惠还不听,没办法,只能这么做。

    季伯走过来,“麻烦转告苏老,得好好看着苏太太,如果你们看不好,我们不介意把人给我们。”宋成和转身,赶紧说:“放心,老爷知道该怎么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苏求仙记〕〔雷电秩序掌控者〕〔万鬼吞噬系统〕〔空间商城之农女翻〕〔最佳女婿林羽江颜〕〔我成了失控者〕〔都市第一战王〕〔未两清〕〔会穿越的流浪星球〕〔重生商纣王〕〔快穿之带猫嚯嚯钱〕〔虚空极变〕〔求活在金朝末年〕〔闪点系统〕〔宇宙最强星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