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唐的旗帜 第262章 葛逻禄解决方案
    “这只是你自己的臆想。”听到乌日塔的话,顿毘伽却毫不留情地反驳:“你觉得并波悉林不愿意与我军冲突,但万一即使可能冲突,他也不许咱们走呢?”

    “你说我是臆想,你的想法又从何而来?”乌日塔问道:“无论如何,和咱们打仗都要死人,大食兵已经死了很多,并波悉林为何宁愿打仗也不放咱们走?”

    “这……”顿毘伽一时不知该说甚,他没有证据能证明并波悉林宁愿打仗也不愿放他们走。但他就是这样觉得。

    “你既然说不出道理,岂能证明自己所言是对的?”乌日塔追问道。

    “不要争吵,”阿尔斯冷这时打圆场道:“都是同一族之人,咱们也都想将部族勇士带离险境,何必争吵?”

    “说的是,都想将部族勇士带走,不要吵架。”旁人也纷纷说道。顿毘伽所部虽也损失惨重,但仍是他们中人数最多一部,和他闹僵对离开这里没有丝毫好处,他们不愿得罪顿毘伽。

    “现下时候也不早了,快要到子时,大家今日就先回去歇息吧,明日再来商议。”阿尔斯冷又道。

    “确实已经不早,该回去了。我这就回去,明日再来商议。”有人立刻接茬道。

    “明日白日一定又让咱们的人干最重的活,还有大食将领像防贼似的紧盯。因有大食人在,咱们还得在一旁守着,好能在族中勇士出疏漏、大食将领要打的时候拦着,恐怕仍只有晚上才能商量。”又有人抱怨道。

    “都少说几句吧,离了自家营寨千万不能说,被大食人听到可不得了。”阿尔斯冷又道。

    “我们知道,怎会让大食人听见,除非吃醉酒。可现下一滴酒都吃不到,哪里会醉。”

    “我觉得在营寨中也得小心。没准就会有人叛变,给大食人通风报信。”

    “谁敢给大食人通风报信,被我发现活剐了他……”

    众人一边说着,一边离开这间帐篷。

    “顿毘伽,”阿尔斯冷故意落在最后,待其他人都离开后又对他说道:“你对现在这种情形,没有丝毫准备么?”

    “啥准备?”

    “如何从大食军营中逃走的准备。”阿尔斯冷没心思和他打哑谜,直接说道:“我和你一样,也觉得大食人不会轻易放咱们走。所以要做最坏打算,如何只能带少数人走,甚至只身逃走。你对此应当有准备。”

    “你说的是,我确实有准备,”顿毘伽见他直接说出来,也不再隐瞒:“我买通一位大食将领,若并波悉林要先下手为强歼灭咱们,我就带领一些部族青壮从他带兵驻地逃出去。那位大食将领会假装受伤无法指挥,从而让我逃走。”

    “大食将领还会做这种事?”阿尔斯冷惊讶。他虽也有准备,却还到不了这种程度。

    “喔鹿州之战失败前不会,但失败后就有了。”顿毘伽冷笑道:“大食军在喔鹿州失败后,所有人都明白不可能再占领整个安西,最多守住碎叶镇。既然如此,他们大食将领没法再抢掠唐人,又想得到银钱,就会有人愿意收这种钱。”

    “那将领不会是在蒙骗你吧?”阿尔斯冷仍然怀疑。

    “我还答应逃走前在军营中埋一百两黄金,逃出后再告诉那人具体位置、他才能够得到,所以八成可能他不是在蒙我,两成可能是在蒙我。但就算他可能蒙骗我,我又有甚法子?”说到这里,刚才表情一直平静的顿毘伽苦笑起来。

    “唉!”听到这话,阿尔斯冷叹口气,不再说话。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们虽算不上鱼肉,却也相差不远,除尽力抓住所有能抓住的绳索或伪装成绳索的稻草,又有甚办法?

    “我走了。”他也没了再与顿毘伽说话的心思,转身离开。他离开后,顿毘伽也从椅子上站起来,脱去外衣躺到床上睡觉。

    但这一晚他睡得极不踏实。翻过来倒过去睡不着。不知怎的,他一直在琢磨阿尔斯冷叹的那个‘唉’字。这个‘唉’字并无甚含义,只是阿尔斯冷对他们处境的一声叹息,却让他夜不能寐。过了许久,他才迷迷糊糊睡着。

    也不知睡了多久,有人在他身旁唤道:“叶护!叶护!”顿毘伽醒过来,睁开惺忪的眼睛仔细瞧了几眼见是自己护卫在叫,出言问道:“现下甚时辰了?我睡过了?”

    “叶护,现下才是卯时初,天还没亮。可是,并波悉林派人传叶护去他帐篷。”护卫说道。

    “并波悉林派人来传我?”听到这话,顿毘伽完全清醒过来,又问道:“来人可说了因何事传我?”

    “并未。”护卫摇头:“我小心招待来人,又客气询问并波悉林有何事要见叶护;但来人一句话不肯多说。”

    “把外衣给我拿过来。”顿毘伽躺在床上琢磨片刻,坐起来吩咐道。

    “叶护,你要去见并波悉林?”

    “自然是去见。”

    “叶护,还是推绝了吧。大食人这两日对咱们极差,并波悉林要见叶护指不定想说甚,说不准是鸿门宴呢。”护卫劝道。

    “你真是长进了,都知道唐人的典故鸿门宴了。”顿毘伽却笑道。

    “叶护!”护卫见顿毘伽对他的话似乎不以为然,着急地说道:“大食人就是一群毫无规矩的豺狼,啥都做得出来。

    咱们还是重新投靠唐国吧,唐国虽然也不是好相与的,但讲规矩,只要遵从他们那一套规矩就不会为难咱们。哪怕要付出巨大代价,咱们也最好重新投靠唐国。”

    听到护卫这番话,顿毘伽脸上的笑容消失,变得严肃起来,同他说道:“你以为事到如今,我不后悔,我不想重新投靠唐国?

    但咱们能轻易投靠唐国么?就算付出巨大代价后并波悉林允许咱们走,伊丽河谷以西仍被大食人控制,咱们岂能立刻投靠唐国?”

    “那怎么办?”护卫又焦急地问道。

    “只能先去见见并波悉林。我料想他这次见我会提起此事,我和他商量一番,争取用最小代价撤走。”

    ‘或许要留下一些部族勇士给他们做民伕,但只要大多数人都能撤走,也是值得的。’他心里还想着,但没有说出来,穿好外衣带领两个护卫离开营寨。

    这时太阳还在地平线以下,地面一片黑暗。因柴火、油料不足整座大军营连火盆、火把都不多,很多地方只能靠月光照明。并波悉林派来的人手里举着火把在前领路,顿毘伽与两个护卫跟在后面。

    一路上,顿毘伽影影绰绰瞧见有人在黑暗中行走,甚至听到整齐的脚步声,至少数百人正在行走。顿毘伽心里惊讶:‘天还没亮调兵作甚?’却也没有十分在意,略微思索后就放下了。

    走了一会儿,他来到并波悉林所在的营寨。驻扎在这里的是大食军现下最精锐、编制也最完整的几个千人队,由并波悉林亲自掌控。

    他边走边向两边瞧,却也没瞧见甚,而且很快来到并波悉林接待下属的帐篷。这间帐篷不许人带兵器进入,顿毘伽于是将随身带的刀放在帐篷外。

    “总督在后帐,有些事情要处置,请叶护稍等一会儿。”侍卫给他端来一杯热水,又轻声说道。

    “多谢。”顿毘伽用大食话答应一声,见这人对自己的态度还算客气,心下稍安。

    侍卫没答他的话,转身退下。

    顿毘伽就在帐篷里等起来。不知为何,并波悉林迟迟没有出现,他将杯中的水喝光后仍未出现。侍卫上前给他添一杯热水,顿毘伽问这人并波悉林何时出现,侍卫却不说话,添完水后又退到一旁。

    他又等了很长时间,足足过去半个时辰、天也已经亮起来,并波悉林才走进帐篷。顿毘伽心里不满,面上却不敢表现出来,站起来按照大食礼节行礼又道:“见过总督。”

    “等的着急了吧。”并波悉林答礼,又笑着说一句。

    “总督召见,不论等候多久都不会急。”顿毘伽立刻说道。

    “哈哈。”并波悉林笑了几声,坐下来;顿毘伽也赶忙坐下。

    “既然你等候的时间不短了,我也就长话短说。”并波悉林直截了当:“你们葛逻禄人在喔鹿州之战中,表现的不错。”

    “多谢总督夸赞。”

    “所以,我决定给你们一个成为大食人的机会。”

    “成为大食人的机会?”顿毘伽疑惑。他是真的疑惑,完全不明白并波悉林说的话啥意思。

    “所有葛逻禄人,将按照百人为单位,成为大食战兵百人队的附庸,平时要为他们服务,替他们打理战马、保养兵器,战时要跟随丛属的百人队上阵杀敌。

    原葛逻禄人立下战功,也能得到奖励;如果立下的战功较大,就能脱离附庸地位,成为战兵,也就成为真正的大食兵、大食人了。

    我起初也想过是否让葛逻禄人直接成为战兵,但因绝大多数葛逻禄人的战斗力还不如大食辅兵,所以只能让他们先成为辅兵。当然,认为自己战斗力较强的葛逻禄人经过考核,可以成为战兵。……

    这就是我说的给葛逻禄人成为大食人的机会。你听明白了吗?”并波悉林最后说道,声音平和。

    听到这番话话,顿毘伽一时愣住了。他完全没有想过,并波悉林竟然要完全吞并他们葛逻禄人;而且,要将他们所有人都变成奴隶。虽然并波悉林称为辅兵,但实际上他们就被当做奴隶!

    “总督,我觉得这样做不太好,是不是再商量商量?”顿毘伽心里已经气炸了,但仍抱着与并波悉林商量的想法,只能压抑怒气说道。

    “这已是我的最终决定,而且这件事也已被讨论过多次,不会也不需要再更改。”并波悉林语气依旧平和,可语气却十分坚定,丝毫不容商量。

    “噢,我刚才漏过了你们这些首领和将领的待遇。”并波悉林又想起来什么,又道:“你本人可以获得与阿齐兹等同的官职,其他统兵或部族人数超过一千的人可以获得千夫长待遇;不到一千的人可以获得百夫长待遇。”

    “真的不能再商量了?”顿毘伽再次说道,而且用上祈求甚至谦卑的语气。至于并波悉林的补充,显然也不能打动他。

    “不能更改。”

    “我不接受这个决定!”顿毘伽再也忍耐不住,站起来大声说道,而且双眼紧紧盯着并波悉林,好似一头野兽一般。

    听到他的话,并波悉林也站起来,不动声色后退几步,仍然声音平和。“这是最终决定,你不接受也得接受,接受也得接受。”

    “你!”顿毘伽抬起手指向并波悉林,心中甚至萌生出挟持他的想法。但帐中围着五六个侍卫,并波悉林本人武力也不弱,如果动手很可能是自己被杀或被擒。他深吸一口气使自己冷静下来,又说道:

    “这件事我要回去和其他部族首领商量。你知道,我虽然是叶护,但并不能像唐国皇帝那样对他们发号施令。”

    “我说过,这是最终决定,不存在选项,你只能接受唯一的结果。如果你接受,会在我侍卫的保护下去营寨前传令;如果有人不愿意听从命令,就只能依照军令予以处死。

    如果你不接受,你就违反了军令,我会按照规定将你关押起来。”

    “我操你整个家族!(suleni sikeyim)”顿毘伽大喊一声,扑向并波悉林。大食人完全没有给葛逻禄人留余地,他也绝不能接受所有葛逻禄勇士都变成大食人的奴隶,决定做最后的冒险一击:生擒并波悉林,逼迫他放弃这个命令,而且放他们葛逻禄人走。

    在扑向并波悉林的同时,他心里也涌起深深的后悔之情。唐国从来不曾这样对待他们,即使他们当年在怛罗斯之战时擅自逃跑、后来也没有这样对待。

    ‘我若能活着回去,一定马上重新投向唐人!付出再大代价也在所不惜’

    但他的想法注定不可能实现了。并波悉林今年也才四十岁,身手灵活,向后一退就躲过顿毘伽这一扑,又顺手从腰间抽出刀砍向顿毘伽。

    顿毘伽身子一闪躲过这一刀,但这时帐中几个侍卫都已经冲上来,顿毘伽已不可能生擒并波悉林。

    顿毘伽悲愤地大叫一声,因走进帐篷时随身携带的刀已被夺下,只能挥舞着拳头与侍卫搏斗。为首侍卫回头看了并波悉林一眼,见他举起左手在脖子上一划,顿时明白,抽出刀来。

    侍卫们武艺本就比顿毘伽强,手上又有兵器,他完全不是对手,很快被砍中要害,倒在地上眼见活不成了。

    “并波悉林,你早晚会死在唐人手里;你麾下的士兵,也早晚会被唐人杀光。”顿毘伽用最后的力气说道。

    “这就不需要你关心了。”听到这番话,并波悉林心里不舒服,但脸上没有显露出来,只是说了这句话,又对侍卫道:“还不快杀死他。”

    “是。”一名侍卫答应一声,挥刀砍向他的脖子。顿毘伽感到一瞬间剧痛,然后彻底失去知觉。

    “竟然不愿意配合,那我只能动用武力了。又要有士兵战死,哎!你如果老老实实听从命令多好,你们葛逻禄人不会死,我的士兵也不会有人死。你本人也能继续维持锦衣玉食的生活,怎么这么想不开呢。”

    并波悉林又嘀咕几句,转过头对侍卫首领吩咐道:“传令齐亚德·本·萨利赫与赛义德·本·侯梅德,告诉他们:顿毘伽不愿投降,已经被杀;让他们立刻命令士卒大声呼喊,督促葛逻禄人投降。

    给葛逻禄人半个小时,如果半个小时后他们拒绝投降,就发动进攻。但要让士兵注意,打进营寨后不要随意杀人,这都是他们以后的奴仆。”

    “你拎着顿毘伽的脑袋去不被他直接统领的葛逻禄营寨外面,告诉他们另一座营寨已被打破,顿毘伽已经战死;所有部族首领若不想死,立刻投降;如果拖到我军发动进攻,那么普通士兵还可以活命,他们这些首领都要死!”他又对杀死顿毘伽的侍卫说道。

    “是。”几人答应一声,纷纷转身去执行命令。杀死顿毘伽的侍卫见头颅还滴着血,将脑袋装进口袋里拎走。没被点到的侍卫将顿毘伽没了脑袋的尸体拖走;还有人清理帐篷,消除血迹及散发出来的腥味。

    因帐篷需要清理,并波悉林走出来,又看向两座葛逻禄营寨的方向。

    虽必定能够夺取营寨,但他脸上却没有高兴的神色,轻声说道:“但愿士兵们的死伤不要太惨重,呼罗珊已经承受不起任何一千人以上的死伤了。赛义德,齐亚德,你们两个一定要控制死伤。”

    ……

    ……

    “顿毘伽死了?”侯梅德反问。

    “是。”

    “这下可麻烦了。”侯梅德转头看向眼前的营寨,嘀咕一句。

    他负责带兵包围顿毘伽所部的营寨,若顿毘伽不愿听从命令就要指挥士兵攻打。

    为在葛逻禄人反应过来前就包围营寨,并波悉林特意在天亮前一小时将顿毘伽叫走,吩咐士兵在黑暗中行军,而且在部署完成后才接见他,若他愿意接受自然好,若不愿接受能迅速发动进攻。

    但即使他们已经完成准备,必定能够打破营寨,侯梅德仍不愿攻打,能避免就避免。交战就会产生死伤,而他不愿让任何一名士兵战死。

    “哎,总督还是太着急了,即使必须吞并这一万葛逻禄人,也不需要这样着急,可以用种种手段继续分散葛逻禄部族,同时收买更多的人。”他又叹道。

    “将军,总督也是不得已。”他身旁一名下级将领说道:“因我军战败,葛逻禄人越来越不想继续跟随我军,随时可能逃走;必须尽快行动。”

    “说的也是。”侯梅德又道。

    并波悉林之所以一定要彻底吞并这一万葛逻禄人,为的是补充战死兵员。他们损失太惨重了,超过十万士兵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如此大的损失,足以使他们无法再统治大食国,甚至呼罗珊总督区都可能不稳。

    因此并波悉林要竭尽全力补充士兵,哪怕不是大食人、甚至不是波斯人也无所谓,他只要足够的士兵。而他们现下能够立刻获得的士兵只有葛逻禄人,葛逻禄首领又生出异心、随时可能逃走或部分逃走,所以他决定彻底吞并他们,而且立刻实行。

    并波悉林也已给包围洁山城将领去信,让那将领也这样对付协助围城的葛逻禄人,甚至进攻葛逻禄部族,将年轻男人全掠来;驻守碎叶城的将领也会接到信件,从当地各族百姓中强行征召士兵。

    至于吞并后会不会出现问题,并波悉林毫不担心。只要被打散,不论葛逻禄人还是其他各族,就不可能有效反抗,能稳定驱使他们。

    “去告诉士兵,对葛逻禄人喊话,命令他们立刻打开寨门,我们奉总督与顿毘伽的命令接管营寨。顿毘伽去劝说另一座营寨了,过一会儿过来,让他们先打开寨门。”侯梅德收回心思,对将领吩咐道。

    “是。”几名将领答应一声,转身退下。不一会儿,突厥语的叫喊声响起来。因不是所有士兵都会说突厥话,喊声听起来有些分散,音量也不大。

    听到叫喊声,把守营寨的人顿时有些不知所措。他们不用过脑子就觉得对面大食兵在扯淡;但他们不知大食兵为何会忽然包围营寨,对面喊的话也存在为真的可能。

    消息迅速传到将领耳中。将领们也不知所措。这些将领以博果尔及小舅子伊纳勒为首,指挥打仗的本事是有的,可面对这种情形,却也不知该怎样做。他们商量许久,最终决定:“必须叶护亲自露面、下令,他们才会打开营寨大门;若叶护顿毘伽不露面,他们不会听从任何命令。”

    听到回复,侯梅德明白不可能骗葛逻禄人打开寨门了。他也早有预料,毫不迟疑立刻下令:“进攻!”发动对营寨的攻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泡沫之夏〕〔红尘〕〔白鹿原〕〔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陈阳唐婉小说战神〕〔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1990〕〔顾九夭与墨绝全文〕〔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