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唐的旗帜 第278章 洞房
    有几位下人一时没有改口、说错了,忙捂住嘴巴;又十分担忧被女主人处置。大唐公主不大好的名声早就传到安西了。

    不过李碧筱并未说甚。她头一日来到刘府,又是当着郎君的面,不会因为这点儿小过错处置下人。

    她也没有对下人多说话。理由同上;而且她不知晓刘琦原来如何管家,也不知晓这些下人间是否有甚关系。等摸清后再琢磨如何让下人们服服帖帖不迟。

    之后她接见丽娘也波澜不兴。李碧筱就算对丽娘再不满,也不能头一次就发作;何况她一直觉得丽娘人不错,不会逾距,二人颇为亲热地说了几句话。

    见到丽娘被李碧筱接受,刘琦也松了口气。他虽然从未经历过拥有一妻一妾两个女人的情形,但电视上看多了,啥《知否知否》、《锦绣未央》、《金玉良缘》女人们斗的你死我活;他虽然知道这些古装偶像剧都是瞎编的,但心里还是觉得凉飕飕的。今日见李碧筱与丽娘十分和谐,理所当然地松口气。

    不过他随即又疑神疑鬼起来。‘就算是女频,也没有两个女角色一见面就撕逼的,会不会她俩表面和谐,等我一离家就撕起来。’

    “刘郎,我听说你还有一位视作亲婶子的上辈,今日怎么不见?”他还想着呢,丽娘已经坐在一旁,李碧筱四处望了望,忽然对他说道。

    “张婶子回家了。”刘琦回过神来,回答道:“张婶子也不是我的血亲长辈,我虽挽留但坚决推辞,回家了。”

    “改日应当家中,见见才是。”

    “那明日,明日我请张婶子来家中。”刘琦说着,心里也有些高兴。李碧筱之前根本不认识石天巧,因不是血亲成婚后也可见可不见,但她还是要见一面,显然没摆公主的架子。

    “郎君,大娘子,奴婢告退了。”这时丽娘忽然起身说道。

    “咱们再说一会儿话。”李碧筱出言挽留。

    “奴婢今日有几道拿手菜,要为郎君与大娘子奉上,这就得去准备,恐怕没法子继续陪着大娘子说话。”丽娘赶忙推辞。

    “这又有甚要紧?晚间或明日也不迟。”

    “今日是大娘子入府头一日,奴婢当然要在今日为大娘子奉上。”丽娘继续推辞。

    李碧筱又挽留几句,见她执意要在今日做出几道拿手菜,只能答应道:“那就去作吧。”

    “是。”丽娘答应一声,转身退下。屋中只留下李碧筱与刘琦二人。

    “累么?”刘琦忽然问道。

    “并不累。”李碧筱对他问出这个问题有点儿惊讶,但还是回答道:“家中下人不多,妾侍也只有丽娘一人,我也没多说话,不会觉得累。”

    “我不是指的你,嗯,我的意思是,你头上带着沉重的头饰,又要时刻维持动作优雅,不觉得累么?”刘琦再次问道。

    “头饰?”李碧筱这才明白他指的是甚底,笑道:“确实有些累;还好此时还是冬春之季,不然穿着这样一身厚重衣服会热死。

    可累,也要带着。”她继续说道:“今日是头一日见家中下人,总不能穿的太随便。”

    “我父母也不在安西,你在家中尽可以随便些,不必郑重;今日丽娘因见你穿的郑重才换了一身华服,平日里穿着也十分随便;你尽可随意穿着。”

    “我在家穿男装,可否?”李碧筱本想规规矩矩地回答一句‘我知晓了’,但不知为何,忽然这样说道。

    “当然可以,我的衣服你只要觉得合适,尽管去穿。”刘琦笑着说道。在自己家中,爱怎么穿怎么穿,旁人根本管不着。

    饶是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李碧筱仍然因为刘琦果断地回答有些惊讶。但很快,她心中的惊讶之情褪去,变得有些蠢蠢欲动。

    安西没有人知晓,就连李珙都不知晓,她小时候经常穿男装,兄长剩下的衣服。因她祖父李重俊造反被杀,她父亲虽然没被牵连处死,但很长一段时间也得不到宗室待遇,家里很穷,偏又要维持宗室体面,家中男丁都要置备锦衣,女孩子只能捡兄长的衣服穿;后来她父亲李宗晖被封为湖阳郡王、又做了官后才好些。

    因小时候穿男装的经历,李碧筱很喜欢穿男装,不喜女装;但平日里偏又要穿女装,尤其封为公主来到安西后,为避免自己被坐实大唐公主的坏名声,只能整日忍着。

    如今终于嫁人来到刘琦家,她本想过几日再试探他对自己穿男装的想法,虽然今日说出太唐突但得到一个出乎预料的好回答,她那憋了两年的心思又蠢蠢欲动起来。

    “怎么,你喜欢穿男装?”见到李碧筱的眼神,刘琦不由得问道。

    “不瞒驸马,确实如此。”李碧筱想了想,最终决定承认。

    ‘她不会是同性恋吧?要是个双性恋也挺好,我不在的时候让她与丽娘凑一对,省的她们空虚寂寞。而且若是双性恋,某一日她们正在床上腻歪,我忽然回家……’刘琦忍不住想着。

    想到这里,刘琦又看了一眼李碧筱,忽然变得蠢蠢欲动起来。他吞咽了一下口水,对她说道:“你既然带着头饰觉得累,反正今日也不再需见外人,咱们回屋,我替你将头饰摘下来。”

    “也好。不过由小雯取下即可,不用劳烦你。而且,恐怕你也取不下来。”李碧筱觉得他的眼神有些奇怪,但仍然抿嘴笑道。

    说完这话,她就站起来,与刘琦一道回屋,贴身服侍的下人也赶忙跟上。

    但侍女才跟到屋门前,刘琦与李碧筱走进去后忽然将门关上。侍女不解,却也不敢问,守在门口,可过了一会儿从屋中传出让她面红耳赤的声音,她顿时知道刘琦为何这样做了,不由得‘呸’了一声,又想着:‘驸马也不是好人,竟然白昼,白昼,宣,……’最后一个字就算在脑海中也不愿想出。

    不说侍女的反应,单说李碧筱与刘琦。李碧筱一开始被刘琦推倒在床上、明白他要作甚时也吓了一跳,下意识要将他推开;毕竟白昼宣那个啥一直被人们反对。可她的手才举起来,又放了下去。

    昨夜不知为何刘琦没有动她,她们尚未洞房,拒绝也不大好。而且她对男女之事也颇为好奇。她有一次不小心看过兄长嫂子做这种事,除了惊讶只记得兄嫂都是一脸享受表情,使得她也好奇起来。

    而且随着刘琦几下娴熟的抚摸,她又感觉燥热难当,希望刘琦做出下一步动作来。而刘琦,自然不会让她失望。

    半个时辰过去。

    窗外依旧十分安静,也不知小侍女是否还守在门前,室内男女就像蒸了桑拿似的,浑身大汗粘腻在一起。

    李碧筱被折腾得浑身无力,脸蛋还带着一股红晕,趴在男人怀里甜笑道:“原来洞房是这个样子。”

    “喜欢这样吗?”刘琦一边爱抚一边问道。

    “嗯,挺舒服的。”李碧筱羞涩地说道。

    刘琦继续搂着她,又这样和她躺在床上说了好一会儿话,也不知过了多久才草草清理一番,又吩咐下人进来收拾。

    侍女脸红着走进来,大概刚才一直在听墙角。刘琦见她这幅样子就想逗几句,但又怕身旁的人误会,只能忍住。

    他们二人完全起来的时候,已是午时初。丽娘已将自己准备的两道菜做好,又亲自来请二人去吃饭。见到李碧筱的样子时,丽娘立刻明白适才发生了甚,可丝毫不提,只是请他们去吃饭。

    刘琦适才运动了不短时间,也累了,虽还没到他平时吃午饭的时间,点头应允;李碧筱也没有反对。

    吃过午饭,刘琦按照习惯去睡午觉,李碧筱也躺在他身旁,却丝毫没有困意,躺了一会儿悄悄起身,来到外间。

    “公主,你怎么起来了?”见她出了里间,侍女立刻迎上来,问了一句后、脸有些泛红地说道:“你现下应当多休息才是。”

    “你个小妮子,也动春心了吧,”听到侍女的话,李碧筱的脸也不由得红了一下,但立刻反击道:“要不要我改日说说,将你给他做妾?”

    “我长得这样丑,如何够资格给驸马做妾,公主别取笑我了。”侍女道。她长得也不丑,只是平常;不过被李碧筱代带入大唐地位最高的圈子后见到的女子大多比自己漂亮,便时常这样说。

    “哈哈。”李碧筱也只是与她开个玩笑,轻笑两声就不再说,在侍女搀扶下坐到椅子上,和她说起话来。

    “公主,奴婢已经打听到了,驸马在成婚前也十分忐忑,担忧公主你,并非良配,许多人都曾劝慰他,比如丰王,以及他视作长辈的张石氏。

    另外还有一人,当时驸马问她公主性子如何,她回答说公主性子极好,必定是一位好的女主人。”侍女忽然说道。

    “你说的这人,可是丽娘?”x想了想,出言道。

    “公主说的正是。奴婢挺奇怪的,过去她管家,家中大事小情都由她掌控,应当不愿公主嫁进家中,可不知为何竟然为公主说话。”

    “我嫁进来,对她是好事,她岂会反对?”x却笑道。

    “好事?”侍女不解。

    “我是公主,但正因我是公主,做出事情都会被旁人放大。我若入府后处置丽娘,舆论必定对我不利,我为了名声也不能对她如何;反而若一普通人家的女子嫁进来,如何处置丽娘一个妾侍根本无人在意,她反而会更艰难些。所以我说,我嫁进来对她是好事。”x解释道。

    “原来如此,原来还有这些道道。”侍女不由得说道。

    “看来,刘家十分和谐,公主也能与驸马好好过日子。”她又道。作为贴身侍女,她知晓自家主子的心思。

    “是啊,可以与驸马好好过日子。而且有件事,也能此时就与他商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泡沫之夏〕〔红尘〕〔白鹿原〕〔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陈阳唐婉小说战神〕〔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1990〕〔顾九夭与墨绝全文〕〔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