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唐的旗帜 第321章 妙策?
    ,

    “阿里依有没有消息传回来?”

    就在阿齐兹提笔写信,询问为什么不给他留下一个骑兵千人队的同时,伊丽河谷谷口丘陵以西的大食军主营寨最核心的帐篷里,刚刚返回帐篷的并波悉林问护卫道。

    “没有,一共有七份文书或者书信等待您处理,没有一份是阿里依将军派人送来的。”护卫回答。阿里依就是此时统领骑兵追击葛逻禄骑兵的将领。

    “怎么还没有传回消息。葛逻禄骑兵不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不如他的骑兵,应该很快获得胜利,就算不能全歼也应该有消息传回来。”并波悉林烦躁地说道。

    “总督,您不用这样着急。”护卫劝道:“阿里依将军带兵打仗从来没有令您失望过,这次大概是因为带兵的葛逻禄将领太狡猾所以暂时没有追上,但早晚会追上、并将葛逻禄人消灭。

    而且现在这种后有追兵的情况下,葛逻禄骑兵也无暇切断后勤线,后勤补给线是安全的。”

    “你说的有道理,但我还是忍不住着急。”并波悉林道。

    “总督,您着急不仅是因为阿里依将军还没有回报,还因为其他事情吧。”护卫又道。

    “确实还因为其他事情。碎叶镇的反抗军竟然想出将手雷埋进道路,这一手段对后勤补给线的影响超过葛逻禄骑兵。就算法里斯·何带领哈迪军探出一条没有埋设手雷的道路,也只有这一条路确定安全,对谷口与碎叶城的交通影响太大。

    而且反抗军只要再得到手雷,就能再次在道路上埋设,法里斯·何探出的这条道路也只是短时间内安全。唉,这件事很不好解决,甚至可以说无法解决!”并波悉林叹口气,说道。

    “总督放心,我军很快就能研究出手雷。在研究出来以后,也派人在喔鹿州埋设,让秦那人尝尝苦头。”

    并波悉林没有说话,只是摇头。手雷可没这么容易研究出来,研究人员始终不能完全搞清楚黑色粉末到底是哪些东西组成的,前后试验了好几种配方都失败了。除非能抓到知晓配方的人,不然想研究出手雷只能凭运气。

    “除了碎叶镇的事,总督着急还因为目前秦那人的动向琢磨不透吧。”护卫又道。

    “法迪,你不愧是跟我十几年的护卫,你如果不在我身边当护卫,至少也能做一个千夫长。”并波悉林看了他一眼,笑道。

    “总督说笑了。我自己的本事自己清楚,做不了千夫长,只能保护总督,一直到身手不再灵活、无法保护为止。”护卫法迪赶忙说道。

    “哈哈。”并波悉林笑了几声,脸色却慢慢变得严肃,又道:“确实像你想的一样,我猜不透秦那人要做什么。”

    “现在秦那军还没有全部赶到谷口,只来了大约三万五千士兵与三万民伕,另外一万三千士兵与两万民伕仍在路上。但从前日李珙带三万三千士兵抵达第二日开始,就派出许多士兵进入丘陵中,对我军发动进攻。

    在大军全部赶到前发动试探性进攻也正常,但他们派出的士兵太多了。根据估算,昨日上午至少有一百支秦那军发动进攻,每支至少五十人,加在一起就是五千人。派出五千人分散为一百支在丘陵中发动进攻,真是疯狂的做法。”

    “应该是延续在喔鹿州城时的作战方法吧。”法迪道:“在喔鹿州城时,秦那人就用小股士兵发动进攻,往往能够获胜,至少让我军损失大于秦那军。”

    “可现在的情况与在喔鹿州城不一样。首先,从地形上来说,秦那军对喔鹿州城了如指掌,我军远道而来完全不了解;但现在情形颠倒,我军对丘陵非常了解,而秦那军很陌生。

    其次,从攻防角度来说,喔鹿州城时我军进攻秦那人防守,但此时我军防守秦那军进攻,攻守相异。

    其三,虽然道路走向不会发生变化,但士兵部署可以变化,就算秦那人这时探查出我军全部部署,只要重新布置他们就没法利用获得的情报,必须重新探查。

    总而言之,不管怎么考虑,秦那军的做法都不正常。”

    “会不会秦那军只是想探查出丘陵中的地形?”法迪又说道。

    “如果只想探查地形,根本没必要派出这么多军队,完全是浪费。”

    “听说喔鹿州之战的总指挥刘琦这时不在秦那大营中,还在带领后军向谷口赶过来?”法迪忽然说起这件事。

    “确实是这样。他升为副都护,成为秦那国安西第二号人物,与正都护李珙分别带领后军、前军从喔鹿州赶来谷口。现在前军已经赶到,后军还没有赶到。”并波悉林解释一句,忽然琢磨出法迪想说的话。“你是说李珙没有经验,所以胡乱指挥?”

    “这种可能性大吗,总督?”法迪问道。他刚才灵光一闪,忽然想到这种可能。

    “不算很大。就算刘琦不在,李珙身边也有经验丰富的将军辅助,据我所知是赵光密,这是个谨慎的将领,李珙乱来的可能性不大。

    但是,”并波悉林忽然话音一转。“除这种可能之外,我想不出其他可能,那么你的猜想或许就是正确答案。

    李珙身份不一般,他是秦那国皇帝的儿子、亲王,在秦那国这样一个中央集权的国家地位很高,远远高于都护这个官职,辅助他的将军只能提建议,无法干涉指挥。李珙不听赵光密的建议执意这样打并不是一件稀奇的事。”并波悉林缓缓说道,越说脸上的表情越兴奋。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最好利用唯一能制约他的刘琦赶来前这段时间,利用他的指挥错误打一场胜仗,多杀几个秦那兵。”并波悉林又说了一句,抬头对法迪吩咐道:“你快把齐亚德与赛义德叫来。”

    “是。”法迪答应一声,转身退下。不一会儿,齐亚德·本·萨利赫与赛义德·本·侯梅德两个人走进帐篷,对并波悉林行礼后问道:“总督,您急匆匆叫我们过来有什么事?”

    “你们对秦那军最近的进攻,有什么看法?”并波悉林问道。

    “太乱来了!”听到总督的话,侯梅德立刻说道:“简直是一个不懂指挥的人胡乱指挥的结果。”

    “完全不知道指挥官想做什么。”萨利赫也说道:“如果只是探查道路,没必要派出这么多士兵;如果探查我军安排部署,则在军队全部赶到前没有意义。”

    “赛义德,或许你的猜测是对的,就是一名不懂得指挥的人在指挥。”并波悉林随即将得到的消息与自己的分析,对他们说出。

    “这,”侯梅德却没有立刻相信:“就算辅佐他的将军无权干涉,李珙第一次亲自领兵,应该也不会完全忽视经验丰富将军的意见。”

    “还需要进一步查证。”萨利赫则说道。

    “确实需要下一步查证。”并波悉林道:“我打算今日下午派兵走隐秘小路插到他们后方,观察秦那兵发现身后有我军士兵后会怎么做。如果各支军队互相联络、共同撤走或与我军交战,咱们的猜测是错的,李珙另有目的;如果各自为战,咱们的猜测就是对的。”

    “总督说得对,能够试探出来。”侯梅德认真想了想,说道。萨利赫也点头。

    “那就这么办。”并波悉林说干就干,立刻叫来几个传令兵,向驻扎在丘陵中的士兵传令。告知下午会有军队经过防线;至于带兵插到后方的行动,他本想派一名千夫长执行,但侯梅德主动请命。

    并波悉林本想拒绝,可他反复恳求,并波悉林经过思考又觉得他亲自观察判断会更准确,在让侯梅德保证不陷入险地后答应。侯梅德高兴地离开。萨利赫也行了一礼后退下。

    时间很快到了伴晚。天快黑的时候侯梅德返回营寨,尽管难掩疲惫仍然一脸兴奋地对并波悉林说道:“总督,你的猜测果然是对的!”

    “下午我带领一百士兵进入丘陵,命令他们以三十人为一组从小路来到秦那兵身后,砍树拦路;我带领剩下十个人负责在三处来回观察。过了大约两个小时,当后撤的秦那兵发现后路被堵后,首先选择冲过路障,失败后立刻绕行其他道路;如果没有其他道路可以绕,就从树林中开辟一条道路回去,丝毫没有联络其他军队协助。被堵住回路的三支秦那兵反应都是这样!”

    “这真是太好了。”并波悉林立刻笑道:“凭借你的观察,能够彻底断定秦那军指挥混乱,统兵将领缺乏经验。”

    “总督,可以制定作战计划了。”萨利赫也很高兴,又对并波悉林说道。

    “对,立刻制定作战计划。”并波悉林一边说着,就与他和赶过来的萨利赫商量起来。

    三人很快制定出作战计划。之后并波悉林又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觉得没有问题,又让萨利赫与侯梅德看了一遍,都觉得没问题后首先说道:“你们两人谁想做这一战的指挥官?”

    “齐亚德指挥吧,他比我更谨慎,能避免损失。”侯梅德说道。

    “应当赛义德指挥,他今日亲自在丘陵中观察秦那兵,比我更了解秦那军,适合指挥。”萨利赫却说道。

    “你们两个还互相推却。”并波悉林笑着说了一句,想了想做出决定:“赛义德指挥吧。”

    然后立刻要进行下一项工作。“法迪,将涉及的将领都叫来,按照计划部署。”

    “总督,没必要这么着急。”萨利赫却说道:“现在正是吃晚饭的时间,各位将领应当都在吃饭。等一会儿,等到他们都吃完后再召来更好。

    而且咱们也都没有吃饭,也先把饭吃了再对将领下令更好。”

    “你说得对,是我疏忽了。”并波悉林立刻说道:“确实应该先吃饭。法迪,快去将饭拿来。”

    “确实该吃饭了。刚才商量作战计划不觉得,齐亚德一说就感觉饿了。”侯梅德也笑道。

    “你下午带兵在丘陵中走了很长距离,本来就应该感觉饿;刚才你太投入了才会不觉得。”萨利赫又笑着说了一句。

    很快法迪拿来三份饭菜,并波悉林等三人立刻吃起来。

    “如果明日秦那军还像这样指挥混乱,我军按照作战计划准确部署的话,不敢说会将秦那军全部消灭,至少能消灭三分之一。”侯梅德吃着,又出言道。

    “三分之一不止,”萨利赫也笑道:“虽然秦那兵这两日一直在努力探查,可他们对道路的掌握仍然不如我军,许多几乎不能称为路、却可以走人的小径只有我军知道,秦那人不知道。通过这些小径调动军队秦那兵不可能发现,至少可以拦住一半,而且将拦下的人全部消灭,杀死或生擒。”

    “如果真能这样,就太好了。”并波悉林笑道。他最近听说的消息,不论是阿里依迟迟没有回信,还是碎叶镇道路被埋设手雷,都算不上好消息;如果再加上之前一系列消息,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听到真正的好消息了。他很想听一次。

    而且军中也需要取得一场对秦那军的胜利。虽然他一直在提振士气,但听闻秦那军攻来后,不论将领、士兵,大多数仍然有些害怕,不愿主动进攻只想防守,守到秦那人主动撤兵为止。尤其此战并波悉林最初拟定的目标就是守住谷口,士兵们更是心安理得只守不攻。

    为消除士兵对秦那军的恐惧,为提振士气,也为了恢复他自己在军中的至高威信,必须取得一场胜利。

    ‘此战胜利后,我定要将杀掉的秦那士兵尸体摆在军营外,让所有人都能看到。’并波悉林在心里想着。

    这时他们已经吃完饭,并波悉林派人叫将领过来。很快,此战涉及的将领纷纷来到这间帐篷,并波悉林立刻告诉他们自己与侯梅德、萨利赫制定的作战计划,让他们明日上午按照自己的安排部署军队。

    众人听到作战计划,立刻交口称赞起来。这不全是拍马屁,他们麾下也都有士兵在丘陵中驻守,知道秦那人发动了古怪的进攻,有些将领甚至还知道今日下午秦那兵被堵住退路后的反应。

    他们正琢磨明日是否可以利用一下、多打死几个秦那兵的时候,并波悉林已经拿出作战计划,足以让他们佩服。

    并波悉林听了一阵夸赞之词后制止,又正色道:“既然明日要出战,你们今日早些休息,明日可不要起晚了。”

    “总督放心,我们一定早睡,明日也一定早起。”众人忙答应一句,转身离开。

    “你们两个也回去休息吧。”他又对萨利赫和侯梅德说道。

    “是。总督也早点休息。”二人答应一句,转身离开。并波悉林站起来伸个懒腰,轻声嘀咕一句:“希望明日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多杀死或者生擒几个秦那兵。”随后也躺倒床上,很快睡着。

    第二日清早,并波悉林起床后首先询问将领是否按照作战计划安排部署。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心里安定起来,转而去处理各种杂事,同时等着胜利的消息传来。

    但他等了很长时间,也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又不是追出很远的阿里依所部,就在几里外的丘陵中,消息怎么会传递的这么慢?”变得越来越不耐烦地并波悉林嘀咕起来,又在帐篷中转了几圈后干脆决定离开帐篷,去丘陵边缘己军哨站问一问。

    他走出几步,遇到萨利赫。“齐亚德,你要去做什么?”并波悉林问道。

    “一直没有消息传回来,属下去哨站看看。总督您是,也和我的想法一样?”

    “我确实也一样。看来咱们想到一块去了。”并波悉林心里烦躁,勉强维持平静说道。

    “总督,您不用担心。我军不可能打败仗的。即使刘琦昨夜赶到,而且猜到我军要包围伏击秦那军,他亲自指挥也不可能打赢。对地形的了解不是一个人精湛的指挥才能可以抵消的,何况刘琦的指挥才能是不是强于赛义德也很难说。”萨利赫看出并波悉林的烦躁,又出言劝道。

    “你说得对。”听到劝说,并波悉林吸了一口气,焦躁的心情缓解了一些,说道。

    “而且,总督……”萨利赫又要说什么,但就在这时,他忽然注意到有一名传令兵正向他们这个方向跑过来。军中有传令兵奔跑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不一定是来向总督或他禀报什么事情。

    但那人看到并波悉林后眼神立刻发生变化,加速跑过来。萨利赫向并波悉林示意。“总督,有传令兵来向您禀报事情。”

    “难道是胜利的消息传来?”并波悉林笑着说了一句,转头看向传令兵,期待好消息。

    但听到的话却让他大吃一惊。“总督,今日上午秦那兵没有出现在丘陵中,一个都没有!”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并波悉林不敢相信地反问一句,见士兵又一字不差的重复一遍,不敢相信地说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