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唐的旗帜 第339章 由虎叫声想到的
    半晌无言。

    众人虽然没亲眼瞧见大食人如何守备,但听杨克食与曹方峰叙说已经足以知晓有多不好打,想不出来如何在尽量减少死伤的情形下夺取营寨,只能沉默不语。

    杨克食盯着众人看了好一会儿,不见有人说话,只能道:“若想不出对策,咱们只能正面硬攻。”

    “校尉,难道非要夺取路口不可?从山丘上绕过去不行?”米特提出与曹方峰同样的法子。

    “不成。”杨克食自然也以同样的言辞答复。

    “咱们北面应当还有别的团吧?与别的团合兵一处进攻不成么?”雷诺又道。

    “原本安排在咱们北边那个团,在大食人反击时被打残,已经撤下去休整,不能赶来与咱们一道进攻了。”杨克食道。他适才从铺兵口中也得知了这个消息。

    “他们也太废物了吧,整个团被大食人打残?简直就是一堆饭桶!”丹夫忍不住骂道。其他人虽然没有出言叱骂,但目光显示他们的想法与丹夫类似。

    “好了,再怎么骂他们也没用,还是想如何夺下路口吧。”杨克食又道。

    “校尉,属下的想法就是从山丘上绕过去,即使可能让大食兵逃走。”

    米特再次重复他刚才说的话,继续道:“强攻路口,咱们若有把握一定能夺下也就罢了,损失大些也不怕;可属下听适才校尉与曹队正的口气,大约连五成的把握都没有。这种情形下若还强行驱赶士卒攻打,岂不是让士卒们白白丢了性命?

    再者,即使山丘上有没发现的小路,也必定十分窄小不易通行,大食兵也不可能全部走小路撤走,咱们不会让所有大食兵都逃走,总能堵住一些。”

    “校尉,属下也这样认为。”一向冷静的雷诺也说道。他不是怕死,但觉得让士卒这样死掉不值得。

    “属下也这样认为。”众人纷纷说道,包括最初这样建议的曹方峰。

    杨克食扫视一圈众人,见除苏教官之外的人态度都一模一样,心中微微苦笑。若数万人聚在一起的大军中,就算明知未必能夺取营寨,将领下令进攻他们敢不听从命令?

    将士卒分散开来与大食兵交战,虽然因为唐军将士士气高昂又想报仇,能发挥出的战力比大食人要高,只要有把握打赢哪怕损失惨重也愿意接受,而大食兵即使有把握打赢,若损失惨重也不会进攻。

    但遇到这种情形,打赢把握很低的时候,他就驱使不动下属发动进攻。虽然他并未下令而一直与他们商量,但他毫不怀疑即使自己下令多半也能被他们‘劝谏’回来。

    “既然如此,那……”杨克食不想与下属撕破脸,打算接受他们的建议;但他又觉得这样做虽然表面上保住了面子,但实际上也有损自己的威望,迟疑不决。

    他正犹豫,忽然听到从山丘上传来一个声音。大约因为距离远的缘故,声音传到杨克食耳中时已经很轻,但他仍然立刻认出这时甚底东西发出的声音。

    “这里还有大虫?”杨克食道。

    “这里过去一般也没人会进来,有大虫也平常。”夏传涛插嘴道。他过去往来喔鹿州与碎叶镇,虽然每次都是在沿河道路行走,但偶尔也能听到从山丘中传来大虫的叫声。

    “得嘱咐士卒小心些,”苏教官这时说道:“大虫可厉害,一旦有人落单就会被它咬死,所有人都要聚在一起,不能随意离开。尤其现下时候已经不早,再有一个时辰该天黑了。”

    “也不必太害怕。”丹夫却道:“他不来便罢,若来打死他切虎骨下酒。”他十四五岁的时候曾与父亲、父亲的几个同僚一道打猎,偶遇大虫,最后将大虫打死了。

    “碎叶城史家过去养过一只大虫,”夏传涛道:“不知是从哪儿得来的,据说是一族人打死老的后发现一只才出生没多久的小的,就带回家中,当宠物养着,我有幸见过一次。

    你还别说,大虫人也能养。我见到那支大虫的时候,它就和猫似的,只是个头大,用舌头舔人,身子在人身上蹭来蹭去的。不过大虫的寿数也短,比猫长点儿也长不多,过几年就死了。

    我当时年纪小,还曾经学大虫叫,旁人都说我学的还挺像。我当年在军中的时候,偶尔露宿野外就会学大虫叫吓唬旁人,每次都能将旁人吓住。”

    “我们怎么没听你学过?”雷诺有些好奇地问道。

    “后来不想学了。”夏传涛的表情立刻变淡,慢慢说道。雷诺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不小心触动了伤心事,也不再提。

    “听说大食人的老家没有大虫。”曹方峰又说起趣闻。“我过去问过大食商人,他们说来安西做生意前,根本没见过大虫这种东西,头一次见到很害怕,一支商队一百多号人被一只大虫吓住了。”

    “头一次见到在所难免。”夏传涛道:“听说天方也有很多咱们这边没有的兽类,咱们若头一次见到也会吓一跳。”

    “他们不仅是吓一跳,而是认为这是啥主的宠物啥的,我也没太听懂。大食人的教太复杂,我一直弄不明白。”曹方峰又道。

    “好了,这些事过一会儿再聊。”苏教官打断众人闲谈,转过头来看向杨克食,等待他做出最终决定。

    “传涛,你现下还能学大虫叫么?”可杨克食却提起这件事。

    听到校尉问话,夏传涛愣了一下,心中冒出怒气但又立刻变得疑惑,顿了顿问道:“还能学。”

    “学一声我听听。”

    “嗷……呜……”夏传涛更加不解,但还是学了一下。

    ‘果然很像。’众人虽因担心打扰了杨校尉没说出口,但都在心里这样想着。

    “若非声音是你当着我的面说出的,不然即使我知道你会学大虫叫,也会吓一跳。”杨克食用一种几乎赞叹的语气说了一句。

    “既然传涛能将大虫叫声学的这样像,我忽然又想到一个夺取大食营寨的法子。”他又扫视众人一圈,出言道。

    “用虎叫吓唬大食兵么?这,大食兵足有一百多人,没那么容易被吓住吧?”雷诺尽量不用质疑的语气说话。

    “当然不是简单用虎叫吓唬他们。我的法子是……”杨克食缓缓说出的想法。

    ……

    ……

    “天终于要快要黑下来。”一名身材较为高大的大食兵看了几眼正在落下的太阳,对身旁一人说道。

    “咱们不会晚上在这儿过夜吧。”另一个身体瘦削的大食兵却说道:“一百多人,单独驻守一个小寨子,周围还有秦那兵,我立刻想起了去年在喔鹿州城里,驻守宅院的日子。

    当时每到晚上,我们就提心吊胆地担心起秦那兵攻打驻守的宅院。若是这一夜秦那兵没攻打我们驻守的院子,附近也没传来任何响声,第二日太阳出现后我们甚至会高兴的欢呼起来。”

    “秦那兵有这么可怕?”高个大食兵怀疑:“从这几日的交战情况来看,他们的战斗力也不没多强。”

    他是大唐历去年十月份结束后从呼罗珊调过来的,没参加过喔鹿州之战。虽通过统计数字得知喔鹿州之战有多么惨烈,但心中一直对秦那人的战斗力有所怀疑;最近与秦那兵交战后、怀疑更深了。

    “秦那兵非常可怕。”瘦削大食兵立刻道:“若一对一单挑,他们的战力未必多强,多半也打不过咱们;可他们聚集到一起战斗力却会忽然变强,一而且旦交战会用一切手段杀咱们;秦那兵的字典里似乎也没有投降两个字,即使被我军大量士兵包围也不会投降,直到战死为止。”

    “可上午与秦那兵交战,他们也后退了。”

    “这是因为秦那将领觉得那样打下去他们的损失会大于我军,得不偿失;他们如果有把握打败咱们,一定不会后退。”

    “我还是不怎么相信。”高个大食兵最后还是说道。

    “等你亲眼见到,就知道了。”瘦削大食兵也无法解释更多,只能这样说道。

    这时他们的什长巡视士兵是否认真值守,正好经过这里。高个大食兵也不再关心秦那兵的战斗力问题,出言问道:“什长,咱们是要在这里驻守一夜么?”听到他询问这个问题,瘦削大食兵也立刻看过来。

    “是在这里驻守一夜,不过除咱们这一个百人队之外,还会有另外两个百人队从最前线返回,也驻扎在这个营寨里。”什长回答。对秦那军展开反击的己方士兵当然不能夜里作战,也不能宿在野外,当然要退回接近最前线的营寨。

    “他们什么时候回来?”瘦削大食兵听说不只有一个百人队,心里稍微安定了些,又问道。

    “说不好。按理说在太阳落下前他们就应该返回,太阳差不多完全落下的时候回到这座营寨。但战争总是充满许多意外,或许他们正在与一支秦那兵交战无法脱身,需要在摆脱秦那兵后返回。”什长又道,同时将最后半句‘或许也有可能回不来了’吞住没说出来。

    “夜战,可是秦那兵占据优势啊。”瘦削大食兵不由得说了一句。天黑以后因为将领很难看到士兵的表现,所以交战完全凭借士兵的主观能动性。大食军大多数士兵都会划水,甚至逃跑,除非是无法逃走的情况。

    “所以统兵的百夫长心里也一定很着急,想尽快返回。”同样参加过喔鹿州之战的什长心有戚戚地接了一句,又道:“不过这些你们都不用关心。

    你们就值守到太阳完全落下,天黑后换别人值守。天亮时如果有大食兵返回,你们根据长相就能判断出他们是不是真的,开门迎进来。天黑后看不清长相,但与你们没有关系了。至少今晚没有关系。”

    “是,我们知道了。”二人都答应一声。

    什长点点头,就要离开。可这时他们忽然听到从南边传来一声若有若无的声音。声音不大,而且瘦削大食兵之前没有听到过,不由得问道:“这是什么声音?”

    “这是老虎的声音。”什长立刻道。

    “老虎?原来这就是老虎的声音?”瘦削大食兵有些惊讶。他之前听说过老虎,甚至听说在这片丘陵里就有老虎,但从未亲眼见过。

    “确实是老虎的声音。”已经亲眼见过一次的高个大食兵道:“与我前日听到的一模一样。”一边说着,他指向营寨外面出地方:“声音大概是从那里传来的。”

    他正说着,从他指向的地方又传出几声叫喊,但似乎显得有气无力,不仅底气不足,而且很快结束。

    “这老虎的声音怎么听着不对劲?”高个大食兵又道:“与我那日听到的又变得不大一样了。”

    “确实不对劲。”什长也说道,听过后认真想了想,忽然说道:“莫非这只老虎受了伤?”

    “老虎受了伤?”两个大食兵几乎异口同声地叫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