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唐的旗帜 第387章 特殊俘虏
    李珙正畅想着有人能生擒萨利赫,忽然从帐外走进来一名侍卫,对他与刘琦行礼后激动地说道:“都护,刘都护,萨利赫被擒杀!不仅如此,还抓到一位特殊的俘虏。”

    “甚,萨利赫被擒杀?”李珙立刻激动地问道。刘琦也目光灼灼地看向这侍卫。

    “确实如此。一个半时辰前,安别将麾下66团校尉王大将一具尸首从林中带回,自称是萨利赫的。王都尉立刻派认识萨利赫的人去辨认,确定是萨利赫的尸首,派人向都护禀报。”侍卫又道。

    “没能生擒。”听到这个消息的一瞬间,李珙略有些失望,但转瞬即逝。根据他们得到的消息,萨利赫堪称并波悉林的左膀右臂,地位甚高,也极得并波悉林信任,《三国志》中刘备身边关羽张飞之类的人物。将他杀死,对大食军是个沉重打击;将他杀死的己军将士也立下了一个大大的功劳。

    “命王都尉立刻将萨利赫尸首送来!”他又吩咐道。“我要将这具尸首挂在营寨西面,被大食人瞧见!”

    “是。”侍卫答应一声。

    “虽只是杀死而非生擒,但也按照生擒给与王大等人赏赐。”他又对刘琦说道。

    “都护这样做甚好。”刘琦笑着说道。他其实不大喜欢临时改变事前说好的奖惩,即使这次是加大赏赐。但李珙官比他大、将来还会是主上,而且加大赏赐必定得到将士一致支持,他也就不出言反驳。

    “可要属下将都护的决定告知王都尉,或立功将士?”来传信的侍卫又问道。

    “不必,待奖赏当日由我亲自说出口。”李珙否决了侍卫的建议。加重赏赐,当然要在最终赏赐时宣布才能引起最大惊喜,提升他在将士心中的印象。

    “是。”侍卫又答应一句,见李珙似乎没有事情再吩咐,又躬身行了一礼后要退下。

    “你且慢。”刘琦却忽然叫住他。“你进入帐篷时除说萨利赫被擒杀外,还说抓到了一位特殊俘虏。这位俘虏身份为何,如何特殊了?”

    “刘都护,这俘虏原是大食军千夫长,身份不算低也不算高;但他还有另一重身份,而这另一重身份十分特殊。”

    ……

    ……

    “萨费,你说,秦那人到底要如何对待咱们?”

    “不好说,不好说。如果说要善待咱们,为什么要将咱们放进铁笼子里?这是非常羞辱人的做法,足以激起任何将领的怒火。

    但如果说他们想要虐待咱们,可是又没有对咱们搜身、抢走咱们所有东西,而且还救治受伤的人。两种目的相反的做法都被秦那人做出来,让我摸不到头脑。

    不说这个了。扎菲尔,你是怎么被俘虏的?”

    “我的运气坏透了!昨日下午我的脚心被铁痢疾扎破,虽然休息一阵后不影响走动,但跑起来脚还会觉得很疼,我因此在晚上撤退时跑的速度变慢,就被秦那人俘虏了。”

    “不好意思,我忘了你的脚心曾被铁痢疾扎破。”

    “这没什么不要意思的。萨费,我很奇怪你为什么会被俘虏,你明明是全军第一个跑到山林中的。”

    “别提了。本来在见到秦那人用战船搭载投石车发射石块后我立刻下马逃进北面树林,按道理来说不会被秦那人抓到。但我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想的,竟然向东跑了很长一段距离。当我发现自己跑错方向、转而向西北折返的时候,来路已经被堵上,我反复躲避最后还是被抓住了。”

    “哈哈!”即使此时属于阶下囚、被锁在小小的铁笼子里,听到萨费的话,扎菲尔仍然笑出声。

    “老实点!”听到他的笑声,在铁笼子外看守他们的唐军将士立刻呵斥,又用刚刚学会的大食话重复一遍。

    扎菲尔却不听他的话,仍然大声笑着。

    “扎菲尔,你还是不要笑了。自从咱们两个都被放进这间船舱后,你已经被鞭打过三次。又不是什么原则性问题,为此挨顿打多不值。”萨费劝道。

    此时他与扎菲尔都在船上。王胜确定王大带回来的尸首是萨利赫后,立刻安排船只将萨利赫的尸首与带回他尸首的王大等人送到谷西。统领船只的水师别将不愿意,可李珙临行前明令所有人都要听从王胜的命令,他不敢不听,只能答应。

    因装上尸首与王大等人后船仍然显得空旷,所以王胜又下令将所有俘虏的大食将领关进铁笼子里,一并送到都护身边。

    听到萨费的劝说,扎菲尔的笑声小了些。见此情形,原本已经举起鞭子的守卫犹豫一下,落下右臂。他可以鞭打被俘的大食人,但若将某个人打死了会被处罚。扎菲尔本来身上就有伤,再打万一打死怎么办?‘就绕过他这顿打。’这守卫放下鞭子的同时心里想着。

    之后二人偶尔闲聊几句,但萨费不知为何谈性不高,大多数时候闭着眼睛靠在笼壁上,不知在琢磨啥;扎菲尔见此也不好一直对他说话,只能蹲在笼子里眼睛不停扫视船舱,偶尔也会盯着守卫看,弄得守卫十分不自在。

    过了很长时间,萨费与扎菲尔忽然感觉身子一顿,船停下了。萨费不由得睁开眼睛向四面看去,但他们所在船舱只有一个小窗户,从小窗户看出去只能瞧见天空,他无法确定自己到了哪里。

    正想着,三个唐军将士走进船舱,对看守他们的人吩咐几句话。那人答应一声,走过来抓住扎菲尔所在的铁笼,拉到门口。刚刚走进来的三人分别握住一角,看守握住最后一角,四人联手将铁笼抬出去。不一会儿他们又回来,依样将装着萨费的铁笼抬到甲板上。

    来到甲板,有人给铁笼系上绳子,慢慢推到船边,用绳子缀下去。萨费向下看去,见大船旁停着几艘小船,待铁笼子缀到小船后一人解开绳子,示意上面的水手将绳子拉回去。

    经过这一番折腾,因唐军将士把他们当做货物一样搬运,完全不在意里面人的感受。萨费变得头昏脑胀。好不容易恢复神智,萨费看向四周想确定自己在哪儿,就听到饱含惊讶甚至哭腔的扎菲尔的喊声传来:“这里是谷口西面一个地方,我有一夜曾在这里值守!秦那人打到谷口以西?难道他们已经占领我军营寨!”

    “什么?秦那人已经打败我军,甚至夺取营寨?”

    “难道总督已经败了,带兵向西跑了?”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秦那人会把咱们送到这里!”

    被俘众人纷纷叫道,有人声嘶力竭地叫喊,似乎要用叫喊来掩盖自己内心的惶恐与害怕。

    听到众人的话,萨费心里涌起一股不知什么样的感受。这其中有后悔、有失落、有担忧,也略有一丝伤心。他不由得低下头,双手抱住脑袋,也不知在想什么。

    但他很快又听到周围传来新的声音。“不,秦那人没有占领营寨,我看到了高高飘起的黑旗!”

    “真的,我也看到黑旗,营寨没有被秦那人夺取,总督也没有失败!”

    “我就说嘛!如果秦那人已经夺取谷口西面,怎么可能还用小船将咱们转运到岸上,一定是大船直接靠码头。”

    “总督没有失败,真是太好了!”有人的声音甚至带上哭腔。

    “黑旗真的还在飘扬,看来军营没有被秦那人夺取。但如果这样,秦那人为什么要将我们送到这里?”萨费抬头看向西北面,果然见到黑旗。他心里松口气,但又十分疑惑不解。

    他正想着,小船已经贴近岸边。操控船只的唐军将士从船上跳下来,将船推到岸上,再一个个将铁笼子取下来,放到早已在此等候的马车上,由马车拉着向西走去。

    不一会儿,马车来到一处军营。众人认出这是他们曾经待过的自家军队军营,顿时就要发出哀嚎声;可他们立刻再次瞧见在西面飘扬着黑旗。

    有人变得糊涂起来,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也有人立刻推理出现在的局势。

    很快马车来到一个小院子,里面有几间帐篷,还有十来个大唐将士。见装着铁笼的马车驶进来,这十来个唐人围过来,将铁笼子从车上抬下。待所有铁笼都被放到地面后,马车离开院子,一个身穿铠甲的人走到所有铁笼子前面,用大食话对他们说道:“我是今后管理你们的总管,叫做虞大义。

    你们现在是大唐的俘虏,我有权用任何手段对待你们,尤其你们中有些人杀过大唐将士,即使我将你们用酷刑折磨,砍掉你们的脑袋,也理所应当。

    但既然都护已经承诺不杀死被俘的大食将领,我不会杀死你们。你们会得到俘虏待遇。

    而俘虏待遇,就是指你们要干活,和民伕一起干活,而且干最重最累的活。你们每日完成额定的工作任务才能吃饭,不完成没有饭吃!至于额定任务的具体标准是什么,我之后会告诉你们。

    本来,你们都应该一直干活到死,来赎你们犯下的罪过。但是都护十分仁慈,给了你们不干活的出路,那就是为大唐效力。

    效力的方式有多种多样,比如提供有关大食军的情报,比如提供大食营寨的防守漏洞,比如供出潜藏在我军中的大食奸细,等等。向我军提供的消息越多、为我军打败大食军出力更大的人,待遇也就越高。如果都护认定某人是真心为我国效力,还能被任命为正式官职,成为我国一名官员,地位或许会比我更高。

    接下来,会有人询问你们是否愿意为大唐效力。愿意为我军效力的就向询问你们的人说出自己知道的事情。如果不说也不会有人勉强,只是会一直是俘虏。

    都明白了吗?谁不明白,可以询问。”他最后说道。

    无人说话。所有铁笼里关着的大食人或互相看去,或低头思索,但没有人从嘴里发出声音。

    既然没有人询问,那我就假定你们都听明白了。从你开始,进行询问。”虞大义在场中扫视一会儿,见确实没有人说话,大声叫道,又随意指了一个铁笼。

    三个唐军士卒立刻走过来,打开笼子,拿出手链脚链要绑在这人双腿与双手间。

    这人当然不愿,剧烈挣扎。唐军士卒立刻将人推到在地,挥舞木棒狠狠打了一顿,将人打个半死。萨费从自己的角度看去正好可以瞧见唐人表情,见满是恨意,而且下手又毫不留情,以为他们会将吴萨麦打死,甚至这就是大唐传统的‘杀威棒’。可把人打个半死后他们却停手了,两唐军士卒将吴萨麦扶起来,剩下那人绑上铁链,随后三人带着他走进位于正中间的帐篷。

    过了一会儿,唐军士卒又扶着吴萨麦出来,将他扶进侧面一间帐篷里;虞大义又指向另外一个铁笼子。

    ‘秦那人将吴萨麦送进另一间帐篷里,而且迟迟没有出来。这到底是愿意效力的结果,还是不愿意效力的结果?’萨费思索。

    不过他很快知道了结果。第二个被带入帐篷的人在里面待了很长时间,出来时手镣已被除去,而且与唐军士卒有说有笑。虞大义见此朝着院子外面喊一句话,又吩咐打开院门。一辆马车驶进来,大食将领被扶上马车,又披上一件外衣,之后马匹蹄子抬起拉着马车离开这个院子。

    “叛徒!”

    “该死的!”

    “让他下地狱吧!”

    “愿主使他灭亡!”见此情形,众人哪里还有不明白的?纷纷大声骂起来。

    “都住嘴!谁再敢说话,就把他打死!”虞大义喝道,十几个士卒也纷纷大声说道,而且拿起鞭子朝着身旁的铁笼里打去。饶是如此,过了一会儿众大食人才停止叱骂。

    之后接连不断有人被带进中间的帐篷。有的人选择叛变,立刻被恭敬地送出这个院子;但大多数人都没有选择为唐军效力,被扔进附近的帐篷里。萨费猜测这个院子就是不愿效力的人以后住的地方。

    这时虞大义指向扎菲尔。他与别人一样,被唐人扶进帐篷;但与别人不同的是,只过了一小会儿,他就从帐篷中被搀扶出来,搀扶的唐军将士脸上都显露出愤恨的神色,双手紧紧掐住他的胳膊,泛起青紫色。

    大约是因为上一个安置不降大食将领的帐篷已经满了,唐人搀着扎菲尔向另一间帐篷走去,正好路过萨费的铁笼。经过时扎菲尔朝着他叫道:“没事的,里面询问的秦那将领不会打人、只是问问题,即使被骂也不会打人;而且被骂后他们会立刻停止询问,将咱们送出来。

    黑旗还在西面飘扬,总督还没有失败,我坚信国家一定能取得此战胜利,千万不要为秦那人效劳!”

    “快走,快走!”搀着扎菲尔的人也听不懂他在说什么,见他不停叫喊出言呵斥,又用一块布捂住他的嘴。不过在被捂住前扎菲尔已将要说的话都说了出来,又对萨费眨几下眼,然后被粗暴地推进帐篷。

    ‘我也相信国家一定能取得胜利,只不过我的国家与你的国家或许不是同一个国家。我的国家是……’

    萨费正想着,忽然见虞大义的手指向他。萨费立刻被从铁笼里拉出来,绑上手链脚链,推推搡搡走向帐篷。

    大约是刚才扎菲尔的表现让他们太生气,扶着萨费的两个唐军将士对他态度极不好,双手紧紧抓着萨费胳膊,捏的生疼。萨费却没有任何反抗动作。

    “老实点,不管你愿不愿意为大唐效力,如果敢和那人一样张口便骂,我们一定让你生不如死!”在走进帐篷前,唐军士卒又用生硬的大食话说道。

    萨费没有回答,只是看了他一眼。唐军士卒感觉莫名其妙,又说了一句“老实点”,然后将他推进帐篷。

    刚刚进入帐篷的一瞬间,两个唐人还一脸厌恶地看向萨费,但完全进来后他们转过头来正要对询问的将领行礼,忽然脸色大变,愣了一下才弯腰行大礼,又用颤抖的声音说道:“见过都护,刘都护!”

    “免礼。”李珙轻声说一句,又道:“你们二人出去吧。”

    “是。”两人根本不敢反驳,答应一声离开帐篷。

    “你就是那个特殊俘虏?”李珙看向萨费。

    “是。”萨费点点头,丝毫不见慌张。

    “我是大唐安西大都护,他是安西副都护,我们二人是此时大唐安西都护府权位最高的人。你可以对我们说出你的真实身份,不用担心会泄露出去。”李珙盯着萨费说道。刘琦也看向这人。

    “波斯王国末代国王卑路斯三世曾孙库思老,见过大唐帝国丰王殿下、安西大都护,见过安西副都护。”萨费仍然表现的十分平静,整理几下外衣,又将头上的土拍下去,然后用汉话对他们二人说道。说话的同时,他右手按在左胸上,微微躬身行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