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唐的旗帜 第397章 公主到来
    听到解释,李珙一边嘴里说着话,一边转头看向出言解释的人。但他才瞧见这人衣着,就仿佛见了鬼似的大叫:“你怎会在这里!”

    “瞧你这见了鬼似的样子,我为何不能在这里?”

    “你,”李珙顿了顿,继续说道:“这样快就从喔鹿州赶来了?”

    “你派人六百里加急送书信,一日夜就送到喔鹿州我手里,我当然以为十万火急,遂命留守水师备了一艘小船,安排十几个身强体壮的水手轮番划船,以最快速度赶来此地,恰好在一刻钟前抵达。”

    “那你来这里作甚?”李珙又问道。

    “你还有脸说!”这人将李珙拉远,然后大声说道:“你给刘琦安排了这么多事,自己却闲着!你就忍心让他这般忙碌?”

    “我,我并未闲着,也有事情。适才刚刚击破大食副营寨,我在一旁亲自指挥。”面对这人李珙有些心虚,出言辩解。

    “就算适才你指挥将士进攻大食营寨,可前两日呢?”这人似乎本想就李珙是否在指挥谈论几句,但最终没有说出口,只是又质问道,气势也不由得弱了许多。

    “前两日同样要指挥。”李珙见面前之人似乎气势弱了,心虚的感觉减轻了些,又道。

    “你还是偷懒!要不你与刘琦换一换,他去指挥你来操办宴饮。”

    “这,不必了吧,都已经到了今日,我贸然接替会使筹备变得混乱,也无法按时在伴晚举行宴饮了。”李珙再次变得心虚。

    “不成,你将麻烦的事情推给刘琦,自己躲清闲,你必得弥补他不可!”

    “一定弥补,一定弥补。”

    “说吧,你打算如何弥补?”面前之人终于松开抓着他胳膊的手,但又问道。

    这次李珙卡壳了。他刚才只是随便一说,岂会立刻想出如何弥补?不知该如何回答。

    他正想着,忽然瞧见在面前之人身后四五丈有一人,正焦急地看向他们,以为有事向自己禀报,赶忙说道:“你有何事,过来禀报。”

    “见过都护,见过刘夫人。”那人赶快走过来,先行了一礼又道:“刘夫人,请问护士们的坐席安排在何处?”

    “护士的坐席?”

    “与上次喔鹿州之战后的宴饮安排在同一方位。”李珙插话道。

    “是。”来人答应一声,转身告退。

    “护士为何还要专门安排?”待来请示的人走远了,李珙面前之人,也就是刘琦的夫人、西平公主李碧筱问李珙道。

    就在李珙出发赶去祭拜上一次在谷口伏击大食军战死的大唐将士后不久,掌管护士营与伤兵营的王胜之母生病。王胜听说母亲生病后立刻赶到护士营,又问了郎中母亲生了甚病、为何会生病,得知母亲是因为年纪大了,承受不住劳累病倒。

    听闻是因为劳累,王胜当即就要向李珙请求,允许他母亲卸下担子,另寻他人掌管护士营与伤兵营;但随即传来的消息是都护被大食军包围,十分危险,他只能暂且将此事放下,亲自带兵赶去救援。

    待在沿河道路击溃并波悉林亲自率领的大食援兵后,众人都放下心来,都护也有心情理会别的事情,王胜这才向李珙提出请求。

    李珙十分为难。王胜老娘都因为掌管护士营与伤兵营累病了,再让人家掌管也不合适;可除了这位老夫人,他也找不到其他合适的人选。

    他正焦急地在原地来回踱步琢磨,一眼瞥见刘琦,忽然想起与他们二人都有关系的李碧筱。李碧筱在喔鹿州之战时就提出由自己掌管护士营与伤兵营,只是当时她尚未成婚不合适所以拒绝;可此时她已经成婚,又并未怀孕,正好掌管两营。

    打定主意,又问过刘琦得到不反对的意见后,李珙命人六百里加急返回喔鹿州请李碧筱前来;而李碧筱也以最快速度赶到军营。

    “护士营和伤兵营虽在大营里面,却在一个偏僻角落,若让她们在本营参加宴饮,不免显得太过轻视,所以我适才的命令就是仿照喔鹿州城庆贺宴饮先例,安排在离着我的大帐近些的地方。”李珙解释。

    “那人为何向你请示?”顿了顿,他又问道。

    “当然是在刘琦犒赏19与20团将士时,委托我代他处置这些事情,我的身份也足够。”李碧筱很自然的回答。若她仅是刘琦夫人,那处理有关宴饮之事自然是不够格的,但她还是李珙的妹妹、大唐公主,就够格了。实际上,她如果不是大唐公主,军营都进不来。

    “正好,有些事情可以按照惯例行事,但我又不懂,就由丰哥来处置吧。”她又笑着说道。

    “还是由你们两口子继续处置吧。反正我已经答应给与补偿了。”李珙却说道。

    “丰哥,适才是妹妹不好,妹妹说错了。甚补偿不补偿的,他都已经当到了副都护,家里也不缺钱花,也不需补偿,刚才都是妹妹与丰哥逗着玩的,丰哥不要怪罪妹妹了。”李碧筱连忙露出可怜的表情,用哀求的声音说道。

    “罢了,那我就接管这些事情。”李珙见李碧筱告饶,出言答应下来。他也知道二人刚见面李碧筱说的那番话就是与他玩闹,拉近因为一段时日不见而有些疏远的感情,此时当然也不会认真,见妹妹求饶也就答应了。

    “丰哥真好。”碧筱立刻又笑着说道。

    “你呀。”李珙又点了李碧筱额头一下,碧筱笑嘻嘻的也不以为意。

    之后,李珙来到刘琦处置事情的帐篷,一件件吩咐起来。也不知为何,经过与李碧筱这一番笑闹,他懒散的气息似乎都被驱赶走了似的,操办这些事情也不觉得如何不耐烦。

    “这几件事得刘琦回来自己吩咐,我不知他安排的顺序如何,万一贸然下令恐怕会使得进度变慢,不如等一会儿。”处置过七八件事情后,他对剩下的三个人吩咐几句叫他们等着,起身来到帐外,对李碧筱说道。

    “多谢丰哥!”李碧筱也知剩下那几件事须刘琦自己处理,见李珙将其他事情全部处置了,立刻感谢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