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唐的旗帜 第402章 敬四番国
    “诸位将领,请举起酒杯,与我一起满饮一杯酒,共同庆贺此战大胜!”听到擂鼓之声,李珙举起酒杯,满面笑容地说起祝酒词。

    “庆贺大胜!”大帐中诸人纷纷举起酒杯,待李珙将酒杯贴到嘴边开始饮用后,都昂起头将酒倒进嘴里。

    “第一杯庆贺此战大胜,第二杯也是庆贺此战大胜,”说到这里,底下传来哄笑声,李珙笑着看向众将,顿了顿继续说道:“不过与第一杯酒庆贺的方面不同。第一杯酒庆贺的是我军给大食军造成巨大损失,超过四万以上的死伤;而第二杯酒,则是庆贺我军损失轻微。

    就在来到大帐前,我得到详细数字,此战从头到尾我军仅仅战死2339人,受伤3875人,而且受伤之人大多都是轻伤,将养三五日便能好;而大食军的死伤,多半是战死。两相比较,更显得将士们表现好到极致。如此岂能不饮上一杯!”说完这话,李珙也仰起头一饮而尽。

    “庆贺,庆贺,应该,应该!”众人叫道,再次吃光杯中之酒。

    “这第三杯,则是预祝我军,将大食人从大唐所辖之土、所领之番国土地上赶走!经过两次大战大食军已几乎损伤殆尽,虽我说的是预祝,但咱们必定能轻易实现!”

    “必能轻易实现!”众人纷纷叫着,和李珙一起将酒吃完。

    “三杯酒已经吃完,应当宣读赏赐了。”李珙将酒杯放到桌上,定了一会儿使自己清醒些后,叫道:“首先要宣读的,仍然是对所有士卒的赏赐!

    所有阵亡将士,一律赏赐五千钱!赏赐发到将士妻儿、父母手中。与前次一样,吾会亲自督察,以防有掌管此事的官员私吞钱财。

    而所有将士,则赏赐五百钱。自然,功劳另有赏赐。”

    “是。”帐中将领纷纷答应。经过喔鹿州战后庆贺的洗礼,他们不会对此表示惊讶了。

    而与上次一样,又有许多人在营中穿梭,将此赏赐告知全营将士。众人立刻发现:与上次相比,对没战死的将士赏赐少了些。不过对大多数人来说根本没打硬仗此战就赢了,赏赐少些也能接受;少数曾与大食人血战的人则必定会因立下的功劳得到重赏,倒也不在意对所有人的赏赐多寡。

    是以营中虽不如喔鹿州时反响热烈,却也有许多人高声叫喊,场面热热闹闹。

    “之后吾要说的,是对在座之人。不过,却不是对诸位将领。”李珙说着,举起酒杯对准坐在左手边的一人道:“库思老·萨珊。吾要首先感谢于你。”

    “在下愧不敢当。”他立刻站起来说道。

    “你没甚不敢当的。”李珙道:“此战若无你协助,我军想要打败大食人会困难许多,死伤也会更多。吾要多谢你。”说着,他举起酒杯吃光。

    见李珙吃光酒,库思老·萨珊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他真正信奉的琐罗亚斯德教虽然不禁吃酒,但他表面上一直做出虔诚伊思蘭信徒的样子,甚至比真正的伊思蘭信徒显得更加虔诚,从不吃酒,连可以诡辩为葡萄汁的东西也不吃,久而久之形成习惯,不喜吃酒。

    可此时李珙对他敬酒,他岂能不吃?库思老·萨珊咬咬牙,在李珙的酒杯落下前也将杯中之酒吃光。他感觉喉咙一阵恶心,赶忙将恶心感压下去,又恭敬地看向李珙。

    “好!”见他吃光酒,李珙笑着说了一句,又道:“你放心,在收复昭武九姓国后,吾定然助你复国!”

    “多谢都护!”库思老·萨珊大喜,连连出声感谢。他背叛大食、投靠大唐的目的为何?就是为了复国。可之前李珙虽对他有过许诺,但他仍然担心反悔。可此时李珙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公开承诺此事,定然不会再反悔,他自然极其高兴,不仅感谢,甚至声称要将自己的亲妹妹献给李珙。

    李珙当然立刻笑纳。巩固与他国关系最好的法子就是互相嫁娶,此时他没有姐妹哪怕是关系极远的皇室宗亲可以嫁给库思老·萨珊,所以就只能自己委屈一下,娶,啊不,纳库思老·萨珊的妹妹了。

    “吾其次要敬的,是大勃律沃松太子。”与库思老·萨珊说完话,李珙再次举起酒杯,看向左手边第二人。

    “都护严重了。”沃松也站起来说道:“大勃律国之兵此战虽有上阵,但几次关键交战都未能参加,不能说寸功未立却也相差不多,岂敢接受都护敬酒。”

    “唉,太子此言差矣。”李珙道:“虽大勃律之兵未能立下太多功劳,可这并非是太子领兵避战,而是因为运气不好。既然并未避战,就值得吾亲自敬酒。”说着,他甚至站起来,摆手示意沃松。沃松也只能站起来,与他碰杯后同时吃光。

    见到这一幕,在场众将领都没露出不满的神色。大勃律是此战唯二派兵助战的藩属国之一,而且在上一战损失惨重的情况下竟然还增兵了,不仅补全因死伤导致的缺额,甚至又添了一千士卒。就凭这个心意,沃松就值得被李珙敬一杯。

    “稍后还会有丰厚的金银珠宝送到太子帐中,请太子不要推辞。”吃过酒,李珙又道。

    “多谢都护。”沃松答应一声。

    “阿尔斯冷,轮到你了。”与沃松说完话,李珙再一次举起酒杯,向坐在左手第三位的人示意。

    但他这次态度就差远了,不仅没站起来,话语也十分随意、显得漫不经心。

    “多谢都护。”可阿尔斯冷却只在心中苦笑一声,面上没露出任何不满之色,反而恭敬地举起酒杯回应。

    “阿尔斯冷,过去的事就不多说了,当时带领葛逻禄背叛大唐的人早已被大食军杀死,你们葛逻禄也已经承担过教训,没必要总翻旧账。但你记住,只要葛逻禄一直忠于大唐,大唐也不会无缘无故对葛逻禄如何;但若敢再次叛变,吾定然不会手下留情!”说完这句话,李珙也将酒一饮而尽。

    “多谢都护宽宥!葛逻禄今后必定是大唐安西最为忠心的番国,永世不再叛!若违此言,叫我葛逻禄族灭!”阿尔斯冷神情严肃地说了一句,将酒吃光。

    “看在你们此次谷口之战表现还不错的份上,明日清晨去取一千石粮食,作为赏赐,助你渡过难关。”李珙又道。

    “多谢都护!”阿尔斯冷立刻出言感谢,甚至想要跪下来,只是地方不足才作罢。一千石粮食不算多,但对他们葛逻禄人来说不啻于雪中送炭。一时间,他变得十分感谢李珙,觉得他是个心肠软的好人。

    见阿尔斯冷这样高兴,李珙冷笑一声。在安西见过这么多死人后,任心肠再软的人都会硬起来,何况他在中原也不算心肠十分软的。他给葛逻禄这种曾经背叛过的藩属的东西,都会让他们连本带利偿还。

    一边想着,李珙低头吃了几块牛肉缓解醉意,又说笑几句,再次举起酒杯。众人都以为他这次终于要宣布将士们的功劳排名,可李珙却说道:“之后,吾要对第四个番国敬酒。”

    “都护,帐中哪有另外一个番国的人?”有人问道。

    “是啊都护,波斯,大勃律,葛逻禄,哪里还有其他藩属的人?莫非某位将领的真实身份是番国国君或太子?”另一人说道。

    “傅应庚,是不是你?你长得样子与沃松太子相近,难道你是小勃律国的太子?”

    “放你妈的屁!我是正宗的汉人,曾祖辈从中原迁来的,祖籍安陆,这都是有族谱可查的!石孝武,你不会是犍陀罗人吧!”

    “扯几把淡!……”

    甚至有人还是指相熟将领为番国太子了。虽玩笑的口吻居多,但也未尝没有认为他们之中真有人是番国太子王子的想法。

    “你们都猜错了!”待众人安静下来,李珙才笑着说道:“吾要敬的第四个番国并无人在此帐中。这个番国就是吐蕃。

    吐蕃国实力强大,虽在天宝十四年曾发生内乱,但很快平定,国力也未收到多少影响。

    而就在吐蕃国内乱平定后,先是中原发生叛乱,后又有大食国进攻安西。若吐蕃国此时出兵,从南面进攻安西各镇、州、都督府,我军陷入两面夹击,几乎必定战败。

    可如此好的时机,吐蕃人竟然就干坐一旁毫无作为,坐视安西打败大食人,失去夺取安西的好机会。大食国如此表现,难道配不上吾敬该国主政之人一杯?”

    “配,配得上。”听到李珙的话,众人明白他的意思,都一边笑着一边说道。

    “既然大家都说配得上,那吾就敬吐蕃国一杯了。只是,”李珙话风一转,又道:“此时帐中并无吐蕃国之人,也不知该如何敬酒。既然如此,”他假装沉吟片刻,将酒倒在地上。“就用这种法子敬吐蕃人一杯吧。”

    “好!”众将领纷纷大声叫好,还有人也将自己的酒杯碰到使酒洒在地上,也叫道:“我也敬吐蕃人一杯!”

    “我也敬吐蕃人一杯!”众人纷纷效仿,同时大叫道。场面变得十分热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泡沫之夏〕〔红尘〕〔白鹿原〕〔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陈阳唐婉小说战神〕〔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1990〕〔顾九夭与墨绝全文〕〔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