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唐的旗帜 第440章 临走前的真面目
    第二日凌晨寅时初,何普醒来,带着全家人来到军营,命亲信叫醒归自己指挥的一千将士,告诉他们此时就启程赶往昭武九姓国。

    许多士卒立刻叫起来,不愿离开;何普慈眉善目地告诉众人不愿去昭武九姓国的人可以留下,只要离开队列即可。有些人了解何普,觉得他不像是这样心慈手软的人,没有站出来;不过大多数人非常不愿离开,从队列中走出。

    但这些从队列中走出的人立刻遭到射杀。还没等站稳,百名忠于何普的士卒就将他们围起来,用弓弩射杀;箭矢都射出后又上前补刀。

    随后,何普大声命令全军出发。众人还在害怕,不敢反驳,只能乖乖地跟着将领出城,都不敢说收拾一下行李。

    离开碎叶城后,何普没有回头。他知道自己此生不可能再回到这里,回头望一眼又有甚用处?他只是轻声对年纪尚幼的儿子说道:“等将来食唐两国听战几十年后,你将我的尸首重新挖出来,带到碎叶城外祖坟附近埋下。

    不,唐军可能出于泄愤扬了咱们家祖坟。你也没多大记性,恐怕到那时已经不知在何处;就随意找一处风水还算好的地方埋下吧。”

    “耶耶,你在说甚?”儿子却听不懂他的话。

    “我在说,罢了,等你年纪大些我再同你说吧。”何普轻声说了一句,放缓马速将儿子递给驾车的仆人,由仆人递给车厢内的妻子,然后一甩马鞭,重新回到最前,带领全军继续赶路。此时天已经蒙蒙亮起来。

    ……

    ……

    “你也想去河中地区?”听到史信的话,阿费夫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我当然想去。若是落到秦那人手里,我一定会生不如死,家人也都会被杀死;为了活命,我只能去河中各国。我的家族中也有很多人愿意去。”史信带着一丝咬牙切齿的意味说道。

    阿费夫皱了皱眉。史信这话等于说他们不可能守住碎叶城。虽然他自己同样这样认为,但也不能说出来。

    不过阿费夫没有斥责史信。并波悉林临走前嘱咐他凡是哈迪军将领愿意带兵去河中的一律准许,完全不要阻拦。他只能忍下不满,对史信说道:“我答应你的请求。

    但明日一早不行。明日我安排了赵平带兵离开,你不能和他一起离开,只能等到后日清早。”他又说道。

    “将军,可以将我提到前面吗?”史信请求。

    “已经安排好的事情,不能更改。而且只差一日,有很大的区别吗?”阿费夫反问。

    “属下求求你了将军,请将我调换到明日清早。”史信不知为何,总觉得后日清早再离开会很危险,再次出言请求。

    “你有充足的理由吗?如果有,我可以答应。”阿费夫心里很不耐烦,但因为总督的叮嘱,只能说道。

    “这,”史信却不知该怎么说。说自己‘觉得’后日很危险?是把阿费夫当傻子吗?说主警示自己必须明早离开?就凭这半吊子的教徒,祈祷都没做过几次,阿费夫能信?

    “既然没有合适理由,不能调换。”阿费夫等了一会儿,见他不说话,这样说了一句,又问道:“你还有别的事情吗?”

    “没有了。感谢阿费夫将军,愿主赐安宁与你。”史信回过神来,对他行了一礼,转身离开。

    “逃跑的时候这么积极。”在他离开后,阿费夫又讽刺地说道:“从喔鹿州城到谷口再到碎叶城,每一次我军都损失惨重,可哈迪军的士兵死伤比例却远远小于全军整体。这样的军队组建起来又有什么用处?

    总督根本不应该成立单独的哈迪军,而是作为战兵的仆人,那样他们能发挥出的战斗力或许会更多。”

    阿费夫说完这几句话,走到桌子后面要处理仅有的几份件。但他才坐下,忽然又响起敲门声。

    “进来。”

    “将军早上好,愿主赐安宁于你。”他麾下的一名百夫长走进来,行礼道。

    “愿主赐安宁于你。”阿费夫回应一句,说起正题:“艾哈迈德,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将军,咱们什么时候离开碎叶城?”艾哈迈德问道。

    “还不确定,至少要得到秦那军已经进入碎叶镇范围内的消息后再撤出。”阿费夫道。

    他们其实并没有坚守碎叶城的想法,并波悉林也没有下达过类似命令。他很清楚,仅凭一两千人根本不可能守住碎叶城,即使阿齐兹超长发挥,能带领超过五千士兵从洁山城撤到碎叶城,让守军增加到七千人以上也不能。

    所以他临走前给阿费夫的命令是在唐军距离碎叶城百里左右(骑兵一日路程)的时候,就带领全军撤离,将军械能带走的带走,不能带走的与粮食一起烧毁;不论是否接应到阿齐兹残部。

    “将军,那什么时候允许士兵们抢劫城中居民?”艾哈迈德又问道。

    “你原来是为了这件事情来的。”阿费夫似笑非笑地说了一句。

    “什么都瞒不过将军。”艾哈迈德陪笑着回应。

    “你呀,咱们大食国现在局势这么艰难,你还想着抢劫。”阿费夫又笑骂道。

    “将军,我就是出于为国家着想,才询问什么时候允许抢劫。”艾哈迈德辩解道:“经过谷口的惨败,全军士兵的士气都变得很低;我麾下的士兵都是从谷口逃过来的,士气更低。

    想要提升士气,最好的方法就是杀人,多杀几个秦那人。可时间不允许杀光城中的人,只能用抢劫的方法代替。虽然抢劫对士气的提升不如杀人,但多多少少也有一定作用。”

    “你呀,只会说这些似乎有点儿道理,但其实仍然没道理的歪理。”阿费夫又呵斥一句,但想了想说道:“不能等接到秦那军入境的消息后再抢劫,那就来不及了;可也不能太早开始。

    这样吧,明日中午12点,全军所有士兵可以抢劫城中居民。”

    “十分感谢将军的慷慨。”艾哈迈德大喜过望,又连忙说道。

    “你应该感谢主的慷慨。”

    “将军说得对,是我错了。十分感谢主的慷慨。”艾哈迈德又赶忙重新行礼。

    “今日可以踩点,提前看好了某家人比较有钱,或者女人比较漂亮。”阿费夫这样说一句,随即又强调道:“但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能提前动手。”

    “是,我一定嘱咐士兵遵从您的命令。”艾哈迈德又说了一句,见他没有别的命令,转身离开。

    “你们去把我的命令传达给所有百夫长。”阿费夫又对自己的护卫说道。护卫们连忙答应,离开这里去传令。

    这个命令很快在全城大食兵中传开。不可否认的是,士兵们的士气确实因此有了一定提升,大家不再像刚刚抵达碎叶城时那样沮丧,许多人精神抖擞起来,争抢着在城中巡逻的差事;有的人抢不到,干脆只凭着曾有的印象与众人口耳相传的一些消息,挑选自己认为有钱人比较多的地方走动起来。

    ……

    ……

    “老赵,那两个大食兵已经在咱们这条街来回走了五六趟了吧?”在自家饭馆内,苏展看着门外坐在水滩子前暂时停歇喝水的大食兵,悄悄问道。

    “岂止五六趟?我出来前我家那婆娘对我说,他隔着门缝瞧见这俩人至少七次。再算上我出来后瞧见的这一次,足有八趟了。”

    “他来来回回地走动,到底是为了啥?往常也有大食兵巡逻,可从没走的这样勤;若说是来盯梢要抓人,也应该盯在某几户附近,而不是整条街来回走。”

    “谁知道呢。”老赵说了一句,忽然想到一件事,又轻声说道:“不会是踩点呢吧?”

    “踩点?为啥踩点?”

    “抢东西啊!”老赵将声音压得更低。“任谁都知道他们已经兔子尾巴长不了了,大唐天兵一到要么滚旦要么死。我瞧着大食兵虽然凶狠,但都是惜命的人,应该会提前滚旦。既然要滚旦了,再抢咱们一把。至于为啥现在不抢,大约是他们上头的官还不许,所以白天踩点,打算晚上抢。”

    “哎呀,你说的太对了!”苏展叫了一句,但马上意识到自己声音大了,赶忙低下头来,又将老赵要买的凉菜递给他,装作在谈生意,轻声说道:“这帮狗娘养的大食人入城时就杀了好些人,抢了好些东西,保不齐临走前又想弄一遍。

    我得赶快嘱咐孩他娘把家里值钱东西都藏起来,伴晚打烊后全家也躲起来。”

    “这会儿就让你婆娘和你们家娘躲起来吧。我猜他们晚上动手,可万一有个愣子现在就忍不住动手了呢?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现在就得防起来。”

    “对,你说得对。”苏展又说了一句,从老赵手里接过钱后都没看就向后院走去。

    “梅里,溱,赶快收拾收拾,藏进密室里。”苏展一走进后院,就喊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泡沫之夏〕〔红尘〕〔白鹿原〕〔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陈阳唐婉小说战神〕〔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1990〕〔顾九夭与墨绝全文〕〔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