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唐的旗帜 第5章 床前看月光?举头望山月?
    曹方豪又苦笑一声,正要说话,忽听身旁传来声音:“这是要给谁写信?”

    几人都侧头看去,就见到一位身着长衫、头戴冠簪、腰挎三尺的年轻人手里提着酒壶,摇晃着走了过来。

    这个读书人应当认识曹方豪曹方峰二人,靠到他们兄弟身旁,瞥了一眼刘錡,似笑非笑地说道:“怎地,从前不是请我写家书么,今次怎要换人?家书这东西可十分要紧,要是托人写信写的白字太多,替你父母读信的人都看不懂,信不就白写了?”

    “你这人说甚底!”张浒叫道。安西大都护府,甚至整个碛西的读书人都很少,几乎都在各级衙门里面做事,或者是本地大家族的公子,他们这些大头兵不敢轻易得罪。

    但这人如此贬低刘錡,尤其是贬低在张浒看来十分不凡的会写字,他就忍不住出言反驳。不过,他之所以会‘忍不住’,还有一个原因:‘看他认识曹家兄弟俩,还为他们代写过书信,应当不是大人物,得罪了也没甚大不了的。’

    “我说何话?”这读书人倒也没生气,或许是因为一个不识字的大兵叫嚷不值得让他生气。

    他又斜觑了一眼身着土黄色外衣的刘錡,说道:“让旁人替你争辩算甚底男人?我就是瞧不上你,你要比文,咱们就好好比一比;你要觉得文的比不过,”说着,他拍了拍腰间的佩剑,“比武的也行!”

    ‘你他麻是吃错药了吧!我没招你没惹你,一个劲怼我干啥!’刘錡在心里吐槽道。张浒那句话说的一点也不重,自己更是一句话还没对他说过,更没有任何挑衅的动作,怎么就刺激的他这么激动?

    不论如何,话说到这个份上,刘錡不能继续缩着了,哪怕被人打一顿也比做缩头乌龟强。但是,看了一眼这人腰间的佩剑,想了想在科举制大兴之前读书人的战斗力,虽然对文学同样没信心,刘錡还是咽了口吐沫,说道:“既然你要与我比试,我接下就是。此事是因代替写书信而起,当然要比文。”

    “好,既然要比文,现下无纸笔,况且酒肆这种地方也不好写字,那就比作诗吧。自古以来作诗无过于本朝,比作诗最好。你意下如何,嗯?”读书人道。

    “那就比写诗吧。”刘錡本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精神,答应了比试内容。

    这时整个酒肆内的客人、伙计已经将他们几人团团围住,都等着看热闹。读书人说道:“为免有失公平,也省的旁人说我占你便宜,就随手指一人出题。”说着,他指了一个看起来像是本地苦力的人。“你出题目。”

    “俺?”被他指的粗汉挠挠脑袋:“俺可不懂诗。”

    “只是让你出个题目,你不用懂诗,随便出一个。”

    粗汉抓耳挠腮一阵,最终指着城正中方向说道:“写城中的报本塔吧。”报本塔是几百年以前佛教刚刚传来碎叶时,由当时崇尚佛教的国君建的,是本地一景,他自己觉得这个题目不算粗俗,还忍不出得意地笑了出来。

    “那就写报本塔。”读书人说完这句话,也不搭理刘錡,坐下开始琢磨。

    “你能作出一首好诗么?不用极好,比他强就成。”张浒凑在刘錡耳边小声说道。

    “他可不能小觑。”曹方豪也不知刘錡的文采如何,但下意识觉得比不上那人,听到张浒的话后也小声说道:“你们不认得他,他姓李名叫李全,是本地世家大族李家的族人,虽然不是嫡支,可也从小饱读诗书。他应当比不上中原的世家子,可某觉得……”后边的话曹方豪没说出来,但意思很明显。

    ‘我作出个屁啊!’受现代教育长大的刘錡能会写繁体字就不错了,让他写诗,写‘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还是‘一片两片三四片,五片六片七八片’?可没人给他捧哏出第四句诗。

    要是后世出名的诗有写塔的也就罢了,抄一下,先把眼前糊弄过去;可后世他背过的几十首诗词一首写塔的都没有,怎么办?刘錡像着急上厕所、但厕所前的队伍排出八里远的人一样,脸都憋红了。

    “哎,你还不如选和他比武的,被打一顿也比这强。”张浒见刘錡的表情就明白他啥也写不出来,不禁说道。

    “待会儿你就老老实实认输。”曹方豪道:“李全这样的世家子都好面子,你要老实认输,他全了面子也就罢了;你要是不老实认输,他一不高兴,对你更不好。”

    “李全现下还是碎叶镇兵曹参军佐史,大小是个官儿,咱们做大头兵的别招惹。大不了我多请你几顿酒。”

    ‘明明是我摊上无妄之灾,而且一句得罪人的话都没说过,竟然我还要认栽!’刘錡当然不高兴,但是,‘算了,形式比人强,认栽就认栽。你等着,早晚有一天,我要把场子找回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刘錡像废柴退婚流的主角一样在内心狂吼。

    这时李全已经作出一首诗,大声读了出来。“寻胜谁为携手人,我来君去隔昏晨。酒边写塔安西日,分映埃尘折角巾。”

    “好!”现场顿时响起一阵叫好声。不过别误会,他们可不是因为这首诗写得好叫好的。酒肆内外的上百号‘观众’八成大字不识一个,懂诗的更未必有一人。他们只是从刘錡的表情判断刘錡肯定不如李全,等着看笑话呢。鼓掌的所有人都看向刘錡,有人的笑意已经快要憋不住了。

    刘錡的脸更红了。他也是有自尊的,在这么多人面前不得不认栽,起因还十分莫名其妙,心里快憋屈死了,只是站在原地不说话。

    “喂,你若是有了诗作,就读出来,让众人品评品评;若是没有就认输,别直愣愣地站着。”李全道。

    刘錡的双拳紧了又松、松了又紧,最终只能颓然的松开,就要开口认栽。

    “哎,小半个时辰连个屁都没憋出来,还不如我呢。我还能说出一句‘石塔有七层,上粗下面细’呢!”见刘錡要认输,有人讥笑道。顿时引起一片哄堂大笑。

    听到这话,刘錡气的差点儿当场发飙,转过身厮打说话那人。可他忽然想到什么,止住了自己的动作。

    “不要哄笑。”李全自己也憋不住笑了几声,不过很快忍住,出言呵斥道。

    “你到底有没有诗?”他又对刘錡说道,语气已经有些不耐烦。

    “托你的福,想出了一首。”刘錡道。

    “托我的福?你且读来。”李全道。

    “那我就读了。”刘錡咳嗽一声,朗声说道:“远看石塔黑乎乎,上面细来下面粗;有朝一日翻过来,下面细来上面粗。”

    “噗!”现场顿时响起一片笑声,众人丝毫没有掩饰的大声嘲笑刘錡。

    “哈哈,这也叫诗?”

    “就是,这要也算诗,我适才说的那也是诗了。”

    “哈哈!”

    “这,还不如认输呢!我的话你是一句没听进去!”曹方豪面色焦急。他虽然大字不识一个,可也能听出来这根本不能算诗,就是老百姓平日说的顺口溜。如果刘錡真的作出一首诗也就罢了,哪怕不如李全的,说出来也没啥;可说几句顺口溜充作诗,这不是消遣李全嘛!他恐怕会更生气。

    果然,李全愣了一下,随即高声叫道:“你这哪里能算诗?”

    “如何不能算诗?”刘錡反问道:“这首诗押韵了。”

    “你放屁!”李全忍不住爆了粗口。“押韵就能算诗?平仄呢!你个不读书的军汉,识得几个字也大言不惭的作诗!恐怕都没读过几首诗吧!”

    “我也是读过几首诗的,比如本朝大诗人李白李太白的《静夜思》,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刘錡一时想不到如何妥善回答,干脆抖个机灵。

    “青莲居士的《静夜思》?”听到这首诗,李全又愣了一下,眼神有些飘忽;但听刘錡说完整首诗后勃然大怒,而且比刚才更生气。“你个獠奴!连诗句都能背错!分明是:床前看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山月,低头思故乡。”

    “怎会是床前看月光、举头望山月?”刘錡从小到大背的都是床前明月光和举头望明月,因为这首诗知名度太高,他记得清清楚楚。怎会背错?

    见刘錡这幅表情,李全张嘴就要继续骂。可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忽然响起:“李全,议论诗赋,应当对诗不对人,即便所言有谬误,岂能如此骂人?”

    “你……”李全转过头就要将一腔怒火冲着这人发泄出来。可当他看清这人的长相后,脸上的怒火却在瞬间消失无踪,而且躬身行礼道:“见过岑书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