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唐的旗帜 第10章 少小十五二十时,洛阳女儿对门居
    “好听,真是好听!”刘錡睁开眼睛,欣喜地说道。

    “好听吧。”张浒笑道:“我说的这个节目不错吧。前天是因为李全那档子事儿他们没演奏,平日里几乎每天午时他们都会像这样演奏乐曲。”

    “嗯,很是不错。”刘錡连连点头,又问道:“在这家酒肆门前弹奏的人是谁?和他应和的人又是谁?他为啥要在这家店铺门前演奏乐曲?”

    这时那个弹奏的年轻人已经捧着乐器走了进来,几个相熟的酒客正与他玩笑打趣。这人生了一幅中亚人的长相,且眉目俊朗,十分帅气。

    “他叫做迪马什,是这家酒肆店家的儿子。”张浒道:“他刚才弹的东西叫做火不思,是突厥人的传统乐器。”

    “突厥人?”听到这三个字,刘錡愣了一下,说道:“他是突厥人?”

    “是。他姓舍利吐利,这可是突厥人原来贵胄的姓氏。不过突厥早就被大唐灭了,贵胄不贵胄的也不用在意;他家不还是沦落到开酒肆为生了。”张浒道。

    “既然是突厥人,为啥开了一家栗特人样式的酒肆?”刘錡关注的是这个问题。

    “也没有突厥人样式的酒肆啊?”张浒笑道:“突厥人原来在草原上放羊,岂会有酒肆?只能仿照栗特人的样式了。而且你认真看的话,就能发现这家酒肆和真栗特人开的酒肆还是有点儿区别的,不完全一样。”

    “和他应和那人叫做雷诺,就是对面那家酒肆主人之子。他用的乐器叫埙,是咱们唐人的乐器。”张浒又介绍了另一人。

    “至于他俩为啥演奏,或许也有为自家招揽生意的想法吧,不过主要还是因为他和雷诺喜欢乐器,忍不住每日弹奏,后来二人逐渐应和起来。不过你别说,就因为他们两个每天午时演奏乐曲,这两家店的生意比别家好不少。”

    这时年轻人走到了他们这一桌旁。张浒笑道:“迪马什,你今日弹奏的比我上次听到的更好了,技艺又精进了。”

    “多谢夸赞。”迪马什腼腆地笑了笑,正要说几句场面话,忽然一个清脆的女孩儿声音响起:“多谢夸赞!要是奴大兄的弹奏能让张军士多吃一壶酒就更好了。”

    ‘嗯?’刘錡对于听到女子的声音很惊讶。更令他惊讶的是,他眼睛转了一圈竟然没发现这个女子,明明声音就是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传出来的呀?

    “你低低头就能瞧到了。”张浒碰了他胳膊一下,又笑着说道:“我从申时正来到你家的酒肆,都吃了两个时辰的酒了,再吃岂不是要醉死了?下次再吃。今天再吞些饭食便罢。”

    “奴端吃食来。”女孩儿声音再次响起。刘錡顺着声音低头看去,就见到在迪马什身侧有一个小女孩转过身,向后厨跑去。这个小女孩现下大概只有六七岁,而且比寻常的六七岁女孩更矮些,才到迪马什腰间。长相如何倒是没有看清楚。

    不一会儿她又小步慢跑着回来,高举双手将盘子放到桌上,说道:“两块烧饼,半斤猪头肉,一碟黄瓜,不嫌我拿的东西多吧,你们可是两个人。”一边说着,她看看张浒又瞅瞅刘錡。

    “不多,不多。”张浒笑道:“没准还不够吃呢!”同时拿起一块肉吞下去。

    “那就好。”小女孩拍拍胸脯,动作十分可爱,让张浒又笑起来。

    这时小女孩向刘錡的方向瞥了一眼,忽然皱起眉头。张浒侧头看向刘錡,就见他正紧紧盯着小女孩看,又用胳膊碰了他一下。

    “哦,”刘錡回过神来,对小女孩说道:“不好意思,失礼了。”但顿了顿又问道:“你是迪马什的妹妹?”

    “是啊。奴名叫舍利吐利·丹妮娅,当然是奴大兄的妹妹。”小女孩不解地回答。

    “那你为何与迪马什长相区别这样大?”刘錡将自己的疑惑问了出来。

    丹妮娅端着盘子回来后,刘錡终于看清楚了她的长相,顿时惊讶起来。这并不是因为她长得好看或不好看(虽然在他看来小女孩确实是个美人胚子),而是因为她几乎就是纯种拂菻人的长相,迪马什却是中亚人长相。而且她的名字,似乎也不是突厥人的名字,像是拂菻人的。

    “你问这个呀。”丹妮娅很明显被人问过同样的问题,而且不止一次,很快回答道:“奴娘亲是拂菻人,是耶耶后娶的。奴的名字也是娘亲取的,原本是小名,后来叫开了也就成了大名。熟悉的中原人都叫我丹娘。”

    “但你现在不能这样叫我,今日才是头一次见面,还不熟呢。”丹妮娅最后狡黠地笑着说道。

    “哈哈,”张浒笑道:“刘錡,听明白了没有?人家小姑娘让你以后多多来她家的酒肆吃酒呢!”又对在一旁傻站着没怎么说话的迪马什道:“你瞧你,也太腼腆了,还不如你妹妹。她才七岁吧。”

    迪马什笑了两声没说话,张浒摇头叹道:“哎,你耶耶以后非得给你找个泼辣的婆娘不可。”

    这时丹妮娅已经去别桌了,给自家买卖帮忙不能只顾着张浒这一桌。迪马什勉强又与张浒、刘錡说了几句话,正要告辞去后院,忽然听身后传来一人的招呼:“迪马什。”

    “怎么了?”迪马什立刻转过头来说道,与刚才的表现截然不同。

    那个招呼他的人小跑着来到跟前,喘了口气说道:“我吹奏完后琢磨了一下,觉得咱们最后合奏那一块还能再改进。”

    “怎样改进?”迪马什马上问道,眼神里带着热切。

    “走,这里人多嘈杂,咱们去后院说去。”他又说了一句,拉着这人向后院走去。刘錡还听到他们的只言片语:“我觉得,合奏第一节你的音调再低一些更好。”

    “低一些……”

    “你可不要觉得迪马什刚才在怠慢你。”张浒道:“他就是这样的性子,平时对人特别腼腆,但一说起乐曲,尤其是与像雷诺这样善乐的人说起乐曲,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

    “他耶耶对他的性子也非常头疼,担心将来管不了酒肆;但扳了几年也扳不过来,只能随他去了。我刚才说的他耶耶给他找个厉害婆娘不全是调笑,他耶耶真是这样琢磨的,听闻谁家的女儿泼辣一定要去瞧一瞧。”

    “哈哈,他耶耶真是得头疼死。”刘錡谈笑几句,又问道:“刚才那个来找迪马什的年轻人就是对面酒肆主人之子雷诺?”他刚才在他们两个站在桌旁说话的时候看了几眼,雷诺的长相确实与对面酒肆的主人相像。

    “就是他。”张浒道:“雷诺比迪马什小一岁,今年十九和你同岁,也是只喜欢乐曲,旁的一概不喜欢。不过他待人接物上好歹比迪马什强许多,不会见人说不出话来。”

    “但雷诺的耶耶雷泰也很担心他变得和迪马什一样,也琢磨着给他找个厉害婆娘。雷泰和迪马什的耶耶巴特有时候会在瞧某个泼辣小姑娘时撞到一起。”

    “哈哈。”刘錡再次笑出声。心下想着这两家酒肆的年轻主人还真是有趣,在这吃酒还能瞧乐子,以后要多来这里吃酒。

    又闲聊几句,他们两个将饭菜吃完,起身离开回军营睡觉。张浒去付账,刘錡站在门口等着。可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刘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我的1990〕〔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