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尊之解战袍〕〔清穿之德妃日常〕〔我曾爱过你〕〔史上最强炼气期〕〔武逆〕〔黑夜与巨龙途径〕〔岳风柳萱大结局〕〔美女总裁的护花保〕〔道士不好惹(又名:〕〔千古第一圣贤〕〔大宋有种〕〔九龙霸帝诀〕〔唯我正邪之路〕〔网游之幻世逍遥〕〔重生修正系统〕〔穿越六十年代农家〕〔末世就像在玩网游〕〔倘若你爱我〕〔穿到六零当姑奶奶〕〔蔓蔓婚路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唐的旗帜 第28章 望烽火
    太阳高高升到半空,照亮了原野;但好似只过了一瞬间它就又向西边落下,仅仅留下余晖,自西向东照映着弓月城与车岭。

    此时在车岭通向弓月城的那一道无正式名称、仅仅被俗称为弓月口的隘口上,潜伏着五十七名身穿墨绿色外衣的大唐将士。墨绿色并非是大唐军队的官方外衣颜色:因按照五行相生的理论大唐是土德,所以唐军士卒的外衣是土黄色。墨绿色的外衣是在刘錡的坚持下才讨要来的。

    “这颜色果然神奇。”被派来埋伏的这一队的队正正惊喜地说道:“只要不露出脸,在白日哪怕仅仅相距几丈都无法发觉,极适合在山林中埋伏穿着。”

    “这是自然。”刘錡笑道。后世在丛林地区作战的各国特种部队穿的都是渐变的绿色外衣,甚至将脸都涂成绿色;他现在找不到渐变的绿色布袍,也找不到足够的颜料,但几十件绿色外衣还是能办到的。

    “参军的排兵布阵也十分妥当。”队正又道:“使三十人在前,分列在小径两侧上方,发现突骑施人就扔下滚木礌石,砸伤砸死他们,也是用来堵住道路,之后发射箭矢射杀蛮夷,必定能使一人不得通过;二十人在后,充作预备;另有数人随时等待点燃篝火告知城内。这番部署万无一失。”

    “但是,”队正又忽然说了这两个字,且欲言又止。

    “哈哈,这有甚不能说的。”刘錡笑道:“但是却又有两点不足之处。一来,拨来的人大多是今日清晨匆匆征召入军的,老兵仅有十人;虽然其中不少人曾上阵打仗,但毕竟与久经训练的将士不能相比,尤其在互相配合时。”

    “二来,人数也太少。若是能有三队人马,再备有充足的滚木礌石与弓箭,突骑施人来多少都讨不了好;但这样少的人、这样少的武器,只能挡住突骑施人,而无法将他们歼灭。”

    见刘錡说破,队正附和也不是不附和也不是,只能喃喃地笑。刘錡也不以为意,又道:“不过安校尉这样做也不错。毕竟谁也不敢保证突骑施人一定走这条路,若是押上大半的士卒但却押错了,这罪责任何人也承担不起。”

    “参军能理解便好。”队正道。他是安万里的下属,自然偏向于安万里,即使他认为安万里这次的决定是错误的仍然偏向。

    刘錡轻笑一声,没再说话,似乎是在琢磨事情。因天色还早,队正也闲得无聊,又问道:“刘参军,你可是在琢磨万一突骑施的人马超过预料该如何对付?”

    “不,我是在想,要来袭击弓月城的这些蛮夷,确实是突骑施人吗?”刘錡道。

    “楚项不是交代说为突骑施人?难道他仍在撒谎欺瞒?但这对他有甚底好处?”队正道。

    “不,未必是楚项刻意欺瞒,或许他也不知这些人的真实身份。”

    “刘参军为何这样想?”

    “自从天宝三年斩杀莫贺达干后,突骑施人就衰弱下来,紧邻嗢鹿州都督府的富饶的伊丽河下游都被葛逻禄人占领,部族多不得不远走碎叶水上游;就算有些部族滞留在洁山都督府或双河都督府的地界,但这样的小部族自保还来不及,岂会考虑重振突骑施这样的大事?”

    “那来袭者不是突骑施人,又是甚底人?”队正听刘錡说的有道理,但又疑惑地问道。

    “不知。”刘錡摇头。“抓到俘虏后才能知晓。”

    “那就尽力抓几个俘虏。”队正说道。

    “最好能抓几个俘虏。但一定要记得,拦住敌人为第一要务,也切不可为抓俘使将士战死。”

    “是。”队正答应道。

    说完这话,他们又闲聊一会儿,感觉口渴了,也不再说,刘錡靠在大块岩石上,队正慢慢走到前面盯着道路。

    也不知过了多久,太阳早已消失,清冷的月色替代日光照耀在山谷中,在地面映出斑斑驳驳的斑点。临时拨给刘錡的士卒渐渐不耐烦起来。他们本就是百姓,即使打过仗甚至杀过人也是百姓,纪律远不如入伍多年的士卒,有人忍不住想要与旁人说话,被老兵喝止住了。但老兵也在心里暗暗焦急:‘若是突骑施人再不来,这些青壮就要约束不住了。’

    就在这时,忽然从前方传来一股声音。这声音不似人走路的脚步声,也不是‘哒哒’的马蹄声,听起来闷闷的,像是虎、狼之类脚上有垫的动物在行走。可虎几乎从不成群结队;狼虽然聚群,但似乎也不会聚集这么多。一时分辨不出这是甚底声响。

    但队正听了一会儿,忽然脸色变化,低声吩咐道:“所有将士,准备袭击,突骑施人来了。”

    “突骑施人?突骑施人走路发出这样的声音?”许多人疑惑不解,但出于对队正的信任仍然做好了准备。

    很快,发出闷响的东西出现在他们眼前。那是一匹匹的骏马,马背上坐着一个个全身都被衣衫包裹住的人。大家对马蹄踏地发出的竟然是这种声响更加不明白,可也都紧紧扶住滚木礌石,待队正一声号令就要推下去。

    但就在这时,他们忽然听到下面传来几声狗叫,突骑施人也猛地停了下来。“不好,他们带了狗,闻到了人身上的味道!”队正惊叫一声,也等不得他们走到最佳的伏击位置,大叫一声,命将士们将滚木礌石推下去。

    刹那间,许多木条石块落下去。已经有一部分突骑施人进入伏击圈,急切之间也来不及后退,顿时被砸中,死伤狼藉;但大多数人都不在伏击圈里,匆忙向后退。

    “快,点燃烽火,告诉弓月城突骑施人翻越车岭而来!”刘錡脸上一闪而过高兴的神色,但随即消失无踪,吩咐自己从嗢鹿州带来的几名曹丁让他们点燃烽火。

    吩咐完这句话,刘錡拿起弓箭,将包裹着浸了油布条的箭矢放在烟火上点燃,张弓搭箭将箭矢射向突骑施人。那些将滚木礌石都推下去的将士也纷纷拿出弓箭射击。

    突骑施人也以弓箭还击,更有许多人瞄准了射火箭的刘錡。但他们在谷道下方,离着刘錡又较远,箭矢飞到一半就纷纷落下来,甚至落在自己人脑袋上。

    见此情形,突骑施人首领赶忙下令不要瞄向刘錡,而是向左右两侧射箭。唐军开始出现伤亡,但因人人着皮甲,又能趴在石头后面,只有三人被射中,伤势也不重。

    ‘现在的局面明显是唐军占优,虽无法歼灭他们,但也将他们堵在隘口不得出,实现了作战目的。’刘錡想着。‘看来我的指挥才能还是不错的嘛,以后应当能成为一代名将。’

    可就在这时,一名曹丁忽然大声叫道:“刘参军,弓月城也点燃了烽火!”

    “甚!弓月城也点燃了烽火!”听到这话,刘錡赶忙放下弓箭,回头看向弓月城方向。他只见在弓月城东城门外有点点火光,还有若有若无的喊杀声传来;这一面城墙的城头更是被火把映的如同白昼。

    “突骑施人竟然分兵了!”刘錡又羞又恼。没想到在有内应的情形下,他们竟然还分兵进攻弓月城!

    “一定是看到参军点燃的烽火后,安校尉派兵支援;但派出的兵才出城就发觉城外也有突骑施人,想要退回城却被突骑施人紧紧咬住。要不了多久,他们就会被迫与突骑施人在城下交战。在城下交战,即使有城头的弓箭支援,但也凶多吉少啊!”队正回来看了几眼,有些惊慌地说道。

    “这如何是好?”刘錡焦急地说道。他不知安校尉派出城支援他的将士有多少,若人数太多且都是老兵,待他们被突骑施人歼灭后城池未必守得住。那样的话,他这边打的再漂亮,又有甚用处?

    可也不能贸然支援。他麾下的这一队兵虽然人人有马就在隘口外拴着,但安万里给他的滚木礌石不多,若一队人马全都撤走或只留几人,面前的突骑施人就能顶着稀疏的箭矢搬开滚木,越过隘口,与另一支突骑施人汇合,更难对付。

    队正沉默不语。他也不知晓安万里到底派了多少人,不敢提出建议。

    刘錡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走来走去,但就是想不出该如何做。他又抬起头看向不远处的弓月城,正要低头忽然见到自己树立在一旁的大旗。他身为参军,也有资格绣自己的姓字旗帜了;这次来隘口伏击,也把旗帜带了来。

    “我想到了一个法子!曹队正你过来。”刘錡忽然惊叫一声,又叫队正过来,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

    “刘参军,这太危险了,若是突骑施人……,参军恐有性命之忧。还是下官去吧!”队正道。

    “不成!你不成,只能我去!”刘錡语气坚定地说道:“你留在这里,将隘口守住便好。”

    “军情紧急,也没时间废话了。你立刻叫十个人过来!”他又吩咐道。

    队正见刘錡态度坚定,况且自己也担忧弓月城,不由得答应了,转身去招呼几名老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开局签到十万年〕〔神羽战尊〕〔我的治愈系游戏〕〔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