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唐的旗帜 第32章 身份终定
    (前两章略有修改)

    “……,待返回都督府,定要将这两个突骑施人折磨至死!他们竟然敢欺瞒我大唐将领,而且险些瞒过,让都护府报复错。这样的人必须折磨致死。”张诚喋喋不休地说道。

    “别驾所言不错。”刘錡骑在马上,附和道。

    这时已经是张诚抵达弓月城的第三日,而且他们正在返回嗢鹿州都督府城的路上。

    张诚抵达弓月城当日下午就亲自审问了那两个俘虏,而且当时也被他们瞒过,以为确实是突厥人;但今日早上,在离开弓月城前,张诚瞥见锁在马车里的这两个俘虏时,却在无意间发现了他们一个破绽,认出他们应当是突骑施人。

    之后张诚下令用刑。两个俘虏虽然被刑具反复折磨也不松口,但却又露出一处马脚:不小心说了一句突骑施话,这让张诚坚定认为他们就是突骑施人。

    确定了自己的猜想后,张诚也不再在弓月城逗留,给两个俘虏略微治了治伤,就带着他们赶回都督府。

    “还要上奏都护府,请都护府派兵扫荡突骑施人。虽因去岁的怛罗斯之战都护府损失惨重,但扫荡突骑施人还是轻而易举。”张诚又道。

    “别驾说的是。突骑施人施如此阴谋,还要败坏都护府与突厥人的关系,必须要严加惩罚。”这回刘錡的附和真心实意了些,毕竟在他看来折磨两个俘虏一点用处都没有;出兵教训一下突骑施人却有实际意义。

    听到刘錡附和,张诚劲头更足,又骂了几句,低下头饮了一口水,忽然道:“刘錡,你可愿意带兵攻打突骑施人?”

    “愿意,属下愿意。”刘錡愣了一下,随即答应道。他当然愿意带兵去打突骑施。一来,突骑施人这些年实力衰弱,攻打突骑施人十拿九稳且毫无危险;

    其次,是为了升官。打仗是升官最快的法子,虽然自己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时只想保全性命,但做了官后体会到做官的好处,越来越贪心不足,想要做大官高官,那自然要多多打仗了;

    其三,也是为了报答张浒等原来的同袍。他若是领兵打仗,领的自然是嗢鹿州的兵马,不可能把别处的人马交给他。这样自己还能照看他们一二。有这三点,他当然愿意带兵打仗。

    “好。等回到都督府,我即与都督商议,命你假(代理)别将;待得胜返回,再向都护府为你请功,去掉假字。”张诚又道。

    “多谢别驾,錡铭感五内。”刘錡立刻惊喜地出言感谢。但心中却有疑惑:好像是故意提拔我似的,他为何这样做?难道仅仅是因为我这次表现不错?

    ‘他虽然是岑参从行伍中发掘出来,但现下的官职还是我举荐得来,为官前也在嗢鹿州做士卒,且身家清白,能算作我的门生。让他官更大些,也能成为我的助力。只不过他祖上未有人做过官,本人也没受过提点,看起来似乎对此懵懵懂懂。有空还是提点他一番,让他明白世事。’张诚想着。

    一边想着,他出言道:“点你为将,也不仅是因为你此战表现良好。之前你出使过葛逻禄,与他们也算熟悉;咱们嗢鹿州的人马前往突骑施人的地盘要经过洁山都督府,你去与葛逻禄人交涉方便些。”

    听到张诚的话,刘錡正要琢磨几句将话头转向称赞张诚的场面话,忽然想起一事,叫道:“是他!那一晚的声音原来是他!”

    “谁?你在说何事?”张诚被吓了一跳,出言问道。

    “别驾,”刘錡正要说,却又止住话头,向前后看了几眼。张诚会意,命护卫让开,待方圆十几步内只剩他们二人二马后问道:“到底是何事?”

    “别驾,前几日攻打弓月城的,乃是葛逻禄人!”刘錡道。

    “葛逻禄人?你有何凭据?”张诚已经预料到他说的是机密事,因此虽然惊讶但并未失态,追问道。

    “若说凭据,只有一个。”刘錡说了那支敌军撤退前黑衣将领喊得几句话,然后道:“当时属下便觉那声音耳熟,似乎在哪里听过,但一时想不起来。可刚才听别驾说起葛逻禄,忽然想起那声音与一名葛逻禄将领的声音一模一样!”

    “确实一模一样?”张诚问道。

    “确实一模一样。”刘錡道:“属下敢以项上人头担保!那葛逻禄将领名叫博果尔;当夜听到过那个黑衣将领说话的将士很多,若是别驾不信,尽可派人出使葛逻禄,听一听那个博果尔的声音。”

    “就算一模一样,也未必就是同一人。天底下声音完全相同之人未必没有。”张诚又道。

    “别驾说的是。”刘錡道,毕竟他自己也不敢保证就是同一人。

    “但既然有了新凭据,就不能武断认定他们就是突骑施人。”张诚道:“我这就写书信派人送去都护府。”

    他顿了顿又道:“你不知,都护府有一个在审问犯人上堪称神问的狱卒,凡是落到他手里的人犯,没有不老实交代的。我请托熟人暂时将他借来嗢鹿州,审问那两个俘虏。”

    “都护府还有这样的人?”刘錡惊讶,心中也涌现出好奇:‘他到底是怎么做到让人犯都老实交代的?仅仅靠酷刑可不够吧;酷刑只能让人犯交代自己想让他交代的事情,而不能保证说实话。’

    “确有这样一人,等他来了嗢鹿州你见到他就明白了。”张诚也看出了刘錡的疑惑,但他也解释不清,只能这样说道。

    “幸好你示意我命护卫退开,不然这次就丢人了。”他又道:“早上我还在信誓旦旦说他们是突骑施人,若是,那必定受人耻笑。真是多谢。”

    “属下为上官分忧,岂能当一个谢字。”刘錡赶忙说道。

    张诚摇摇头,没再说话;但他在心里想着;‘他既然如此有眼力见,那要尽快提拔他。’

    之后一路无话,他们赶回都督府城,又等了两日那个号称神断的狱卒抵达。然后经他半日的审问,那两个俘虏终于说了实话:他们确实是葛逻禄人,那日的领兵将领也是博果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我的1990〕〔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