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唐的旗帜 第81章 是他是他就是他
    两日过去很快,到了和亲使团抵达龟兹镇的日子。这一日所有六品及以上官员都早早来到城门口等着,就连封常清也不例外;负责值守的将士换上新外衣,腰背挺得笔直站在城头上与道路两旁;一旁还有许多看热闹的老百姓,叽叽喳喳地四面张望。

    “有必要这么早吗。”刘錡站在队列中,打着哈欠小声嘀咕道。根据昨夜传来的消息,和亲使团停在了龟兹镇东面十五里的驿站旁,今日天亮后才会启程。这个年头步军正常行进速度一天才三四十里,和亲使团中虽然有很多马,但速度恐怕还不如步军,中午能到龟兹镇就不错了,下午抵达也并不稀奇。

    不过他可不敢大声说出来。刘錡虽然心里不满意,但也明白现在的规矩如何,封常清没大半夜带着一票人马去驿站迎接已经很不错了,还奢求啥啊,老实在这儿等着吧。

    但干等着实在太无聊,刘錡干脆闭上眼睛养神,甚至有点要睡着的意思。好在经过两次战争历练刘錡站着也能半睡半醒,倒没被旁人发现。当然,也可能因为他身旁的人同样站着睡觉呢。

    也不知过了多久,周围的嘈杂声慢慢少了,一阵巨大的礼乐声响起,半睡半醒的刘錡蓦然被惊醒,揉揉眼睛小声说道:“这是怎回事?怎么忽然奏乐起来?和亲使团到了?”

    “先导官已经到了,封节度使命人奏乐准备迎接。”站在他左侧的段秀实说道。

    “多谢。”通过他的话刘錡弄明白现在到了哪一步,出言感谢。同时心里想着:‘他也不是完全不懂人情世故嘛!’

    “你不必谢我。我是为了迎接丰王殿下不出纰漏,连累众人,可不是因为你。”

    刘錡脸色一僵,但也无话可说,只能扭过头去不再看他也不再同他说话,同时心里再次想着:‘我搞错了,他还是一根筋,丝毫不懂变通。这样一根筋的人还有大官赏识,也升到了四品折冲都尉,有没有天理啊!’

    刘錡心里想着,地面忽然震动起来。和亲使团人数算不上太多,但马匹众多,即使尚有一二里的距离、马匹也并未全力奔驰,仍能感受到大地在震动。

    感受到大地震动,众多闭眼假寐且适才并未被礼乐声唤醒的人纷纷睁开眼睛,整理外衣、站直身子等待和亲使团到来。

    又过了一会儿,伴随着越发嘹亮的礼乐声,和亲使团出现在刘錡眼前。只见在数十将士的环绕下,一名着亲王服饰、骑着高头大马的人踱着马步缓缓而来;后面跟着数十手持仪仗之人,昂首阔步;又有上千精锐禁军围在数百辆马车周围,护卫使团。刘錡瞪大了眼睛想多看看,最好能看到公主;但他连亲王的长相都看不清,更不必说其他了。

    “下官安西副大都护、安西节度使封常清拜见丰王殿下。”封常清嘹亮的声音传来,甚至没被礼乐声压下去;虽然瞧不见,但刘錡也能想象得到封常清跪下行顿首礼的样子。

    “下官绥德府折冲都尉/绥德府折冲果毅/……拜见丰王殿下。”当然,刘錡也来不及细想,就与其他人一道也跪下行礼。

    “诸位请起。”丰王李珙从马上下来,边回礼边说道。

    “多谢殿下。”众人起身回道。

    “封公,你已经这个年纪,何必再跪?就算是陛下当面,也会对封公优容的。”李珙又上前对着封常清说道。

    “如此场合,下官岂能不顾礼节。”

    “哎,这怎能叫做不顾礼节?虽有规矩,但也有权变,封公年岁已大,就应当权变才对。”

    封常清这次没有回话,只是笑着岔开话题:“殿下鞍马劳顿,可是先安歇下来?”

    “昨夜在驿站歇息的极好,不过西平似乎有些辗转反侧,休息的不大好,先将她安置了吧。至于我,先去衙门与封公商谈事情。”李珙想了想,说道。

    “遵殿下命令。”封常清答应一声,吩咐人让开城门,数十将士护送着内有西平公主的车驾走过来。待车驾到了不远处,封常清又带领众位官员行礼,公主并未露面,有一宫女从车内走出代替答谢众官员。

    待公主入城后,封常清与丰王李珙翻身上马,也入了城,将王爷公主从长安一路护送而来的将士与他们护送的嫁妆也自有地方安置。

    “结束啦!”在看着封常清与李珙的背影消失后,与刘錡站在一块的众人中有人喊了一句。

    “总算结束了。好在才午时正,回去后还能歇个中觉。”也有人这样说道。

    但不论他们在说甚,都放松下来,三五成群的边说笑边向城内走去。

    可是,刘錡例外。他不仅没有放松,反而更加紧张。今天下午或明日丰王李珙一定会召见他,就算殿下对他没兴趣,看在封常清的面子上也会召见;更别说殿下多半提前听说过刘錡这个名字。

    ‘到家后先歇息半个时辰,然后对着那根木头多练几遍,一定不能出纰漏。’刘錡边走边想着。

    不一会儿,刘錡离开城门旁,为尽快返回家中,走进一条小巷。但他才走进去,忽然感觉不对劲。‘好像有人跟踪我。’刘錡顿时警惕起来,装作要去路旁一家店铺买东西一般慢慢放缓步伐,然后突然转身,伸手抓住身后那人的脖子。“说,你跟踪我意欲何为?”

    “都尉、放手。”那人伸手抓住抓着他脖子的刘錡的手,想要掰开,同时艰难地说道:“都尉,我是、奉命、请、都尉、去、都护、衙门。”

    “请我去都护衙门?”刘錡愣了一下,被他掰开右手。那人立刻后退两步,用戒备和不满的眼神看向刘錡。

    “不知阁下是谁?为何要我去都护衙门?”刘錡问道。

    “我是丰王殿下的侍卫,奉殿下之命传你去都护衙门。”那人缓了一会儿,伸手从腰间拿出一块牌子在刘錡眼前晃了几下,同时说道。

    ‘丰王殿下现下就召见我?他不是还有事与封都护商议?怎么现在就召见?’刘錡有些慌乱的想着。

    虽然那块牌子只在他眼前晃了几下,但刘錡已经看清楚了,腰牌确实与书籍中描述的亲王侍卫腰牌差不多;何况眼前之人还知道他的身份,骗子不敢骗官员的,起码不敢这么骗,所以他立刻相信了这人的言辞。但丰王此时就召见大大出乎他的预料,他不由得慌张起来。

    “殿下召你去都护府,还不快去!”等了一会儿,见刘錡没有回应,似乎站在原地思索,侍卫又道。

    “是,是,”刘錡忙答应一句,忽然又想起来甚底,赶忙请罪道:“适才是在下失礼了,还请你多包涵。”

    “罢了,算我没说清楚。”侍卫也拿刘錡没办法,只能这样答应一句。但指望他对刘錡好言好语好态度那是不可能了,他说完那八个字他立刻转身向都护衙门走去,丝毫不管刘錡是否跟了上来。

    刘錡赶忙跟上去,而且不停同侍卫说好话,好一会儿才让侍卫的脸色好看起来。

    这时他们已经走到都护衙门。这侍卫似乎对都护衙门很熟悉,带着刘錡直奔正房,将他带到一间屋子前,同他说道:“丰王殿下正在屋内。”

    “多谢马侍卫。”刘錡又行礼致谢,之后走进屋子。

    “下官折冲都尉刘錡,拜见丰王殿下。”进屋后刘錡根本没敢四处看,见到亲王衣服就对着那个方向跪下行礼。

    “起来吧,不必多礼。”他听到一人笑着说道。

    ‘这声音怎么听起来有点儿熟悉?’刘錡心里闪过这个念头,但动作丝毫不停,答应一声:“多谢殿下。”就站起来低头站在门口。

    “殿下,刘錡可是一表人才?”忽然又响起了封常清带着笑意的声音。

    “确实一表人才。”李珙的声音响起,语气中带着欣赏的意味。

    “适才下官与殿下说了他三次立下战功升为折冲都尉。其实他不仅会用兵打仗,而且还懂诗文。殿下你也知晓,安西是边地,识字的人都很少,更别提懂诗文的人了。京城还有善于舞文弄墨、文武双全的将领,但安西过去一个没有,在刘錡展露头角后才有了他一人。”封常清又在殿下面前夸赞起刘錡来。

    “哈哈,”这时李珙的声音再次响起。“封公不必替刘錡夸耀了。我两日以前已经知晓他为人不凡,能文能武。”

    “殿下已经知晓了?殿下可是提前派人在城内打探过了?”封常清的声音倒并不惊讶。大人物去往某地前先派人打探是平常事,不值得惊讶。

    ‘他不仅派人打探过,而且打探之人还与我说过话呢。’刘錡心想。

    但李珙的下一句话,却让刘錡惊讶到了极点,几乎当场就要叫出声来。因为他说道:“我不仅提前派人在城中打探,而且还亲自与刘錡说过话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