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唐的旗帜 第132章 一个应该出现的人终于上场了
    “快躲开,大食人又发射石块了!”在洁山城城头响起一阵这样的叫喊声,处在石块落点附近的人纷纷躲开,看着石块落在城头上。待不再有石块划过天空发出的声音后,士卒们走过去将石块捡起来,用作滚木礌石。

    “大食步军还没过河呢,隔着河发射石块作甚?”待将城头的石块捡干净后,一名士卒又靠在角楼旁,说道。

    “消耗咱们的体力。”经验丰富的火长回答:“大食人现下还在渡河,这会儿没法子用步兵惊扰,于是用投石车向城头发射石块。”

    “听到发射石块的声音,咱们总得站起来瞅瞅向哪儿射过去吧?觉得自己可能被石块打中的人,得躲开吧?时不时发射几个石块,大家就没法靠在墙上睡觉吧?这就消耗了咱们的精神头和体力。”

    “这就开始为攻城做准备了?”那人有些惊讶地问道。

    “当然,你以为呢。从瞧见他们出现在河南岸的时候开始,攻城就已经开始了;可不是从大军渡过伊丽河,用步军攻城后才开始。”火长又道。

    “那不管怎么说,大食人都得渡过伊丽河后才能威胁城池。为啥不在河岸边挡大食人?河岸边堵他们不是更容易?”那人又问道。

    “你问我,我哪儿知道?这都是牛都督与赵果毅下的命令。”火长说完这话,又道:“你们别问那么多了,赶紧靠着墙休息。”

    听到他这话,刚才问问题的士卒也不再问,靠在墙边闭着眼睛休息起来。

    火长也坐到地上,也要闭上眼睛。但他忽然又对着另一名士卒道:“我昨晚上听你弹过那叫做甚底,啊,对,叫做火不思的乐器,弹的还挺好听,听完感觉精神放松很多。你再弹弹让大家都听听,帮大家都放松放松精神。”

    “你放心,不会让你白弹。你过去家里挺富裕吧,晚上我看你在营中觉都睡不好。今晚上我给你找个好地方睡觉。”

    “卓大哥你这话就见外了,我新兵一个啥都不懂,没有卓大哥指导我没准上城墙头一天就被石块砸死了,给卓大哥弹乐曲应该的,应该的。”

    被他说到的这人立刻笑着,边说边从背上背的包裹里拿出火不思,坐在地上弹奏起来。

    火长闭上眼睛,听到乐曲后迅速放松下来;和他同火的士卒似乎也比不听乐曲时更加放松;附近其他火的人也不由得靠近过来闭着眼睛倾听。

    见许多人都倾听自己弹奏,这人下意识更加用心的弹奏起来。

    这人就是舍利吐利·迪马什。今日已是十月初十,自迪马什落水那日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

    那日迪马什为救雷诺不慎落水,虽然被人救上岸,但船已经开走,他也没法再上船;更要命的是,他随身只带了一点钱,大多数钱都放在了包裹里,不要说租住房屋,甚至都不够几日饭钱。

    无奈之下迪马什只能找到当初租房与买船票的那人,求人家帮忙。因租房与买船票迪马什态度都够恭敬,价钱上也没讨价还价,那户人家于是收留了他在自家做个仆人。不签卖身契,但月钱也低,只管两顿饱饭、有个住处。

    迪马什从此开始了一段对他来说颇为辛苦的日子。每天天不亮就起来干活,不到天黑不得休息,活很重,每天都累得他手脚抽筋。

    吃的也少。中午运气好能有点儿东西吃,运气不好等到天黑才有两三个发面馒头。虽然在家迪马什吃的也不多,但家里他不用干重活,在这里只吃这点儿,每天都饿的前胸贴后背。

    睡觉的地方到还好。迪马什每日睡在库房门口,虽然味道很怪,但好歹到了晚上十分安静,把褥子铺在柜子上也不怕着凉。

    迪马什一开始难以接受,就靠着每日琢磨着要用多长时间攒够一张船票的钱坐船去往嗢鹿州才撑下来。后来慢慢的习惯了。

    但这样的日子,他也只过了一个月。两天前大食人出现伊丽河南岸,牛都督见对岸的大食人足有近万人,而城内仅有守军五千多,大食人很可能还有后续援兵,决定征召城中青壮入伍。一时间,滞留在城中的难民青壮纷纷成为士卒。

    牛都督又召见城中守将,吩咐过守城安排后又让各家献出几个仆人也充作士卒。收留迪马什这家不愿将自己用了很久的仆人献出,就把迪马什送到军中。

    来到军中后,吃的比过去好了很多,馒头管饱咸菜管够;但比做下人时更累了,晚上又和另外九个大老爷们一起睡觉,鼾声响得他根本睡不着。第一天晚上他亥时初就躺到床上,一直到丑时初才睡着,睡了两个时辰就被叫起来。

    迪马什差点儿崩溃。虽然知道过段日子习惯后也就能按时睡着,但这些日子怎么熬?这可不是平时没有敌人的时候,下午可以补觉;大食人就在河对岸,他整个白日都要在城头驻守。

    昨天晚上他实在撑不住,看着旁人都睡着后起来,冒着被惩罚的危险找安静地方睡觉。他摸到一间库房,打开门见里面放的都是损坏的东西。他走进去看几眼,发现一个火不思。

    迪马什从碎叶城逃走时火不思留给父亲了,已经很久没弹奏过,手痒之下捡起来,将断掉的弦用半根弓弦代替,轻轻弹奏一曲。

    他只是一时手痒,却不想忽然从身后传来叫好声。他慌忙回头看去,就见到卓火长站在他身后。原来火长听见他出去好奇之下跟过来,却不想听到一首曲子。

    迪马什立刻向火长认错,就要扔下火不思。火长却拦住他,说他弹奏的不错,挺好听,以后空闲时可以继续弹奏;这间仓库放的都是已经损坏的东西,他把这个火不思拿走也无妨。

    迪马什只好顺从火长的意思带走火不思,回去睡觉。也不知为何,这一日他回去躺下后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今日一早迪马什醒来,穿上衣服吃过饭,拿起兵器就要上城头。火长却吩咐他背上火不思。迪马什虽然不解,但也听从了火长的话,将火不思背上才来到城头。之后,火不思就像这样派上了用场。

    迪马什一连弹奏三曲,正要再弹奏,天空又响起石块划过的声音,将士们立刻睁开眼睛,从地上跳起来看向空中。有一块石头正好要落在他们附近,众人赶忙躲开。

    ‘既然大食人还在渡河,城外根本没有敌军,为何还要让这么多士卒在城头驻守?留几个哨兵放哨不就成了?’躲避的时候,迪马什不由得想着。他实在厌烦这种日子。

    他又想起自己同火同伴的疑问:‘为何不在河岸边挡大食人。’他忽然觉得这两个问题,应当有同样的答案。

    迪马什正想着,大食人已经停止发射石块。火长带领本火之人又在角楼旁倚靠休息,让迪马什弹奏乐曲。迪马什赶忙又拿出火不思,坐在他们身旁弹奏起来。周围聆听的人也更多了。

    ……

    ……

    “守城的秦那将领果然很谨慎,竟然不派士兵在河岸边防守,城头上也有足够的军队。”此时在伊丽河南岸,并波悉林站在箭楼上,一边看向洁山城城头,一边说道。

    “他太小心了。”萨利赫说道:“如果说不在河岸边防守是非常正确的决定,但在城头上还驻守这么多军队纯属小心过头。”

    “但你不得不说,他这种小心完全挫败了咱们以最微小的代价夺取这座城的最后一丝可能。”

    并波悉林虽然这样说,但心里并不在意,仍然笑着说道:“用木排渡一骑过去,通知对面的人,带兵来到洁山城下,掩护我们即将渡河的士兵建造营地。”

    “是。”侍卫阿贝德答应一声,转身下了箭楼。不多时,一个小木排在河上漂浮起来,上面搭载着一人一马。木排到了对岸,人骑上马向北面奔驰过去。

    并波悉林又下令全军渡河。既然他为洁山城守将下的诱饵都被识破,后续士兵也已经抵达近五万人,没必要再留在河南岸。

    他这一声令下,顿时整座营地都动了起来。启程之前在洁山城造的小船,从秦那人手里缴获的羊皮筏子,还有抵达伊丽河畔后造的‘一次性’船只,纷纷从营地中被拉出来,搭载上士兵,向河北岸驶来。

    一时数百各色船只在河上漂流,场面也算是十分壮观。

    不多时,首批三千将士抵达北岸,来到离东城门十里上下的地方,开始建造营地。在这个过程中,城内守军丝毫没有动静。

    他们没有动静的原因很快出现了。就在这三千人建造营地的同时,洁山城北面响起‘隆隆’的声响,似乎有数万马蹄踩向地面;向北面看去,却被沙土阻隔什么都看不到。

    不多时,数千骑兵来到洁山城东城门旁,为首那人用不熟练的大食话对大食士兵喊道:“你们的主将在哪儿?”

    “我们的主将还在河南岸。让你们的部族首领赶快过来,到河岸边等待我们的总督过河。”大食士兵回应道。

    喊话之人听到这话十分不高兴,但也没多说,只是拨转马头,大约汇报去了。很快,数十骑兵簇拥着一名老者向河岸边跑去。

    这数十人等了一会儿,见到几个铠甲十分华丽的人坐着小船来到伊丽河北岸。老者侧头询问身旁之人,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下马走过去,对着站于正中的并波悉林躬身说道:“在下葛逻禄叶护顿毘伽,见过大食国摄政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泡沫之夏〕〔红尘〕〔白鹿原〕〔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陈阳唐婉小说战神〕〔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1990〕〔顾九夭与墨绝全文〕〔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