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唐的旗帜 第136章 寂寞开无主
    “快躲开!”有人高声叫道,而且立刻向下跑去。听到这声叫喊,众人反应过来,也急忙向下跑去,躲到结实的房屋旁。一直到大食人停止发射石块,众人才纷纷离开结实的房屋,走到空地上。

    死里逃生后,众人放松下来,纷纷互相笑着说话;这时一名将领忽然注意到人少了两个。“哎,牛都督与赵果毅呢?他们二人跑到何处了?”

    “不会是一口气跑回衙门了吧?”另一人说道。

    “不会。牛都督与赵果毅都是打老了仗的人,岂能不知在敌人发射石块时躲在结实房屋后面最安全,岂会乱跑?就算牛都督一时脑子糊涂了,他的侍卫还在一旁,都督总不会不带侍卫乱跑。”

    “那他们在哪?”众人纷纷寻找起来。有人走回甬道出口,一眼瞥见甬道上倒着两个人,忙走过去瞧上一眼,发现他们的衣服与牛都督和赵果毅一样;他又小心翼翼抬起这二人的脑袋,虽然满脸血污,但也确定就是牛都督与赵果毅。

    他立刻叫道:“我找到牛都督与赵果毅了!”

    “在哪?”许多人反问一句,匆忙跑过来。众人见到满地的血、两个趴在地上的人都呆了一呆,随后叫道:“快,把春凳拿过来把牛都督与赵果毅抬回衙门,再将城中良医叫到衙门去!”

    侍卫们忙跑到城墙附近的人家拿来两条春凳,众人又七手八脚的将他们二人挪上去,向衙门抬去。

    众人就要簇拥着也去衙门。但李白忽然想到一件事,同众人说道:“牛都督与赵果毅被石块砸中受伤之事万万不能对旁人透露,只能咱们这些人知晓。”

    “李教官说得对!牛都督现下是城中主将,赵果毅是城中前任主将,他们二人受伤的消息传出去必定动摇军心。”一名将领说道。

    “我们自然不会外传;但适才城下驻守的士卒或许也看到了,未必不会外传。”另一人说道。

    “林别将,马别将,还有众人,只要大家不同旁人说,此事就传不开;至于这会儿在城下驻守的士卒,”李白咬牙说道:“将他们暂且关押起来!”

    “这,是不是不太好?”刚才说话的马别将迟疑着说道。其他人虽然没有说话,但心里同他想的一样。

    “只要牛都督醒过来,就不再关押他们;只是一两日的功夫,没甚不好。至于旁的,我身为总大义教官,论级别与牛都督平级,此事又不涉及用兵打仗,我能下令。”李白又道。

    众位将领互相对视几眼,没再说话。他们并不认为李白有资格代替牛都督行权,但若只在牛都督醒过来前这一二日下达不涉及用兵的命令,因他名义上与都督平级,倒也无妨。

    李白见众人不再反对,叫来这附近驻守的一队人马,命他们全部去往城中府衙;又吩咐调另一队人来驻守。之后他才与众位将领赶往衙门。

    他们来到衙门的时候,郎中已经在为二人治伤了。他二人全身的衣服都已经被脱下,只在裆部保有一丝衣物。

    李白一眼瞥见牛都督后背红肿一片,一位郎中正在涂抹药物,忙问道:“牛都督现下情形如何?”

    “禀报这位官人,牛都督大约是在快速走动时候被石块砸中后背,一个趔趄扑在跟前的赵果毅身上,随后二人都站立不稳倒在地上,而且不是平地,是台阶处。”一名郎中边涂抹药物边说道。

    “后背上被石块砸出来的伤不重,涂抹药物几天就能消肿;但摔的这一下脑袋正好磕在台阶上,致使风邪入脑;虽然性命暂且无忧,但却昏迷过去。我开了个药方已使人去抓药,先给牛都督吃两日。”他继续说道。

    “你的意思是,不确定牛都督何时能醒来?”李白从郎中的话语中提炼出这句有用的。

    “请恕在下才疏学浅,不敢保证。”郎中道。

    “其他人呢?”李白立刻指着屋内的其他郎中问道:“你们可有把握救醒牛都督?”

    “请恕在下无能为力。”其他郎中也纷纷说道。

    “快,去把城中所有郎中都叫来,让他们治疗牛都督!”李白对一名侍卫吩咐道。

    “李教官,城中所有略有名气的郎中都在这儿了,其他人还不如他们。”林别将立刻上前说道。

    “或许哪位郎中手里就有偏方能治好牛都督呢?林别将,可不能忽略这种情形。”李白又道。

    “不会的,”另一名适才去召郎中的牛都督幕僚说道:“我问过城中所有郎中,没有人有确保治好牛都督的方子;反而将所有郎中都叫来,会使得牛都督昏迷之事传开!”

    “是啊李教官,将所有郎中都叫来并非良策!”马别将也说道。

    最后就连牛都督的侍卫都上前道:“李教官,不可将城中所有郎中叫来。”

    “那,那现下如何是好!”李白神色中带有一丝担忧与害怕,反问道:“牛都督是城中军队主将,他醒不过来,谁来指挥将士们?”

    “赵果毅现下情形如何?”马别将忽然说道。赵果毅是城中仅次于牛都督的二号将领,若牛都督不能指挥,理应由赵果毅代替。

    “是了,赵果毅情形如何?”李白也问道。来到这里这么长时间,只顾着关心牛都督,把无辜被撞摔倒的赵果毅给忘了。

    “赵果毅还不如牛都督。”牛都督的一名侍卫适才抬着赵果毅回来,又一直盯着郎中治伤,这时走过来,表情凝重地说道:“赵果毅比都督还重!”

    “赵果毅因被都督撞才摔倒在地,摔倒时身上还压着都督半个身子,摔得更重,脸颊都被磕破了!赵果毅流了好多血,虽然止住了,但流出的血太多,现下浑身都苍白毫无血色,郎中说若流血过多也会亡故。”

    “现下郎中开了许多补血的东西,让人捣成泥与汁给赵果毅从嘴塞下。但赵果毅能不能活下去,只能听天由命。”

    “也就是说,赵果毅连性命都未必能保?”李白反问道。

    众人见侍卫点头,心顿时沉到谷底。现下城中主将昏迷不醒,二号将领危在旦夕,还有谁能代替他们指挥?若无人能够代替,这城还怎么守?

    “都不要慌张!”李白最先回过神来,大声同众人说道:“现下牛都督只是昏迷,无性命之忧,或许晚上就能醒过来;赵果毅也未必会驾鹤西去。”

    “今日是大食人攻城头一日,必以试探为主,如何应对牛都督也已经吩咐下去,不必担心,也不需咱们作甚。咱们就守在这里,等着牛都督醒过来。”

    “是。”众人也想不出更好的应对法子,只能答应一声,转头看向牛都督的床,期盼着他能醒来。许多信奉道教或佛教的人还向道教诸神、佛教佛祖暗自祈祷道:‘请一定要保佑牛都督醒过来。’

    但很显然,他们的祈祷没起作用。众人从辰时一直等到亥时,不仅没能等来牛都督苏醒的消息,反而听闻噩耗:赵果毅没能撑住,亡故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一瞬间,有人竟然大哭起来。虽然哭泣这人立刻被侍卫扔出这户院子,旁人没有被他传染的哭出来,但心情也都变得更加沉重。

    “走,咱们去隔壁屋子,一块商量法子,应对这种情形。”又是李白最先说道。

    但这次有人不买他的帐了。

    “咱们又能商量出甚?”马别将叫道:“战前城中只有赵果毅统领的三千人马,除赵果毅外只有几名别将;牛都督来后虽然征召许多人为兵,但也只又任命几名别将。牛都督与赵果毅都不能指挥之时,城里只有别将!”

    “不说这么多别将,贸然让某人指挥必定有人不服,未必能做到令行禁止;单说我们所有人之前最多指挥过千余上下的人马,哪里知道该怎么指挥上万人!怎能指挥得好!”他说到最后,已经带着一丝整个人就要崩溃的意味。

    在他说话的时候,李白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并未插言;侍卫走过来将他也扔出去,被李白拦住了。

    李白拦住侍卫,走到马别将身前,轻声说道:“你说的都对,但难道就因此不指挥了?放任原本能守住的城池被大食人攻陷?你们难道愿意被大食人俘虏?”

    随即,他不等旁人说话,立刻又道:“既然你们不愿城池被攻陷、自己被俘虏,那咱们就要想出一个办法,维持住局面!”

    说完这句话,他转身向外走去,边走又边说道:“愿意与我一道想出法子维持局面的人跟过来,愿意被大食人俘虏的请自便。”

    听到这番话,众位将领一时无人做出任何动作,都好像呆住一般。忽然,林别将快步跟上,来到李白身侧。

    或许是林别将的影响,或许是众人被李白的言辞打动,也或许只是单纯不想城池被大食人攻陷,其他人也纷纷挪动身子,跟上李白的脚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我的1990〕〔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