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尊之解战袍〕〔清穿之德妃日常〕〔我曾爱过你〕〔史上最强炼气期〕〔武逆〕〔黑夜与巨龙途径〕〔岳风柳萱大结局〕〔美女总裁的护花保〕〔道士不好惹(又名:〕〔千古第一圣贤〕〔大宋有种〕〔九龙霸帝诀〕〔唯我正邪之路〕〔网游之幻世逍遥〕〔重生修正系统〕〔穿越六十年代农家〕〔末世就像在玩网游〕〔倘若你爱我〕〔穿到六零当姑奶奶〕〔蔓蔓婚路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唐的旗帜 第155章 违抗刘琦军令
    先锋军大帐内。

    “孟别将不必劝了,我们不会停在此处。待雪停了,我们就驱使将士继续前行。”林觉安道。

    “孟别将不要再劝了。我们已经下定决心。”魏向煌也说道。

    “林校尉,魏校尉,你们想的很好,但如何实现?”孟飞军却道:

    “你们自己适才也说,刮起那阵大风后将士们虽然还勉强行进,但速度甚慢;等下起了雪,更是许多人一起鼓噪起来使你们不得不下令停止行军、安营扎寨。明日满地都是积雪,你们如何驱使士卒继续前行?”

    他们三人正在争论的,就是下雪之后,下一步要如何做。

    孟飞军出于谨慎,认为全军应当停在此处,寻前方狭窄之处搬运石块、木头等堵塞住,之后缓慢退兵,在返回路上将每一处狭窄的地方都堵上,拖延大食人进兵。反正现下已经下雪,他们可以说已经完成了刘琦安排的差事,没必要再给自己增加难度。

    但林觉安与魏向煌不答应。他们认为应当继续前行,直到远远发现大食人才停下,然后用各种手段拖延时间。

    孟飞军虽然官比他们二人大,却并无隶属关系,林觉安和魏向煌虽然不能对他无礼,但可以不听他的命令。为防军队有损失,孟飞军不得不反复出言劝说他们,最后甚至不惜得罪他们,近乎直白地说出士卒不会听从他们命令这样的话。

    “孟别将说的很是,”林觉安倒没显现出恼怒的神色,而是说道:“所以我们打算对士卒说要与大食人正面血战,以使众人答应继续前行。”

    “你们两个疯了!”听到这话,孟飞军再也忍受不住,站起来大声斥责他们。

    虽然下起了雪,但战斗力的差距不会消失,正面血战也没有防守、进攻的差别,他们不占任何优势,必定会被大食人打败。

    更不必提林觉安与魏向煌只统领五百余人,大食发兵八万多攻打嗢鹿州,前锋军无论如何不会少于五千。以五百对阵五千,战力又不如对方,稍有不慎他们就是全军覆没的结局,连个传信的人都逃不出来!

    这样的败仗,他接受不了,张兴权接受不了,指挥嗢鹿州之战的刘琦接受不了,安西大都护李珙接受不了,甚至就连那些反对刘琦的将领都接受不了!

    “我们没疯。”林觉安却仍然十分平静地说道:“这不是有孟别将么?”

    “你们还想将我这一千五百人马卷进来?告诉你们,做梦!”孟飞军立刻说道。

    “孟别将别否决的太快。”林觉安道:“别将若不与我们一道前行,我们这五百人全军覆没,也会连累孟别将受处罚。”

    “但若孟别将愿意与我们合兵一处,咱们就有了两千人,面对大食先锋军也不差太多;何况还有极擅用兵的别将指挥,总不会在大食人手底下吃亏。”

    “只要孟别将愿意与我们合兵一处继续前行,我们愿将麾下五百人交给别将指挥。若别将不信,我们可以在所有将士面前说交出指挥权这话。”

    “你们,真是太无耻了!”林觉安的话十分诚恳,童叟无欺,但听了这话孟飞军却更加生气,骂起他们来。

    “你们竟然威胁我!利用我不敢承担见死不救的名声、也不敢背打败仗的名声来威胁我!真是无耻至极!”他又骂道。

    他骂的时候,林觉安与魏向煌一言不发,任他叱骂。骂了一会儿孟飞军口渴了,不得不端起桌上的杯子喝水,缓一缓。

    趁这间隙,林觉安又道:“孟别将,你若想骂今夜尽管骂,但明日天亮之前别将得做出决断,是任由我们送死,还是与我们一道前行。”

    “你们&¥#@……”听到这话,孟飞军又放下水杯,再次叱骂起来。

    他又足足叱骂了半个时辰,侧头看一眼时间发现已经亥时初了。孟飞军不得不忍住怒气,认真思考自己要怎样做。

    又过了半晌,他说道:“既然如此,我答应明日带兵与你们一道继续前行,直到发现大食人为止。”

    无论如何,他不能背见死不救的名声,这对他以后领军打仗影响太大;打败仗的名头不是不能背,但这是嗢鹿州之战的首战,此战的结果影响深远,他也不愿意背。

    既然他不能背这两个名声,即使心里恨不得将面前二人削成人棍放在酱缸里,现下也只能答应他们的要求,一同进兵。

    “多谢孟别将。”听到这话,林觉安与魏向煌同时站起来,向他行礼。

    “但我有三个要求,你们必须答应。”孟飞军却又说道。

    “别将尽管提,我们必定答应。”林觉安立刻道。

    “其一,就是将所部士卒的指挥权交给我,你们明日清早需当着所有士卒的面许诺。”

    “别将放心,我们必定这样做。”

    “其二,鼓动将士前行的理由不能是与大食人正面搏杀。大家都知晓咱们正面交锋敌不过大食人,这样说反而会使那些仍保有理智之人心中疑虑。就与将士说要寻找一绝佳之地偷袭大食人。”

    “必定遵从别将吩咐。”

    “其三,不将此事告诉张别将。咱们派去的信使只说下雪后停在一处地方准备拦路,张别将派来的信使则一律扣下。”

    “敢问孟别将,这是为何?”前两个林觉安都能明白,可这一点他却听不明白。

    “张兴权为人当然不错,可用兵打仗却不成,只会四平八稳地调兵遣将,指挥不了同大食人交锋,哪怕仅仅是偷袭。不告诉他,就省得他来夺走指挥权致使打败仗。这是一。”

    “第二,则是担心他出于谨慎下令咱们撤兵。他毕竟是此战主将,他若下令咱们不遵从就是抗命;可若我遵从,你们会遵从么?所以不能让他知晓。”

    “原来如此。我们答应。”林觉安说道。但顿了顿他又笑道:“看来孟别将虽然提了那三条计策,心里却也想与大食人大干一场。”

    这话孟飞军没有回答,只是笑笑。他当然想要击退大食人,或者给大食人造成****烦,只是由于刘琦尽量减小将士损伤的命令所以提出那三条计策,用兵也比较保守。

    可现下既然已经不得不违抗刘都尉军令,又有事后帮忙背锅的人,他当然要干票大的!

    “具体如何打大食人,还得依据积雪深浅、大食人安营之处等来研究,何况今日天色已晚,所以现下去睡觉,接触大食人后再议论。”孟飞军说道。

    “别将说的是。别将要在哪儿休息?我这间帐篷可供别将休息,我与向煌挤一挤。”林觉安道。

    孟飞军也不客气。“那我就在你这里叨扰一晚了。你也不用去和魏校尉挤,今夜也在这儿睡。”

    “那怎好?我还是与向煌一并休息。”林觉安说完,不等孟飞军再说话,就连忙行礼和魏向煌一道离开帐篷。

    “觉安,把咱们的五百人交给他,你真的放心?”从林觉安的帐篷向魏向煌的帐篷走的路上,魏向煌问道。虽然事先他们已经商量好了,事情也已经最终决定,可他仍然不太放心。

    “我不知道。”林觉安的回答却出乎预料。

    “我不知道?这是啥回答?”魏向煌不由得问道。放心也好不放心也好,怎会出来个不知道?

    “我只知道,不论放不放心,咱们这次出兵想要立下战功,只能将军队交给他指挥。”

    林觉安道:“咱们在做护卫前只是士卒,你还做过火长,我连火长都没做过。虽然咱们当校尉凭借武艺能压服得住将士,可指挥打仗却一窍不通。咱们做护卫后刘都尉也没打过仗,照猫画虎都没东西可照。”

    “咱们是想立功,而不是送死,就只能让会指挥的人指挥,而不是咱们自己瞎指挥一气。所以这时只能将军队交给孟别将,再没别的法子。”

    “也就是说,不管是不是放心,都只能这样做。”魏向煌道。

    “你说的不错。”林觉安笑道:“长进不少嘛!还会总结了。”

    “哎,要是咱们自己会指挥就好了。当初都尉本想也让咱们做别将,但又想到咱们不会指挥所以才是个校尉。若会指挥,咱们也是别将,能够指挥数千人马同大食人打仗。”魏向煌没理他的调笑,又道。

    “不会就学。”林觉安道:“今后有的是仗打,还怕没机会学?就从这次开始,学孟别将如何指挥。”

    “从明天起,我随身带着一个小本子,孟别将做了啥都记下来,晚上再进行总结。这样学下去,总能将他的本事学的七七八八。”

    “我也跟你一样,带着本子有啥记啥。”魏向煌也说道。他们在刘琦手下做护卫时刘琦曾请先生教认字,所以他们都会写字。

    说话间,他们已经来到魏向煌的帐篷附近。二人走进帐篷,先找出两个小本子与两根磨细的炭块放在身旁,之后才躺下休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开局签到十万年〕〔神羽战尊〕〔我的治愈系游戏〕〔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