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唐的旗帜 第178章 大食将领的讨论
    当日伴晚,刘琦听说了西平公主李碧筱来到嗢鹿州。李珙其实不愿告诉旁人,但李碧筱带来许多侍女、侍卫,住在河北大营他的大帐中不可能不引起旁人注意,为防止被猜测自己金屋藏娇影响士气,他只能将实情告诉诸位将领。

    众人大多不愿她留在嗢鹿州城附近。大食人马上要打过来,实在危险;若西平公主被大食人俘虏,那更会丢尽大唐的颜面。

    可他们听李珙说了李碧筱赶来嗢鹿州的理由,却又提不出反对意见。公主毕竟是公主,地位尊贵,总不能劝公主忍耐吧,那实在不是臣子该做的事。

    “你们放心,我已经反复叮嘱她,她不会离开河北大营,不会添乱。”李珙说完李碧筱来到嗢鹿州的理由,忙又说道。

    “下官/属下知晓。”众人立刻说道。

    说过此事,众人说起对防守嗢鹿州城的准备。

    “启禀都护,城中所有百姓已于今日上午迁出城池,暂且安置在河北大营,从明日起再送往其他城池。”

    “供应百姓的粮食早已准备完全,会每日定时向百姓分发。”张诚站起来汇报道。

    “启禀都护,河北大营的房屋已经将近修建完毕,所有民伕都已经住进房屋。”另一人汇报道。

    “城中地道尚未完全连通,若在大食人围城时使民伕继续修建,大约明年三月能全部连通到一起。”其他人依次汇报道。

    听完众人的禀报,李珙说道:“这样看来,除地道外,应对大食人攻城已经将近准备妥当了?最先要倚靠城墙而守,暂时用不到地道,也就是说,即使现下大食人包围嗢鹿州城,也不必担心?”

    “是,都护。”刘琦答应道。

    “好!”李珙笑道:“那就等待大食人打过来,与他们一决雌雄吧。”

    “属下/下官必定不负都护所托。”所有将领都站起来说道。

    ……

    ……

    “禀报总督,全军再过三日就能抵达嗢鹿州城。”就在李珙笑着说‘等候大食人打过来’的时候,在大食军营中率先扎起来的奢华帐篷里,侦察兵弯腰对高坐于上的总督阿布·并波悉林和在场将领说道。

    “还有三天就能赶到嗢鹿州城了!”

    “太好了!在冰天雪地中的行军终于快要结束了。我真是受够这糟糕的天气了!”

    “天气确实太糟糕了。这里比里海东岸高山上的气温还低,雪下的更大,士兵们很多都不适应这么冷的天气。抵达嗢鹿州城后,就能安札正式的营寨让士兵好好休息了。”

    “别高兴的太早。士兵们都没有在这么冷的天气作战的经验,休息后恐怕也不可能在冬天夺取嗢鹿州城,这一战注定要拖到明年春天。每多拖一天,秦那国的士兵战斗力就会更强一点,这一战越来越不好打了。”

    “就算拖到明年春天,秦那人也不堪一击!”

    “你实在太唯心了,……”

    “都住嘴!”感觉将领们的议论要滑向吵架,并波悉林立刻出言终止了他们的议论。

    “是。”大家立刻答应一声,而且不再说话。

    “你回去吧。记得多喝一碗热汤,让身体更暖和。”制止将领说话后,z首先对进来汇报的侦察兵说道。

    “多谢总督关系。”侦察兵答应一声,又弯腰行礼,然后慢慢倒退到帐篷门帘,转身走出去。

    “你们刚才争吵的那些话有什么意义!”等侦察兵离开了,z立刻开始骂将领。

    “我军即将抵达嗢鹿州城,不管秦那人的战斗力会不会越来越强,咱们想要打败秦那人会付出多少代价,咱们都已经没有退路,只能与秦那人打下去!”

    “所以你们讨论秦那军队战斗力是不是越来越强、战争是不是会拖到明年春天,又有什么用处!只是在浪费时间和口水!”

    “属下知道了自己的错误。”众人又连声说道。

    “既然知道了错误,那就要改,而不是知错不改。”z说完这话,又问他们道:“你们认为,现在应该讨论什么问题?”

    听到z的问话,一时没有将领回答。在场将领中不少人都觉得讨论秦那军队战斗力会不会越来越强没有意义,可讨论战争会不会拖到明年春天还是有意义的;但总督连这个都觉得没有意义,大家一时也不知道该讨论什么。

    “总督,”最终,第一个回答问题的人仍然是齐亚德·本·萨利赫。他上前一步,又对z行礼后说道:“现在应当讨论,到底如何对待秦那人建立的河北大营。”

    “对,这个问题很值得讨论。”z笑着问道:“你觉得应不应该?”

    “总督,我觉得不应该。”萨利赫说道:“现在天气太冷,从侦察兵的描述也可以得出秦那人的营寨修建得非常坚固,虽然会比攻城容易,但强行攻打的话伤亡一定很大,得不偿失。所以不应当攻打营寨。”

    “总督,我认为,不仅不应该攻打秦那人在河北的营寨,而且应当在逼近嗢鹿州城五里时将现在在伊丽河北岸行军的军队调到南岸。”萨利赫说完后,赛义德·本·侯梅德又补充道。

    “为什么?”z说道。

    “现在虽然河被冻住,河两岸行军的军队能够比较方便的往来,但是明年开春河水解冻后,两岸的军队会被隔绝开,等于是分兵两处,能够用来攻城的士兵会减少,北岸的士兵也更容易受到秦那骑兵的骚扰。”

    “可是如果在河北岸不留军队,秦那人河北大营内的士兵的行动就完全不受限制了。”另一名将领不由得反驳道。

    “限制住秦那人在河北的军队的行动又有什么用?”侯梅德看向这名将领:“我军攻打嗢鹿州城的目的,其一是大量歼灭秦那士兵,二是夺取这片肥沃的土地,三是获得进攻龟兹等地的安全的通道。”

    “只要夺取嗢鹿州城,就能实现第一和第三个目标,唯一不能完全实现的是第二个目标。但只要能实现第一个目标,第二个目标在之后难道不是很容易实现?”侯梅德反问道。

    “这。”那将领被问住了。嗢鹿州城的地理位置很重要,只要能够占领这里,就获得了进攻龟兹等地的稳固后方;因为地理位置很重要,所以秦那人一定会派出重兵防守,夺取这座城也一定会大量歼灭秦那士兵;同时还能占领至少半个嗢鹿州。侯梅德说的确实没有错。

    “如果不限制秦那人河北大营中的士兵的活动,那么他们就能够渡河支援守城军队。”另一人又说道。

    “你应该已经承认冬天不能夺取嗢鹿州城了吧?”侯梅德先问了一句,见对方点头,继续说道:“秦那人应当也会这样认为。这样的话,他们在冬天不会从河北大营调兵支援。”

    “而明年开春以后,河水会解冻,我军在河边驻守军队,或者修建河堤,就能够阻止秦那军队渡河支援。不用担心这件事。”

    又有人从其他角度置疑萨利赫或侯梅德的发言,被他们一一驳回。过了好一会儿,帐篷里终于没有人置疑他们了。

    “还有人要说话吗?”z问道。

    他见没有人回答,转过头来对萨利赫与侯梅德说道:“你们说的很对,不仅结论正确,论证过程也没有错误。”

    “多谢总督夸奖。”二人立刻弯腰行礼。

    “我不是在夸奖你们。”z笑着说道:“你们真的说的很对。”

    “尤其是你赛义德,”他又专门同侯梅德说道:“我记得就在一年多前,在两河流域消灭萨拉麦的叛军的时候,你还不会这样思考问题,今年,哦不按照咱们的历法已经到了新的一年,不到两年时间你已经变得这么聪明,可以进行这么严密的思考,很好,做的很好。”

    “多谢总督夸奖。以后我还会再接再厉。”侯梅德再次说道。

    “你们都要向齐亚德学习,不能只满足于当一名勇将,也要成为智将。”z又对众人说道。

    “是。”众位将领立刻答应一声,而且语气中也没有不服气的意思。他们都知道侯梅德过去啥样,现在却变成这样,不管喜不喜欢,对他都是服气的。

    z又说了几句话,命书记官将刚才萨利赫与侯梅德得出的结论——不攻打河北大营、在抵达嗢鹿州城前将北岸行走的士兵也带到南岸——记下来,过一会儿写成正式的命令通知全军。

    随后,z问出第二个问题:要不是试探着攻打嗢鹿州城。

    对于这个问题,大家踊跃多了。总督给出了二选一的问题,不用费脑筋;而且不论怎么选大家都有理由能说出口,顿时争辩起来。

    不少人都觉得应当攻打嗢鹿州城。往小了说,万一秦那人没做好守城准备呢,他们不就能在冬天夺取这座非常重要的城池了?往大了说,这能让士兵积攒冬季作战的经验,对以后在寒冷地区作战很有意义。

    当然,也有人觉得不应该攻打嗢鹿州城。理由都是担心士兵伤亡太大,不仅会增加后勤压力,降低春季攻城能调动的士兵人数,更害怕士兵对攻打秦那人大城产生畏惧的想法。

    他们目前攻打过三个较大城池,其中碎叶城是有内奸开门,洁山城则没有打下,如果攻打嗢鹿州城再受挫,有可能会让士兵认为秦那大城坚不可摧,不愿意攻打。

    侯梅德与萨利赫也意见不一致。萨利赫反对冬季攻城,认为积累冬季作战经验意义不大;侯梅德则支持,认为冬季作战经验有用处。

    在将领们争论的时候,z只是在一旁听着,没有插话。这是属于他的军中民主,战前集思广益,让所有达到一定级别的将领聚在一起讨论仗应该怎么打。

    这种讨论好处很大。z也经常有思虑不全的时候,需要有人帮他补足没想到的地方。所谓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当然z没听说过这句话),就是这种意思。

    当然,民主最后还会有个集中。在听完所有将领的意见后,最终仍然是z下达命令,任何人也不能违抗。

    z听了好一会儿,觉得不会有人再说出新的想法,而且争辩又有向吵架发展的时候,轻轻咳嗽一声。众人立刻停止说话,看向总督,等待他的最终决定。

    “我决定,在包围嗢鹿州城,且士兵们缓解冻伤后,派兵攻打这座城。”z说道。

    “总督!”萨利赫叫道。他还想最终挣扎一下。

    “齐亚德,”z说道:“其实你说得对,积累冬季作战经验意义不大。”

    “经过洁山城一战,我也已经知道秦那人不好对付,再向东进攻秦那国的核心领土不能成功;我也没有夺取吐蕃人本土的想法。”

    “那总督为什么还要攻打嗢鹿州城?”萨利赫追问道。

    “为了消耗秦那士兵的精力。”z说道:“我军时不时攻城,秦那将领就必须在城头驻守足够的军队,而且这些士兵不能完全松懈。这样就能消耗秦那士兵的精力,甚至影响他们对新兵的训练。这都是投石车很难做到的。”

    “而且,”他又笑着说道:“如果真如一些将领猜测的,秦那人没有做好守城准备呢?我军不就能捡到一个天大的便宜?虽然这种可能很低,但也不能完全忽视;反正也不会造成多少损失。”

    “我明白了,总督。”萨利赫说道。

    “真的明白了?”z追问道。他并不追求所有将领都支持自己的决定,但萨利赫是他下属所有将领中最懂得打仗的,他一般会尽量说服这个人。

    “真的明白了。我现在对总督的决定没有意见。”萨利赫又赶忙说道。

    “好。”z点点头。

    之后他又与将领们讨论几件事,经过讨论后一一作出决定。

    很快到了深夜,z看了一眼时间,笑着说道:“已经这么晚了,其他事情明天再讨论吧,现在都去睡觉。”

    顿了顿,他又说道:“将领们,虽然刚才我们讨论中将秦那人的战斗力估算的较高,但你们千万不要产生畏惧的想法。秦那人的实际战斗力绝对不如大食,我军也一定会打败秦那人!”

    “是!”众人大声答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长恨歌:殿下请放〕〔小说陈阳唐婉〕〔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红尘〕〔白鹿原〕〔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陈阳唐婉小说战神〕〔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1990〕〔顾九夭与墨绝全文〕〔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